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在燃烧。

    人已经无法控制自己了。

    罗锋只是机械的拉弓放箭,一箭射完马上又从地上拿起一箭。

    在他射出不知道是第三还是第四箭的时候,罗四终于从那窒息般的恐惧之中醒过来了。

    “啊啊啊啊啊!”

    罗四站起来狂吼乱叫,一边吼还一边拿拳头拍打自己的胸膛,一通乱拍之后,罗四满面通红,红着眼睛端起禹王挝就向着正被打的头晕转身的敌骑冲了过去。

    “狗贼们,吃你罗爷爷一挝!”

    罗锋一边射,一边赶紧对还在发愣的小六喊道,“小六,跟上你四哥!”

    “哦。”

    小六慌忙应道,也学着罗四刚才的样子对着自己胸膛一通乱拍,然后扛着混铜八棱金箍棍就嗷嗷的冲了过去。

    “狗贼,下来吧!”

    罗四冲的很快,斜刺里直接冲向一骑贼匪。握着长挝,罗四直接就是一把拍了下去。

    他的禹王挝上那只拳头,本就可如锤子般拍打,很沉很重。罗四力大,这下拍的势猛如山崩,加上他那鬼喊狂叫的样子,给那骑贼人吓了一跳。

    贼人慌忙举矛来挡。

    铛的一声,挝矛相击,巨大的冲击力震的那贼人嗓子发甜。

    “再来。”

    罗四此时状如疯魔,举挝又是猛的一砸,那人无奈再挡。

    啪的一声,粗壮的矛杆居然从中断裂。

    禹王挝下落之势不减,重重的又砸在那人头顶,直接把那人给砸落马上,倒地不动了。

    “第一个。”罗四狂叫着又举挝冲向第二个。

    “四哥,等等我。”

    小六举着棒紧随其后。

    挝矛交击,罗四连砸几挝,贼人居然都挡下了。

    这时,又一骑从旁边举矛刺向罗四,小六举着棒子挡在前面,“不得伤我四哥!”

    一声大吼,小六举着铁棍就是一记力劈华山。

    那人凶恶的瞪着小六,不屑的挥矛扫来。

    一个还没长成的孩子而已,自取死路。

    混铜八棱金箍棒狠狠的砸了下去。

    矛断。

    棒再下落。

    头碎。

    再落。

    马倒。

    那边罗四没了后顾之忧,见硬砸不成,便把挝一横,利用挝上的那支横笔,一记横划,改砸为钩。

    马上贼匪预料不及,被钩住衣服一把扯下马来。

    “孙子,再吃爷爷一挝!”

    罗四收挝,用力刺出。

    挝上那两根竖起的铁指,顿时化做锋利的尖刺,狠狠的刺入敌贼的胸腹之中。

    小树林边。

    一片混乱。

    赵贵和罗锋还在不断的开弓射箭。

    而秦琼已经骑马冲向了场中众贼之中,一杆丈八马槊左拍右刺,所向无敌。

    周新提着一把三股叉步行在后,他的后面则是提着大环刀的杜大,和拿着长枪的辅三。

    三人呈三角形互相依持,紧随在秦琼的身后。

    他们既护着秦琼的后背,同时也把秦琼拍下马的贼匪围杀。

    围住了就是一通砍杀。

    所有人都拼了命。

    罗锋又射出一箭,却是不知道歪向了哪里。

    眼看已经缠斗在一起了,罗锋也怕自己这菜箭术误中友军,于是干脆扔下弓箭,提起自己的晨星六叶锤狂吼一声也冲入了战场。

    一匹受惊的马托着一个贼人惊惶的向他逃来。

    “死去!”

    罗锋不避不退,双手握着长锤,用力全力猛抡了过去。

    八斤六两重的双手六叶锤,抡起来后就如同是一颗炮弹一般。

    呼啸着就砸向了奔来的马头。

    犹如石破天开。

    重锤狠狠的砸在了奔来的马头上,锤上的弧形叶片狠狠的切片了马首,接着巨大的冲击力把马的头都砸歪了。

    一片血肉模糊。

    战马倒地,马上骑士连镫都来不及摘下,就被裹着压倒腹之下。

    罗锋顾不得手上的震痛,三两步赶上去,一砸子砸在那个眼神慌乱的贼匪脑袋上。

    红白乱溅,一地模糊。

    “哥,小心。”

    小心抡着铁棒猛的挥过来,将一骑冲近罗锋的贼匪连人带马都给砸了下来。

    罗四赶上一步,一挝将倒地受伤的贼人给砸死。

    “第三个,小五,哥杀三个了。”

    小六也赶紧道,“哥,我也杀三个了。”

    罗锋喘了口气,“好样的,我才刚开张呢,加把劲,继续!”

    场上。

    东面是秦琼带着周新三人,一马在前,所向披糜。而西面,则是罗锋、罗四、小六三兄弟组成了一个暴力三人组。

    凭着罗家天赋的巨力基因,三兄弟挥着锤、挝、棍,神挡杀神、佛挡杀佛,凭着那股蛮力,锤砸、挝拍、棒扫,砸到马马死,拍到人人亡。

    疤面赵贵持弓游走在战场边缘,利用弓箭远程袭击敌人。

    相比起罗锋他们这边以逸待劳,早有预谋的反伏击,敌人那边,首领王勇虎轻敌大意之下被一箭秒杀后,贼匪完全就是各自为战,毫无指挥。

    他们甚至觉得自己中了陷阱,对面根本不是什么一个府兵带着八个乡巴佬泥腿子,这简直就是一支军队在埋伏他们。

    逃。

    逃。

    他们只想逃。

    根本没有一战之力,那边三个家伙力大无比,一锤下去连人带马都能砸死,那个拿着个奇怪手似的兵器家伙,也一样力大无比。

    还有那个拿棒的,明明才是个小孩子啊,可杀起人来一样猛。

    这还打他娘个腿咧!

    他们平时欺软怕弱,可没想到遇到了更狠的,简直就是阎罗降生,猛鬼出世。

    可想跑并不容易。

    罗锋他们选择的这个战场,是在一片树林中间,四周都是树,大大影响马的奔驰。

    “死!”

    罗四一挝将罗锋锤下来的一个贼匪刺死,兴奋高吼。

    “小五,第五个了!哥杀死第五个了!”

    “四哥,这个明明是被五哥砸下来的,都差不多死了。”

    “不管,明明就是我刺死的。”罗四得意的道。

    罗锋却没空跟他争论这些,他抽空扫过战场。

    只有几骑还在狼奔鼠突,可秦琼骑着马左拦右截,并没有人可以轻易逃出这张大网。

    “四哥,小六,留活口,别杀了,我们得抓几个活的查出他们的老巢来。”

    “小五,你肯定是妒忌我杀的比你多。”

    “少废话,赶紧的。”

    三兄弟的锤挝棍如推土机一样的横扫过去,所过之处,贼匪纷纷落马!

章节目录

隋唐大猛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木子蓝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子蓝色并收藏隋唐大猛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