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更,一千三百张月票加更送上!

    在北海纳崔君肃之女为妾,表奏杜如晦为北海太守,齐郡表奏秦琼为齐郡都尉、表奏房玄龄为齐郡太守。

    罗成没有半点摭摭掩掩,他毫不客气的利用自己承制拜封特权,把那些跟自己关系好又有能力的人大肆提拔起来。

    从北海益都到齐郡历城,罗成一路发布征召令,召回了三千左五军旧部。

    轻骑营、重骑营、陌刀营、长弓营、弩机营、长矛营、刀牌营、斥候营·······

    一个又一个的营团在迅速的重组,一面面的旗帜树起。

    三千旧部聚集,罗成已经越发的安心。

    有了这三千旧部,起码不用再担心遇到上次那样的袭击了,就算是大股贼匪来袭,他也一样可以将他们击碎。

    本来征召这些府兵旧部,需要奏请朝廷,可罗成等不及了,他先斩后奏。

    在历城,罗成停歇了三天。

    去秦家祖坟拜祭了秦母,到秦家看望了嫂子张润娘。

    这两年多来,秦琼为母守孝,虽然被夺情起用,可他还是很守礼的每日粗茶淡饭,并且一直与妻子分居。

    好在润娘也是个比较贤惠的女人,虽然刚成婚婆婆就去世,丈夫也整日忙在军营,要么就是练兵,要么就是去剿匪,整天还得为他提心吊胆,可她没什么怨言,一人操持家务,把一个秦府也打理的井井有条,甚至家业在她的经营下,居然还有声有色,每年进项不少。

    秦罗两家的关系,也不用避讳什么。

    罗成跟润娘在客厅里喝茶聊天,润娘便笑着说罗成在外又了纳妾又是生孩子的,这到了家还不得被彬彬哭闹。

    “哭闹也是没办法,只能好好哄哄了,确实于她有亏欠。”

    “知道说这话,你良心还不算坏。你们有些男人啊,一有权有势就变心,不顾女人的感受。彬彬在家两年多,也不容易的,回去好好哄哄她。”

    “不过有件事情呢,我还是得跟你说一说的,就是红线那丫头,虽说我父亲曾想过把她许给你,如今看来确实是那丫头没那命做你妻子,可这两年她也一直留在你们罗家。如今那丫头年纪也不小了,在你们罗家都两年了,这不清不楚的一直下去也不好,之前彬彬跟我在信里也提起过的,说等你回来后,要你把红线纳了,还说这事她做主,红线也断不会拒绝的。今天你就给我个态度,到底肯不肯。”

    罗成一个头两个大,不料润娘问他这个事。

    “这事还是回去再说吧。”

    “那好吧,还是你跟彬彬去说的好,另外有个事,就是之前你家那铁作坊还有酿酒坊,你让我们秦家也入了一伙,可这两年齐郡不太平,章丘更不稳,你爹他们整天忙着剿匪平贼,如今都打出了罗家军的威名来了,这两个作坊,倒都是撒手归了我来打理,我呢一个妇道人家,也没什么本事,就勉强帮忙盯着,好在总算也没有辜负你们家的信任。”

    “这两年,我拉着你那几位结义兄弟的几家一起经营,两个作坊的营生已经扩大到了黄河两岸的数十郡,甚至两京和江南也有销往,这铁锅、白酒都卖的不错,进项不错,只是世道太乱,道路不畅,每年都要损失不少货钱,但还好,就算扣除这些,进项还是不少的。”

    “具体的我都让管事做了详细的帐目,一会我拿给你过目。”

    罗成笑着摆手。

    “你看我现在哪有空打理这些啊,既然嫂子你能把这两个买卖做的这么有声有色,那就说明是找到人了。一事不烦二主,以后还请嫂子继续麻烦,至于说帐簿这些,你定期给各家看看就可以了。”

    罗家的铁作坊和酒作坊,以前罗成挺看重的,毕竟能赚不少钱,那时的钱对罗家来说还是很有作用的。

    但是现在,罗成不缺钱了,不说在辽东打了这么多胜仗抢了那么多战利品,他自己分的那一份已经够多了。

    而皇帝几次赏赐,也是十分丰厚,最近一次的赏赐就有一千两黄金之多,这还不算其它的奴婢、田宅等的赏赐。

    他的齐国公,还有三百户的真封食邑,虽说南北朝以来,这封邑制度破坏,封臣诸侯并没有什么真正的封地,大隋就连皇家的皇子都没有封地了,食邑其实不过都是在帐目上,朝廷赐你食邑时,一般都是指定到一个郡中,然后按封户数量在当郡或当县给指出足够户数。

    每年,诸侯贵族可以派出自己的家仆管事到该地,协助地方官去收取自己的租子。收到的租就是本来该给朝廷的田租,现在转交给这些贵族,但贵族只能收三分之二,还得把三分这一拿出来交给朝廷。

    一户真封,一般是取丁口五六口之家,折算下来,三百真封食邑,其实也就是享受大约一千五到两千丁田租的三分之二。

    而一个丁男一年的田租是纳粟两石,因此罗成这齐国公的食邑收入是一年约三千到四千石粟,还得拿出三分之一交给朝廷,实际自己也就是得两三千石粟而已,折成钱的话,总共不过几百贯,并不算多。

    但罗成跟所有的贵族官员们一样,又不靠这点收入。

    俸禄、食邑只是部份收入,真正的大头收入还是贵族们拥有的田地,包括职分田、勋田、官人永业田等,还有自家占有的大量田地,以及利用他们的地位权势,经营的放贷、商货等买卖,那才是赚钱。

    地位越高。

    钱虽然依然有不小的作用,但与权势地位等比起来,占比已经越来越低。

    保不住官职爵位,权势不再,再多的钱都只是让你成为肥猪而已。

    而有了权势地位,想要钱也非常的简单。

    “别嫌嫂子多嘴,这次回去好,多陪陪彬彬,不说其它的,先让彬彬怀个孩子,比什么甜言蜜语都管用。她毕竟是正室嫡妻,总不能等你几个妾先生吧?”

    罗成有些尴尬的笑笑。

    “别不当回事,当心彬彬他兄长单庄主来找你麻烦哦。”

    “就算单二哥不来找我,我也要找他的,我还在北海时,就已经派人去邀请单二哥还有程徐翟黄诸位义兄弟前来共商大事了。”

    “那你就祈求到时见面了,单庄主不找你麻烦吧。”张润娘轻笑着道。

    “我打算给我这些义兄弟们全表奏官职,皆授他们一郡都尉之职,有这四五品的官职相赠,我相信他们应当不会太为难我吧。”罗成呵呵的说道。

    “你这样也太过任人唯亲了吧,你就不怕到时御史弹劾你?”

    “怕什么,嫂子父亲不就是御史嘛,再说了皇帝给我承制拜封特权,我也是根据如今河南地方形势,才会对单二哥等这些在河南地方上有剿匪平乱功绩的干将们授以重任而已。何错之有?”

    “这个可不是我一妇道人家能说道的,你自己把握吧。”

章节目录

隋唐大猛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木子蓝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子蓝色并收藏隋唐大猛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