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是一个原始人 天涯 我是一个原始人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二虫的母亲伸手在二虫光光的头上摸着。

    没有了乱蓬蓬头发的二虫,看起来有些让人不习惯,不过这样的脑袋用手摸起来却是非常的舒服,居然让二虫的母亲有种爱不释手的感觉。

    放眼望去,原来一个部落的人,男人们乱蓬蓬的头发如今都已经被那种锋利的刀子割掉了,短短的头发看起来就有种让人伸手去摸的冲动。

    其实不仅仅是那些男人和男性儿童,二虫母亲等这些女性原始人,如今与之前相比也有了很大的不同。

    她们乱糟糟的头发也被割断了一些,剩下的头发用那种看起来很好吃的、被称为‘香皂’的东西涂抹了之后,就着温水仔细的搓洗了。

    被那种白白的、如同天上的云彩一样的泡沫覆盖之后,往日里看起来乱糟糟的头发,如今变得香香的,编成一个大辫子之后,用绳子扎了,看起来很是利索。

    这种以前从来都没有见过的、处理头发的手段,让二虫的母亲还有原半农部落里的其他人女原始人一下子就喜欢上。

    在头发之上,女人总是乐意下功夫,二虫的母亲她们也同样如此。

    清洗头发,然后再把头发用竹子做成的叫做‘梳子’的东西梳理之后,编成辫子,再用绳子扎起来,这种在男人们看起来麻烦到令人头大的事情,她们做起来却是乐此不疲。

    这种在头发之上有些麻烦的改变,是二虫母亲她们乐意看到的,因为这样一来,不仅仅她们看起来变得好看了,而且有了这样明显的区别,不用跟之前那样需要跑到人的跟前,看看胸脯是否高耸才能辨认出是男是女。

    而且,在洗过头之后,她们都还被这个部落的人教授着,用那种看起来跟梳子很像,但是要更加细密、叫做篦子的东西一遍遍的梳头发。

    以前那些藏在头发里面,怎么捉都捉不完、令人极度苦恼的小虫子,就这样被迅速的梳理了出来。

    用手指甲挤着这些小虫子,发出一阵劈啪的声响,听着就让人心情愉悦,二虫的母亲最喜欢做这些事情了。

    不仅仅如此,她们还被勒令在这样的季节里洗澡,还必须将身上的灰都给搓洗干净,如果哪个人敢敷衍的话,部落里就会有人将她们按在热乎乎的水缸里,拎着那种用野猪毛做成的大刷子,来回的刷洗。

    被那种用硬硬的野猪毛制成的刷子刷洗身子的滋味一点都不好受,在连续有三四个人被这样粗暴的对待之后,听着她们的惨嚎声,余下的人,都不敢怠慢了。

    当时洗澡的时候,二虫的母亲和部落里的许多人一样,对于这些没事找事的事情,心里颇有些怨言,毕竟以往的时候她们基本上就没有洗过澡,也一样活的好好的,怎么到了这个部落之后,就多出了这么多的规矩?

    不过现在,二虫的母亲对此早就已经没有的怨言,而且甚至于还有些喜欢上洗澡了。

    因为洗澡之后,身子上光光的,暖烘烘的,整个人都一下子变轻了许多。

    看看自己能够看到皮肤本色的手,二虫的母亲将抓着辫子的手松开,握住了身上包裹着的兽皮。

    这些兽皮很是柔软,虽然还是原来的兽皮,但是被这个部落的人,丢进烧着火的大缸里面使劲的熬煮又弄干之后,就变得柔软了。

    不仅仅如此,兽皮里面钻来钻去的小虫子都被煮死了,如今再穿在身上,既暖和又柔软,也不会再让人觉身上痒了……

    这些颇为麻烦的事情,最开始做的时候,让二虫的母亲她们非常的头疼,不过做的多了,体会到里面的好处之后,渐渐也就不觉得难受,反而还喜欢上了这些。

    二虫的母亲她们还不止一次的去跟原来的部落做对比,原本在她们看起来非常智慧的女祭祀,如今再看的时候,也觉得不怎么智慧了。

    因为这些并不复杂、却能让人感到舒服的事情,自己部落女祭祀却不知道。

    而且,女祭祀做出来的陶器,跟现在的部落根本就没有办法比。

    如今她们吃饭用的碗,都比女祭祀以前制造出来的最好的陶器都要好。

    之前才得知女祭祀抛弃她们的时候,二虫的母亲和部落里的许多人一样,感到惶惶不安,但是在这个部落里生活了一段时间之后,二虫的母亲则完全没有这种感觉了,甚至于有很多时候,都觉得女祭祀抛弃她们是一件好事。

    因为在女祭祀将她们抛弃之后,她们有了更为智慧,更为年轻的神子。

    当然,让二虫的母亲这些人,先觉得麻烦而后又喜欢上的东西,并不包那令人头大的筷子,以及那种说起来拗口到令人直想咬到舌头的语言。

    但是没有办法,这两件事情她们必须要学,因为不用那两根被称之为‘筷子’的小木棍吃饭的话,她们就不能吃到食物。

    这种拗口的语言也是这样,每天每个人都必须学会五个,一个学不会,就要少吃一些食物,有两个不会的话,就要饿上一顿肚子。

    在肚子的抗议下,在食物的诱惑之下,她们只能是竭尽全力的去学这种拗口到令人痛不欲生的语言。

    这种叫做普通话的语言,学起来真的令人头大。

    这还不是最令人感到难受的,最令人难受的是那种被称之为汉字的图案。

    这些图案一个个看上去方方正正的,在二虫的母亲以及绝大多数的半农部落的人看来,这些图案都是一样的,可是部落里教授这些的人,却偏偏能够指出它们的不同。

    以前的时候,二虫的母亲只佩服强壮的、能够带回来很多食物的男原始人,现在,二虫母亲的想法却变了。

    对于能够‘画出’这些图案,并且一个个的将它们都给认出来的人变得更加敬佩。

    因为这在她看来比打猎都要困难,好在这个部落的人,也并没强迫她们学习这些……

    曾经受够英语折磨的韩成,很能体会到这些人的心情,看着她们学习汉语被折磨的样子,韩成就觉得心里格外畅快。

    这种畅快只比看到那些外国友人学习汉语被折磨的抓耳挠腮,仰天咆哮稍微差了那么一丁点。

    当然,韩成的畅快也只是这片刻的时候,当他的目光从被汉语折磨的掉头发的半农部落奴隶们这里移开,落在以肉眼看见的速度减少的食物上面的时候,这种畅快,立刻就被一种带着肉疼的惆怅所取代。

    按照之前他的构想,在部落里的人挖土修建房屋的时候,一个深度超过四米、直径超过十米的圆柱形粮食窖就已经成型,上面遮风挡雨的草棚都已经搭建好了,只需要稍微的整理一下,就能往里面装粮食了。

    然而现在,这个修建好的粮食窖都还在空着。

    原因无他,是因为部落里一下子多出了两百多张需要吃饭的嘴。

    打仗,历来拼的都不仅仅是武力。粮草这些都是非常的重要的东西。

    这点从青雀部落这次对半农部落的征战上就能看出来。

    长途行军,外加上那两百多个青雀联军的人,食物的消耗极为惊人。

    这次从半农部落那里那里掠夺到了不少的食物,不过她们的这些食物远没有青雀部落的食物质量高,也只能勉强弥补这次出征的食物消耗。

    不过弥补是弥补了,但是这两百多张吃饭的嘴从此之后,就只能由青雀部落来喂养了。

    这一张张的嘴,就是一个个吸纳食物的无底洞,但是没有办法,还都要养着。

    如果不是有了青铜铸造的犁子,让部落里耕作的效率增加,耕种的土地面积扩大,粮食总产量大大增加,部落一下子增加了这么多张嘴,就算是韩成都要极度的惆怅。

    经过这些年的发展,青雀部落的人口已经得到了一个极为快速的增长。

    在陆续吸纳了猪部落、骨部落、绿部落、驴部落、黄果部落以及残存的羊部落,再加上青雀部落生活条件以及医疗卫生条件的改善与提高,这些年出生的婴儿数量还有成活率都得到了一个很大的提高。

    所以到了现在,青雀部落公民的人口总数,已经达到了五百一十三人!

    其中成年人总共有两百零四人,男性有七十一人,剩下的一百三十三人为成年女性。

    未成年人有三百零九人,其中有十二个人将要步入成年。

    现在,韩成到来之后,出生的孩子,最早的那一批,算上虚岁已经八岁了。

    原始人成年早,再过上个五六年,等这些孩子们成长起来,不用吸纳外来人口,仅仅是自己部落每年成年的人都能达到二十个往上!

    而这还只是算了部落里的公民人数而已,还没有算部落里的奴隶。

    这几年来,在相继啃下了腾蛇部落以及半农部落这两个大部落之后,青雀部落的奴隶人数,也得到了一个飞速的增长!

    原来的时候,从腾蛇部落那里得到的奴隶,就有一百七八。

    这几年算上因为表现突出而被提拔为青雀部落公民的,以及因为种种原因死去的两三个人,再算上新出生的婴儿,腾蛇部落的奴隶数量,在维持住原来的数量的情况下,又往上增长了几个。

    如今再加上半农部落的这两百多个奴隶,以及几个脸上被刺字的羊部落的人,青雀部落的奴隶总量,已经达到了四百二十六人。

    其中,男性成年奴隶有六十四人,女性成年奴隶有一百五三人,成年奴隶合计两百一十七人。

    将要成年的奴隶有十五个,剩下的是年纪相对小一点的奴隶,两者合计共有两百零九人。

    将青雀部落的公民,和青雀部落的奴隶做一个加总,青雀部落的总人口,已经达到了九百三十九这个令这个时代的许多部落都惊叹的人数!

    和韩成刚刚来到青雀部落时相比,部落的人口增加了将近二十倍!

    如果来年开春,部落里的男人和女人们再多努力一把,等到青雀十年将要结束的时候,说不准部落里的人,就能突破千人大关了!

    这样的人口,就算是在后世,如果不跟平原地带的那些大村落相比,也能称得上一个不小的村落了!

    这么多人口,对青雀部落来说是一笔宝贵的财富,但是同时,在利用不好的时候,对于部落的掌舵人来说,也是一个不小的负担,这个负担只需要看看每天消耗掉的食物就能知道有多大。

    赶紧开春吧,开春之后,部落就能继续开垦土地种植粮食了。

    同时,也能得到一些其余的食物进行补充,不用死守着储存下的这些食物。

    只要稍微有些进项,部落里储存的这些食物,就不会消耗的这样迅速了。

    如今,在这样大的人口与食物压力之下,就连韩成也禁不住的盼望着那个叫春的姑娘赶紧到来了。

    看了一阵儿粮仓,又盯着记载了人口数量的本子看了一阵儿之后,韩成的眉头渐渐皱了起来。

    他眉头皱起不是因为每日食物的消耗速度。

    如今食物的消耗虽然大,但是依照青雀部落粮食的储存量来看,部落的粮食也只是稍微有些紧张,粮荒的事情并不会发生。

    令他皱眉头的是青雀部落公民和奴隶之间的数量。

    从人数的总量上来看,青雀部落公民只比奴隶多出来了87人。

    如果只比较成年人的数量的话,在半农部落加入之后,部落里的成年奴隶比青雀部落的成年公民都要多出十三人!

    这样的事情,对于部落来说,并不是一个太好的消息。

    按照韩成之前的设想,公民和奴隶之间的比例为二比一,这算是一个比较安全的线。

    而现在,却是成年奴隶的人口直接超过了公民,这无疑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事情。

    之前的时候韩成没有发觉这些,现在发觉了,立刻就惊醒了过来。

    是需要赶紧想办法来因为将大量半农部落奴隶涌入,而打破的平衡重新维持下来的时候了。

    这件事情在一定程度上,甚至于比开垦土地都要迫切。

百度搜索 我是一个原始人 天涯 我是一个原始人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我是一个原始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守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守白并收藏我是一个原始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