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心情不好就挑错、霸道刀皇的打赏!谢谢!)

    “五哥,这盐可以吗?刚从一个贼匪身上搜到的。”

    杜伏威递过来一个小布袋,里面装着一把黑乎乎的粗盐。

    盐很粗,颗粒很大。

    尤其是泛着黄,有些还带着黑,这样的盐以前就是腌酸菜,都瞧不上。但罗成知道,此时大部份的人其实都吃这样的盐。

    就这样的盐,还贵着呢,俗话说的好,斗米斤盐,一斗米的钱只能买一斤盐。

    虽然品相差了点,可起码比起老贾那散发着酸味的盐醋布强的多。

    “找顶铁盔来,再打点清水来,重新烧一锅水。”

    罗成开始吩咐起来。

    “辅三,你弄点木材来烧火,不是烧水,是烧点炭来。烧炭会不?”

    “会,五哥,我会烧炭,以前我跟我爹烧过炭,只是烧炭太累了,赚不着钱。”

    罗成打住他的回忆,“会烧炭就好,我也不要多少炭,你简单的生堆火,然后弄出点炭来给我就行。”

    “三姐夫,你去那边找俘虏看看,瞧着身上有干净点衣服的扒一两件下来。”

    秦琼有些不解的问,“这是要干啥啊?”

    老贾正在吃着他那块醋盐布煮肉,“弄啥好吃的,还要烧水烧炭还扒衣服?莫不真要试试烤人肉吃啊?”

    罗成指了指大家身上的伤。

    “帮大家处理下伤口。”

    “处理伤口?用的着那样吗?不是随便弄点草啊灰的土啊把血止住就行了吗?”

    “当然不行,你这样瞎弄,很容易邪气入体,然后发热,最后弄不好就是说胡话、昏迷,甚至溃烂。别看这伤口小,有的时候一个处理不好,一个小口子就能让你截掉一只手。”

    老贾突然不吭声了。

    只是他看向罗成的眼睛很吓人。

    “小子,你说的是真的,你烧点水就能防止这些邪气入体?”

    “当然不敢说十成把握杜绝,但起码能减少个五六成。”罗成没有吹牛,伤口感染是很可怕的事情,据说在一战的时候,大量的士兵阵亡并不是直接战死,而是死于受伤后的感染。

    而在古代的冷兵器战争中,据说阵亡士兵的一成不到,才是直接死于交战之中,更多的是死于伤口感染。

    特别是在冷兵器时代,随便一点伤口,都往往容易造成不可挽回的后果,毕竟这个时候缺医少药,卫生条件以及卫生观念都落后,大家都不懂得如何防护。

    “小五,你说要怎么办,直接说,我来给你打下手。”老贾几乎是咬着牙说的。

    罗成有些惊讶的看着他,然后看到了他的那条独臂。

    “没错,当年我随郡丞在西南征剿叛乱的僚人,我的手臂中了一箭,本以为没什么大事,可后来却红肿不消,到后来越来越厉害,还发脓。最后虽然出了大山,找到了营地里的大夫医治,可已经晚了,最后不得不把我的整条手臂都砍掉了。”

    “若是你说的这种方法真的有效,那不知道对我卫府将士们有多大的帮助!”

    罗成道,“这里条件很简陋,其实能做的不多,只能先做些简单的清洗包扎。”

    “你不用跟我说的那么清楚,你先帮叔宝做一遍,我要看看效果。”他脸胀的通红,若是当年有个人能帮他处理下伤口,或许他就不会永远吊着一条胳膊了。

    水烧开了,罗成把那包黑乎乎的粗盐扔进去煮。

    “清洗伤口要煮盐做什么?”

    “盐水能去邪消毒!”罗成简单的解释了一句。

    粗盐杂质太多,因此罗成只能先自己动手提纯。

    把盐煮了。

    再把碾成粉的炭粉包起来,做成炭包过滤盐水。如此反复过滤几次之后,吸附掉一些明显的杂质,最后再次煮,直到煮干后得到盐结晶。

    一群人都围在罗成的身边,他们一个个瞪大着眼睛看着罗成那复杂的操作。

    当锅里的水烧干了,出现了一小摊洁白的盐粉后,他们脸都胀红了。

    “盐,雪一样的盐!”

    “天啊,盐还可以这样?”

    老贾忍不住拿手指头往盐粉里一按,沾了点往嘴里塞。

    “这盐不苦!”

    “哪有盐不苦的!”老四嚷着,也跟着弄了点尝。

    结果一尝之下,眼睛都快瞪出来了,“真的不苦,好像还有点甜。”

    罗成白了他一眼,这盐其实在他看来还很多杂质,毕竟这过滤方法太过简陋了,盐不那么黑了,但还是有些泛黄,而且还是比较粗。

    可在罗四他们看来,这盐简直就是大变戏法。

    “这么雪白的盐,起码得翻上几倍的价才买的到呢。”他毕竟见过的世面多,再好的青盐也见过,可越白越细的盐就越贵,这个道理他更清楚。

    罗四眼睛一亮,刚才那袋盐煮过之后变少了许多,但也没有少几倍的,而这盐这么一煮一滤,居然能多值几倍,那岂不是说,只要去买些黑粗盐来过滤,然后就能赚上好几倍的钱了?

    这简直是个聚宝盆啊。

    “老贾,这方法是我们老罗家的家传之秘,你看到了可不能说出去,也不准偷拿着去赚钱!”

    老贾哼了一声,“老子是那种人吗?我更关心的是这盐水如何去邪消毒!”

    “把这盐重新溶在热水中,然后等水温凉后再擦拭伤口,清除伤口里的污质。”

    罗成让秦琼把身上的衣服脱了,露出那身古铜色的健硕肌肉来,一夜拼战下来,他的身上有七八处伤口。

    好在多是些皮外伤,倒不是太严重。

    不过没有及时包扎,伤口处虽然已经止血,可血痂模糊。

    另一个铁盔里水也烧开了,罗成把一块剪下来的白麻布扔进去煮,又把自己的手用水洗干净,然后拿出匕首,清洗后放在火上烤过。

    “这些又是干嘛?”

    “清洗水,防止手上有邪毒沾染到伤口。那布和刀具也是一样,要清洗消毒!”

    一切准备好,罗成先拿煮过的麻布为秦琼清洗伤口,洗干净后,又拿盐水再冲洗了几遍。

    过程中,秦琼紧咬着牙,一声没吭。

    “二哥,有几处伤口比较大,需要割掉一些烂皮肉,还有些要用针缝合起来,这样才能好的快些,你信我不?”

    秦琼瞧了瞧那几处洗的很干净的伤口,“自家兄弟,有什么不信的,你尽管来好了!”

    “什么什么?还要拿针缝起来?针缝皮肉缝衣服一样?你不是开玩笑吧?”老贾惊问。

    “我不开玩笑,缝合伤口后,有助于加快恢复,也能够防止伤口外露,避免风邪病毒趁机侵入。”

    “可我总觉得你是在开玩笑。”老贾咽了口口水道。

    “是不是开玩笑,你最后看疗效就知道了!”

章节目录

隋唐大猛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木子蓝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子蓝色并收藏隋唐大猛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