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更一章,感谢灵魂咪恋、残天风格、霸道刀皇的打赏,谢谢!)

    “贾都尉果真如此?”

    县令张仪臣听完捕头樊虎的禀报,眉头皱了皱。

    “是啊,那姓贾的太嚣张了。王氏庄氏早已经移交给了我们县衙接管,可他如今却突然又打上门去,不但打了我的属下,还派郡兵强占了庄园。听说,都已经把庄园里查封的家具器物等发卖一空,连本应当收归县里的田地也都被那姓贾的卖了。”

    这种事情,确实惹人怒。

    但张仪臣眉头紧皱后,却说了一句话,“算了。”

    “就这样算了?”樊虎声音提高了八度。

    张仪臣眉头一挑,眼睛斜望向樊虎。

    樊虎立马声音又降了下来。

    “怎么,你还要教本县如何办事?”县令的话已经很不客气了。

    “不敢不敢。只是这事不合规矩,这姓贾的欺人太甚,完全不把使君放在眼里啊?”樊虎还想挑事。

    可张仪臣却只是冷笑几声,“如何处理,本官自有分寸,还轮不到你在这里指手划脚。樊虎,虽说你是县里的老人了,在这里几十年时间。而本官来此任职时间不长,但对你行事也有所耳闻,有些事情我也不愿意说破,但是我已经让人查的明白,你这些年手脚可不是很干净,屁股底下还没擦干净。我呢,也念你在县里办差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如今也给你一个体面,你现在就自请辞职,回家养老,那么过往之事,就算是一笔勾销,既往不咎。”

    樊虎脸色剧变,没料到一句话不对就惹的县令如此翻脸,但细想下又不对,这姓张的是早就谋算好了要动他了,否则也不会查他。

    “使君,我樊虎哪有得罪之处,还望多见谅。但我攀虎对县令真是绝无二心啊,我在这里办差三十多年,向来是兢兢业业········”

    “不用说了,新的捕头我也已经选好了,明日就要来了。”

    “新捕头?谁?”

    “罗成罗士诚,你认识的。”

    “是他?”

    樊虎终于明白了,这一切果然就是早已经谋算好了的。罗成来做捕头他真是从来没有想过,可细想,似乎又合情合理。

    再细想下,罗成跟郡丞关系不错,如今听说这小子还成了章丘县长白乡乡兵团的校尉,他算是张须陀的人,县郡兵都尉贾润蒲自然跟他是一伙的。

    “使君这是投靠郡丞了?”樊虎脱口而出。

    “放肆!”

    樊虎闭起嘴,可一双眼睛却通红。

    “县君可得想好了,郡丞新来乍到,在我们本地可没站稳脚跟,他上任后的许多主张可是惹的不少郡中士族豪强不快,说不定哪天他就得卷铺盖走人,县君跟着他未必是好决定。”

    张仪臣放下了手里的笔。

    他从桌上拿起一卷卷轴,扬了扬。

    “樊虎,你可知道这里面是什么?就凭着这卷卷轴,我能让你抄家灭门!”

    樊虎脸色又变。

    “拿去看看吧,这还只是你这些年做的一部份事情而已,更多的我还有。”

    樊虎捡起,只是扫了几眼,他就脸色苍白起来。县令果然没有骗他,这里面一笔笔一桩桩,都记录了他做捕快以来这些年所做过的脏事。

    “县君,天下胥吏皆如此,没有俸禄没有钱粮,你让我们这些人如何养家糊口?”

    “胥吏贪污确实一直以来就存在,但没有几个人如你这般贪,况且你所犯的仅仅是贪污吗?你自己好好想想吧,不是我不敢动你,只是不想动你而已,莫逼本县改变决定!”

    樊虎不敢再多说了。

    悻悻退下。

    离开前,他还是说了一句,“县君,你是读书人,你不应当跟武夫张须陀走到一起,更不该用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来当捕头,我今天就可回去养老,但章丘县以后未必就能太平!”

    ·······

    王庄。

    此时已经改名为长白乡兵团兵营。

    二百名被县中下公文征召起来的长白乡少年们背着包袱,左张右望的走进营地。

    “这就是兵营?”

    “我们之后两个月就呆在这里?”

    “这地方真不错!”

    “要是一直能住在这就更好了。”

    ········

    少年们相互交谈着。

    因为都是本乡人,所以相互认识的还不少。

    一进来,许多少年就在那里呼朋唤友,同里、同村的很快就抱团一起,形成了一个个的临时小团伙。

    军营让他们很满意。

    长白乡王氏庄园谁人不知,乡中少年都知道王老鬼家以前的富裕,那是本乡首富。有好多少年以前还给王老鬼家放过牛养过猪干过活呢。

    大院子套小院子,院落相叠,形成了一个很大的院落群,有数十间的房屋。

    虽然此时家具等都已经搬空了,可其它的依然保存完好,门院高大而又气派。

    罗成就站在庄园前厅的门口,坐在椅中看着前面庭院中间的这群少年。

    其实他也比他们大不了多少,他十六岁,这群少年多是十四五岁,也有些十六七岁的。

    “小五,全是些小家伙,能练成啥啊?”老四今天特意把他的那件两当甲从县甲仗库取了出来,腰佩横刀,手执禹王挝,披着两当甲,很有气势的站在罗成的身后。

    “小六才十二,杜大和辅三他们也都才十二,可你觉得他们哪里比你差了?”

    老四撇撇嘴,“他们能跟小六他们比么?”

    罗成看着那群少年,心里却在想着,二百少年已经挺不错了。

    唯一有些遗憾的就是这些少年只能在这里训练两个月,本来县里是答应征召一个月的,但罗成再三要求张仪臣才同意两个月时间,而且还说好,营里得管这些少年们的吃喝,另外第一个月算免费征召,但第二个月就得给补贴。

    毕竟就算是少年,那在家里也是半个壮劳力的。

    至于两个月后,就只能换一批过来了。

    除了真有战事,否则不能一直留他们在营里。

    罗成做事向来是比较认真的,既然答应老贾要拉起这个乡兵团来,那就得像个样子。

    他再瞧了瞧那二百少年,又回头看了看自己身后左右,那里站着老四和小六他们几个跟着他上次剿匪过的兄弟,还有小七小九等六七个与他一起擒蓝面鬼的少年。

    还有独眼老王,没耳朵老赵等十个上次一起夜袭贼营的老兵。

    再然后是新加入的兄弟老三以及老大老二,连他爹罗铁匠今天都拎着把锤子站在一边。

章节目录

隋唐大猛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木子蓝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子蓝色并收藏隋唐大猛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