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敢居功。”罗成说。

    “有过则罚,有过则赏,不如此无以统兵。”张须陀的声音很沉稳,坐在县衙的堂上,他没有戴头盔,头发挽起扎一个髻,一支铁簪扎起,显得干练。

    “你和秦琼放跑了王薄,所以我就不调你到齐郡,也不再给你请官。可你有五大功劳,也必须得赏。”

    他啜饮了口茶。

    放跑王薄而丢了本能到手的九品官阶,罗成心想着自己当初这个决定到底对不对呢?

    不过他没有后悔,反正已经发生的事情后悔也没有用。

    “你有什么要求尽管开口提,这是你应得的。”

    罗成一时倒也没想好,不过这确实是一个机会。而这赏赐他也是应得的,毕竟是他们兄弟几个拿命拼来的。

    “敢问郡丞,章丘王勇参与谋乱,他的家人和财产是如何处置的?”

    “王勇在逃已被通缉,而王庄的王勇父亲等人,则早已被我派人查抄捉拿。王家财产抄没入官,家眷流放登莱郡沙门岛上。怎么,你要为他们求情?”

    罗成摇头。

    跟王家虽是邻居,但真没有什么交情,与王勇不过是点头之交,本来还想跟他交个朋友,但青阳山庄王勇躲着他,事后他还差点死在他们这群人手里,罗成可不会这么好心的还去替他们求情。

    “不。”

    “郡丞,我想提个要求。”

    “你提。”

    王勇家与我家本就是隔壁,隔着一条小溪相望。我家世代家贫,人丁却多,可我们长白乡向来地狭人广,因此家里田地极少。我想向郡丞求些田地赏赐,若是能得到王勇家的最好,毕竟就在我家旁边,也好照料。”

    这个要求并不为过,张须陀听后哈哈一笑。

    “我当是什么要求呢,当然可以答应你。”

    军功自有一套计算方式。

    罗成此次立有五大功,自然赏赐也多。

    军功有跳荡功,也是先锋功,还有首级功。此外,还有按整个战况和战果来算的集体军功。

    这些功劳又各分有几等,具体要按实际情况来评分。

    每一个功劳最后又能有具体对应的钱帛赏赐,甚至功劳大还能升职授阶。罗成升官的机会已经没了,但赏钱的机会张须陀没剥夺他的。

    甚至他放跑王薄这件事情,也只是他们私下清楚,并不对外宣称。

    “你前后共计斩首级八级,另擒贼匪十五个,俘获马骡十七匹,以及其它物资若干·······”

    张须陀拿起一张已经统计好的文书,对着罗成一项项的念道。

    单论斩首数,罗成的反倒不多,这方面他连罗老四都不如,罗老四简直就是个人头狗,最喜欢抢人头,本来有好几个是罗成击杀的,结果罗老四最后还要去补下刀然后抢了人头。

    有时候,罗成击倒贼匪后,也并不会非要补那一刀,只要敌人没有战斗力也就罢了。

    不过斩首俘虏虽不多,但罗成的表现,却是能评的上最难得的跳荡和先锋之功,再加上几次小集体的团战,那都是罗成和秦琼带队,他身为队官,自然功劳更大。

    这么算下来,已经很了不得的功绩了。

    “功绩折合成赏,赏你铜钱百贯,赐绢百匹,余下功劳就折成田地赏赐如何?”

    百贯钱,百匹绢,这都已经是极厚的赏赐了,看的出,张须陀真的是对他还不错,哪怕没给官,但这赏赐也弥补上了。

    “谢郡丞。”

    “就从没收王勇家的田地中,拔出一百亩赏赐给你吧。”

    百贯钱,百匹绢,百亩田,远远超出本来应得的赏赐,罗成心里铭记。

    “你的那几个兄弟,也各有赏赐,领赏之后,就都跟着你再回章丘县当差吧。”

    出来堂外,又遇到张仪臣。

    “小五兄弟,得了什么赏赐啊?”

    “回县令,郡丞赏了百贯钱百匹绢外加百亩地。”

    “没有给你许官?”

    “郡丞让属下回章丘来继续当差。”

    “不对啊,不可能啊。”张仪臣意外,“张郡丞对你和秦琼可是非常满意的,当着我面都夸赞了好几次呢。”

    “属下没有说谎,确实如此。”

    ·······

    相比起罗成丰厚的赏赐来,他那几个兄弟当然也各有赏,不过相对而言,就要差一些。

    但是跟一般人比,依然是大赏。

    罗四因为人头首级功较多,因此他最后得了五十贯钱,五十匹绢,五十亩地。

    小六则是四十贯钱,四十匹绢,四十亩地。

    周新、赵贵、杜伏威、辅三四个都是一样的赏,每人三十贯钱,三十匹绢,三十亩地。

    另外,赏的绢钱都是直接就发下来了,而且一点没克扣。甚至原本以为发下来的会是扬州白钱,可最后到手的居然是肉好,四斤三两一千的正宗开皇五铢肉好。

    除此外,那位发赏的参军事还笑着告诉他们,“之前给他们的明光甲、两当甲他们也可以保留,甚至在郡里领的弓弩刀矛等都能保留,只需在县衙甲仗库记录一下就行。

    “郡丞发话,给你们每人再赐一匹马。”

    马就是那次歼灭王勇虎十八响马时夺的军马,每人一匹。

    这些都是额外的赏赐了。

    其余的诸如,罗成他们自己缴获的那些金银细软之类的,也没有人来找他们问,明显就是默许归他们所有了。

    “小五,我发财了。”

    罗老四抱着一堆的绢帛,脚下还有一堆的肉好五铢,嘴里还咬着一张五十亩地的田契卷轴。

    “我发财了。”

    他脸都胀红了。

    “五哥,好多赏钱啊。”小六直接把四十贯钱挽在了身上,足足一百多斤重铜钱都挂满了身。

    罗成对那些钱帛倒是没太关注,他先检查了自己的那张地契,然后把小六和老四的也检查了下,发现他们三人的赏田加起来一百九十亩,果然都是隔壁王庄王老鬼家的,当下长舒口气,这可都是好地啊。

    这才是最有价值的赏钱。

    “看到二哥没?”罗成收起笑脸,在衙外寻了一圈,却没见到秦琼。

    “叔宝已经走了,回齐郡了。”老贾摇摇晃晃的走过来,瞧了眼罗成他们脚下的那些钱帛,“让人羡慕啊。”

    “你难道没有?”

    “有是有,可没你们丰厚啊。”老贾说道,“不过虽然老子钱帛没你们拿的多,但老子官升了,现在是旅帅了。”

    “恭喜啊,贾旅帅!”

    “本来你小子也起码是要授个队正的,谁要你小子立场不坚定呢。”老贾拍了拍罗成的肩膀,有些替他遗憾,钱虽然是个好东西,可哪比的上官阶更诱人呢。

章节目录

隋唐大猛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木子蓝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子蓝色并收藏隋唐大猛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