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金子有毒、合金使徒的打赏,谢谢!)

    邹平。

    青阳山庄。

    已是王薄叔父去世的第二天,越来越多的人闻讯前来吊唁。王家这些年在乡里的名声还是很不错的,王薄交友也广。

    瑟瑟秋风中,乐班吹锣打鼓,哀乐飘飘。

    后堂。

    王家人却已经在悄悄的撤离,妇孺老幼乘着马车夹在众多的宾客之中分批驶离。

    “都安排好了。”

    王薄站在后堂书房窗前,看着妻子携带着幼子进入马车中离开,对一旁的王勇道。

    “放心吧,这只是以防万一而已,等过了这阵风头,再接回来也一样,就当是嫂夫人她们顺便出门赏秋度假而已。”

    王薄点了点头,既然他当初已经选择了这条路,那么对于今天的境况他也是有些准备的。

    “阿虎呢,怎么一直没见他?”

    “昨天训了他几句,便不辞而别了,你放心,他是回山里去了。这人虽然浑了点,可对我老师十分尊奉,他的一条命都是我老师赐给的。老师让他此行务必听我之命,他不敢乱来的。”王伯当不以为意的道。

    “此人有点桀骜不驯,容易误事。”王薄提醒。

    “我知道,毕竟草寇出身,不过如今正是用人之际。”

    ······

    齐郡,历城。

    城北校场,张须陀听秦琼详细禀明情况,目光如炬。

    “好大的狗胆,真是越来越猖狂了,军牧监的战马,制式的横刀和角弓,这些人真是无法无天了。”

    他面色紫红,已是动怒。

    秦琼他们居然遇到十八精骑悍匪劫杀,这大大出乎他的意料。更让他意外的是,这事情果如罗五之前预料的那样,并不是什么简单的流寇山贼所为,而是水很深。

    原本以为,只是齐郡地方上不法的豪强所为,可现在看来远不止如此,居然还牵扯到了大兴城的贵人。

    “郡丞,若不是当时罗五追那匹夺他猎物的青狼,也不会恰好就撞破敌人要截杀我们的计划和行踪。也是罗五他们个个勇悍而不畏死,我们才能将计就计以逸待劳,最后反以弱胜强,杀了响马们一个落花流水。”

    “你们确实是了得,你的勇武本官是早知道的,但罗五和他那几个兄弟伙伴也能如此勇悍,这是真的出乎本官的意料。八人,八人却能将十八悍匪马贼一举拿下,还都只是受了些轻伤,这传出去都让人难以相信。”张须陀大声称赞。

    “卑职所报句句都是属实,不敢有半分夸大之辞。如今罗五他们还在那边等着,郡丞只须派兵过去一查,便能知道卑职所言不虚。”

    张须陀一双虎目直视秦琼。

    “本官自然是相信你的,上次你跟罗五几个就有过一次让人称赞的表现了,那次本官还是亲眼所见到的,如今再来一次,我也依然是相信的。”

    “那就请郡丞赶紧发兵,卑职唯恐夜长梦多,耽误久了,会发生其它意外。”

    张须陀却反而坐在那里沉默良久。

    “秦琼,你实话跟我说,你此去邹平见王薄,是否是早已经发现了什么线索?”

    “没有。”秦琼想了想后,还是如此道。

    “那我再问你,为何你匆匆而去,又匆匆离开。还刚好你这前脚刚走,后脚就有人绕道截杀你们?”

    “这个卑职也不得而知,卑职猜测可能是那伙贼人刚好就盘踞在长白山中,他们或许是听闻了我们的身份,所以想要截杀我们。”

    张须陀摇头。

    “不不不,叔宝啊,你勇武了得,但想事情可就有些简单了。如果这些事情单独一件放在一起,都不算什么。可这些事情放在一起,串起来却有些不同寻常啊,这绝不是巧合这么简单。”张须陀目光在秦琼的脸上扫过,“本官现在十分怀疑此事和王薄有牵连,不管如何,这事他都是肯定摆脱不了嫌疑的。”

    “擂鼓,升帐!”

    张须陀高喊一声,立即有传令兵飞驰而去。

    不多时,郡城中三团郡兵队头以上军官都已经赶来参见。

    “诸位,秦队副之前与罗队副出城侦察知世郎一案,仅仅两天,就已经带来了天大的好消息。贼人知世郎终于露出马脚来了,眼下贼人就在邹平。诸位立即召集各部,随本官出城剿匪。”

    “遵令!”

    一众军官皆大声领命而去。

    等军官们都离去,张须陀才对着秦琼道,“我来齐郡虽不久,但也听闻了你不少事迹,还有那位及时雨王薄的。我也知道你和他交情不浅,但公私不能混肴。你和罗五此行探案有功,又擒杀如此众多悍匪,我记你们大功一件,回来后重重颁赏。现在你抓紧时间休息一下,待人马集齐就随我出城剿贼。”

    “卑职明白,不过还盼郡丞能够查明真相,莫冤枉了好人。”说完,秦琼心事重重的退下了。

    “本官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但也绝不会纵容一个奸贼。”看着秦琼远去的背影,张须陀端起桌案上的杯子喝了一大口后说道。

    “李怀义!”

    “卑职在。”亲卫队头从门外进来。

    “交给你一个任务,带一队人去赶去章丘县,让张仪臣把章丘那团郡兵交给你指挥。”

    “郡丞让卑职去章丘做什么?知世郎不是在邹平吗?”

    “邹平县在长白山之北,而章丘县在长白山之南,这伙贼人肯定是藏身在邹平境内的山里,但若大军进剿,他们也肯定会往章丘逃窜。你到章丘去负责拦截,另外,我估计不止是邹平的王薄参与此案之中,章丘那边估计也有豪强暗里参与,你过去顺便查一下,若是发现了些什么蛛丝马迹,可先斩后奏!”

    “卑职遵命。”

    “去吧。”

    等人都走了,张须陀却是长叹了一声。

    再厉害的响马山贼也都不可怕,最怕的就是地方是的豪强地主们也暗里勾连背叛朝廷,而现在种种迹像都在表明着一件事情,齐郡这块地方上,贼匪和豪强已经开始勾连起来了。

    “哎!”

    “贼匪已经露出了马脚,郡丞为何还叹气呢?”中年幕僚走了进来。

    “刚杀了蓝面十八鬼,如今又来个知世郎,这知世郎杀了,只怕明个又会来个什么其它妖魔鬼怪了,世道不太平啊。”

    “是啊。”幕僚也点头。

    张须陀忽然对幕僚道,“那个罗五,还真是一次又一次的让某惊叹了呢。”

    “确实,某也惊到了,说实在的,开始某惊叹于秦琼的勇武,可如今却更惊叹罗五那小子了。比起秦琼来,他一不是豪强大族出生,二来也没学过什么武艺,再者年纪还轻,可偏偏这小子却愣是猛的很,搞出来的事情让人不敢置信。”

    “是啊,这个罗五,本来只是说借用下他和秦琼两人来查这个案子,现在某倒是不想放这小子回去了。”

    “这可是一块可堪雕琢的璞玉啊,郡丞何必放跑了呢?”

章节目录

隋唐大猛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木子蓝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子蓝色并收藏隋唐大猛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