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是一个原始人 天涯 我是一个原始人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初夏的清晨空气凉爽。

    宽宽的大河上弥漫着一层薄纱一般的白色水汽,芦苇、菖蒲这样的水草穿上一身美丽的白纱之后,也一下子变得神秘了不少。

    晨风轻轻的吹着,大河之上波光粼粼,小小的水浪一浪又一浪的朝着岸边轻轻的拍打着,河水灌进岸边鱼虾鳝类弄出的洞里又流淌出来,发出显得有些古怪的声响。

    说话声从远处传来,并越来越近,一些在大河岸边或者是浅水处等待着食物出现的鸟受到惊吓,伸头往声音的来源处看了一阵儿,终于还是展翅飞走,到别处去做一个安静的美鸟子了。

    这些鸟飞走没多久之后,一群人出现在大河的边上。

    走在前面的人,抬着大大的、边缘处显得很不整齐的竹筏。

    来到河边之后,这些人显得熟练的将竹筏放下,然后将之推到水里。

    这样的竹筏并不是一个,而是足足有五六个之多。

    所以等到这七八个竹筏都被推进水里之后,大河边上这一处显得比较平坦的水湾,顿时就被一片竹筏所遮蔽。

    随后有人来到这被放进水里、固定到岸边竹筏之上,竖着在竹筏上放上几个粗粗的木棍,木棍之间有均匀的空档。

    做完这些之后,有人开始将被他们带来的、一匹匹的布往竹筏上面装,

    麻布就横着放在几根树棍之上,这样的话可以避免麻布被从竹筏空隙里溅起的水给打湿。

    忙忙碌碌之中,一轮又大又圆的红日自东北方向缓慢而又迅速的升起,一跃而来到天空之上。

    随着天空之上太阳的颜色由血红变淡,天色也逐渐大亮起来,江上飘荡的晨雾变淡,最终消散于无形。

    而在岸边忙碌的人,也将东西装好了。

    简单而又快捷的告别之后,岸边的人将竹筏头上套在岸边木桩之上的绳索取掉。

    站在竹筏上的人,喊了一声号子,将手中的船篙往岸边一点,竹筏就离开河岸,朝着河中心驶去。

    在距离河中心还有一定的距离之后,就掉转方向,朝着河流上游而去。

    阳光落在水面上,晃出一片耀眼的波光粼粼。

    火部落的首领带着部落里的人,站在岸边看着在波光粼粼的大河河里连成一条线,越行越远的竹筏队,除去隐隐的担忧之外,更多的还是满满的期待。

    期待着这些离去的人,用竹筏上面装载着的麻布,换回来美味的食盐、软和的皮毛制成的衣服,黄澄澄的、添水用瓦罐熬煮之后极为美味的小米……

    想起这些事情,火部落的首领就不由的想起那个住在河流上游、格外富裕强大和善良的部落,想起自从遇到他们之后自己部落发生的美好变化。

    除了遇到这个部落第一年时部落的女人们多生出来的一些孩子之外,其余方方面面的变化也都格外的喜人。

    其中最为令火部落的首领以及众人感到欣喜的就是部落里的这些麻以及麻布。

    因为麻和麻布这些东西的出现,让他们在大雪降下的时候,也依然可以为部落获取食物,而不用像之前那样,一旦冬天降临,就只能躲在洞穴之内,依靠着之前存储下来的食物艰难度日。

    而现在,他们可以在冬天的时候,在洞穴里将沤制过的麻皮纺成麻线,然后再将麻线织成麻布。

    等到如今这个时候,再派遣出一些人,划着竹筏载着麻布前往那个富有友好的部落,用这些麻布换回来许许多多的好东西。

    自己部落,真的是要好好的感谢那个富有的部落,正是因为有了他们的出现,自己部落的生活才会变得比以前好上了许多许多……

    站在这里目送划着竹筏的人远去,消失在大河的上游的一个转弯处之后,火部落的首领又在这里站了一会儿,就带领着其余过来帮忙搬运东西顺带送行的人,一路往部落走去。

    在接近洞穴的地方,生长着一片片绿油油的麻,这些麻大约跟人的腰部平齐。

    看着这一片片绿油油的麻,包括火部落首领在内的所有火部落的人都露出欢喜的神情。

    从这些麻地边上走的时候,更是显得小心翼翼的,生怕会一脚不慎,踩到了麻苗……

    同一时刻,青雀部落这里也在进行着一场小规模的送别。

    这次送别的规模确实不大,因为被送的人只有八个,而送别的人也不过五七个。

    “我说给沙师弟的话,你们一定要对他说……”

    韩成看着这八个将要重新前往铜山居住区的族人,出声叮嘱道。

    几个人连连点头之后,开始启程,朝着铜山居住区而去。

    看着这八个一步三回头、渐渐的消失在视野里的人,韩成心里没有升起多少离别的不舍,因为这种规模的离他所经历的已经很多了。

    不仅仅没有太多的不舍,相反,韩成的心里还有些高兴。

    这些高兴来自于部落的发展,来自于部落众人的成长。

    将近十年的时间下来之后,韩成对于青雀部落已经有了很深很深的感情,毕竟这是在他的一手打造之下,渐渐发展起来的。

    这里少了一些喧嚣,没有什么勾心斗角尔虞我诈,有的是劲往一处使,力往一处用、显得格外团结的族人。

    有‘没羞没臊为老不尊’的巫,有长的远没有化妆加美颜外加p图弄出来的连本人都被惊艳到的美女好看的孩他娘,有自己家那个调皮捣蛋的熊孩子……

    自己已经在这里扎下了根……

    也正是因为如此,在看到有利于部落的事情发生的时候,韩成才会这样的开心,笑的如同不下五百斤的弥勒佛。

    又在这里站了一会儿,自从白雪妹怀上二胎之后,也知道是因为兴奋还是一些其它不可描述的原因,精神显得很好的韩成,怀着同样好的心情,施施然的返回了部落。

    部落里的一些女人们,正在那里进行抽丝剥茧,作为手艺最好的白雪妹,当然也在其中。

    韩成过去,拉着白雪妹让她休息了一阵儿,进行了日常的叮嘱之后,就来到用粗粗的麻绳编织而成、绑在两棵树之间的吊床边上,不顾小豌豆的抗议,将其从吊床上抱起,然后自己躺了上去。

    至于光着脚丫的小豌豆,则被韩成放在了自己的肚皮上。

    原本还有些不情愿的小豌豆顿时就变得开心起来,坐在软软的、叫做‘父亲牌’的真皮沙发上乐的合不拢闭嘴。

    坐在真皮沙发上的小豌豆是真皮,手里拿着一个细细长长的棍子,趴在那里笨手笨脚的捅树下的蚂蚁窝。

    这样兴致盎然的捅了一阵儿之后,渐渐的没有了动静,手里的棍子也掉落在了地上。

    韩成悄悄的抬头看看,发下小家伙已经睡着了。

    昨晚韩成给小豌豆讲了乌鸦喝水的故事,小家伙半夜才睡着,今天这样瞌睡也是正常。

    又在那里抽了一会儿丝的白雪妹也也遵照韩成之前的叮嘱开始歇息。

    左右看了两眼就朝韩成所在的吊床这边而来。

    此时的韩成躺在吊床之上看着天空的云彩,小豌豆趴在韩成的肚子上,睡觉睡的有些想要流口水。

    随着韩成的呼吸,肚皮鼓起又落下,肚皮上的小豌豆也跟着一起晃动,看上去就跟睡在一个柔软的摇篮上一样。

    看到这一幕,韩成忽然间就明白小家伙为什么真样快就睡着了,这样好的外部环境,放到自己身上,自己铁定也睡着啊!

    一路走来的白雪妹看着吊床上的父子二人,站住了脚步,片刻之后脸上有笑意无声的浮现。

    她看了一阵儿,伸手在自己稍稍有些隆起的小腹上轻轻的摸了一会儿,轻手轻脚的来到吊床的边缘。

    和韩成对视了两眼,伸手就要将小豌豆抱起,准备将其放到屋里的炕上去睡。

    她担心这样睡的时间长了韩成会被压得不舒服。

    “没事,就这样睡吧,你到炕上拿一个薄皮子过来。”

    韩成微微摆手制止了白雪妹的动作,开口轻声说道。

    白雪妹便转身朝他们居住的房间而去,片刻之后,手里拿着一张硝制过后、显得柔软的皮毛出来。

    这张皮毛是好几张皮子缝合在一起做成的,相当于后世小薄被子一般的存在,这时候在身上盖一下正合适。

    白雪妹把兽皮被子扯开,轻手轻脚的盖在小豌豆还有韩成身上。

    而后也不说话,只是静静的站在这里,看着韩成以及熟睡的小豌豆,脸上的笑意怎么都抹不去。

    在这里站了一阵儿之后,白雪妹继续回到抽丝的地方进行抽丝。

    不过跟之前时的专心致志不同,现在的她抽一会儿就要抬头往吊床那里看上一眼……

    韩成躺在吊床上,心里很平静,这种脱离了手机和电脑,不用为什么东西而过多担忧的时光真的很美。

    伸手将从小豌豆身上滑落的薄皮被子轻轻的拉好盖上,韩成小范围的动了几下身子,好让自己睡的更加舒服。

    在这闲适而又令人心安的时光里,躺在吊床上的韩成思绪变得很是悠远。

    不去刻意想着什么,任由思绪在这半醒半睡之间漫无目的的飘荡,这种感觉很是舒服。

    胡乱飘荡的思绪想的最多的,还是关于铜山居住区的事情,因为这是最近一段时间以来,发生在青雀部落比较重大的事情。

    是时候开始琢磨驴车的事情了。

    躺在吊床之上的韩成,思绪飘飞了好一阵儿之后,在心里这样想着。

    之所以会在这个时候升起这个念头,是因为他想到了这八人背着铜锭和锡锭回来的样子,又顺便想起了才在铜山发现铜矿的时候,自己领人背着矿石往回运输的滋味。

    走旱路远距离的运送东西,真不是一个多么好的活计。

    到了现在,青雀部落从铜山居住区大规模的运送食物以及铜锭、锡锭这些东西的时候,大多都是等到冬天大雪降下的时候,用鹿拉着爬犁进行。

    因为这时候人比较闲,还有有爬犁这些东西在,不仅仅运量大,而且人也比较轻松。

    但因为受到季节性的限制,这样的运送并不太方便。

    至少大雪融化之后的所有时间里,都再也用不成爬犁。

    想要在这样的情况下在两者之间进行运输,除了人力手提肩扛以及利用牲畜进行驮运之外,没有其余任何的办法。

    这样的运输量当然是远比不上爬犁。

    解决如今这困境的办法也不是没有,就是韩成做想的制作驴车和鹿车。

    在有了爬犁并拥有制作木轮技术的前提下,对于青雀部落而言,制造出双轮的驴车出来并不是一件多么难的事情。

    因为爬犁下面装上两个大木轮,就是驴车的基本构造。

    剩下的诸如怎样才能让‘爬犁’和木轮结合的更为牢固、怎么样才能让车轴以及木轮变得更为结实,能够承载更多的重量这些东西,都可以慢慢的进行摸索,不算是什么太大的问题。

    真正的问题所在,不是在驴车以及拉车的驴子,而在于路。

    鲁大师曾经说过,走的人多了也就有了路,似乎并不是太难。

    只是这时候这种用脚走出来的小径只适合人走,并不适合更宽的驴车行走。

    想要驴车通行,就必须修建出一条更为宽敞且平坦外加坚实的路出来,不然的话,修建出来的驴车估计走不了多远会被卡掉轱辘。

    修路不是一件什么轻松的事情,这点只需要看看秦朝之时为了修建驰道动用了多少人力物力,耗费了多少钱粮,又死去了多少人就可以知道。

    秦朝当时修建的是通往全国的驰道,远远超过了韩成的这种小打小闹,两者似乎不能在一块比较。

    但只要再将青雀部落现在的人力物力以及部落的规模和大秦做一个对比,立刻就能得出这种类似小打小闹一样的路,对于目前的青雀部落而言,将是一个多么浩大的工程。

    甚至于和两年前进行的扩建青雀部落,在外围修建的这一圈高大的围墙相比,也容易不到哪里去。

    也正是因为如此,关于建造带轱辘的鹿车或者是驴车这类东西,在青雀主部落和铜山分区之间进行交通运输的事情,一直都被他有意无意的给忽略了。

    如今再次想起,并进行深入的思索,除了那八个自铜山归来的人作为诱因之外,最为根本的原因是年前打下了半农部落,得到了一大票的人手。

    有了这些人手,在青雀主部落和铜山居住区之间,修建出一条将近有两百里距离的道路,也就有了一定的可行性。

    而且,这样的一条道路修建好之后,所能起到的作用并不仅仅是用来运送铜锭、粮食这些东西,另外一个重要的作用就是可以大大的缩短来往于两者之间所需要花用的时间。

    将青雀主部落和铜山居住区之间的距离,人为的‘缩短’。

    甚至于和在两地之间进行运输相比,这个功能还要更加的重要。

    因为这样一来,青雀主部落和铜山居住区之间的联系就会变得更加紧密。

    这不仅仅有利于主部落对分部落的控制与治理,而且在遇到危险的时候,依托于这条沟通两个部落的道路,两个部落之间还可以做到相互支援。

    可以说,只要有了这样的一条路,青雀主部落和铜山居住区之间相对隔绝的状态就会被打破,能够将两个部落更好的联系在一起,让整个青雀部落变得更加团结和紧密。

    祖龙始皇帝统一六国之后,这样注重修建秦驰道,其中绝大部分的目的,就是为了通过这样的驰道,将收复的六国旧地,牢牢的控制在手中,将六国和原本的秦国紧密的联系到一起,成为一个完整的国家。

    隋炀帝修建大运河,这样的目的也占很大的成份。

    躺在吊床上的韩成,慢慢悠悠的思索着这些事情,原本还有的一些睡意,渐渐的都消失不见了。

    作为一个后世人,不论是从历史还是从他当时所生活的年代,都能深刻的体会到道路或者说是交通的重要性。

    这条道路看来必须是要修建一下了!

    修建好了之后,就叫做青铜高速,从青雀部落通往铜山居住区。

    嗯,将这样一条注定了连后世村村通的水泥路都完全比不上的道路,称之为高速确实是夸大的有些厉害,有名不符实的吹牛嫌疑。

    但不可否认的是,这样的一条道路,在这个年代,确确实实具有跨时代的意义,因此将是称之为青铜高速也并不算为过。

    当然,这其中最大的原因还是韩大神子这个来自于后世的穿越者的一些恶趣味,或者是说对后世生活进行怀念的一种方式。

    想到了这些事情,韩成并没有直接起身急不可耐的去找巫还有大师兄他们商议。

    因为这对于青雀部落而言,是一件非常大的事情,需要韩成好好的考虑,将方方面面都尽可能的给考虑的到,不能脑子一热就拍屁股决定。

    而且这时候小豌豆还没有睡醒,起来的话会将这小家伙给弄醒。

    韩成心里这样想着,躺在吊床之上,继续琢磨着关于青铜高速的事情。

    和不久之前的悠然自得相比,此时韩成的心境已经没有那样平和了。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壁立千仞,无欲则刚’?

    只可惜白雪妹的就认准了这个名字,而且也不算是太过有料,不然的话改名叫做有容妹也是很不错的……

    韩成这样想着,到了后来也渐渐睡了过去,这期间白雪妹过来了一趟,见他们父子两个都睡的香甜,就没有出声打扰。

    轻手轻脚的给两人拉了拉盖在身上的兽皮薄被子,坐在边上歪着头一脸笑意的看了一阵儿之后,又轻手轻脚的离开了这里,继续去抽丝了……

    小豌豆从睡梦中醒来,慢慢的坐起身子,用胖胖的小手揉了揉眼睛之后,又伸手擦去嘴角的口水,整个人看起来都有些懵懵的。

    “爸,爸……”

    这样过了一阵儿之后,小豌豆开始喊睡着的韩成……

    将小豌豆放在地上,从吊床上下来的韩成用力的伸着懒腰,身上传来一些骨骼的噼啪的响动。

    这种用粗粗的麻绳编织出来的吊床,在上面躺着玩上一阵儿还成,但在上面长久的睡觉可就不成了。

    这是腰酸背痛的韩成,用亲身经历得出的教训。

    站在原地发了一会儿癔症,韩成甩甩有些晕乎乎的脑袋,舀出半陶盆的清水洗了一把脸,这才感觉清醒了不少。

    也没有擦脸,就这样顶着一脸的水珠子,先走到内外围墙之间的位置,往兔子圈那里看看,没有看到巫的身影的之后,韩成也没有询问别人,而是径直的走出了院落,朝着周围的田野走去。

    果然,没有走上多久韩成就在这里看到了正蹲在一块田里,拿着一个装了木柄的、青铜制作的小铲子在那里给谷子地除草的巫。

    铲下的小草就让其留在地里没有理会,大草则被巫捡拾起来,放在一起。

    这些等会儿了可以带回去喂兔子。

    看到巫这样的勤劳,再回想一下不久之前躺在吊床上睡小觉的行为,韩大神子的面皮居然难得的有些发热。

    不过这种发热很快就消失了。

    因为韩成在心里给自己进行了一番的自我宽慰——自己这一番小觉睡的其实很值,毕竟在睡觉之前想到了驴车以及青铜高速这些事情,这可比蹲在地里除上一阵儿草,对部落的贡献大的多。

    这样一想,顿时就觉得心安理得,甚至是还有些理直气壮了起来。

    本神子这睡的哪里是觉?这是在为部落的发展而殚精竭虑啊!

    果然,人想要活的心安和舒心一些,除了要‘会想’之外,还需要不要脸……

    地里的谷子苗已经超过了脚脖,韩成走到巫的旁边不远处,一脚一个田垄的蹲下,一边用手拔草,一边跟巫所关于驴车和青铜高速的事情。

    随着韩成的诉说,巫铲草的动作渐渐变慢,并最终停顿了下来。

    韩成知道这个事情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够说完的,就出言和巫一起找了一个有树荫的地方,坐在田埂上跟巫继续说。

    巫的脸上自始至终都带着一种喜色。

    这倒不是他直接就弄明白了韩成所说的这些事情,而是因为在以往的时候,只要神子一这样郑重其事的对自己说事情,那么接下来所将要进行的事情,都必定是对部落而言非常重要,并且能够因此而给部落带来巨大好处的事情。

    巫的经验一点都没错,花费了不少的时间,将韩成所说的事情大致上弄懂之后,巫忍不住裂开少了牙齿的嘴笑了起来,很是开怀。

    “神子,这路要快些修……”

    巫做事情,很具有这个时代的特色,那就是说干就干,干脆果决的一塌糊。

    弄明白了韩成所说的路,以及驴车鹿车这些能够给部落带来的巨大好处之后,咧嘴笑着的巫想要立刻就要进行修路。

    韩成却没有按照巫说的那样,立刻召集人手宣布这件事情,然后风风火火的开干。

    因为修建这种比较宽的道路,并不是说修建就修的,需要进行一系列的前期准备。

    比如确定路面的宽窄、确定路线、准备修路使用的工具、以及修路使用的原料这些,都需要先将之确定下来。

    好在铜山居住区也是刚刚迈入正轨,粮食生产这些东西并没有完全发展起来,两地之间运输的需求和压力并不算多大,部落里有充足的时间,去做这件需要很长时间、耗费很多人力物力才能做成的事情。

    路线的确定可以等等了再进行,现在最需要做的事情,就是先将驴车给制造出来。

    只有将驴车建造出来之后,才好按照驴车的宽窄来确定路面的宽窄。

    不过按照韩成的设想,这次修建的道路将会在能够供两辆驴车并排行驶的基础之上,再往外延伸一些。

    这是为了以后长远的发展做准备。

    青雀主部落这里临近盐山,而铜山居住区这里,则紧靠着铜山,这两种东西对于部落而言,都是极其重要的战略资源。

    也就是说,只要两种资源不枯竭,那么青雀主部落和铜山分区这两个部落就不会轻易的没落,相反,在两种资源没有枯竭之前,两个地方都会变得更加繁华。

    至于这两种资源会枯竭,回想一下此时的开采速度,以及对两种资源的消耗量,韩成觉得这是几十年甚至是更长的时间之内都不需要考虑的事情。

    青雀主部落和铜山居住区变得繁荣,那么到时间对于这条道路的需求,将会变得更大。

    发展到那个时候,部落里说不定就已经得到了牛马这样的比驴子个头更大的牲口。

    大牲口拉车,当然拉的要比驴车大。

    这时候要是不将路修建的宽一些,那到时间两车相遇错不开,还需要重新修路加宽路面,那可费时费力了。

    韩成和巫两个人来到木匠室的时候,木匠跛还有另外几个主攻木工和编制的人,正在木匠室外面空地的荫凉里,用柔软的藤条在这里编织着藤甲。

    藤甲编织起来复杂,而且因为是用来保命的东西,对质量要求的非常高,所以编织起来速度并不快。

    像跛这样的编织大匠,编织的最快的时候也不过是一天编织了两副,平常都是一副半。

    至于这些学徒,一天一副是常态,有时候手头稍微慢上一些,连一副都编织不出来。

    这还是在有人給专门的收集并处理藤条的前提下。

    若是再让跛他们去收集藤条,那编织铠甲的速度将会变得更慢。

    不过干活‘不怕慢,就怕站’,虽然一天最多只有七副藤甲问世,但是在跛以及其余五位木匠学徒孜孜不倦的努力之下,到了现在,部落里的藤甲也已经快要有一百副了!

    按照青雀部落的人口规模,以及韩成所了解到的这个时代大多数的部落规模来算,这将近一百副的藤甲,已经能够组建一支藤甲军了!

    “神子!巫!”

    “神子!巫!”

    随着韩成以及巫的到来,看到两个人的众人纷纷起身跟他们见礼打招呼。

    韩成笑着对众人摆了摆手,示意众人继续在这里编织,然后走到跛的身边,看跛编织了一会儿藤甲之后,伸手在跛的肩膀上拍了拍示意他跟着自己一起走。

    跛放下手里编织了一小半的藤甲,起身随着韩成还有巫一起去了部落里存放爬犁、独轮车这些东西的房屋。

    嗯,等到驴车制造出来之后,这里就可以称之为停车场了……

    韩成之所以不在木匠室前面给跛说这些事情,一方面是因为在这里看着爬犁以及独轮车能够更好的讲解关于驴车的事情,让跛有一个更加直观的感受。

    另外一方面就是免得另外几个学徒分心,耽误了编织藤甲。

    嗯,韩大神子从本质上来讲,也是一个很爱看别人辛勤劳动的人……

    随着韩成的诉说,原本因为韩成还有巫这两个部落的巨头一起来找自己而显得有些茫然的跛眼睛越来越亮,到了后来简直就跟有光芒在里面的闪烁一般。

    神情激动的跛,看看存放在这里的诸多爬犁,再看看的那边放着的独轮车,激动的不住的来回搓着手。

    太智慧了!

    神子实在是太智慧了!

    自己也曾经为爬犁只能在大雪降下才能使用而感到深深的遗憾,可这种遗憾也就只是一个遗憾而已,自己并没有想着用什么办法将这个遗憾给补齐了。

    而现在,神子轻飘飘的几句话,就将这个事情给解决了。

    独轮车装上圆圆的轮子被人推着就能跑,那为啥自己就想不起来在爬犁上也装上轮子呢?

    这样一来,就算是没有下雪,部落里的牲口也能拉着这种带着轱辘的爬犁行走了。

    而一个爬犁上面所能装的东西,要比四辆独轮车装的东西都多。

    一旦将这样的东西给制造出来,那……

    “神子!”

    越想越是激动的跛,来到韩成面前对着韩成深深施礼,恭敬的出声喊道,以此来表达自己的深深的敬服……

百度搜索 我是一个原始人 天涯 我是一个原始人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我是一个原始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守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守白并收藏我是一个原始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