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征想不明白,便也不再去想。

    各郡赶来的那些太守、郡丞、都尉还有各府郎将们,虽然也惊讶于罗成的胆大计划,可没少出声反对。

    毕竟如今当红啊,拥有承制拜封特权,许便宜行事,他说要这样,那就这样吧。其实不少人看到罗成一上任,就接连提拔了许多故旧亲朋友上位,心里也是痒痒的。

    杜如晦、房玄龄两年前还只是县尉县丞,就算是之前升了,也不过是县令和郡主簿,而沾罗成的光,两人都是刚升为郡丞,而罗成现在直接就把两人提升为太守了,这是如何的让人羡慕啊。

    再说秦琼、翟让,原本一个是郡兵校尉一个是法曹,如今一个升为郡都尉一个升郡丞,这提升速度,那真是飞升。

    更别说如单雄信程咬金徐世绩等一干人,原本不过是地方豪强地主,练了一支乡勇而已,如今居然也堂而皇之的被授为了一郡的郡兵校尉。

    跟着罗成有肉吃啊。

    就在齐国公府的大厅上,罗成很干脆的就与一众官员们达成了建立河南地方常备武装的方案。

    十二郡,每郡设一个五百人的常备郡兵营,再设一个八百人的常备府兵营。而罗成做为主帅,组建五千人的常备直属军。张须陀做为副帅,组一支三千人的常备直属军。

    总共是两万三千六百人马。

    罗成直接就选派任命了各郡营和府兵营的校尉,基本上是他左五军的老部下出任校尉副校,要么就是单雄信徐世绩这些旧友老兄弟。

    在这方面,罗成丝毫没有避讳的意思,不但把大舅子单雄信、二表哥秦琼都委以重任,连大哥继祖二哥承宗也都安排了个校尉之职。

    至于说存孝嗣业等更不用说了,人人统领一营。

    他甚至还给各郡营府兵营派去了教头、长史、司马这些,总之,钱粮罗成出、装备罗成出、军官教头他也出,他要的就是各郡出人而已。

    他也毫不掩饰的透露出,这支兵马组成之后,他要牢牢掌握在手的意图,当然,也没有谁提出半点反对的意思。

    对那些太守们来说,反正这涉及到军事兵马,他们这些文官也插不上嘴下不了手。而原来那些郡都尉、郡丞之类统管郡兵府兵的官员们,也乐得罗成愿意来接这个手。

    反正只要自己的官职没变,随罗成却折腾,又不要他们出钱出粮,若是真练出了效果,到时剿净了匪,他们也一样有功。若是折腾出了问题,到时自然也还是罗成的责任。

    本来郡兵和府兵是两大互不相干的系统,由都尉和郡丞分别统领,可现在,有罗成这位抚慰、讨捕大使在,他轻松的突破了这制度上的障碍,把这两大系统的兵马整合在一起。

    虽然只是整合了部份,可依然是相当惊人了。

    推出计划,选派将校。

    罗成一桩桩的宣布推行,一众文武官员都是默默的看着这位雷历风行的上司,没有出来反对。

    不过半天的时间,罗成就顺利的完事了。

    接下来就是执行了,东莱的武器装备,各郡粮仓里的粮食,然后地方上选出郡兵、府兵为常备兵。

    “我只给你们一个月时间,虽然现在就要过年了,可这个年只给大家几天时间,过了大年初八就都要开始赶进度。一个月的时间,不是给你们慢慢选人的,而是让你们在一个月内,不但要把人选好,还要有起码的训练的磨合,得能够拉出来打仗。”

    议事结束,便是宴会。

    宴会就气氛轻松了许多。

    单雄信徐世绩等也纷纷把自己带来的朋友引见给罗成。

    这一众人中,罗成最看重的还是牛进达、苏定方以及邴元真和祖君彦四人,牛进达和苏定方都是河北人,其中牛进达和程咬金年纪相当,但苏定方却还很年轻。两人家都是士族官宦之家,打小练武,十分勇武,尤其是现在二人都还各是带了一个乡团,跟贼匪也是交过几次手,都没败过,有些名气的。

    这次他们来见罗成,也是想投奔罗成,毕竟罗成在辽东打出了威名,他的事迹让多少年轻人热血沸腾。

    “如果两位愿意来我这,我非常欢迎,暂时委屈两位先任个队正之职,不知道你们可愿意?”罗成故意只给了个低职。

    结果两人都不以为意,牛进达三十出头,名叫牛秀,他父亲在河北为县令,他本身跟程咬金交好,一身勇武本事很了得。

    “能跟着罗帅,就算当个马前卒也愿意。”老牛很洒脱的道。

    而苏定方名烈,今年才刚二十一岁,其实年纪比罗成还大一岁,只不过与其它人相比,二十岁就显得比较年轻,他是跟着父亲苏邕的,他父亲是地方豪强,武艺很强。

    这次他离开父亲来投罗成,也是希望能够建功立业。

    “多谢罗帅能够收留。”苏烈欣喜道。

    邴元真和祖君彦则都是河南地方官员,一个是府兵校尉一个是东平郡的书佐,祖君彦长的又矮又黑还十分丑,但是其文笔才情却是极有名的,当年本来有大臣向杨广推荐了他入内史省,结果皇帝嫌他长的太丑而不用他,这让祖君彦非常气愤。

    “就请祖兄屈才在我帐下做个参军可好?”

    “多谢罗帅愿意用某。”祖君彦刚才一直观察着罗成,见罗成看到他丑陋面相后并没有半点厌恶不喜,心里已经是非常感激了。

    至于邴元真,罗成安排他做了个副尉,去给翟让打下手。

    等没人的时候,魏征笑着悄声问罗成,“你这般大肆招揽河南地方豪强,还这般使用亲朋友故旧,未免太着相了一些,就不怕有人弹劾你结党,说你要谋反?”

    谋反两个字魏征咬的很重。

    罗成一点也没有受惊,只是面色平淡的笑笑,“我罗成不过二十岁,过完年也才二十一,刚刚成丁年纪,刚从辽东为国百战余生而回,如今备受皇帝荣宠,爵封国公,阶为一品,若说我要谋反,只怕说出来也无人会信吧?”

    魏征盯着罗成,“关键是你究竟有没有想谋反?”

    “哈哈哈,你说呢?”

    魏征摇头,他也猜不透看不明白,虽然罗成现在的行为有些越界,可也仅仅是有些越界而已,要说他谋反,就还相差太远了。

    “小子,你悠着点,动作这么大,当心扯着蛋。”魏征只得无奈的点醒罗成一句。

    罗成哈哈一笑,“老道我跟你熟归熟,可是乱说话我一样会打你的。”

    “齐公,东都洛阳有圣旨到,请迎接圣旨。”家丁过来禀报。

    皇帝圣旨自洛阳下达,诏封罗成为东莱十万水师总管,负责率领十万水师出东莱郡,渡海进鸭绿江,抵国内城下汇合陆军。

    皇帝旨意中令罗成在三月率军出海,四月抵达鸭绿江口,五月初一前必须抵达国内城下。

    捧着这道圣旨,罗成只能是一声长叹。

    。

章节目录

隋唐大猛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木子蓝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子蓝色并收藏隋唐大猛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