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送上,加更了!)

    小院里的桂花树缀满金色的花朵,飘散出阵阵沁人的桂香。

    今天天气好,罗家便在院里桂花树下摆下了几张长桌拼在了一起,罗家一家人从未有过的整齐。

    出嫁的四个女儿都带着夫婿和儿女回来了。

    远在郡外服役做工的罗老铁匠回来了,老大和老二回来了,老三老四老五也回来了,再加上在家的老六,罗家的爷们今天都没缺席。

    加上嫁入罗家的老大媳妇老二媳妇,以及还未出阁的五娘。

    小院的长桌已经围满了。

    罗老爹看着一大桌子人,非常的高兴,一向不苟言笑的他破例的让小六早早去买了坛子酒来。

    “一家团聚,今天高兴,我得喝两杯!”

    “老头子,我也高兴,也陪你喝两杯。”罗母也道。

    罗成惊讶不已,想不到罗母也喝酒。

    酒是水酒,粟谷酿造,度数低,纯度也低,酒发浑,泛黄,甚至里面还有没滤干净的酒糟,酒里还有些酒蚊子。

    这样的酒喝起来味道并不好,但价格却不便宜,以前罗家的条件是喝不起酒的,就算逢年过节罗家也从不会买酒喝,自家收的粮食更舍不得酿酒。

    “都喝!”老三嗣业捧起酒坛,给罗父罗母各倒一杯,然后给老大老二也倒了杯,最后给自己倒满。

    老四瞧了瞧老三,“哥,应当买点好酒的。”

    结果老三一瞪他,他立即不说话了。

    每人都倒了一碗酒,连几个女婿也都倒上了。

    大姐夫周德威,家距南山村二十里,家里有四十亩田,算是个自耕农,日子过的还算可以。

    二姐夫二子明,算是罗家儿子女婿里唯一书读的多点的人,曾经还被郡里举过贤,去大兴城参加过科举明经考试,虽然最后落第,可毕竟也算是读了许多书的人,他的祖父甚至还曾任过州参军,虽是个七八品小官,可毕竟也曾经是官宦人家,只是到了二姐夫这辈,人丁单薄,家道中落了,他家里也没田地,就是给人做西席先生过日子。

    日子过的倒还比罗家要强一些,人虽有些文酸,但对岳家其实还算可以,逢年过节的从没少过节礼。

    这两个姐夫也都才三十出头,以前算是日子过的不错,来到岳家其实也有点优越感的。但这次,他们敏锐的感觉到了不一样,罗家人的精气神大涨。

    本来老三来请他们回家时,还以来是有事相求,结果谁知道一进门,老丈人先是给了他们一人十贯钱,说是补以前大娘和二娘出嫁时少的嫁妆。

    一串串的铜钱,整整十贯,还真让他们给惊到了。

    等听完老四那通吹牛后,他们对罗家如今的变化算是有了些初步的了解了,罗家真的发达了。

    如今罗家光是田地就有二百七十亩之巨!

    更别说,铜钱绢帛都还有价值几百贯的,老铁匠家现在是南山村首富,甚至在南山里,都能算的上是首富了,前首富王老鬼刚犯事被抄查了家,现在不少家业还已经落到了罗家手里了呢。

    “爹,我打算再买点地!”

    罗成喝了口水酒后,就不打算再喝第二口了,这玩意根本不能算是酒,酸的,还带点苦涩的味道,甚至还掺了点不明不白的味道在其中,他从没喝过这么难喝的酒,简直比汇园果汁掺洋酒还苦还难喝。

    连啤酒都比不上,差太远了。

    “买地?”罗老爹抿了口酒后问。

    “爹,我是这样想的,咱家现在虽然有二百七十亩地,但咱们这么一大家子人呢,这点地其实不多。再一个,我们这次得了些赏,加起来也有一百九十贯钱,一百九十匹绢,另还有战场上的一些缴获,手里现钱不少。这些钱留在手里也没什么用,倒不如置办些田地。王家不是出事了吗,他家的地多,咱们正好可以趁机买进些来。”

    大隋对无官无爵的百姓占田是有限制的,无勋无爵无官无职的百姓,一丁最多只能拥地百亩。

    这百亩限额还得把朝廷授的田算在内。

    不过长白乡本来就从没有足额均过地,因此老罗家如今是五丁男二中男,他们家的田额实有六百亩,五丁各一百亩,两丁男各五十亩。

    现在他们有了二百七十亩,最多还能买入三百三十亩地。

    一般情况下,买地也不是那么容易的,首先你得有钱,其次还得有地可买,再其次你买了地还得能耕种的过来,朝廷对于占地却不耕的现象也是查的很严的,一经发现,惩罚很重。

    不过罗家一大家子人,就算有六百亩地也种的地这来,毕竟这年头是广收薄种,甚至南山村这样的地贫山村,还要搞轮耕,甚至还得拿出部份田地来种桑种麻。

    “王家的地向来都是些好地,地价不便宜,而且这么好的地,官府收回去了也未必愿意卖!”

    老爹想了想道。

    对于一个农民来说,有钱了买地是最自然而然的想法,这就跟到了后世的时候,手里有点钱,就总想着再付首付按揭买套房一样。

    这年代,土地是风险最少,最保本也最稳定的投资。

    做什么,都不如买地最划算。

    “爹,这个事情我来解决。”罗成笑道。

    老三也道,“小五马上就是县里的捕头了,正常买地又不是强占白拿,没问题的。”

    “买多少?”老爹又问。

    “能买多少是多少,要是能买满田额最好。”

    “就算能买到那么多,可耕种的过来吗?明年估计又有大役!”老爹叹着气道。

    “买田后,我们还可以买点耕牛,也还可以把地佃一些出去给别家种。只要能买到地,是不愁耕不过来的。至于明年大役,你们也不用担心,我这里有一个办法,可避役逃课。”罗成胸有成竹。

    苛政猛于虎,而沉重的劳役,更是要命。

    就如罗家今年,一家五丁二中,结果六人被抽去劳役,回来最重早的罗五都做了三月的役。如果明年还这样,那家里就算有地,也难有收成。

    “什么办法?”

    一桌子的男人几乎同时问出了声!

章节目录

隋唐大猛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木子蓝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子蓝色并收藏隋唐大猛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