张须陀到达章丘的第二天,便派人邀请全县有名望的豪强地主们前来聚商要事。但凡家里有三百亩地以上,以及家财在千贯之上的,又宗族人口过百户的族长,都在邀请之列。

    这些人在每年章丘县义仓粮缴纳的派粮单上,都是列于九等户的上上户﹑上中户﹑上下户和中上户的上四等户。

    上四等户既是县里的大户豪强地头蛇,同样也是县里的纳粮纳税大户。只不过近年这租税越来越高,于是章丘县的这些豪强地主们便也开始拖欠起来。倒不是说他们交不起,而是怎么交也交不够,干脆拖吧。

    邀请人是郡丞张须陀,这位是带着八百郡兵而来的,若非如此,没几个豪强们愿意这个时节来开什么会。

    东城门的血腥味都还没散去,那千步人头桩更是阴森恐怖至极。

    衙门派了人在城门前迎接,每到一位都有人过来迎接,然后询问名字,查看请贴之后登记在案。

    排队登记的地头蛇们相互打着招呼。

    有人小声的嘀咕着,“杀神罗成·······”

    “有人说这罗成乃是白虎转世。”

    马上有后边的人道,“最早的时候还说罗成是疯子,后来便成了杀神,现在居然都成白虎转世了。”

    “罗成如今的传说多着呢,一路过来县城,不过二十里路,我都听了不下十个不同的传说了。”

    “是啊,有人说他是什么天兵下凡,还有说什么白虎转世,又有说是破军星的,总之这小子最近确实狂的很。”

    “狂是狂,可人家有狂的本事。听说这才十六吧,十六啊,就已经如此狠辣了,擒蓝面鬼,破青阳庄,擒王薄败王勇,还把这章丘县衙搅了个天翻地覆,可是呢,偏偏越折腾还就本钱越厚了,我听说,郡丞都有意要让罗成当咱们章丘县都尉了,正式统管章丘县郡兵营五百人马,还要管着下面五个乡的乡兵营一千乡兵呢。”

    “可我听说郡丞向朝廷表奏,要荐举罗成当县尉呢。”

    “都尉有可能,县尉不太可能,你看自大业天子继位以来,各地的县尉基本上都是由科举出身的进士、明经们出任,连品级都从过去的正九升到了从八品下。一般人,可当不到县尉,得是科举出身才行。罗成虽然疯虽然猛,可他就是个泥腿子出身,哪够格?”

    说话的人藏不住对罗成的不屑的鄙夷。

    “就是,他罗成哪够格?”有人愤愤的附和,“无知匹夫,一朝得势,便猖狂的很,血洗县衙三班,杀了多少人啊。”

    “何止是杀人,听说他下一步就要对咱们这些人动刀子了,据说他下一步就要亲自带人来向咱们追缴清欠,若是不补缴清欠,到时下场估计就跟樊捕头他们一样了。”

    “他敢?”有人怒道,“他一个小小的捕头,还真以为上天了?”

    一个中年男子道,“大家还请小声点,这罗成如今正得势呢,不仅县令信任他,连郡丞也对他十分欣赏。有县令和郡丞做靠山,在这章丘县一亩三分地,他还真是能够为所欲为。咱们是玉,不能跟瓦硬碰,不值得。”

    “可是罗成这样乱搞,难道我们就这样看着?谁家没有拖欠,真要一下子缴清,你知道得补交多少?”一个地主不满了。

    那中年男子却只是笑笑,“我说老兄啊,你冲我发火也没有用啊。罗成现在上有靠山,下有几百兄弟,手里长矛横刀的,他打上门来让你清缴,你敢说不吗?”

    顿时引起一阵众怒之声。

    地主家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何况要是一下子清缴积欠,这可不是一笔小数,这不是割肉,这是直接砍大腿了。

    “得想个办法啊!”

    这时中年男人继续道,“大家想想,罗成是靠什么起家的?”

    “剿匪啊!”有人道,然后他脑子一转,“对啊,咱们可以暗中去山里找找人。”

    “不怕死的话倒是可以这样干,不过我建议还是千万别。如今是什么时候,还玩这招可是引火烧身,樊虎刘守义他们的人头可是还插在那边的树桩上呢。”

    “不这样,那怎么办?”

    中年男人微微一笑,“可以换个思路啊,罗成不是剿匪起家的吗,他现在也是要钱有钱要人有人,正好呢,这上次进犯咱们章丘县城的王薄王勇等贼还在长白山里,对于这等贼匪,当然是得早除早安宁。我等身为本县的豪强地主,有责任出一份力,守护一方水土安宁。”

    “我提议,等会我们见到了郡丞,应当合捐一笔钱粮,做为剿匪之资。请本县剿匪英雄罗成率乡勇出马,进山剿灭贼匪,还我们安宁。”

    有人道,“什么?还要凑钱给罗成去剿匪,这岂不是助他立功,到时这小子要是得手,还不更嚣张狂妄。”

    中年男士却不急不缓。

    “诸位,你们别急嘛,好好想想,二王是那么好剿的,更何况这山里又不止二王的人马。要真是那么好剿,那天晚上罗成又岂会放他们安然离去呢?连郡丞上次亲自出马,都没能剿灭二王,可知这二人的悍勇。”

    “所以,段兄的意思是咱们这叫请君入瓮?”

    “不,借刀杀人!”姓段的中年男子笑的人畜无害的样子。

    “哦!”

    一群人都跟着应声点头,都是地主豪强,又没有哪个是真正傻的,一番点拔,就都明白了。

    这时节,买通剿匪杀罗成,那是自寻死路。但是如果大家凑钱让罗成去剿匪,那万一罗成失手被贼匪给剿了,那就只能怪他自己无能了,真不能怪他们啊。

    他们也是一片好心好意嘛。

    “高,段兄真是高明。”

    “一般一般。”姓段的依然是副云淡风轻的样子。

    众人开始讨论要捐多少钱。

    “要捐就多捐点,总得表明我们的诚意。”

    “有必要多捐吗?”

    “反正大家一起分摊,也摊不到多少,只要罗成一死,这县里要清缴积欠,只怕就得停顿了。算起来,这才多少啊?”

    “总得下点本嘛。”

    众人恍然,纷纷同意。

章节目录

隋唐大猛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木子蓝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子蓝色并收藏隋唐大猛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