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火星男神的打赏!谢谢!)

    日头高高升起,金色的阳光照入洞中。

    暖暖的阳光打在脸上,罗锋才迟迟醒来。

    昨夜太过兴奋,众人几乎都是一夜都睡不着,直到快天亮时才终于困倦睡去。

    打了个哈欠,站起身来,看到依然躺在地上的那群兄弟们,他才终于想起来这一天都发生了什么。

    罗四怀里搂着那个装金银细软的小包袱,搂的比娘们还紧,再细看其它人,其它也都是一样,连憨憨的小六,也一样紧搂着那个小包袱不放。

    揉了揉脑袋,依然有些昏沉。

    躺在地上睡了一晚,湿气还是很重的,虽然他教导大家在昨晚洞内生火的地方挖了个坑,把未燃尽的炭灰埋在下面,然后大家睡在上面,还在上面铺了些衣服,可毕竟是秋天了。

    昨晚上睡不着,几个人还把剩下的那点酒给分着喝了。虽说是度数不高的谷酒,可隔夜过后依然让人头疼。

    不忍心打扰他们的好梦,估计这个时候他们都在做着美梦呢。

    从脚边拿起弓和刀,罗锋披衣走出小山洞,外面扑面而来的是清新的空气,还带着些寒冷。

    洞边的树下,十四匹马系在那里,都静静的站在那里。

    过去查看了下,那三匹伤马精神头不太好,伤势还像有些发炎了,但好在估计能撑住。

    伸手摸了摸大黑,大黑张嘴来咬,不过咬的很轻,明显是亲昵的动作。

    “小五,你早醒了啊?”

    身后传来姐夫疤面的声音,罗锋回头看见他乱糟糟的发须,笑道,“你醒了,不多睡会?”

    “肚子饿醒的。”疤面有些不好意思的道。

    “还有些鹿肉。”

    “我来收拾。”疤面倒是很勤快。

    等疤面把刀拿来的时候,其它人也都被吵醒了。

    “小五,还是你昨天做的烤鹿排和炖鹿尾汤好喝,今天还是你来做呗。”老四倒是嘴吃叼了,还怕疤面做的没罗锋好吃。

    “要吃不会自己动手啊,今天咱们吃自助,各人烤各人的,想怎么吃就怎么吃。”罗锋白了老四一眼。

    鹿肉放了一夜,因天冷,倒还新鲜,从洞里取出来,几乎没有什么变化。

    罗锋拿刀割下一大块来,大约有两斤多重,然后提着到洞前边的那条小溪去清洗。

    “还真自己弄自己的啊,你知道我从来没有做过菜的啊,我不会弄啊。”

    “那你可以不用吃。”

    无奈,老四只得也拿刀割了一块肉跟着去洗了。

    大家伙有样学样,你一块,他一块,剩下的大半只鹿倒是很快的就割的差不多了。

    昨天是烤的整块鹿排,今天没那么好的排骨了,罗锋便把肉简单清洗后,切成小块,中间还特意夹了些脂肪在中间,砍了些小枝条一串,便成了简单的鹿肉串。

    其余几个人除了疤面和周新以前光棍时自己会做点饭菜外,其余几个根本不会,于是大家干脆有样学样,都做鹿肉串。

    没有充足的材料,于是鹿肉也没腌过,就那样原生的一串串。

    “老四你去生火。”罗锋指挥。

    老四虽然不高兴被罗锋指使,可最后还是迫于罗锋的眼神凌厉,只好开始生火。

    火生起来,大家往里面扔捡来的干树枝,没一会,便收获了许多炭火。

    把明火一熄,顿时一大个炭坑就好了。

    “把你们的鹿肉条往边上插着烤就好了,记得看火候,别烤焦了,烤的流油了就是差不多了,撒点盐就能吃了。”

    哥几个于是一人拿着一大把鹿肉串,各自承包了一块炭池,插的一排排鹿肉。

    “小五,你说咱们这次杀了这么多响马,还是群悍匪大盗,这能领多少赏钱啊?”老四一边熏着烟火烤鹿肉,一边还念念不忘赏金的事。

    “怎么的也该有一二十贯一个响马吧。”

    “那咱们杀了十五个,擒了三个,还缴获了那么多的武器和马匹,这加一起还得有四五百贯钱?”罗五又开始扳着指头算,“咱们一共八人,一人五十贯,就是四百贯。嗯,我一人就杀了四个,怎么也得多分点吧,那我拿一百贯不算过份吧?”

    罗锋呵呵一笑。

    “四哥,你领了赏钱,打算干什么呢?”

    老四一脸憧憬的道,“真要是能领到一百贯钱啊,那可就美哩。我先拿十贯钱出来,去隔壁的靠山村下娉。”

    “哦,那里有四哥的相好吗?”

    “相好算不上,靠山村杀猪卖肉的刘屠夫我认识,我以前在他家喝过酒,他有个女儿家中排行第三,大家叫三娘的,长的俊哩。腰粗,屁股大,娶过来绝对好生养,生个七八个都不成问题,而且力气大,我亲眼看她帮他父亲捉过猪,二百来斤的大黑猪,她硬是拧着个猪耳朵就拖着走,了不得,这样的女人好,旺夫。”

    罗锋听的直头大,腰粗屁股大居然是最佳选择?

    他无法想象一个姑娘长的五大三粗,撸着袖子一手就能拧个猪耳朵把二百来斤的大猪拖着走的,这样的姑娘实在是可怕啊。

    “四哥,你口味真重。”

    “你懂什么,找媳妇就得找这样结实的。以后你要是想找媳妇了,也要按这样的标准去找才没错。”

    罗锋已经听不下去了,他转头问小六。

    “小六,你要是领了赏钱想干什么?”

    “买牛。”

    小六直接脱口而出,“买两头大黄牛,这样咱们家的地都种的过来了,要是还有剩下的,我想再给家里买头驴,这样娘若是想去出嫁的姐姐们家里时,就能骑着驴子去了。”

    “小六有孝心,比你四哥强,不是有钱就光想着媳妇忘记了娘的人。”

    姐夫疤面说领了赏钱,想起栋新房子,家里的那房子太老旧了,一到雨天四处漏水,而到了冬天又处处透风。

    “多请些人来,砍些好木头,然后把墙脚夯实来,到时院子就修土墙木顶的,冬天再不会漏风,雨天也再不会漏水。”

    “你呢,妹夫?”

    “我想买些地,家里没有一亩半分地的,总觉得不踏实,有钱了就想先买上几亩地,哪怕是薄田瘦地,可勤快些,总能有些口粮的。”

    “杜大、辅三,你们呢?”

    杜大说想把自己家以前的院子买回来,让母亲和妹妹能够再回到过去的家,他还说他相信父亲还活着,如果他们还住在以前的家里,父亲回来时就不会找不到他们了。

    而辅三则说想买羊,买上一大群羊,以后自己给自己放羊。羊养肥了又能产羊羔,羊就能越养越多,赚越来越多的钱,有朝一日自己也能成为大财主。

章节目录

隋唐大猛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木子蓝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子蓝色并收藏隋唐大猛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