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耶,这是三姐夫赵贵,这是四妹夫周新,都是咱们本乡人。”罗成见疤面两连襟有些拘谨的站在一边,忙招呼着两人上前来。

    老爹打量了两个女婿一眼,然后伸出蒲扇似的大手掌在两个女婿的肩膀上都重重的拍打了几下。

    “嗯,都还不错,身子骨挺结实,长的也算高大。”

    “阿耶!”

    两人赶紧上前跪拜。

    “起来吧,虽然你们成亲的仓促了些,我也没在家。但这个事情既然是你们丈母娘同意的,那就算是经过媒灼之言父母之命,是合礼合法的。我罗老汉生了五个女儿,之前嫁出了两个,挑女婿就一个标准,一要身体好,二要人勤快本份,再一个就得是能疼妻儿子女。”

    “是是是。”两人都连连点头,站在那里老老实实的。剿匪之时,那种拼命的悍勇全然不见半分。

    “阿耶,当初娶三娘的时候,我家里穷,只拿的出五斗谷子做娉礼,幸三娘不嫌弃我家穷,还愿意嫁过去。到了那边,照顾家里,侍奉老母,十分贤惠。上次五郎回来后,还特意送了十贯钱过来,说是补给三娘的嫁妆。”

    “这事小五做的没错。”罗老汉点头,虽然罗家依然不富裕,但他不想亏待女儿。

    “阿耶你听我说,之前我家确实只有那样的条件,如今我跟着五郎做帮闲,上次又随小五参与剿匪平乱,跟着沾光立了些功劳,也得了不少赏赐。有三十贯钱和三十匹绢,另有三十亩田,我愿拿出三十贯钱和三十匹绢来,做为补给三娘的娉礼。”

    “阿耶,我也愿意拿出三十贯钱和三十匹绢来做四娘的娉礼。”周新见状,也连忙表态。

    罗老爹呵呵一笑。

    “你们真舍得?”

    “没啥不舍得的,这是应当的。”

    罗老爹收起笑容,对两个女婿不由的刮目相看了。之前回来后,他听妻子说起家里困难时不得已把两个女儿嫁出去了,就为了那一斗谷子,听后他发了通火。

    后来听说两个女婿虽穷,可人还不错,婚后对女儿也还好,也就慢慢的息了火。再听到罗五得赏回来后,一个姐妹补送了十贯嫁妆后,对这个儿子极为称赞。

    现在看到两女婿,居然把得的三十贯赏钱赏帛全拿出来要补娉礼,说实话,他是真的意外,又高兴。

    他高兴不在于这些钱,他不是贪钱之人,钱是死物,够用就好。他高兴的是这两女婿表露出来的态度。

    “三娘和四娘真的选对了夫婿了,这份心意我收下了,但这钱帛我不能收。漫说现在小五小六他们几个出息了,家里条件好了。就是没这条件,我也不能收你这么多,我是嫁女儿,不是卖女儿。”

    “阿耶,这是我们的心意。”

    “阿耶,不如你就收他们各十贯钱和帛,然后咱们家给三姐四姐补办一个隆重正式的婚礼,婚礼时再把这钱帛做为陪嫁送到两家,如何?”罗成提议。

    这样一来,既有面子也有里子。

    “嗯,可以。”罗老爹想了想便觉得五儿子这个主意不错。

    老四见老爹心情好,便趁机道,“爹,我想娶靠山村刘屠夫的三女儿。”

    “刘屠夫的女儿?”老爹脸一沉,“不行。”

    “为啥?”

    “你爹我以前跟刘屠夫打过架,是仇人,你不能娶他的女儿。”

    罗老四面对这个理由哭笑不得,“这都哪年的陈芝麻烂谷子的事了,你还记着?”

    “反正这事没的商量,你要娶妻,我跟你娘再找媒人给你寻一个好女子就是。”

    ·······

    罗成他们带回来许多钱帛,又带回来了不少县里买来的粮食肉菜等。

    家里气氛更高喜悦,杜伏威的母亲病也好了,带着杜小妹一起帮着切羊肉。这些天寄于罗家,虽说罗家人好,可也觉得有些过意不去。现在杜伏威买了两只羊回来,这顿饭便相当于是杜伏威请的,于是两娘俩切菜的时候声音都不觉得高了几分。

    有种扬眉吐气的感觉。

    一只羊在县城里已经剁成了大块,现在妇人们再改刀切细,另把县里买来的鸡鸭鱼肉等一起宰杀切割,好不热闹。

    罗母一边忙着指挥,一边还不忘记数落罗成他们几个太大手大脚了。

    “都不是正经过日子的,有钱就大手大脚,不知道省着点花。买这么多菜,该花掉多少钱啊。”

    “嫂子,孩子们得了赏,高兴,你就由着他们这次了。”杜母笑着道。

    女人们在忙着切菜洗菜,男人们则坐在院里聊着天。

    罗老汉说自己跟老大在涿郡打制军械的经历,“真要准备打仗了,这次肯定是打大仗,你不知道涿郡那边有多少人在打造军械,打造的各种军械堆积如山,存满一库又一库········”

    “明年还要继续打造呢,据说要准备好一百万大军用的军械。”沉闷的老大罗继祖说道。

    “一百万大军用的军械?打个高句丽,用的着那么多大军?”老四喊叫。他这次跟着剿匪,也打了几仗了,可是每次不是二三十人的规模,就是几百人的规模,在他眼里,六百郡兵围青阳山庄那一次,就已经是极大的战事了。

    一百万人?他无法想象,那得有多少人,这仗怎么打?哪有这么大的战场,铺也铺不下这么多人啊。

    “你三哥是在登莱回来的,他在那边造船,据说打造了几百艘战船,征召江淮数千的船手在那边训练呢。到时大仗一开打,朝廷要派十万水师跨海远征高句丽。”

    “跨海远征?”

    一群人都在那里惊叹。

    只有罗成很安静的坐在那,他知道这些传说都是真的,现在是大业五年秋,等大业七年东征就要开始了,那时真的是发兵百万,而且也是水陆并进。

    “你们去做捕快也好,做了捕快这样就不用去打仗了。”罗老爹说道。

    “爹,打仗有什么不好,能立功啊。我们这次就剿灭一伙小反贼,都得了这么多赏呢。这要是能参战灭掉高句丽,这得分多少赏?到时说不定就真能当上官呢。”

    罗老汉直接一巴掌拍在了老四的脸上,“闭嘴!打仗打仗,打仗是要死人的,你年纪轻轻,连个媳妇都没娶孩子也没生,就想着打仗,你浑账!”

    老四被拍懵了,脸火辣辣的疼,不知道老爹为何突然发这么大的火。他去剿匪回来,也没见老爹有那么大的意见啊?怎么一说参军打仗征高句丽,就生这么大气呢?

章节目录

隋唐大猛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木子蓝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子蓝色并收藏隋唐大猛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