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成出北海,入齐郡。

    一路上,所过县乡,不断有原左五军的弟兄闻召而来。虽然刚脱下征袍回到家乡没有多久,眼看着又要过年了。

    可罗帅一声召唤,他们无不立马赶来。

    一个,十个,百个,千个。

    当罗成到达长白山下时,汇集而来的左五军老兄弟已经多达千人。

    邹平。

    长白府长史柴孝和带着五百府兵赶来迎接。

    “卑职来迟。”

    罗成上前拍了拍柴孝和的肩膀,“一走两年,家里多亏你照顾。”

    “是职下无能,没能尽到职责。”

    “不说这个,一起同行。”

    罗成经邹平和长白军府而不入,继续前行。

    到达齐郡历城二十里外,秦琼亲率一千郡兵赶来迎接。

    两年不见,秦琼更显成熟,也更健壮了。

    “二哥。”

    “齐公。”

    “这般见外做什么,你还是叫我五弟或小五就行。”

    秦琼有些拘谨的笑了笑,毕竟面前的这人已经不再是几年前那个白丁少年了,如今是名震天下的齐国公。

    罗成转头对张须陀笑道,“老师如今升任河南讨捕副使兼荥阳太守,我也向老师求个人情,就不要把我叔宝哥带去荥阳了,让他就留在齐郡。”

    张须陀笑笑,秦琼本是右翊卫府兵,在家守孝,他破例召他入郡兵协助他剿匪,这两年,秦琼的勇武他是一点一滴看在眼里的,可以说,秦琼现在是齐郡郡兵中的二把手。

    “要是一般人要,我可是舍不得,既然是士诚你开口,那我也只能割舍了,不过你可得好好安排他,否则我不同意。”

    “叔宝勇猛能战,在齐郡剿匪两年,经验丰富,自然得重用。我现在就拜叔宝为齐郡都尉,随后向朝廷表奏。”

    郡都尉按郡的大小授品级,大郡都尉正四,中郡从四,下郡正五。齐郡是上郡,因此这都尉可是正四品级。虽说平时郡都尉实权不大,管不了郡兵乡勇,而府兵镇兵一般也不听他命令,但如果是在战时,这都尉职权就比较大了。

    罗成直接要让秦叔宝做齐郡都尉,这可就不是一般的重用了。

    那是破例超格提升,连秦琼都吓了一跳。

    “二哥不要拒绝,我用你为都尉不是因为你是我表哥,而是因为你这两年协助老师剿匪,功绩着著,人所共见。如今河南地方不靖,正是需要你这样的能吏干将来主持局面。我身负皇帝钦命,抚慰河南,讨捕贼匪,也需要你来帮忙。”

    张须陀也道,“你就答应吧。”

    秦琼还有些懵,他之前只是齐郡的郡兵校尉,算是张须陀的先锋将,品级虽然也提升了,但也才六品。

    现在罗成一句话,就把他升到正四。

    以罗成现在承制拜封的特权,这个晋升上报到吏部,估计也没有可能被驳回。

    天寒地冻。

    秦琼的心却是火热的。

    等罗成带着众人到达齐郡城前,那里已经等了上千的左五军老兵,都是接到罗成的征召令后,从齐郡各县赶来的,甚至有从鲁郡、济北等郡赶来的。

    “禀报大帅,原左五军木牛流马重骑团队正尹天赐奉命回伍,请求归队!”

    一个粗壮的重骑兵队头大声吼道。

    “允许归队,欢迎回来!”

    罗成右手握拳,在自己的胸口重重的锤了一下。

    “是!”尹天赐激动的回了个礼。

    “陌刀手张富贵请求归队!”

    “弩手李成请求归队!”

    ·······

    一个又一个的老兄弟,在这个寒冬腊月,响亮了罗成的征召呼唤,放弃了家里的温暖舒适,告别了妻儿父母,毅然而然的骑上战马,携带着刀剑而来。

    看着那一张张脸,罗成笑的很开心。

    而秦琼和柴孝和等在旁边则看的是充满震惊和佩服,他们也曾在府兵中任职,也曾经上过战场,但还没见过哪个将帅,能在府兵中有如此的威望。

    “小黑,你狗日的也来了啊。”罗成在归队的士兵中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原长白乡的老兄弟小黑,这家伙上次破平壤后罗成跟他喝过酒,还赏赐了他百贯钱,提升为队正。

    后来在贝江口的土城一战中,身为长矛兵队头的小黑头次表现的万分勇猛,那一战,他身上负伤十三处,战后失血过多差点就死了。

    所以在撤回到东莱后,罗成便先让小黑返乡了。

    “回大帅,养了几个月伤,已经完全好了,现在又是生龙活虎的了。”

    “家里怎么样,弟弟妹妹可还好?”

    “好着哩,这次从辽东回来,得了许多赏赐,我已经在家里买了三百亩地,还请人盖大宅子,还在章丘县城里买了一座院子呢,还有,我已经娶亲了,娶的就是隔壁王村长的女儿。”小黑脸上洋溢着掩饰不住的喜悦。

    “你小子,速度好快啊,这买田置地建宅子买院子还娶了妻,这是走上人生巅峰了啊。”

    “都是托大帅之福,要不是跟着大帅你,小黑我到现在也还只是个家无隔夜之粮,头无片瓦的穷汉呢。”

    “哈哈哈,身体确实好了?”

    “好着哩,大帅不信我脱了衣服给你看。”说着小黑真的就脱起衣服来,也不顾天寒地冻,几件衣服一脱,上身便露出了那一道道的疤痕,这些疤痕刚结好不久,还带着紫红。

    “好了好了,是真的好了,赶紧把衣服穿起来,别冻着了。”罗成拍了拍小黑,“你狗日的上次真是打的很凶,既然想归队,那就授你为营校尉,统带二百长矛手。”

    “谢大帅信任!”小黑激动的行军礼。

    房玄龄与一众齐郡官员也过来迎接,罗成笑着跟房玄龄打招呼,他现在刚升任齐郡郡丞。

    “玄龄兄!”

    “齐公!”

    两人再次见面,可这称呼也已经改变了。当初房玄龄来章丘做县丞,他罗成还只是个郡兵校尉,如今罗成都已经成为河南十二郡的抚慰讨捕大使。

    “我从北海来的时候,跟杜克明也见过面了。”

    房玄龄点头,杜如晦也是从章丘出去的,之前升任北海郡丞,而罗成从北海经过,已经把崔君肃升任兵部尚书空出来的北海太守一职,直接授给了杜如晦。

    虽然这只是临时授任,还需要朝廷通过,可罗成这个抚慰大使表奏,再加上杜家的关系,以及杜如晦的能力,这个太守虽然还要加个检校二字暂时一段时间,但过渡之后,还是大有机会坐稳太守之位的。

    能升上太守,可不一般啊,这几乎是官员们的一道大坎。

    升上太守之后,今后就有大把机会入朝,甚至是进入中枢了。

    “玄龄,我老师如今升任讨捕副使、荥阳太守,这齐郡太守出缺,朝廷也没有授命,所以我决定向朝廷表奏你为检校齐郡太守一职,由你来暂代主持齐郡大局。”

    。

章节目录

隋唐大猛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木子蓝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子蓝色并收藏隋唐大猛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