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润蒲往一名响马的脸上吐了一口口水,他不屑的对那人报以嘲讽。

    “郡丞,这处巢穴的贼匪总计超过五十名,丢下来有十七具尸体,剩下的三十六人全被俘虏,另外,我们在这里没有发现被动走的粮食和壮丁。但有痕迹,估计是提前转移了。”

    响马们凶悍是凶悍,但再凶悍的响马也不过是群贼匪而已,也许单打独半挺厉害,可面对着经过训练的成队郡兵们,他们却是架不住更犀利的强弓巨弩、长矛巨盾。

    在围攻青阳山庄之后,张须陀便率郡兵迅速深入长白山中,进剿贼匪。

    “意料之中。”

    张须陀点头,下令让那些最年轻的郡兵去割下死去贼匪的首级,让其余人打扫战场。

    “抓紧时间审问一下,让他们交待把丁粮转到哪去了。”

    先破青阳庄,然后进山又胜一场,可张须陀却没有怎么放在眼里,出动了六百多的郡兵,对付区区一群贼匪就算胜利也是应当的。

    不过这两战下来,虽然斩杀三十余贼匪,俘虏近百,可张须陀麾下的郡兵在这初战之中,也阵亡了七个,伤了十多个,这个伤亡数字让他很不满,这本来不应当有这么大伤亡的,毕竟面对的只是群贼匪而已。

    “郡丞,我有些不明白的是,为何让秦琼和罗成押王薄去邹平县城,还让他们单独押解?我总担心,秦琼会半路上把王薄放跑。”

    “某就是要给秦琼这个机会。”

    “啊?”贾不懂。

    “我让秦琼和罗成二人押解王薄去邹平,如果他们完成任务,那说明秦琼此人还是可信的。若是说人跑了,那么就说明秦琼公私不明。”

    “可是为何又要罗成一起去呢?”

    “因为某也想看看罗成心性如何?”

    贾有些急了,“好不容易才逮住王薄,此人可是一条大鱼,不能把他放跑了啊。”

    “放心吧,我当然不可能放走王薄,实际上我早已经派人暗中盯着秦琼他们,就算秦琼真放跑了人,而罗成也不管,那也不用怕。自有人会盯着王薄,放王薄归山,还正好能让他替我们带路,让我们找到他的贼穴。”

    “还是郡丞高明,佩服!”

    ·······

    罗四往自己的掌心里吐了一口唾沫,他觉得心跳的厉害,连掌心也热的发烫,好似握着块炭火。

    紧了紧手心的禹王挝,他感觉心里安定了些。

    瞧了瞧左右。

    六弟紧随他的身后,赵贵和周新一左一右的蹲着,而杜大和辅三两个小家伙则在另一边蹲着。

    他们六个人就这样蹲在深秋的丛林中。

    没有老五在,那他就成了这支队伍的头,奉郡丞之令,小五和秦琼押王薄回邹平,他们几个则来这边侦察。

    “四哥,这里果然就是贼人的巢穴,你看好多人。”赵贵低声对他说道。

    老四狠狠的瞪了赵贵一眼,“人多又怎么,人多不是刚好立功的机会吗?富贵险中求,咱们这里六个,我看前面不也才二三十个贼匪,之前咱们八个人不也还干掉了十八骑,怕啥?你就不想多拿点赏?一个贼匪起码也得有个一二十贯赏钱吧?”

    “当然想拿赏钱,可是······可是,五哥和秦二哥都不在,咱们可能打不过那些贼人啊。要不,还是回去报告郡丞,说明这里的匪情,那也是功劳一件啊。”

    “小五是不在,可老子不还在吗?上次动手,小五可没老子杀的多,没了他们两个,咱们六个一样能干一票大的。”罗四冷冷的道,“别总是小五小五的,我才是小五他哥!你们都听我的!”

    “四哥,是不是太冒险了?”辅三提醒。

    罗四一把抓住周新的衣领,“你他娘的是不是怕死?怂货,怕了你就自己夹着卵蛋滚回去,没有你们,我自己也一样要上。”

    “别,四哥,要走一起走,要上一起上,我们怎么也不能让你一人上啊。”辅三无奈的道。

    老四还在那里压低着声音骂骂咧咧。

    “别整天小五小五的,他小五有我本色强?从小到大,小五就都不是我个。”

    小六这个时候争辩了一句,“四哥,上次你回来那天,跟五哥动手,就被五哥按在地上揍,揍的鼻青脸肿的,最后死命求饶,五哥才饶你的。”

    “住口,那是老子让着他,知道吗,让着他的。”老四暴跳如雷,恼羞成怒。

    大家都闭口不言,其实心里憋的好辛苦,虽说老四确实比小五年纪大,但小五虽年轻,可平时言行却要稳重的多,大家跟着老五做事也踏实。

    “要是五哥也在这就好了。”小六低声道。

    “别吵了,一会干完这票,到时功劳咱们平分,我绝不多得。我罗存孝也是顶天立地的汉子,跟着我,绝不比跟着罗五差。”

    罗四又握紧了手里的禹王挝,他心里想,老子就不信了,老子还比不过老五。只要这次再干一票大的,那他一样能在郡丞那里得到赏识,若是也能授个队副什么的,那以后就根本不用跟在老五屁股后面。

    “干!”

    赵贵和周新几个对视一眼,既有些无奈,也有些兴奋,若是能干下这一票,那绝对是票大的。

    “那就干吧!”

    “干他娘的!”

    林中。

    有一片树林被砍伐,空出来一片地方,用倒下的树木搭起了几座木屋,大约有二三十个贼匪在那里。

    有人在晒太阳,有人在聊天,还有人在烧水煮汤。

    浓浓的肉香飘散开来,罗四咽了咽口水。

    这里是王薄他们的一场临时营地,此处的三十余人,也是此前参与过失劫官府丁粮的人。

    周围一片宁静,但看似闲散的营地里,却依然有几分眼睛在警觉的游走着,有如猎鹰一般的犀利。

    “猎狗,有什么动静么?”一个络腮胡汉子问道。

    “没有。”

    回答声从一棵树上传来。

    络腮胡子眉头皱起,“虎哥他们这一去都两天了,怎么还没有回来,不会是出什么事了吧?”

    “能有什么事?”

    “不知道,我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要不你带几个兄弟出山去趟青阳山庄看看。”

    “好!”那人话未落,突然一支劲箭破空而来,一箭射穿他的喉咙。

    “敌袭!”络腮胡大吼一声,迅速拔刀。

    又是几支箭射来。

    紧接着,一个高瘦的家伙端着支长挝猛的冲过来,“爷爷罗存孝在此,孙子们纳命来!”

    。

章节目录

隋唐大猛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木子蓝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子蓝色并收藏隋唐大猛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