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熊的人生、清风秦缘的打赏,谢谢。求点推荐票啊,兄弟们!)

    对乡兵少年们罗成没多大要求,他希望一个队就能成为一个能单独做战的单位。因此伙是单兵种,队则成了合成兵种队。

    相比起整团都是长枪兵,罗成的考虑更切合实际些。

    连老王他们这些被罗成特意请来的老家伙们,听完后都点头不止。

    不过他们对于少年团其实没报什么希望,来罗成这里,不过是来养老的。上次跟罗成一起夜袭,觉得这小子有些意思,便来帮一把。

    “尽量把同里同村的少年安排在一个队伍里。”罗成特别交待。

    虽然说这样的安排,可能会有一些后遗症,但他们这是乡团,又全是些少年。他希望将来真正的要上战场的时候,这些少年能够有个熟悉的人相互依靠。

    毕竟上阵父子兵,打虎亲兄弟,他自己也是这样过来的。

    “小五,你答应过我的,我是副尉!”老四腆着个厚脸皮过来讨官。

    “老四啊,你问过我吗?”老三捏着拳头侧着脸笑呵呵的问老四。

    老四看到老三就有些怵,可还是不甘心,“三哥,咱们这是军营,讲究的还是功劳和本事。”

    “好啊,那就比比?”

    “我不跟你比拳脚,战场之上讲究的是拼杀,一寸长就一寸强,我有禹王挝,我跟你打是欺负你,要不你也找个长家伙来。”

    论拳脚老四不敢跟老三比,但他自认为自己手里的这杆挝,老三肯定比不过。

    “你真要比?”罗嗣业笑问。

    “怎么,你不敢?”

    “有什么不敢的,你要比,那我就陪你比。不过若是我赢了,怎么办?”

    “你赢了那这副尉就是你的。”

    罗嗣业摇头,“不不不,我刚来,哪里能当副尉,我顶多当个队头,若是我赢了你,我不提别的,你就给我当队副,如何?”

    老四涨红了脸,“那要是我赢了,我也不当副尉了,我也要求只当个队头,到时就让你来给我当队副。”

    “行啊。”

    老四扬了扬手中挝,“你挑个趁手的长兵吧,要长矛还是铁棍?”

    罗嗣业笑着摇了摇头,然后走过去对老王头说,“王前辈,据我所在,你好像是用大刀的?”

    “小子倒是耳朵挺灵的,老子以前确实是用刀的,不过可不是什么大刀。只是后来眼睛瞎了一只,眼神不太好使了,便很少用这宝贝了。”

    “那今天你带这宝贝刀了吗?”

    “当然带着,一直随身带着呢,怎么,你要借我宝贝一用?”

    “斗胆请求前辈借刀一用。”

    “我这刀啊,是我的宝贝,我这一生唯有两样东西不借他人,女人和刀。”

    老三不想碰了个钉子。

    “不过呢!”

    老王头拿着独眼打量着老三,“你小子性子上倒跟小五有些像,只是比他更直率些,很对我老王的胃口。你若是愿意拜我为师,叫我一声师父,那我不但把刀借你一用,以后还会把我用刀心得诀窍全都传授给你,如何?”

    “当然可以,前辈愿意收我这个徒弟,那是我的荣幸呢。”

    “那就赶紧的啊。”

    老赵等几个老兵,都在一边起哄,“好你个老王,居然临死之前还能找到这么好的苗子,怎么就让你老小子抢先一步呢?”

    “哼,遇到好苗子,当然得先下手。这就好比以前打仗抢战利品一样,先攻入城中者,方有机会先抢漂亮女人和值钱的财宝,像你们这样慢乎的,连口热屎都抢不着一口。”

    “我呸!”

    在众人的笑声中,老三嗣业向老王下跪递茶,正式拜师。

    老王接过嗣业呈上的茶,喝了一口,然后就算收下这个弟子了。

    “从此以后,你就是我的徒弟了,为师这生呢,戎马一生,从未婚娶,也不曾有一儿半女。家乡的族人也都亡于战火,算是孤老头子一个。收你做弟子,我的一切以后都是你的,对你唯有一个要求,以后为我送终就行。”

    “待我取宝贝来!”

    罗成对老王的宝贝也很好奇,等他取来一个长盒后,也忍不住探头观望。

    狭长的木盒打开,只见里面还衬着丝绸。

    红色的丝绸之中,静静的躺着一把大刀。

    那真是一把狰狞凶狠的大刀。

    老王头拿起宝刀,在手中抚摸着,如同摸一个美人。

    “这是跟随了我三十年的宝物,自我三十年前得到他开始,便一直没有离过身。”

    “师傅,这刀叫什么名?”

    “此刀名为陌刀,步卒所持,乃古之斩马,刀重十五斤,长七尺,刃长三尺,柄长四尺。马步水路咸可用,力士持之,以腰力旋斩,挡者皆齏粉!”

    老王头抚着刀,陷入对往事的追忆之中。

    “想当年,我随大将军史万岁征讨突厥,手持此刀,与八百弟兄连成一阵,组成刀墙。面对着突厥人的铁骑,我们挥刀墙而进,突厥铁骑连人带刀皆碎········”

    罗成等人听的都无限向往。

    面对着当世最强悍的骑兵军团,面对着千军万马,八百陌刀手,却挥着七尺大刀,以腰力旋转斩杀前进,斩碎一切阻拦在面前的敌人。

    “要用这宝贝,须得人高马大,力气极强。如此,身披重甲,持此陌刀,方可所向无敌!”

    “小子,从今天起,这把宝贝就交给你了,别丢了我的脸,也别丢了陌刀兵的脸,记住一句话,手持陌刀,便有进无退!”

    十五斤重的陌刀捧到手里,罗嗣业只觉得心头都有股热血在沸腾。

    他试着挥舞了几下,觉得似有灵性。

    “老四,咱们哥俩来比划比划吧!”

    罗存孝看了看自己手里的挝,又看了看老三的陌刀,觉得自己的挝也同样七尺长,同样十五斤重,未必就输他。

    “那好,来吧!”

    兄弟俩各执长兵,在院里就干了起来。

    两人虽执神兵,可都没什么章法,但偏偏两人天生力大,挥着十五斤重七尺长兵,却能拍打扫刺砍各种招式齐出。

    两人叮叮铛铛打了半天,结果却依然没有半点力尽气喘。

    “这个罗老四倒也是个好苗子,可惜路子有点野,要是能够好好指点一二,倒也还能造就。”老赵头在那说道。

    “我倒觉得老王捡了个大便宜,这罗老三还真是猛,这路子真是适合陌刀了。”

    “你说他们罗家这是什么血脉,怎么一个个力气如此猛,那个罗小六也是一样,天生神力,巨猛无比,一天武艺没练过,可你我这等厮杀半生的都打不过。”

    “那个罗五也一样很猛啊,一把锤子可不简单,就是还没练长兵有点可惜。”

    “我瞧着那位瘸腿的罗老头似乎也不简单呢,你看他拎那把铁锤,看似随意,可这里面大有玄妙啊,是个高手。”

    “他们家老大老二看着木讷了点,但感觉也是天生巨力。”

    “草,这一家子什么人啊。”

章节目录

隋唐大猛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木子蓝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子蓝色并收藏隋唐大猛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