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成低头在沉思。

    老贾在看着,秦琼在等着,老四他们在围观着。

    这事情惊动了很多人,独眼老王,没鼻子老赵,断指老张,一群老不死的都来了。

    他们都想看看,这个年轻人究竟有何本事,居然敢夸口说他处理过的伤口,能够减少至少五成的受伤后邪毒入侵。

    他们几个老不死的当年,都是百战余生,敌人的刀剑没把他们砍死,敌人的长矛没把他们刺死,可是在战场上活下来了,最后却还是因为伤口的邪毒入侵,最后成了残疾。

    还有更多的人想过来围观,可白头发的独眼老王发了狠,说谁敢过来扰了罗成行医,他就要把谁的一只眼睛也挖了去。

    没有人敢惹老王。

    那群郡兵们在北城校场里训练的时候,几乎都见识过这老王的狠厉。他训练的郡兵,那个个都是脱了几层皮的。

    “小五啊,你别着急,慢慢来。若是你担心你罗家的独门秘法被我们给偷瞧了去,那我们这就拿布给你围个幔子起来,我保证,绝不偷看,也不让别人偷看。”

    罗成摇头。

    这倒不是他突然想要秘藏,而只是他其实也是大姑娘上花轿头一回啊。后世人对于医疗这块不陌生,但也仅限于医学知识的科谱和医学技术的发达。真正动起手来,普通人谁懂?

    也就知道网上对照着瞎自我诊治,要么就是头疼脑热的去药店买点成药了。

    至于处理外伤,顶多就是买瓶碘酒或者买几张创可贴了。

    可现在,他却要拿着把刚烧过的刀子,要把秦琼那伤口边烂掉的皮肉给割干净,甚至还得缝针。

    这可不是切菜割肉,这是在活人身上割肉。

    “小五,我都等的不耐烦了,快开始吧。”

    秦琼对着罗成笑了笑,“要是有点酒就好了,再摆副棋,一边喝酒一边下棋,估计就忘记这回事了。”

    长呼了口气。

    拿八斤六两的晨星锤砸人的时候,他没手软过。

    把人砸的血肉模糊的时候,他也没含糊过。

    可是现在,拿着把二两重的匕首,他却手有些发抖了。

    “要不我来?”老王忍不住道。

    老赵鄙视的瞪他,“就你那一只独眼,你看的清楚吗,别把人家叔宝兄弟的好肉给割掉了。”

    “还是我来吧。”

    深呼吸几次之后,罗成终于提起刀。

    第一刀的时候总是最艰难的,他甚至割了好几下,都只是划破了一点点皮而已。

    调整了几次,终于顺利的割下了一块烂掉的皮。

    他全神贯注,一双眼睛只瞪着秦琼的伤口。

    血又流了出来。

    “伏威,擦血!”他冷声说道。

    杜伏威赶紧拿着煮过的麻布过来擦拭掉流出的血。

    足有半盏茶的功夫,罗成才把一处不过五厘米左右的刀伤口边的烂肉割干净,但也是割的参差不齐跟狗啃似的。

    换过温热的盐水,反复的清洗创口,保证里面再无污质后,罗成拿起了针。

    这是老赵随身带着的针,就是普通用来缝衣服的针,做为光棍老兵,衣服平时也是得自己缝的。

    针烧红处理过。

    线就是简单的麻线,也用开水煮过。

    “真要缝啊?”

    老贾眼睛瞪的大大的。

    针插进去,再抽出来········

    事实证明,其实罗成的胆量还是很大的,渐渐的,他甚至已经忘记是在缝合皮肉伤口,倒真感觉像是在缝个皮口袋。

    速度越来越快,针线也好看的多。

    “刀!”

    当罗成拿刀把线打结割断,第一处伤口缝合完毕后,连秦琼也死盯着自己的这处疤痕。

    “跟蜈蚣似的。”

    “这样真能好的快点?”

    “还得拿纱布先包扎,尽量别沾水,别用力,否则线容易开,而且伤口容易受污染。”

    罗成继续缝合了两处伤口。

    本来总共有五处伤口需要缝针,但最后秦琼为了验证罗成的缝合术效果,留了两处只是简单清洗包扎并没有缝合。

    “感觉如何,有没好点?”老贾拉着秦琼问。

    “没感觉到啊。”

    “哪有这么快呢。”

    老王头却一把拔开老贾,“老子也要来试试。”

    “王叔,你没需要缝合的伤口啊。”罗成左右瞧了瞧道。

    “谁说没有,你看这里,这里就需要缝合。”老王指着自己的一只胳膊道,那处明明是完好的,可下一步他掏出刀子,在那里一划。

    顿时鲜血涌出,一道两三寸长的口子就露出来了。

    “这不就有口子了,快给老子缝合!”

    罗成差点要一口盐水喷死这个老不死的,哪有这样胡来的。

    但最后无奈,还是只得给他也来了一个缝合术,好在有秦琼打底,他的手艺现在进步飞快,那针脚居然还很匀称,甚至有点美感了。

    “都别再拿刀子自己割自己了啊,再割我也不缝。”罗成连忙声明,可是他的声明还是有漏洞。

    老赵拿刀把老张割了刀,然后老张也割了老赵一刀。

    “给我们也赶紧缝缝!”

    “草!”

    “谁他娘的再这样乱割,老子绝不会再管,我说到做到。”

    “知道了知道了,赶紧的,老子们的血都快要流干了。”老赵老张在那里催,可是看他们那德性,其实倒像是在炫耀他们的伤口似的。

    剩下的几个老不死的没得到机会,慢了一步,于是便在那里骂老王老张老赵三个老不死的太阴险,又骂那些贼匪太无能,居然没给他们弄出来个像样到可以需要缝合的伤口。

    外面的郡兵只远远看着,也看不真切,只好像看到罗成让人把盐煮了,然后洗伤口。

    “拿盐来洗伤口,这也太奢侈了,盐多金贵啊。”

    “盐金贵,还是命金贵?”一人问。

    “命!”

    “对啊。”

    可那人马上又道,“命没了可以再投胎,但盐可是得花钱的,钱没了就真没了。钱比命值钱,更金贵!”

    “草!”

    刚推开那群老不死的,想要呼吸口新鲜空气清净一下的罗成听到这句话,差点眼前一黑摔倒在地。

    “你娘的谁告诉你这话的?”

    “我爹从小就这样教我的,说钱比命值钱!”

    “你他娘的真是个人才,你爹也是个人才,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二狗。”

    “好吧,二狗,以后有没有兴趣跟着我混?只要你肯豁的出去命,我保你以后绝对能发大财赚大钱!”

    “好!”二狗子居然真的应了!

章节目录

隋唐大猛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木子蓝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子蓝色并收藏隋唐大猛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