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是一个原始人 天涯 我是一个原始人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在厨房的外边,有着几口大水缸,水缸里面装着上半缸的水。

    韩成从厨房拿出来一个双层粗麻布制成的网兜,探入到其中一口水缸里,转了半圈之后把网兜捞出,水珠滴落之中,三条半长的鲫鱼就被捞了出来,被韩成丢在地上。

    不理会在地上胡乱蹦,进行垂死挣扎的鱼,韩成把手中空了的网兜再次探入另外一个装的水少的缸里面,握着网兜在里面搅动了一会儿,网兜从里面弄出来的时候,沾着黑黑的稀泥的网兜里,有着几条泥鳅在游动。

    因为部落里的女人们生产不断,隔三差五的总是有人生孩子,所以到了后来韩成下了令,让部落里的人再捕捉鱼的时候,就把大小合适的鲫鱼留下了放在缸里面养着,专门为生产过后的孕妇,或者是生过病的人炖鲫鱼汤喝。

    这可是一种很是营养的食物。

    泥鳅也同样是韩成提前让人预备下的,用到的时候,直接用网兜在缸里舀就成了,可比再去河里现逮方便快捷的多了。

    把两样东西熟练的处理之后,用些盐稍微的腌制一下,韩成就将之下了锅,水开之后,换上小火慢慢的熬煮。

    一边慢慢的熬,一边在想着白雪妹的那两个给小闺女预备的饭碗会不会还如同生小豌豆那会儿一样堵上,如果真的堵上了,韩成是不介意再次充当一次人工吸奶器的。

    毕竟这可是为了自己家的小闺女吃饭的大事着想。

    为了自己的孩子有口饭食,不要说充当人工的吸奶器了,更难的事情韩成都愿意去做。

    唉,没有办法,父爱就是这样的伟大。

    往柴灶里面填火的韩成,想着这些事情,居然把自己感动的不行。

    得给自己家的小闺女起一个名字了!

    这样过了一阵儿之后,感动完毕的韩大神子,想起了给自己家闺女起名的大事。

    这小闺女是她娘想要讲笑话,结果一个字都还没有说出口,就硬生生的把自己给笑尿了之后出生的,要不…就叫一个韩笑吧?

    笑口常开,快快乐乐的,这寓意确实很不错,就是不知道等到闺女长大之后,明白了她名字的来源会不会无语望苍天。

    韩成心里这样琢磨着,就准备把这个名字彻底的定下来,然而,下一刻他的面色就变得古怪了起来。

    含笑九泉……

    这他喵的是什么破名字?

    韩成猛地摇了摇头,把韩笑这个名字给甩出了脑海,这实在是太不靠谱了!

    自己姓韩,还可以再从白雪妹的名字里再取一个字出来,组成一个名字。

    这样一来,名字就成了韩白,亦或者是……

    韩妹?

    韩成摇了摇头,再一次的把这些名字给否决,总是觉得差一些滋味。

    就是这样,给自己的孩子起名的时候,父母总是先要把最好的名字给自己家的孩子。

    所以等到五六十年过去之后,后世的那些未来的孩子们,听到一群七老八十的老头老太太叫‘浩宇’、‘紫萱’‘子辰’之类的名字,一点都不有觉得奇怪,毕竟谁曾经还不是一个宝宝呢?

    要不就叫个韩杏得了。

    大脑高速的运转了一阵儿之后,韩成忽然想起了白雪妹怀小丫头的时候,不停的咔嚓咔嚓啃青杏的场景,咽下一口口水之后,心里这样想着。

    “韩杏,韩杏,杏儿……”

    韩成坐在这里一边往柴灶里面放入一些柴,一边出声小声的念叨着,越念叨越是顺嘴,脸上渐渐的浮现出喜色来。

    好,以后这小丫头就叫韩杏了!

    给小儿女们起名字是一个很耗费心神和时间的事情,等到韩成把小闺女的名字定下来之后,这些需要小火慢炖、多炖上一些时候的鲫鱼汤以及泥鳅汤也已经炖好了。

    韩成就把熬煮的汤水发白的两种的汤,盛进了两个瓦罐里,拎着上面穿着的绳子往白雪妹住的房间而去……

    韩成失算了,白雪妹用来养孩子的两个饭碗这次并没有被堵上。

    不知道是不是鲫鱼汤以及泥鳅汤起来效果,等到晚上的时候**就已经下来了,看着吃的极为贪恋的小闺女,韩成忍不住的微微了叹了一口气。

    怎么连这个可以让自己充分的展现一下父爱的机会都不给自己留呢?

    实在是太过分了。

    有了小闺女,晚上就不要想着睡好觉了,不管是原始时代,还是后世刚出生还不懂事的小孩子都是一样的闹人。

    渴了哭,饿了哭,尿床了还是哭……

    一晚上韩成足足醒了五六次,难受的很。

    不过看到小闺女重新安静的睡去之后,韩成的心里就又会升起一些怜爱来,这真是一个痛并快乐着的事情……

    在韩成经历着痛并快乐着的事情的时候,撑着竹筏一路前行的青雀部落的人,也带着满满的收获,在落日的黄昏之中,停泊在了河流中间。

    他们没有靠岸的意思,因为他们竹筏之上运载着诸多死去的羊。

    这些死去的羊身上有着伤口带着血腥味,很容易就会引来一些食肉的猛兽。

    今天在他们撑着竹筏朝着上游行去的时候,河流两岸出现了不止一个的猛兽的身影,有些家伙还在岸上随着前进的竹筏一起前行,如果不是有河流阻隔的话,只怕这些家伙们早已经迫不及待的过来抢夺食物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撑着竹筏的青雀部落的人,当然不会靠岸了。

    在撑着竹筏的人的操控之下,这些竹筏被竖着连在一起,顺河停泊,停泊的地方是一片水面开阔的河道。

    有人将随着木筏携带的、可以移动的炉子放置好,点燃之后从河里舀起水来,添到瓦罐之中,又往里面放入了一些食物,开始用蒲扇扇着做饭。

    此时已经黄昏,被如血残阳染红的火烧云倒映在河里,一片的绚丽。

    微风起,河里之中竹筏之上升起的袅袅炊烟被微风吹得歪斜,有的直接就是贴着水面缓缓的飘荡。

    不远处,不时会有一两尾鱼儿跃出水面,身上的鳞片在光线的映照之下,闪动着漂亮的光芒。

    残阳、河流、竹筏、炊烟、跃起的鱼儿以及岸边不掩饰身形的猛兽,组成了一幅绝美的黄昏落日图……

    “扑通!”

    “扑通!”

    两声重物落入水中的声响自岸边传来,一圈圈的水波朝着周围散开。

    这样大的声响不是大鱼跃起又落下的弄出来的,而是两只跟随了好久的猛虎终于忍不住的下了水。

    这边的动静自然惊动了竹筏之上的青雀部落人。

    因为划着竹筏从水路行走,可比避开很多的危险,所以今天在安排人的时候,走水路的人只有十个。

    不过虽然只有十个人,看着那两只下了水,往前走了一阵就开始朝着自己等人游来的老虎,呆在竹筏上面的人并不害怕。

    相反,看着朝着他们越游泳越近的那两只老虎,他们还都变得兴奋了起来。

    这两天在那里守河待羊的时候,看着那些长得油光水滑猛兽,这些人就已经心动不已,不过因为种种原因,就一直没有下手。

    这时候却有两只老虎主动送上门来,他们如何不高兴?

    老虎猛是猛,但是在它们不擅长的水里,遇到站在竹筏之上,手里拿着打磨的锋利的青铜戈、比它们还要猛的原始人,也只有歇菜的份。

    一番的水花四溅、波浪翻滚之后,水面渐渐变得安静下来,天边的火烧云已经缓缓散去,可是竹筏附近的水里还是有着一些未曾散去的血红。

    这是两只躺在竹筏上的老虎滴落的血。

    两只安静的躺在竹筏上的老虎没有合眼,死不瞑目。

    这种会直立行走的大猴子,它们之前遇到过,也吃过,嘎嘣脆,味道很是不错。

    而且那两次的相遇也没有给它们造成什么伤害。

    这次它们有遇到这种脱离了树木,跑到了地上的大猴子,本想着再嘎嘣脆一次,结果没有弄好,双双丢了性命。

    这些大猴子不是见到它们就跑的吗?这次怎么……

    老虎的疑惑青雀部落的人并不知道,和老虎一番激战之后,统统弄湿了身子的他们,这会儿全都沉浸在收获的喜悦之中。

    一个人伸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水,握住老虎的尾巴往一边一拉,老虎长着金黄色毛发的大蛋蛋就露了出来。

    这人以及边上看到这一幕的其余人,都是忍不住的咧嘴笑了起来。

    神子最喜欢的老虎就是公老虎,逮住公老虎之后,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把公老虎的肾丸割下来做成食物吃掉,同时再把虎鞭弄出来泡酒。

    这次自己等人猎到了一头公老虎,可想而知回去之后神子该有多高兴。

    对这只老虎验了身之后,这人松开老虎的尾巴去给另外一只老虎验身。

    边上有人说不用察看了,因为神子不止一次的说过,一山不容二虎,除非一公一母。

    对于神子说的话,青雀部落的人总是那样的相信。

    如今这被杀死的两只老虎,不仅仅一同沿着河岸,随着他们的竹筏往前走了小半天,而是一起下水过来想要伤害他们。

    恩爱异常,关系和谐的一塌糊涂,当然是一公一母了。

    如今那个老虎已经被验明正身,是一只公老虎,那么剩下的这一只,一定就是母老虎虎,根本就没有查看的必要。

    然而,当这个人把这只老虎的尾巴也给扯起来之后,众人瞬间哑口无言,直接就懵掉了。

    众人看看这只老虎的,再看看边上的那只老虎,全都陷入了呆滞状态。

    说好的一山难容二虎,除非一公一母呢?

    它们看起来这样的相亲相爱,一路同行,怎么全都是公的呢?

    青雀部落的这些人,看着这两只死去的老虎,愣了一阵儿神之后,隐约之间觉得自己固有的观念有些崩塌……

    “羊!羊!好多好多羊!”

    撑着竹筏一路逆流而上的人,是第二天下午的时候回到部落的。

    当他们出现在部落众人的视野里、部落里的人看清楚了竹筏上面载着的是什么之后,整个青雀部落一下子就变得沸腾了起来。

    一些未成年人们,沿着河岸朝着逆流而上的竹筏飞快的跑去,嘴里激动的大呼小叫。

    一些成年人也不淡定了,随着小孩子们一起朝着河流下游飞奔而去。

    撑着竹筏的人们,见到这欢腾的景象,一个个也是笑逐颜开,抖擞精神,用竹篙撑着筏子往前走的更快了。

    至于这些欢呼着迎接过来的未成年人的安全问题,是不用担心的。

    自从昨夜他们把两只下水的老虎都给捅死,并抬上竹筏之后,沿河跟随的那些野兽就都散去了。

    都说杀鸡可以儆猴,其实效果远远没有杀老虎来的强烈,不仅仅可以儆猴,其余的猛兽也能一道给震慑了。

    韩成也被这声音给惊动了,一溜烟的跑出围墙,朝着河边码头而去。

    对于大师兄他们的这次围猎,韩成可是抱着极大希望的。

    自从去年冬天的时候,韩成从老羊他们的口中得知了那里有着一条羊群秋日里迁徙的路线之后,就一直留意着这件事情。

    如果不是白雪妹的肚子越来越大,刚好赶到这一段时间生产,这一次韩成说什么都会跟着狩猎的队伍前去。

    以前看动物世界的时候,每次看到大量的动物组成洪流进行迁徙的时候,韩成都会感到强烈的震撼,在震撼的同时,也会对自己不是那众多的捕食者中的一员感到深深的遗憾。

    因为那些成群结队进行南迁的牲口们,看起来实在是太好吃了!

    如今大师兄他们就去对着这些迁徙的动物进行狩猎去了,那收获……

    纵然还没有见到结果,但是要想想就让人觉得激动异常。

    跟着他一起往外跑的还有巫这个上了年纪的老神棍。

    此时的巫,也不在拄他的拐棍了,听到外面响起的欢呼声之后,拄着拐棍猛走几步之后,嫌弃拄着拐棍速度太慢,直接把拐棍往胳膊底下一夹,一路飞奔着就朝大门外面而去,腿脚灵便的简直不像话。

    比当初拄着双拐在韩成学校门口讨钱、见到没有人之后,把双拐收起来的那家伙跑的都快。

    一路匆匆的来到外面,看到码头处的景象之后,韩成顿时就是愣了愣,心里的期待以及惊喜一下子就消失了大半!

    这不是因为他嫌竹筏上面装着的羊太少,而是一起去狩猎的人,少了一大半!

    就连作为首领的大师兄都没有在队伍里!

    再看看那两只被放在竹筏上的老虎,韩成的心里往下沉得更加厉害了。

    赶紧扯开嗓子询问情况,得知是捉到的羊太多,大师兄他们从陆路牵着运送了一批之后,韩成悬着的心这才算是放下来,同时也笑着询问起狩猎的经过这些。

    见到尊敬的神子出来之后没有如同其余人那样,只看着那些羊欢呼,而是先询问剩下的人哪里去了,自己等人有没有人受伤,这些撑着筏子一路回来的人,心里都是觉得暖暖的,身上的疲乏一扫而空!

    随后就开始兴高采烈的开始说讲述起他们这几天的经历。

    羊群迁徙的场景,部落里的人大多都听老羊他们说过一些,但因为老羊他们的普通话学的还不是多好,表达的不够清楚,并且那样的场景,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很难想象的出来,所以众人对老羊他们的讲述大多不太相信。

    但是此刻,有了这诸多的羊作证,诉说的人又都是部落里的老人手,普通话说的流利,所以随着他们的诉说,汇集在小河边上的众人,一个个都是听得目瞪口呆,忍不住的发出一阵阵的惊叹。

    野生动物大规模迁徙的场景韩成没有亲身经历过,不过却在电视上看过不止一次。

    虽没有亲身经历那般的震撼,但是也绝对比这些人描述的要强上许多倍。

    不过韩成并没有开口打断他们的话,也没有露出不耐,而是站在这里面带笑容的认真倾听着。

    这些人辛辛苦苦外出为部落带回来这么多的羊,这时候就是他们最为张脸的时候,就跟出征大获全胜归来的战士,进行夸功一样,这样的机会韩成自然要给他们。

    在他看来,这是为部落做出了大贡献的人,应该得到的。

    这样的欢腾持续到众人开始竹筏上的这一百七十八只大大小小的羊,外加两头死去的猛虎从竹筏上一一抬下来的时候达到了顶点。

    这么多大大小小的羊弄在一起,而且还是一次性的弄回来这样多,纵然是韩成,也是忍不住的满心欢喜,更不要说其余人了……

    “神子,为什么它们都是公的?”

    “啥?”

    韩成被这一句没头没尾的话给问懵掉了,看着这个问话的人出声反问。

    “就是它们,您不是说一山不容二虎,除非一公一母吗?它们两个为啥都是公的?”

    这人一手挠着脑袋,另外一只手指着躺在地上很是安详的两只老虎出声问道,一脸的求知欲。

    其余一同撑着竹筏回来的人,这时候也都围拢了上来,看着韩成也是同样的充满了求知欲。

    这个困惑,可是足足的困扰了他们一路。

    额……

    在弄明白了他们疑惑之后,韩成一时间居然变得哑口无言了起来,这看问题的角度,是真刁钻啊!

    你们还是不是纯洁的原始人了?

    “这个,可能它们是好兄弟吧,对就是好兄弟,所以才能够和睦相处不打架。”

    韩成挠挠脑袋,终于想出了一个相对合理的解释。

    “就跟我和他一样?”

    部落里的人,如今举一反三的能力还是很不错的,在听到了韩大神子的解释,一番思索之后,众人貌似明白了一些什么。

    然后那个最先开口询问的人,就指着身边的一个人,开了口。

    他跟这个人之间,可是从来都没有发生过冲突,看起来跟这两只老虎很像。

    那自己两人应该就是神子说的好兄弟了吧?

    “咳咳……”

    韩成被这家伙这猝不及防的操作唬的有些架不住,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对!对,你们就是好兄弟……赶紧收拾这些羊吧,晚上的时候,咱们炖羊肉吃!”

    韩成抽抽鼻子,赶紧岔开话题,不在这方面多做纠缠。

    他这样一个纯良的大好青年,可不能被这些家伙们给带坏。

    这十来个人,被神子的反应弄的有些懵,刚才自己有说错什么吗?

    那个刚刚问话的人挠挠自己的脑袋,再看看身边那个同样和他一样有些懵的人,只觉得脑子更加转不过来弯了。

    仔细想想,自己和这个人之间和这两只老虎就是很像嘛……

    可神子为什么……

    好在在美食的诱惑下,众人的纠结不会太过于持久,这些人也很快的就和其余人一起,加入了热火朝天的处理羊的工作之中,不再思索一山难容二虎的事情。

    这一批的羊,死去的有四十多只,按照韩成的指示,全都被剥皮开膛了。

    除了这些之外,还有十几只受伤严重,为了避免它们掉膘,韩成也让人给一并的宰杀了。

    留下两只今晚上使用,其余的,一部分用盐里里外外的搓揉了,然后用麻绳栓起来吊起进行风干晾晒,另外一部分用大陶缸给煮了,然后切成片制成羊肉干。

    部落里这么多的人,只留下两只羊当然是不够吃的,不过不要忘了,还有将近六十副的羊杂呢!

    这些东西收拾收拾,熬煮了之后,部落里的人一顿都吃不完!

    随着众人的显得纷忙又比较有序的忙碌,部落里开始有浓郁的香味飘荡。

    这些羊杂处理之后,韩成让人都给煮了。

    不煮是不成的,毕竟这些羊大多都是昨天死掉的,如果不赶紧将之煮掉,放到第二天早上就不怎么好了。

    韩成也没有闲着,这会儿正在亲自动手仔细的搓洗着一些羊肠子。

    确认搓洗干净了之后,就找来一把锋利的铜刀,将之缓慢而又认真的切成连在一起的线条状。

    他这是准备做一些羊肠线出来,毕竟缝合伤口的时候,是离不开这样的东西的。

    一旁,亮也拿着一把铜刀仔仔细细的切着,神情非常的认真,生怕一不留神之下,将之切坏了。 </p>

百度搜索 我是一个原始人 天涯 我是一个原始人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我是一个原始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守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守白并收藏我是一个原始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