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日时节,天黑的早,不过申时刚过,天色便已经黯淡了下来。

    “怎么还没回来?”

    王勇站在营地栅栏后,有些心神不宁的背手眺望远方。

    山高林密,满山红叶。

    营栅里,嘈杂之声不绝于耳,位于长白山中的营寨,既偏又险,只有一条羊肠小道可达。

    不过虽然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险要,可王勇却依然心神不宁。

    按约定,王薄应当带着青阳山庄最后一批人撤进山来了。

    现在不但王薄没有人回来,连王勇虎也一直没有消息。

    远处响起阵阵老鸦声。

    这边寨子里也马上响起几声夜枭鸣叫。

    王伯当仔细的听着这呼应之声,脸上渐渐露出笑容。

    “看看是谁回来了!”

    数名大汉快步下山,没有一会,他们就带着一队人马回来。

    “是王法司。”

    “还有阿豹!”

    一队人马从蜿蜒的小道上过来,只是他们有些狼狈。

    王伯当有些惊讶的看着王薄狼狈的样子,“王哥,这是怎么了?”

    王薄从马上跳下来,一条胳膊还吊挂在脖子上,见面忍不住长叹。

    “伯当啊,哥哥这次是栽了,差点就没能来见你了。”

    王勇豹在后面喊,“三郎,你可得替我哥哥报仇啊,该死的张须陀,该死的秦琼,该死的罗成,他们杀了我哥!还有十七个弟兄!”

    王伯当的脸色变的难看起来,“怎么回事,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等他们回答,到是后面有一人高喊道,“哟,这不是咱们王庄的王三公子吗,不是说在长安国子监读书嘛,还说将来要入仕做官的,怎么的,却读到这大山匪窝里来了?”

    “你他娘的少废话,闭嘴!”王勇豹怒喝。

    王伯当这才发现,原来王薄他们的队伍里,还抓着几个人,绳索捆绑着,绑在马鞍上。

    “罗老四?”

    “可不就是你爷爷我!”

    王伯当是认识罗四的,以前罗四在乡里游手好闲,喜欢结交狐朋狗友,经常偷鸡摸狗的,因此他也认识。

    只是想不到,两邻居在这种场合下见面。

    等再看到后面的罗小六时,他倒不太稀奇了。

    “让我猜猜,难不成秦琼罗五走后真的告密了,带官兵来围剿山庄了?”

    王薄摇了摇头。

    “三郎你倒是错怪叔宝兄弟了,他是个真有情有义的。”

    “那就是罗五?”

    “也不是,这罗五兄弟人倒也还不错的。”

    他叹气连连,“要怪,还得怪勇虎兄弟过于鲁莽了,那天他走了,其实就是闯祸去了。他从山里叫了十七个兄弟骑马去截杀叔宝他们,结果也不知道怎么的就漏了消息,反被叔宝他们知道了,结果叔宝他们便将计就计的做了个陷阱等着他们去,阿虎十八骑被人家杀了个干干净净,说来也是丢人,十八骑反被罗五他们八个杀光了。”

    “不可能!”王伯当摇头。

    “有什么不可能的,那天叔宝他们八人,如今倒有六个在我们手里,就是这罗四几个,就是叔宝和罗五不在。”

    王伯当越发惊讶了,“这六人又是怎么回事?”

    “此事说来说话长了!”当于王薄便把张须陀如何带着数百郡兵围庄,他如何带弟兄突围,然后如何被击败俘虏,最后秦琼又是如何半路放他走,再到他逃走后找到山里王勇豹他们,又是如何遇到偷袭营栅反被俘虏的罗四六个。

    王伯当已经不知道要说什么好了,撇了撇嘴,叹了声气。

    “不好,秦琼岂会就这样放你离开?这只怕又是个陷阱!”王伯当突然道。

    “秦兄弟不会这样的。”王薄依然道。

    王伯当急道,“就算秦琼不会,可那张须陀也是百战悍将,岂会不防着这点,他估计早就设了计呢,王哥你这一回来,这是刚好把他们引过来啊。”

    王薄这下也有些慌了,“应当不太可能吧。”

    “还是以防万一的好,王哥,咱们得马上转移。”

    “可是这里这么多人,还有那些粮食、钱财、壮丁,一时也带不走啊。”

    “别带了,粮食放把火烧了,抓来的壮丁放了。这次咱们是大意了,一步错,步步错,先保全实力要紧,撤吧!”王伯当心有不甘的道。

    “往哪撤?”

    “等天黑了,我们往北边撤,到济水去,那里有其它的弟兄在,到时我们乘船走,先离开这里避避风头。”

    ······

    长白山下。

    郡兵营地。

    秦琼和罗成回来覆命。

    “郡丞,是卑职不力,让王薄逃脱了,请郡丞责罚,卑职愿意一力承担。”

    张须陀哼了一声,“秦琼,事情真的就是你说的这么简单?”

    “确实如此!”

    “罗成,你说,果真如此?”

    罗成点头,“事情正如叔宝所言,是我们大意了,结果让王薄抓到机会逃了。”

    张须陀的面色渐渐的变的难看起来。

    “秦琼,你让我很失望。罗成,想不到你小小年纪,居然也开始学会撒谎了。你可知道,军中无戏言,你们如此欺骗主将,这是何罪?”

    秦琼不吭声了,他知道张须陀既然如此说,那他的那套说辞肯定就骗不过张须陀的。

    “将军,都是我的错,你罚我就好了,不关罗成的事。”

    “郡丞,请给我们个机会,我们愿意将功赎罪。”

    “这个账回头我再跟你们算,现在就给你们一个机会。罗成,告诉你一个不好的消息,之前我让罗四带着你那几个人去侦察敌情,结果到现在还没有回来,派去查看的人回报说,他们之前与一处贼匪交过手,但现在那里人去营空,不过好消息是,也还没有找到他们的尸体,估计人还活着,但极可能已经被俘了。”

    听到这个消息,罗成真是大吃一惊。

    “郡丞!”

    “你先不要急,你们之前放跑了王薄,但我早有预料,所以早安排了人跟着王薄,现今回报,王薄已经进山与王伯当会合,他们所处之地是一个很险要的山寨。”

    “秦琼、罗成,现在本将给你们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你们二人带一队斥侯前往,打探地形,查明情况,为攻剿山寨做准备!”

    “遵命!”

    。

章节目录

隋唐大猛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木子蓝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子蓝色并收藏隋唐大猛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