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莱水师大营。

    虽然来护儿和周法尚不论是年龄还是资历都远超于罗成,但奈何上次东征两人的失败,可以说是连累了整个东征。

    所以这一次,两人都比较低调,虽然挂着副帅之职,可他们都没有跟罗成争抢权力的念头。

    两人都很甘心的给罗成做副手,一切都听罗成的安排。

    有了这样配合的副手,东莱水师大营的东征准备自然是十分顺利的。

    在二月中旬,征召的十万兵马,已经全部抵达东莱集结。这十万人马中,有原左五军的两万五千人。

    这次东征总兵力五十万,每军依然是编了三万余人。

    其中皇帝的十万骁果军编了一二三军,而罗成的东莱水师编了四五六军,罗艺李景李渊三人的十万人马编了七军。

    宇文述和杨义臣的二十万人马,则给了十一到十六,六个军的番号。

    相比起上次的三十个军,这次军号少了近半。

    当然,对外则号称是发兵百万,编了三十二个军,分为左右两翼。可实际上,只有左翼十六军,右翼十六军只是存在于皇帝的诏令之中而已。

    水陆四大集团军群,薛世雄统皇帝的十万骁果军,宇文述和杨仪臣统二十万攻国内远征军团,罗艺则统十万辽东军团,罗成统十万水师军团。

    杨广也吸取了上次的几点失败教训,比如这一次不再于各军中设立受降使。

    每个集团军群,也都特意设了一员大将为帅。

    比如宇文述和杨义臣统领的六军远征军团,皇帝就特别表明,如果六军分两路,则是宇文述和杨义臣各统三军。如果六军集结作战,则由杨义臣为主将,宇文述为副将。

    罗艺李景李渊三人的十万军团,皇帝也特指派罗艺为主帅,李景李渊为副帅。

    为了避免上次九军的失败,皇帝还给四位集团主帅各颁下了尚方宝剑,赐给他们临机决断,便宜行事大权,并许他们可以剑斩违抗军令不从的将校,就算是副帅敢不从令,也一样可以请尚方宝剑以斩之。

    如果杨义臣他们的六军和罗成的三军,在国内城水陆会师,皇帝又还特别指明,由杨义臣为主帅,罗成为第二副帅,宇文述排第三。

    三位将帅中,杨义臣和罗成都有尚方宝剑,但宇文述没有,所以杨义臣和罗成都有机会可以斩宇文述,宇文述却没权力动他们二人。

    这让宇文述是万分郁闷的,但皇帝不管他的心情,上次八军大败,宇文述和来护儿责任最大,依然还保留他们的官职爵位,那不过是因为他们是自己的心腹而已。

    这二次东征,杨广遇到的阻力比第一次还大,他也是排除众异,一意孤行。若是再不能打赢,他这个皇帝的威权也将丧尽。

    为了能够保证这第二次东征能赢,杨广已经顾不得太多这些心腹的脸面了。

    东莱港口,罗成设立了三个水师大营,一军驻扎一营。

    罗成把原来左五军的老兄弟们,依然全都编在了一军,依然是授给他们五军称号。他还给左五军补充了不少精锐府兵,满编三万余。

    秦琼单雄信程咬金等一干兄弟,也全都被他安排在了左五军中担任一营校尉之职。

    相比起五军,四军和六军明显就要弱不少,这两军由来护儿和周法尚分任大将。对于罗成把精锐尽集中于五军,两人也没意见。

    “大帅召我们来,有何事?”

    来护儿与周法尚闻令而来。

    “两位请坐,是这样的,这次咱们水师的任务是从海上渡海直抵鸭绿江,然后兵抵国内城下,配合陆上六军打国内城,任务还是挺艰巨的。”

    两员老帅坐下,都没急着发表意见。

    “罗帅是有什么想法吗?”

    “想法还是有一点的,陛下的旨意,是要让咱们水师给陆六军打配合,其实就是瞧不起咱们水师。可我心里倒觉得,陆六军不太可靠,不是瞧不起那些弟兄们,是这次陆六军又有宇文述这个老狗,我觉得这人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所以咱们得早做点准备,总不能到时再出差子,咱们还得给这老狗背锅。”

    来护儿和周法尚对罗成把皇帝宠臣一口一个老狗的喊,也没往心里去。反正他们对宇文述也没什么好观感!

    “那大帅之意?”

    “这仗咱们不能全听上面的安排,这战场之上,瞬息万变,很多时候得靠自己。这次要国内城,未必会比上次打平壤好打。高句丽人这次移都国内,虽然从辽东方向打过去距离短了,可同样的,高句丽人从辽东援助国内也近了。再一个,平壤是平原城,而国内城却是三座城聚集一起,周边还有乌骨、都丸这样的险要山城,所以我说,国内城未必好打。”

    罗成指了指地图。

    “上次失败最大的问题还是粮草问题,粮食供应不上,那么就随时可能会崩。而此次作战计划,依然还是六军携带百日之粮绕过诸城,直抵国内城下,依然有随时断粮的危险。我们不能把所有希望寄托在燕国公那边。”

    来护儿笑笑,罗艺可是罗成的叔父,他是负责率领三军打通从新城到国内的通道的,如果这条通道打通,粮食就不用担忧了。

    可罗成居然连自己叔父也不相信。

    “战场上谁也不能轻信,甚至是我们自己,也一样不能轻信。从东莱运粮到鸭绿江,比平壤要近了许多,但依然路程不短,而且船只有限,我们能够一次性把十万兵马运抵鸭绿江,但携带的粮草也不多,等船队返回再运粮来,得要不少时间,而且中间可能会出差错,万一有点意外,别说我们无法支援粮草给六军,我们自己都可能断粮。”

    断粮的危险太大了,上次八军大败,不就是因为断粮,罗成没败,还是因为他一直没断过粮。

    为了防止这种意外,所以罗成打算把粮食缩短供应距离。

    他手指在辽东半岛南端一指,“诸位,这里是卑沙城,坐落于辽东半岛最南端的大黑山上,我打算提前出兵,先把卑沙城拿下,然后据守此城,以便我们在辽东半岛南端建立军港,设立粮食转运仓。”

    只要拿下卑沙城,那么隋军就可以在辽东半岛的最南端建立自己的水港,然后可以在这里设立粮食转运仓,如此,罗成的水师在鸭绿江做战时,其粮食供应就是从辽东半岛南端出发,而不是在山东半岛,这一下子可是缩减了极大的供应距离和时间。

    “罗帅,卑沙是一座坚险山城,易守难攻啊。”

    “再难攻的城,只要用对了方法,也一样能攻的下来,咱们不试试,怎么知道打不下来呢?”罗成却是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

    。

章节目录

隋唐大猛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木子蓝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子蓝色并收藏隋唐大猛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