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须陀一身铁甲,跨坐马上,迎风望着前面的章丘县城。

    县城就在前面不远,不过让他停马驻足不前的,则是县城门前这段千步长的道路两边插的人头桩。

    空气中还弥漫着散不去的血腥臭味。

    贾务本骑马过来,在他旁边停下。

    “郡丞,章丘县一夜平定做乱内贼,又镇住八百反贼,真正好本事。光只看这千步路人头桩,就可知道章丘城之狠决了。”

    “不狠能行么?”张须陀眉宇一扬,“只是不知道这人头桩是谁下令立的。”

    “是县令张仪臣!”

    “想不到他一介进士出身的士族子弟,年纪轻轻就有如此狠心,倒也是个了得的。”

    “章丘县这次整个县衙都倾覆,唯有张仪臣保全完好,是挺难得的。”

    贾润蒲挎刀策马飞驰而来,在马前滚鞍落马,单膝跪地。

    “章丘都尉贾润蒲参见郡丞!”

    “你还有脸来见我?”张须陀眉毛一挑,“你的郡兵营都是摆设吗?”

    “卑职无能,请求郡丞降罪。”

    “一将无能,累死三军。你跟随本官多年,也是有些功劳。我本来让你来章丘独当一面,是希望你能有所建树,可结果却让我太失望了。你手上有一营五百郡兵,还有五个乡团的乡勇,结果却连县城中勾结贼匪做乱之事都毫无察觉,区区一群前衙役甚至能半夜杀了你守城的郡兵,夺了城门,你却还要让罗成的乡勇来帮你夺回。”

    “贼人兵临城下,你又要靠罗成的兄弟替你退敌。本官真是为你羞愧。”

    贾润蒲被说的脸通红,头低垂不敢抬。

    “你知道现在郡城的弟兄们都是如何传你的吗?你已经成了我齐郡郡兵的笑话了,甚至太守都跟我说,既然郡兵如此无用,那还何必费心费钱费粮的编制,你让我如何回答?”

    “卑职无能,拖累郡丞。”

    贾务本上前对着儿子就是一脚,“没用的废物,还不赶紧自请辞职,滚回郡丞身边老实的当个亲卫。”

    “是。”贾润蒲连声称是。

    张须陀摇了摇头,“罗成呢,怎么不见他来?”

    “回郡丞,罗成今日回长白乡接收新征召的乡团少年去了,估计接收后就会回来。”

    “王薄王勇二贼那夜离去之后,你可有派斥候跟踪追查?”张须陀又问。

    “派了一伙人去,结果去了十个,只回来三个。王薄和王勇二贼早有防备,县郡兵营的人经验不足,着了他们的埋伏,差点全没了。”

    贾务本气的再次大骂,“废物,你章丘郡兵营全是废物,你身为县都尉怎么不去死?你就不能亲自去跟踪吗?”

    贾润蒲被骂的根本不敢抬头还嘴。

    “罢了,本就没指望你们有什么作为。”张须陀叫住了贾务本。

    此时。

    罗成却回到了家里。

    老三嗣业一刀扬威,不过还是伤了点身体,罗成便干脆让他回家将养些时间。

    另外,那夜老四带人夺回东城,虽然战果大丰,可也死了好几个乡勇。这些都是长白乡的同乡少年,罗成亲自把他们的尸体送回家中。

    每个阵亡少年他给了二十贯的抚恤金,又给了十贯安葬费,这笔钱本来县衙还觉得太多了。可罗成坚持要给这么多,最后张仪臣便给了面子,从抄没的贼人钱财中现拔出钱来给付。

    罗成又还让人给每个阵亡的少年裁制了一身崭新的衣服,为他们洗涮干净,换上新衣,然后每人又选了一副好棺木。

    他们从县城出发,由乡团少年们轮流抬着几位阵亡同袍们的棺木送回他们家中。

    每到一家,迎接他们的都是哭天喊地。

    十三四岁的少年,正是如花般的年纪,可却就此没了。

    那些花白头发的母亲们,哭的顿天抢地,罗成也是心情悲痛。

    从队伍拉起来的那天起,他就明白,这些鲜活的少年们,终有这一天。

    “婶子,他们是为国捐躯,杀贼而亡。他们的死,重于泰山,救了一县百姓,救了无数家庭。”

    “可我的黑娃死了,死了。”花白母亲哭的肝肠寸断,让人泪下。

    “婶子,县里和乡团给了三十贯的抚恤和安葬费,还给他们换上了一套崭新的衣服鞋袜,让他们干净体面的离开。”

    “还有,我给他们都写了一篇墓志铭,黑娃也有。”

    对许多乡人来说,没满五十岁而死,那都算是早死短命,是连宗祠都不能进的。而连家都没成,孩子都没有的人死了,更是连立碑的资格都没。

    他们就是短命鬼,随便找个地方挖个坑堆个坟包,多年之后,也无后人祭祀,慢慢的就被人遗忘,成为孤魂野鬼。

    “我的黑娃啊,连人都没有成,却为你们当兵杀贼命都丢了。”

    “婶子,我有一个提议,我们乡团会去找一些年幼的孤儿来抚养,他们会记名在这些阵亡弟兄们的名下,成为他们的义子。我们乡团负责抚养的花费,你们可以亲自养,也可以交给我们养,都行,将来他们长大了,便也是他们的儿子,这样他们也能后继有人,清明之时,也会有人为他们烧香祭祀,你看如何?”

    这一点,是罗成想了许久之后才想出来的。

    这个时代的人,比较注重传宗接代,延续香火。一般人如果无所出,也要找同族子侄继嗣。而这些十三四岁的少年,太小了,一般只能算是早夭短命。

    这时代还是会有许多孤儿乞丐等的,派人去寻,或者直接找人牙子买都行。

    给这些阵亡的人养一个孩子,以继承他们的香火,罗成觉得这是自己唯一能做的了。

    虽然说,这可能会是一大笔开销,毕竟养个孩子不容易,而要养一群更难。尤其是现在若开了这个头,以后只怕要养的孩子会越来越多。

    也有乡团的人提出这会很困难,但最后罗成还是决定要做这件事情。

    不这样做,他觉得自己便对不住这些年轻的生命。

    钱各家都收下了,但对于收养一个孩子,他们却没多大意愿。或许是养孩子花费不小,或许是本身家庭孩子就多,生活困难。

    最后,罗成决定这些孩子还是由乡团集体抚养,让孩子们寄名于阵亡少年名下,成为他们的嗣子。

    “我们会养大他们的孩子的,黑娃他们不会成为无人祭祀的孤魂野鬼,我罗成说到做到!”

章节目录

隋唐大猛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木子蓝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子蓝色并收藏隋唐大猛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