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蔡鸟在笑的打赏,谢谢!)

    风继续吹。

    吹起嗣业的衣袍飞舞。

    这一刻,他就是战神降临。

    “长刀依旧,铁甲雄风!”

    风吹乱了王薄的头发,吹冷了他的面庞。

    “小儿,休得猖狂,纳命来!”

    或许是被罗嗣业镇住,又或许是觉得被一个农家子镇住有些丢人,沉默过后,响马之中奔出一骑,挺着狼牙棒冲出。

    狼牙棒也算是异常武器,可以算是锤的变种,或棍棒的变种。能用这种武器的人,一般都是力大的猛汉。

    他策马而出,狼牙棒高举过顶。

    “退下!”

    王薄怒喝。

    可是已经晚了,那人本就不是王薄的手下,本身也是十三家绿林中一家的首领,自负勇武,哪听的进去。

    马奔向持刀站立的罗嗣业,飞驰而来。

    罗嗣业抬头,嘴角露出轻蔑的笑容,虽在步下,可面对着敌骑,却嶷然不惧。

    “休伤我哥!”

    一声大吼响起。

    罗嗣业后面的小六双腿猛踢跨下马,策马挥着八棱棒驰来。

    疯狂的杀气自小六身上涌出。

    他只记得一句话,五哥交待过,保护好三哥,不能有失。

    马驰如风。

    小六驰过嗣业,迎向狼牙棒贼匪。

    凌天一棍。

    那马贼见一矮瘦小子骑马持棍冲来,不屑道,“找死!”举狼牙棒砸下来。

    小六却不避不让,全身直接撞了过去,他的八棱棒比狼牙棒更快。贼人的狼牙棒还举在半空之中,他的棒却已经砸落。

    八棱混铜金箍棒重重的砸中他的肩胛。

    贼匪只觉得剧痛袭来,而后便失去了半边身子的感觉。

    小六用尽全力的一棒,直接把那贼匪的半边身子砸碎,一条手臂直接给砸下来了,肩骨胸骨都塌了半边。

    鲜血染红了小六身上的两当甲,他仿佛是浴血而出的恶狼。

    战马带着小六继续前冲。

    贼匪怎么也没料到,刚来一个罗嗣业,一把陌刀惊天下,又来一个矮小子,一根棍棒瞬杀人。

    看着马上少年继续举着棒子冲来。

    他们心惊胆战。

    有人忍不住的后退脚步!

    “小六,回来!”

    罗成在城头上高声喊道,他还真怕小六莽起来直接就冲进八百贼匪之中。小六虽猛,可也无法一对八百。

    本来眼睛通红,已经有些陷入狂暴状态的小六,听到耳边传来五哥的话后,立即变的清醒了,他一勒马缰,坐骑人立而起,停了下来。

    手中棒棍往前一指。

    “谁敢伤我三哥,先过我这关!”

    王伯当心跳的厉害,他分明早就认出来了,这个一棍就杀死一位好汉的矮子,明明就是他家以前的放牛娃罗小六。

    “小兄弟姓甚名何?”

    王薄问。

    “章丘罗士信!”

    王薄点头,“罗成的兄弟对吗?”

    “那是我五哥。”

    王薄叹声气,“罗家兄弟一个比一个厉害,佩服。”

    说完,他转身往后走。

    “伯当,我输了。”

    王勇点头,“弟兄们士气已没,强攻不可取,不如退走吧。”

    王薄有些不甘,可也知道形势不对了。本来他还想借着斗将,激罗成出战。若是在两军阵前击败罗成,那就能大大打击城中的士气,也能鼓舞下他们的斗志。

    可谁能料到,罗成没出来,他的两个兄弟却如此的猛。

    “撤!”

    事不可为,便没必要强攻。

    王伯当和王薄都不是那种意气用事之人。

    “罗成,我等敬你兄弟好汉,今日便给你一个方便,限你们三日之内,筹集五百石粮食和三千贯钱、一千匹布送到山里来,否则,我来日必将卷土重来,踏平章丘城!”

    虽然要走,可王薄也没忘记放几句狠话。

    要不然,就这样灰溜溜走了,那以后在众多好汉面前可就没有了面子。

    城上。

    罗成笑看着贼匪们。

    “王薄,章丘城虽有钱粮布匹,但都是民脂民膏,是朝廷的税赋田租,并不是给反民乱贼用的。有本事,你只管上城来取!”

    王薄紧捏着双拳,却又无可奈何。

    最后只得转身,“走!”

    八百好汉,来时兴匆匆而来,走时却惶惶急。

    王薄骑在马上,一步三回头。

    本来,今晚他打出了反旗,若再拿下章丘城,夺得库府,取了钱粮布匹招兵买马,四方聚义,那这旗号就算真正立起来了。

    可谁能想到,一个小小的章丘县城,却还有罗家兄弟这样的猛人。

    罗嗣业的那一刀之威,时刻还在他脑中环绕。

    而罗士信那一棍,更是直接把好汉们的斗志彻底砸垮了,就算他想硬打,也不会有几个人愿意的。

    想着想着,王薄不由的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大哥!”

    几个兄弟拥过来扶住王薄。

    王薄勉强笑笑,“不碍事,就是刚才落马之时有些震伤了,不碍事的。”

    贼匪已经远去。

    章丘城门打开。

    罗成骑马而出。

    嗣业依然还站在那里,如同一尊雕塑。

    “三哥。”

    “不要动他。”独眼老王喊住罗成,“他刚才用力过猛,身体也被力反震,先让他休息一会,不要动他。”

    刚才凌空一斩,威猛无比,一刀斩断马身。但是这股巨力同样反伤到了罗嗣业,毕竟这是他头一次用这么猛的招,还不熟练。

    “三哥,你感觉如何?”

    嗣业咧嘴。

    “就是感觉身子有些麻,手臂麻,胸口闷,不过应当不碍事,让我缓一缓就好了。”

    老四也跑了出来。

    “三哥,你是真牛逼,比我今天晚上还牛逼。虽然一贼未杀,可是那气势可牛了,这一刀,真是让我羡慕,你可不知道,你那刀一出,镇住了八百贼匪,尤其是后来那一句还有谁,太威风了。”

    小六从马上跳下来,来到罗成面前,“五哥,我没让贼人伤了三哥。”

    “嗯,小六你做的好,你那一棍,也打出了咱们老罗家的威风。了得,厉害!”

    县令张仪臣也赶了出来,他对罗家兄弟夸赞连连。

    今晚,罗老四先是力挽狂澜,灭了内贼,抢先一步阻止了贼人入城。而罗老三更是一刀镇住八百反贼,就连这罗小六,也一棍砸死了一个悍贼。

    “你们今晚都立了大功,本县要亲自为你们请功!”

章节目录

隋唐大猛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木子蓝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子蓝色并收藏隋唐大猛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