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成说走就走,毫不拖泥带水。

    连张须陀这等百战悍将,也丝毫没有置疑,三百余骑护着车队迅速东撤。

    济水南岸,罗成依山靠水,严阵以待。

    罗成对李秀宁招了招手,三娘敏捷的跳下马大步过来,罗成解下自己的佩剑给她,这是皇帝赐给他的尚方玉具剑。

    美玉做成的剑柄,十分精美也十分锋利。

    “拿着我的剑,带上玄霸去我们后面的博昌,那里有我左五军的几十个老兄弟。他们见到这把剑,就知道我的。告诉他们,我在这里遇袭,现在我征召他们回伍,然后你再去找博昌县令,让他把县里的郡兵和乡勇都召集带过来。”

    “你为什么不撤到博昌去?”李秀宁没接剑。

    “对方有备而来,我们虽识破了他的陷阱,可是他们很快就会追过来,这里到博昌还有段路,光跑是不行的,除非我把他们都抛下。”罗成指了指那一车车的财物和许多高句丽奴隶。

    “这个时候了,不是应当果断抛下这些身份之外吗?我没听说你是个贪财之人啊?”李秀宁哼一声,对罗成先是慌忙逃跑不满,如今还不忘记那点钱财奴隶。

    “你觉得我罗成是真舍不得这点东西吗,不,我只是想知道究竟是谁费这么大劲要杀我。我若丢下财物奴隶跑了,那也就没机会知道这背后的真相了。”

    “你不怕死?”

    “别废话了,赶紧走。”

    李秀宁瞪了罗成一眼,觉得这家伙实在让人讨厌,但还是一咬牙,夺过玉具剑带上了玄霸,招呼了自己的随从骑马离开。

    崔七娘子神色慌乱,“那个女人怎么独自跑了啊?”

    “少添乱,是我让她去搬救兵的。”

    “我也行啊。”崔七娘子道。

    “这里离北海益都还要经过临淄,你自己能行吗?”

    “我会骑马。”崔七娘道。

    “好吧,我让你家的家丁随从送你回益都,告诉你父亲,就说我在这里遇袭,需要他派兵来援。”

    崔七娘子也急急而走,罗成看着两队人马分别远去,脸上没什么变化。

    “只怕无水解不了近渴。”魏老道说。

    “本就没太指望过七娘她们,不过打发她们走了,这里也少了个累赘。”

    “你真要在这里打一仗?”

    罗成转头问张须陀,“老师,你觉得凭我们这三百骑,可以打赢吗?”

    张须陀正在擦拭着自己的马槊,闻言头也没回,“士诚你这三百骑,可是百战精锐,很了不得的。”

    “哈哈哈!”罗成大笑,确实,这三百骑可不是一般的三百骑,不说嗣业存孝士信杜伏威辅公祏赵贵这几员老兄弟战将,就是郭孝恪、张亮、王君廓、李君羡慕、慕容长生、尉迟亮、王铁汉这些,那也一样都是悍将,而那些三百骑,哪个又不是百战余生的精锐?

    更别说,他们的装备那更是强悍,每人双马,每匹马上都有两把弩机,两张弓。每人还有八壶箭矢,那些马车上,甚至还隐藏着三十六架大弩。

    每人皆是精甲。

    “披甲!”

    罗成一声令下,三百余骑都开始披甲。

    一件件明光甲披起,明光耀眼,最差的都是队头级的明光甲,更别说罗成他们这些将校,哪个的铠甲不是坚固无比,寻常的弓箭都难破穿。

    等罗成他们披甲完毕,那支刚刚还败逃的贼匪果然又杀了回来。

    他们或许是气恼罗成识破了他们的陷阱,这次也不再藏藏摭摭,直接杀了过来。

    “嗯,约摸四百轻骑,八百步卒的样子,这是一个标准的上军府的兵力啊。”魏征道。

    张须陀皱眉,“我实想不出,在这里,谁有这个本事,能够把一整个上府的府兵调来干这种抄家灭族的买卖。”

    士信凑过来。

    “五哥,我们木牛流马重骑团虽然解散了,可这里还有十三骑重骑兄弟,我们依然可以冲锋陷阵。”

    罗成摇了摇头,“不用,对面不过千人,哪用的着你们。”

    那一千余人马缓缓的逼了上来。

    罗成大声喝问。

    “我再问你们一句,你们究竟是谁?”

    对面无人回答。

    罗成对魏征笑笑,“他娘的,看来等老子回到章丘第一件事情,就是得先下道征召令,把回到河南的咱左五军兄弟先征召个他三五千回营,否则这他娘的日夜来搞事,我也应付不过来啊。”

    “你要征召三五千左五军老兄弟回来,得先向朝廷上奏请求,若是陛下同意的话才行,否则你这样搞,可是要授人以柄的。”魏征笑道。

    距离罗成不过十里之外的一处济水河畔。

    一个脸色微黑,个子瘦长的汉子正在河边垂钓。

    寒冬腊月,济水河面也都结冰,寒风呼啸,天地萧萧,这汉子却很悠闲的在那里钓鱼。虽然钓了一个上午,一尾鱼也没钓起来,可他根本不在意。在他看来,钓鱼也是分层次的,只是一味的求钓到鱼,那是最低层次的,而高层次的钓者,钓的是心境是意念,不管有没有上钩,那都不重用。

    犹如姜太公钓鱼一样,无钩而钓,最后鱼没钓到,却钓到了周文王。

    “老师。”

    勇三郎王伯当大步走过来,“此刻罗成估计已经在黄泉路上了。”

    王勇的老师,那个悠闲的钓者却正是来自京师的李密,本来是蒲山郡公,可杨广一个爵位改制,直接就把他的郡公爵位给改没了,他现在不过是无爵又无职的富贵闲人。

    “算算时间,是差不多开始交手了。不过切勿小瞧这罗成,能够孤军转战千里还能破筹备都擒贼国王之人,岂是那么简单的。这次时间太过匆忙了些,虽然动用了很多关系,可匆忙之间也只来的及聚齐这一千余人,否则,对付罗成,起码也得有个三千府兵,才堪稳当。”

    “老师,学生不解的是,为何非要用府兵,用义军不是更好?”

    李密笑笑,“义军当然也行,可张须陀镇守齐郡这几年,始终没让一支义军在这附近成气候,想用义军,一时间也难弄来多少。义军数量若少了,更是不堪一用。”

    “等吧,再等一会,消息就应当送过来了。”李密说着又抛下一竿。

章节目录

隋唐大猛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木子蓝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子蓝色并收藏隋唐大猛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