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七娘请父亲崔君肃带兵来时,已经晚了。

    罗成他们连马肉汤都喝饱了,“就有劳崔太守帮忙把这些反贼的尸首收敛一下。”

    一千五百个首级罗成没给他,而是交给张须陀,让他带回去登记收敛。不管如何,这也算是他罗成就任抚慰讨捕大使之后的第一战,也是一笔不小的功绩了。

    崔君肃有些尴尬,“益都离这较远,来迟了。”

    “不迟不迟,太守来的已经很快了,只是这些贼人太没用罢了。”

    不过毕竟这场伏击是在北海郡与齐郡边境上发生的,做为北海太守,境内出现了一千五百装备精锐的不明叛军伏击新上任的抚慰讨兵大使,这也是他的一大失职。

    好在罗成现在也算是他女婿,否则他还真要担心下不了台。

    “罗帅,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刚从洛阳传来的诏令,罗帅你被皇帝授封为右骁卫将军了,恭喜啊,从三品军职。”

    “右骁卫?有这个卫吗?”

    “就是原来的左右备身府,这次更名为左骁卫府,皇帝刚下令要募集十万骁勇青壮为兵,赐号骁果军,就隶属左右骁卫府下,由六位折冲中郎将和六位果毅中郎将分统,这十万骁果军为新的皇帝禁卫军。”

    “那原来的左右翊卫呢,五府中郎将呢?”

    “也还在,但据说以后骁果军直接负责皇帝与宫城禁卫,而左右翊卫主要负责皇城京师城防以及随驾护卫。”

    崔君肃有些忍不住得意的向罗成道,“还有个事情,皇帝下旨,已经诏我入京出任工部尚书,多谢你相帮啊。我之前辗转地方二十余年,太守任了两地十五年都不得升迁入京,如今你一出手,居然立马就升为尚书了,真是太感谢了。”

    罗成有些意外,他之前确实答应了崔君肃帮他入京,也写信找了自己的关系,让他们有机会帮下这个忙,但也仅此而已。罗成可没想到,崔君肃还真的就升了,还是工部尚书这样的要职。

    “那就恭喜崔尚书了。”

    “呵呵,都是罗帅你的帮忙,我不会忘记此事的。以后到了京师,有需要帮忙的地方就尽管说。咱们都是一家人,就不说那两家话嘛。”崔君肃说起话来,也不由的底气壮了几分。

    罗成呵呵一笑。

    这家伙还真是运气好,不过也不知道是哪位朋友帮的这个忙了,自己还真是欠下了一个大人情了。

    “还有一个消息,我也是听来宣旨的天使所说,皇帝正准备二次征辽,如今初步定下是发兵五十万征辽,依然是海陆并进。陆路的诸军三月就要抵达怀远,四月就要渡过辽河。陆路分成三路大军,前军由宇文述和杨义臣统领,统兵二十万直趋国内城,中军由罗艺、李景、李渊三将统领十万人马,打通从新城到国内城的小辽河通道,而皇帝亲统十万骁果军,负责围住辽东城,不让辽东城发兵救援国内城。”

    “另外,皇帝打算授你为水师总管,统领十万水师自东莱出兵,渡海进抵鸭绿江,逆江而上直抵国内城下,配合宇文述杨义臣攻打国内城,生擒高建武,灭高句丽国。”

    罗成听了眉头紧皱。

    这头次征辽功亏一篑,折损了四十万大军,这中原还纷乱不休,不先安稳安稳下国内,却又急着二次征辽,皇帝这是嫌天下乱的不够吗?

    “怎么宇文述又官复原职了吗?”

    “嗯,除了于仲文、郭衍、毛士龙三人被斩杀以谢天下外,其余败军之将大多复职了,宇文述现在还是左骁卫大将军,薛世雄是右骁卫大将军。说来你这个右骁卫将军,依然还是薛将军的麾下呢。”

    “草。”罗成没忍住骂了一句。

    皇帝把有功无罪的于仲文杀了,却让上次导致八军大败的宇文述和来护儿官复原职,这次还更受重用,这不是发昏是什么。

    罗成根本不想再征高句丽了,更不想当什么水师统帅。

    “我问一件事,杨玄感是否负责督运粮草?”

    “这你怎么知道,杨玄感刚升任礼部尚书,这次皇帝议再征高句丽,百官不敢议,唯杨玄感却请缨为前锋入辽,皇帝感动,于是准备令杨玄感在黎阳负责二次征辽的粮草督运。”

    罗成却已经在心里迅速的思考着,虽然头一次征辽他罗成是匹黑马,夷平了平壤,生擒了高元,可最终还是没改变第一次东征失败的结果。而现在,历史的惯性依然巨大,皇帝依然还如历史上那样决定继续东征。

    甚至这一次,态度更加坚决,哪怕百官都不愿意再征,可皇帝已经一意孤行,连出征的时间表都定好了。

    和历史上二次征辽目标有所变化,不再是继续以平壤为目标,这次是以鸭绿江中游的国内城为目标了,可杨玄感依然是黎阳督运粮草。

    那么说明,杨玄感就极有可能依然会在明年于黎阳起兵造反。

    再结合下他刚刚遇袭的事情,他越发的肯定那支死士就是杨玄感的人了。

    他娘的,他跟杨玄感往日无冤近日无仇,这个王八蛋你要造反你就造,你老盯着老子是做什么?

    罗成是真恼了,他向来是那种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人,可杨玄感几次来搞他,这就不能忍了。

    只是他不知道的是,早在几年前,他有意无意的就一直在破坏杨玄感和李密的布局埋伏,其实杨玄感和李密更是早恼怒了他,好好的总是破坏他们的布局,如今他都升到河南抚慰讨捕大使了,更是成了他们的眼中钉肉中刺。

    罗成叫来魏征。

    “老道,你说如果我现在向皇帝检举杨玄感阴谋造反做乱,你说皇帝会信吗?”

    魏征捋着胡须,“莫非你怀疑这支死士是杨玄感派来的?嗯,以弘农杨家的实力倒是有能力弄出这样一支死士来,只是他们为何要来杀你呢?”

    “因为皇帝明年就要二征高句丽,到时杨玄感会在河北黎阳督运粮草,等皇帝御驾东征过了辽河,杨玄感就会在黎阳造反作乱,我现在是河南抚慰讨捕大使,估计他是担忧我会威胁到他,所以想提前除掉我,为他造反扫清障碍。”

    “这样也说的过去,只不过听说杨玄感近两年极得皇帝信任器重,经常参预朝政,如今更是进位礼部尚书,得入中枢,你若无凭无证说他要造反,只怕会被他反咬一口说你诬告,若是你到时拿不出证据来,只怕局面就会闹的很难看的。”

    “也是,明的不行,看来也只能来暗的了。”

    魏征呵呵一笑,“你不会也想派人行刺杨玄感吧?”这老道,倒是好像看热闹不嫌事大一样。

章节目录

隋唐大猛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木子蓝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子蓝色并收藏隋唐大猛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