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更送上,兄弟们,第十一名仅比我们差五张月票了,大家帮忙保护菊花啊!

    秦琼受到了罗成的牵连。

    之前罗成以手中承制拜封之权,授他为检校齐郡都尉,表奏朝廷。结果如今罗成被免去河南十二郡抚慰、讨捕大使后,吏部也否决了秦琼升任齐郡都尉的任命。

    本来秦琼也没想过能当齐郡都尉,可现在都已经当了一段时间了,朝廷却来否决,这就不免让人有些恼火了。

    “倒是让我牵连了表兄了。”

    秦琼笑道,“我今天来也不是说抱怨,只是心里确实有点事不吐不快。士诚,你去东莱,把我也带上吧。如今这齐郡,张公去了荥阳,你又要去东征,连姑父都要走了,我也不想留下了。”

    朝廷不但否了秦琼升任齐郡都尉的任命,还把房玄龄升任齐郡太守的任命也否了,现在房玄龄已经被转调荥阳郡丞了。

    “表兄你真愿意随我去东莱?”

    秦琼本来就是右翊卫的府兵,之前若不是因为母亲突然去世,他本来就是要随来护儿参与第一次东征的。

    “说实在的,留在齐郡,整天剿匪平贼,其实也挺没意思的,这两年,匪是越剿越多,可绝大多数匪贼都不过是以前的百姓而已。”

    罗成也理解秦琼的这种心思,毕竟多数军人,虽说以服从为天职,可也没有几个真正愿意拿着刀枪对着同族同胞,他们更愿意去边疆,去与异族番邦战斗。

    “若表兄你真愿意跟我去东莱,我是求之不得的。”

    秦琼这两年虽一直在地方是剿匪平贼,但其本事也是十分突出的,张须陀都对他称赞有加,论勇武有勇武,论谋略有谋略,这样的猛将罗成岂会嫌多。

    “那好,就这样说定了,我随你去东莱。”

    “如果表哥真决定去,那最好是把嫂夫人也带到东莱去,到时与我家也有个伴,东莱也安全点。”

    “好。”

    跟秦琼谈完,罗成特意打听了一下,结果发现,他之前以承制拜封特权提升的那些兄弟朋友们,这次都被朝廷否了。

    杜如晦没能升上北海太守,这次调去了清河郡任郡丞。

    翟让也没升上郡丞,好像还因为什么事情连法曹也被免了,黄君汉也自然没升任。单雄信、程咬金、徐世绩等的郡校尉之职也一样没过。

    连罗成都有些恼了。

    他是为国提拔贤能,可朝廷却搞株连,他罗成剿匪有功不授就算了,还把这些有才能之人也给撸了下来。

    他干脆也就给大家写了封信,邀请他们随他去东莱,他好歹也还是东莱十万水师统帅,安插几个人还是做的到的。

    几天后。

    章丘城外,一行人到来。

    罗成亲自来到城外迎接。

    “翟大哥、单二哥、程四哥、黄五哥、徐六哥。”

    罗成笑着上前。

    翟让哈哈跳下马,“咱们兄弟伙都来投奔罗七弟你来了。”

    “正求之不得呢。”

    单雄信叹气道,“本来是舍不得家里,有些放心不下的。可他娘的你不知道,自从这朝廷把你给我们的任命否了之后,这也不知道怎么就刮起了歪风,郡里处处为难咱们,实在是受不了那鸟气,干脆不干了,投奔七弟你来了。”

    “没事,否就否吧,等这次大家伙跟我一起去东征,咱们再硬生生的打他几个大胜仗,拿出硬功绩来,到时谁也否不了。”

    “哈哈哈,就是这个理。”翟让笑道,“若不是我识趣的离开让位,还不知道要如何被整呢,说不得到时就要安我一个什么罪名,夺我职甚至是让我下狱。”

    “真要那样,说不得哥哥我到时也只好落草为寇,当草头王去了。好在哥哥还有你可以投奔!”

    大家便都笑。

    翟让也只是说笑,罗成虽然不再是抚慰讨捕大使,可毕竟也还是齐国公嘛,再说了张须陀也接了讨捕大使之职,这香火情还有。只是确实很受气,所以也就懒得再呆。

    不过罗成却在想,历史上的翟让好像也就这一两年因罪入狱,然后黄君汉帮他越狱,翟让越狱后就去了瓦岗山占山为王了,兄弟单雄信便马上带着人过来入伙,再后来徐世绩也入伙,最终把一个小小瓦岗,经营成隋末中原群雄之执牛耳者,也是相当了得。

    不过如今翟让主动离开了东郡,不再做法曹也不再当郡丞,却是来投自己去东征,这未来是不是就没瓦岗什么事了?

    “家里有张帅在,我们也没什么好担忧的,以后就跟着士诚你混了,跟你吃香的喝辣的,到时也封个侯!”

    程咬金说道。

    “男子汉大丈夫,当志在四方,提三尺剑,千里觅封侯。”罗成笑着说道,这辽东高句丽上次没灭,这次大家杀过去,怎么也得扒下他几层皮来,到时有的是功绩可赚。

    “暂委屈诸位兄长,先屈任一个营校尉如何?”罗成问。

    “校尉太高了点吧,咱们新来就当校尉,怕是老兄弟们会有意见啊。”翟让倒也会替罗成着想,“给我们个队头就行,到时打几仗,凭真本事立功再升,大家也服气。”

    “就是,凭我们几个本事,难不成还挣不来个营校尉?”单雄信也道。

    “哥哥们放心吧,以你们之才,就是当个将军也不过份。咱水师十万兵马,营校尉算不得什么,你们就安心接受吧,等到了辽东,好好表现就是了。”

    二月初。

    罗成便带着一家人到了东莱,同行的还有五千老兄弟们。

    这二次东征令一下,左五军的两万五千老兄弟,这次都再次征召,而且都划到了东莱水师三个军里面,这也算是皇帝对罗成的信任了,毕竟要想让罗成再立军功,这左五军仍交给他,还是比较好的。

    到达东莱后,水师各支兵马也陆续前来集结。

    上次水师三十万,这次却仅有十万,编了三个军。此外还有大约四万江淮水手也集结过来,他们则是负责操纵舟船,运送粮草器械。

    “大帅,有又几个老兄弟过来投奔了,还收不收。”程咬金披着一件明光甲大嗓门的喊道。

    “哪几个老兄弟啊?”罗成把目光从地图上抬起。

    “就是牛进达、苏定方、邴元真、王儒信、贾雄、祖君彦他们,还有你章丘的一个同乡,叫段志玄的。”

    “是他们啊,当然欢迎了。”

    罗成可不嫌人多,这些可都是人才啊。

    “走,跟我一起迎接兄弟们去。”

    帐外,罗成的四位亲卫校尉也一同跟随,他们是裴行俨、薛万彻、罗士信、来整。这四人年纪相当,都是不满二十的年轻人,却个个骁勇异常,一个赛一个的猛,如今齐聚罗成帐下,倒也是相处甚欢。

章节目录

隋唐大猛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木子蓝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子蓝色并收藏隋唐大猛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