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是一个原始人 天涯 我是一个原始人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腾蛇部落曾经生活的过的洞穴,在韩成带着沙师弟他们将铜山居住区给建立起来之后,就已经处于被遗弃的状态了,基本上没有什么事情,是不会有人往这里来的。

    因此上,看起来就是一副没有人烟的样子。

    此时,一路偷偷摸摸提心吊胆的老原始人就站在这显得空旷和陈旧的洞穴之内,四处的张望着。

    在经过了最初的紧张和忐忑之后,此时的他,整颗心都被快活所充满。

    这个洞穴已经被遗弃了好长时间了,这个邪恶部落的人,已经不再这里生活了,这对于他们部落来说是一个非常好的消息。

    这样兴奋了一阵儿之后,他看着被灰尘覆盖着的洞**部,又有些疑惑的用手挠挠脑袋。

    因为他有些想不明白那个强大而又邪恶的部落,为什么会从这里搬走。

    要知道他们可是非常强大的。

    难道是那场天火?

    老原始人忽然想起不久之前看到的情景,心里一动。

    天火一旦发生,生活在这里的一些猎物就会逃走,以后再想要获取食物可就不容易了。

    这样的想法出现之后,老原始人不由的点了点头,觉得自己已经堪破了事情的真相。

    不过当他想起被天火烧掉的树林的面积之后,又不由的愣了愣,刚刚还笃定的答案,这时候又变得不怎么确定了。

    因为他意识到,若只是被天火烧掉这样大一块地方,对一个部落的影响并没有这样大,不至于会让一个部落迁徙走。

    更何况这个部落除了会打猎采集果实之外,还会去抢其余的部落了。

    老原始人纠结了一会儿,没有想明白这其中的道理所在,就非常干脆的将之抛诸脑后,看着空空荡荡的洞穴,又重新变得快乐了起来。

    因为不管因为什么原因,这个邪恶部落离开这里之后,他们都可以安心的在部落生活,而不用担心被这个邪恶部落的人给逮住了。

    这时候的他,已经没有了刚刚进来之时的那种畏缩与胆怯,开始昂首挺胸的在这曾经令他胆寒的洞穴里来回走着,骄傲的如同一只刚刚打败了其余公鸡,爬上了小母鸡背又下来的大公鸡。

    这样过了一阵儿之后,老原始人才开始离开这个被他耀武扬威的洞穴,拎着武器,往回走去。

    在行走的过程里,他的脑袋高高的昂起,胸膛也挺的高高的,手里握着木棍武器,走出了六亲不认的步伐。

    就好像是邪恶的腾蛇部落,是被他一个人一杆木棍给赶跑的一样。

    这样走着,老原始人心里忽然觉得有些遗憾起来了。

    本来他还想着在部落里这几个年轻一些的原始人跟前好好的演示一下,他被人追赶的时候,所能展现出来的极快速度,让这几个人好好的吃一惊,结果现在倒好,完全用不上了。

    心里虽然是这样有些遗憾的想着事情,但他的步伐依旧是六亲不认的,比下蛋之后,走路练签名的公鸡都要过份。

    看来得了便宜还卖乖的臭不要脸行为,在这个时代,并不仅仅是韩大神子的专利,其余土生土长的人有时候也会这样。

    走出六亲不认步伐的老原始人,忽然停了下来,目中带着疑惑的朝着他离开的地方看去。

    那里空空如也,原本应该是在这里等着他回来的几个人都不见了踪影,这一意外的发现,令的准备回来之后就在这几个年轻一些的部落中人跟前好好的炫耀上一把的老原始人觉得非常遗憾。

    “¥%…df!”

    老原始人站在这里朝着周围仔细的打量了一番,也没有发现那几个人的踪影之后,忍不住心里有些发毛,随后就开始大声的喊叫了起来。

    与之前的小心翼翼不同,他这次喊叫的声音很大。

    因为刚刚他已经去过了那个邪恶部落的居住地,看到了空空如也的洞穴,知道这时候就算是大声的喊叫也招不来除了自己部落之外的其他人。

    不过,有些时候,这个世界总是喜欢和人开一些并不太好笑的玩笑,弄的你猝不及防。

    就必比如现在。

    刚刚还满心确认,不会招来其他人的老原始人,这时候盯着那朝着自己呈包围跑来的十来个人,顿时就把眼睛瞪得老大。

    朝着自己跑来的这些人,并不是在这里等待自己的那几个族人。

    等待着自己的族人消失不见了,这时候这些陌生的人又气势汹汹的朝着自己跑来,而这里又是那个邪恶的腾蛇部落所在的地方……

    来不及将脑子里一下子涌现出的这些乱糟糟的东西给理顺,老原始人二话不说掉头就怕。

    可以说,老天有时候也是非常的遂人愿了,刚刚还矫情的为不能快速奔跑而觉得遗憾的老原始人,这时候顿时就不遗憾了。

    不仅仅不遗憾了,心里还有些慌。

    不过有一点老原始人说的并不错,当他被敌人追赶着的时候,确实跑的非常快。

    再将留在这里的几个人都给活捉之后,沙师弟就带着一些人,在围墙外面等着这个家伙过来,准备将其逮住。

    在沙师弟的想象里,他们这么多人一起出手,逮这一个人应该是不会花费多少功夫的,因此上就没有过分的等待。

    在听到这个人因为找不到同伴而在那里嚎叫的时候,就领着人从藏身之处出来了。

    然而结果却是……

    看着越跑越快,越跑越远的老原始人沙师弟猛然停住了脚步,迅速的从腰间的箭囊里抽出了一支羽箭,拉开弓弦,只是稍微的瞄了一下,就将之松开……

    跑的如同一阵风,一边跑一边往后回头的老原始人,看着被他迅速甩开的沙师弟等人,纵然是在奔逃之中,一股得意之情也是禁不住的从心中升起。

    这么长时间过去了,在被别人追赶的时候,自己已经还是能够跑的这样快,唯一让人感到遗憾的是,自己部落的那几个人没有看到……

    正这样想着的时候,老原始人回头,恍惚间似乎是看到什么东西朝着自己飞来。

    没等他反应过来,就觉得腿上猛地一疼,整个人就不受控制的摔飞了出去。

    跑的快,这会儿摔得也掺,但不得不夸赞一下,老原始人的身子骨是真的结实。

    被这样狠狠的摔一下之后,居然很快就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

    然后一条腿蹬着地,居然还跑的不慢。

    不过,少了一条腿之后,速度还是受到了极大的影响,在老原始人一边一边拼命的蹦,一边频频回头的惊恐注视下,那些陌生的人,在朝着他迅速的接近着。

    “#¥%!”

    在老原始人惊恐的喊叫声里,他被追赶过来的青雀部落战士,一脚踹倒在地。

    不等他起身,就被牢牢的按在了地上,动弹不得。

    旁边赶过来的人有随身带着绳子的,将绳子从腰间摸下,然后三下两下的就将这个家伙给绑了一个结结实实……

    青雀部落之内,因为有跛这样一个手艺超好,而且非常有创造力的编织匠的存在,部落里的藤甲已经实现了更新换代。

    幸好跛将改良的藤甲弄出来的比较早,部落里第一代的藤甲编织出来的数量还不多。

    不然的话,这样一个更新换代下来,所需要的花费的人力物力可就更大了。

    如今,得到了神子、巫、首领这部落里三巨头一直认同并夸奖的跛,正在木匠室前,干劲十足的编织着藤甲,一边编织,嘴里一边说着一些话。

    这是在跟为围在周围的几个学徒讲解新式藤甲的编制方法。

    在这个过程里,几个学徒中的一个人,忍不住的用手在光光的脑袋上挠挠,觉得有些头大。

    之前自己好不容易才学会那种藤甲的编织方法,结果,连一套藤甲都没有编制出,那种编制方法就已经被废弃了,如今还要学习新的。

    自己的这师傅创新的实在是太快了……

    这个部落里的小学徒,一边认真的看着,想要将这新的编织方法给记下来,一边在心里这样吐槽着。

    跛不知道小徒弟对自己的吐槽,依旧是在那里兴致勃勃的编织着,手指头动的飞快……

    韩成在不远处看了看了一阵儿正在授业的跛,以及那些在跟着跛学习编织的人,忍不住的露出笑容来。

    只有生活在这个时候,才能深刻的体会到一个优秀工匠所能起到作用是多么的巨大。

    对于部落里能够有跛这样一个匠人,韩成一直都觉得非常庆幸。

    毕竟他自己的动手能力不够强,而且还有许多的事情需要做,如果没有跛这样一个优秀的匠人,部落根本就发展不到现在的这种程度。

    站在这里静静的看了一阵儿跛的授业,韩成悄悄的离开这里,没有出声打扰他们。

    自己部落想要进一步的发展,只拥有大量的人口是不成的。

    想要更进一步的发展,就需要更多的人,拥有更多的技能。

    木工、编织、石匠、铜匠、庄家把式……等等,这些拥有更多技艺的人,都是让部落更进一步发展的强大力量……

    当然,除了这些之外,还有纺织。

    作为一个从后世而来的人,他清楚的知道,一旦社会发展到一定地步,和广阔的外部市场相结合之下,这些一横一竖,用许多细细的线纺织而成的、看起来并不怎么起眼的布,将会展现出多么可怕的能量。

    想起了布,自然而然的也就想到了白雪妹。

    在现在青雀部落里,白雪妹的名字,在一定程度上,已经跟桑蚕、织布这样的字眼和东西捆绑在了一起。

    韩成觉得,按照如今这样的情形发展下去,等到了很久很久之后,部落里的人回首瞻仰祖先的时候,提及白雪妹,很有可能就跟他所生活的那个时代的人,提起嫘祖一样。

    首先浮现在脑海里的,是嫘祖养了蚕,并用蚕开始织布。

    而后才会想起,嫘祖是黄帝的妻子。

    韩成这样想着,笑了笑之后,将这个显得有些异想天开且比较久远的念头甩出脑海。

    不管后人怎么想,反正白雪妹就是自己捡回来的小童养媳,而且还是给自己生了猴子的那种。

    心里这样胡乱的想着,韩成已经来到蚕室外面,看到了和部落里的几个女人一起在这里照料蚕的白雪妹。

    看到蚕室里的白雪妹之后,韩成就忍不住的连着咽下几口口水。

    这不是因为突然之间白雪妹就变得美丽了,一眼之下就要让韩成把持不住。

    也不是因为韩成最近变得很是饥渴,大白天的就有些想入非非。

    而是因为,往一个装着蚕的簸箩撒进去了一些桑叶之后,白雪妹顺手从身前的衣服口袋里,摸出了一颗鸽子蛋大小、清洗过的青杏,放在嘴边啃了一口,有知有味的嚼了起来。

    部落周围的杏,韩成可是知道的非常清楚的。

    这几年,虽然也有教着兔八哥在下苗圃的同时,也尝试着进行嫁接,改变一下杏的品种,但这个同样是需要花费极长时间来慢慢完成的工作,如今所取得的进展并不怎么明显。

    就单单拿杏树来说,排除掉因为韩成以及兔八哥那半瓶子水都不到的嫁接手法而死掉的七八棵之外,剩下的杏树结出来的杏的个头,虽然比之前大了一点点,不过滋味却没有改变多少。

    后世的时候,那些品种优良的青杏吃起来就足够韩成咧嘴的了,如今部落里的这些青杏,吃起来滋味比后世的青杏滋味最少也要浓郁上一倍。

    自从吃了一颗青杏而被酸的晚上吃肉粥都觉得牙酸之后,韩成就再也鼓不起吃青杏的勇气了。

    不仅仅如此,更是落下了只要看到别人吃青杏,就忍不住的口水直流的毛病。

    这时候,看到白雪妹在那里咔嚓咔嚓的吃着青杏,眉头都不带皱一下模样,韩成除了大咽口水之外,剩下的就是浓浓的敬佩了。

    吃这样酸的令人根本就受不了的青杏,都能够吃出这样的气势,韩成不佩服都不成。

    这婆娘往年的时候也没有见她口味这样彪悍啊,现在怎么这样能吃青杏?

    跟着咽了一阵儿口水的韩成,有些疑惑的想着……

百度搜索 我是一个原始人 天涯 我是一个原始人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我是一个原始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守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守白并收藏我是一个原始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