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成!”

    城下,王薄高声喊话。

    “还有何事?”

    城上,罗成爱搭不理,既然对方都已经亮起反旗来,那他根本没必要再跟王薄之间存什么客套,跟个反贼客套可不是好事。

    “罗成,我曾经欠你一个人情,如今阵前还你。你既不愿降,那便出城来与某走马斗将,若是你能赢得我手中马槊,我便任由你离去,也算是还你先前的人情。若是你输了,我也不杀你,只是留你做几天客,至于以后你愿留愿走随你意,如何?”

    “没这个必要吧?”罗成笑道。

    “可是不敢?”王薄问。

    “两军交战,走马斗将可没什么意义!”罗成摇头。

    “那就是不敢了?”

    老四听的不耐烦,“小五,让你四哥出马一挝插死这个老王八蛋!”

    “我去。”老三按住老四,“今晚老四辛苦了,也轮到三哥我出马了。”

    “没有必要,咱们守城,他们攻城,没必要出城斗将,咱们只要守好就行了。”罗成有自己的担忧,这出城斗将,万一王薄他们不讲道义,到时把出城的人围了,那他们凭白就要折损一员大将,特别是若罗成自己出战,万一被擒就更影响士气。

    就算王薄说话算话不搞小动作,可如果对将输了,也是大伤士气的。

    还不如不理会他。

    “小五,咱们要是不答应他们,他们就还以为咱们怕了他呢?这口气势不能弱了,放心吧,你三哥最近苦练刀法,自忖不会输给王薄。”

    罗成还想拒绝,可一只耳副校尉老张和独眼老王却都说让嗣业出阵。

    “怕啥,跟他比!”

    遇到这么一群家伙,罗成也是无奈,考虑会后,最终点头。

    “那三哥出阵,你小心一点。”

    “小六。”

    “五哥,我在。”

    “你带几个弟兄跟着三哥出城,为他押阵,一有不对,立即护着三哥撤回来。”罗成交待。

    辅三和杜大站了出来,“我们跟小六一起去。”

    “去吧!”

    独眼老王提着把环首大刀,“我徒弟斗将,我自然得去押阵。”

    “老王,我也陪你去吧,我怕你死在外面。”没鼻子老赵笑道。

    一只耳老张则也点了点头,“我也去凑个数。”

    最后,一群老家伙都要去,弄的老贾都想去了。

    无奈之下,不让谁去也不答应,只得答应十个老兵都去,于是罗嗣业骑了匹枣红马,提着把陌刀,身后跟着小六、杜大、辅三,还有十个焉巴残疾老头。

    这阵容一出城,结果就惹得对面匪徒们一阵哈哈笑。

    “这章丘县城果然无人了,居然连群老残废也派出来了。”

    罗嗣业大刀一挥!

    “废话少说,在下罗嗣业,乃是章丘县皂班班头,还是长白乡乡团陌刀队队头,王薄,放马过来,一决高下!”

    王薄冷眼打量着罗嗣业,他也曾经为大隋征战十年,是个卫府老兵,因此对于嗣业的陌刀很熟悉。

    “居然提着陌刀出阵,你会用吗?”

    “会不会用,你试试不就知道了?”

    罗嗣业也饶有兴致的打量着王薄,最后目光缓缓的凝聚在王薄的马槊上。那只马槊锋长四尺,带着冷郁的杀气。

    看到这支马槊时嗣业眼睛一亮。

    他听师傅独眼老王说过,但凡出身好的战将,基本上都是擅骑射的马上战将,不但骑射本领得好,而且还得有支好马槊。

    看到这支马槊,他的眼睛闪光,握着刀的手也不由的紧了紧。

    用马槊的,基本上都是武艺出众者,还是力气极大的。

    “你这支马槊看起来不错!”

    “确实不错,名师打造,当初我为了得到这支槊,可是花费了数百贯。那位大帅打制这支槊,前后费了整整三年时间,十支马槊的材料,最后只得出了一支好槊,这支槊成之日,其余的几支都毁去了。”

    王薄有些得意的扬了扬手里的槊。

    当年他冲锋陷阵的时候,是没资格用槊的,也用不起。后来入仕为官,身家渐丰,便也走通关系,花费重金才求一位大师为他打造了这支好槊。

    “我想要这支槊!”

    “要定了。”

    “我五弟正好还缺一件趁手的长兵!”

    罗嗣业提刀,“来吧,我赢了,你槊留下!”

    “你手上的陌刀也不错,战场上的利器啊,我的槊是战将的神兵,你的陌刀却是步卒的宝刀,等下你输了,刀给我,命可以留下。”

    王薄心中浮起了多年前的记忆,当年战场之上,大隋的陌刀步卒,身披双层厚甲,手持锋利陌刀,成百上千的陌刀兵排成刀墙。他们虽面对着突厥人的铁骑冲锋,依然能够悍然不惧,整齐的挥出陌刀,如墙推进,无人可挡一刀。

    “敢选陌刀为兵器,看来你也是个胆壮且力猛的,来吧。”

    “看刀!”

    罗嗣业懒得再嚼舌,他已经打定主意,要为五弟夺得此槊。

    陌刀本是步战神器,可此时罗嗣业骑着马,挥着陌刀却一样让人惊艳。

    刀光闪过。

    王薄都为这气势所惊。

    “想不到罗家藏龙卧虎,居然还有这等天赋惊人之辈。”

    王薄惊叹一声,策马挥槊来战。

    二骑冲锋。

    对驰而过。

    雷掣电闪之间,二人已经交过一招。

    刀槊相击,一错而过。

    罗嗣业用尽全力的一刀,并没有劈碎王薄和他的坐骑。

    而王薄自以为一击必得的一槊,也没有洞穿罗嗣业这个年轻人。

    “哈哈哈!果然有些本事,再来!”

    王薄也是那种天生力猛之人,一击未中,反而激起他的血性斗志。

    勒转马头,持槊再冲。

    “杀!”

    罗嗣业越战越勇,再次举起刀。

    一刀。

    两刀。

    三刀。

    ·········

    再一次的交兵,双骑错开。

    罗嗣业只觉得双手都有些麻木了,他的一双眼睛却如狼一样的盯着王薄。

    刀再次举起。

    “你很厉害,我本以为三刀必能斩你于马下,想不到八刀都未能杀死你。”

    “你也不错,你的陌刀看的出是得了真传的,小子,你没辱没这把陌刀。”

    。

章节目录

隋唐大猛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木子蓝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子蓝色并收藏隋唐大猛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