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灵魂咪恋、睡在梦里的人打赏!)

    隋大业五年,九月初九。

    罗成率乡团入城的第三天,寅时刚过,罗成就已经起来了。

    牛角号声几乎是同时响起,呜呜的牛角声带有着特定的节奏,这是乡团的起床号。罗成训练这支少年兵已经有半月,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定号令明旗帜,各队伍都有自己的军旗。

    起床行军吃饭睡觉都有专门的号声。

    寅时刚过,便是卯时。

    卯时又称为日出、破晓,这是一天朝阳升起的时候。

    不过冬天天亮的晚,此时天才蒙蒙亮。

    罗成起床洗漱,刚洗完脸,罗四就打着哈欠端着个脸盆出来了。

    “今天起的挺准时啊?”

    “起床牛角号已经吹响,我哪还敢睡,上次不过是多睡了会,你就以我误卯之由罚我学蛤蟆跳了二十圈,还是当众,太丢人了!”

    “军中误卯可是大罪,碰到战情紧急之时,砍头都有可能。”早上井水打上来水还是温的,洗把脸精神多了。

    罗成规定乡团早上寅时刚过就吹起床号,寅时就是三到五点。卯时则是五到七点。五点起床,在冬天来说还是早了点,但这也是军中惯例。

    因为军中点卯,说的便是要在卯时三刻点名。

    卯时三刻就是早上五点四十五分,五点起床,还有四十五分钟时间,但得在这个时间段内,完成洗脸漱口上厕所吃早餐换装备等一系列动作,最后得赶在五点四十五前赶到操场站好操,等候点卯。

    在这方面,罗成容不得马虎。

    上次老四多睡了会,点卯开始才赶来,罗成便罚他当众蛙跳十圈,弄的他好没面子。

    “五哥,给你柳枝。”

    小六手里拿着几根新鲜的柳枝进来,没有牙刷和牙膏的年代,洗牙护齿便也只能用些简单的方法,比如柳枝刷牙也是个不错的方法。

    刚折下来的柳枝,用牙齿嚼几下,把一头嚼成散软的刷头,然后抹点盐在上面,就可以刷牙了。

    这种柳刷虽然还是硬了些,但习惯了倒也还好。

    “小六你起的更早啊。”

    老四打着哈欠,“他啊,肯定又是肚子饿了。你说小六才十二,怎么感觉能吃下一头牛呢?”

    小六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我晚上吃的好多啊,可不到天亮就会饿。”

    罗成打量小六,感觉最近他又长高了不少,还长结实了。但跟罗成比起来,他还是很矮瘦。

    “是啊,小六你天天吃的也不少,怎么就是长不胖长不高呢。”

    “五哥,我长高了好多的。”小六替自己辩解。

    “是长高了,但还没长高一寸。”

    虽说小六个头块头没长,可他的力气似乎又增强了许多。

    而且他的饭量也是与日俱增,吃饭都是直接拿着个钵吃,一人吃人家几人的量,还是天天喊饿。

    “我说老五啊.”

    “老四,你得喊总班头或校尉!”老三嗣业扛着陌刀走过来。

    “三哥你这是已经洗漱过了啊?”罗成对老三起的这么早已经不奇怪了。

    “早就洗漱过了,我这是已经刚和师傅练完陌刀回来。”

    “啊?已经练完了,什么时候起来的?”

    “寅时刚到就起来了,练了一个时辰。”嗣业轻飘飘的道。

    寅时刚到就起来练刀,这是已经练了一个时辰。

    “三哥你好毅力,佩服。”

    老四撇撇嘴,“天天练有什么用,照样不是我对手。”

    嗣业只是扬了扬陌刀,老四便假装看不见不说话了。

    老三天天练刀,真要再比试一回,老四估计自己不是对手。虽然他也拜了没鼻子老赵没师,可老赵跟他脾气倒差不多,早上根本不愿意早起。

    师傅随意,徒弟懒散,学了半个多月,倒也进步一些,可跟嗣业比就差远了。

    “小五,你想好要练什么长兵了没?我师傅说你的六叶锤虽好,但这顶多算是副武器,近身肉搏用的。你现在是校尉,怎么也得选样趁手的长兵练才行,要不以后出去那也上不得台面。”

    以前罗成刚开始的时候选锤,那也是因为他不会其它的,再者一个小捕快,也没必要选什么长兵。

    而现在他既是总班头又是乡团校尉,自己也有坐骑,领着几百号人马,那么也是时候选一件趁手的长兵练习了。

    不过他暂时还没考虑好选什么。

    “要不你干脆就选陌刀,和我跟师傅一起学陌刀,你力气大,用陌刀正合适。”

    老四则在一边道,“练什么陌刀啊,要我说,老五就应当选马槊。马槊才是正经将校的马上武器,丈八马槊一出,催锋陷阵,无人可挡啊。”

    好马槊不便宜,而且一槊难求,没点身份的人都没资格拥有。

    而且不光槊难得,这槊也并不好使,马槊既长且沉,是马上主战兵器,一般马槊一般都能有十多斤,重的十五到十八斤都有,光是槊锋就有四尺了。

    这样的长兵器,还是骑马的战器,技巧可就多了。

    光靠自己练不行。

    罗成倒也想练马槊,但没师傅啊。

    他乡团里有十个老兵,个个战阵经验丰富,但这些人以前也就是一群百战老兵。既然是兵,他们就没有机会接触过马槊,自然更不懂得如何练马槊了。

    罗成只认识一个人会用马槊,那就是秦琼。

    可秦琼已经去了登莱来护儿帐下归队了。

    马槊这东西,可不是能无师自通的。

    “用陌刀吧!”

    “用马槊,要不跟我一样学挝!”

    两兄弟在那争。

    罗成却已经刷好牙,然后抹了把脸走了。

    再考虑考虑吧。

    去吃了个早饭,和大家一样领了两个蒸饼,然后打了碗稀饭。

    现在乡团自己开伙,早上也有顿饭吃,稀饭管饱任打,蒸饼则每人只有两个,另外还有点咸菜下饭。

    大鱼大肉是没有的,但乡团的少年们对此却非常满意,毕竟以前大早上的哪有饭吃,现在不但有稀饭吃还有两个蒸饼呢。

    要不是离家太远,他们还想把蒸饼攒着拿回家去给家人吃呢。

    小六也端着他的大钵过来,罗成看了眼他那一钵的稀饭。

    “明天起,哥掏钱给你另开个小灶,每天一顿不等一顿可不行,你正长身体的时候,能吃就多吃点。”

    “谢谢哥!”

    “你尽管吃饱,但吃饱了得给我好好练,尤其是要加强练练你的骑射。你可是罗士信,不能一直扛着跟铁棍跟在我马后跑,你得自己骑马飙起来!”

章节目录

隋唐大猛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木子蓝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子蓝色并收藏隋唐大猛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