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是一个原始人 天涯 我是一个原始人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狼藉一片的半农部落之内,作为胜利者一方统帅的韩成,此时正在行使胜利者一种特权——搜刮战利品。

    房间之内,韩成找到了被这个部落的人储藏起来的作物。

    迫不及待的抓上一把,圆滚滚的手感,顿时就让韩成激动而又紧张的心凉了半截。

    仅凭手感就能判断出来,这种作物并不是他心念念的小麦和大米,倒是像一种豆类。

    可别说还是黄豆!

    如果真是黄豆的话,自己绝对会有打人的冲动。

    韩成心里这样想着,不过基本上也能确定这些东西不是黄豆,这不仅仅是因为摸上去这圆滚滚的东西个头要比自己部落的黄豆小上一些,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借着这房间内并不明亮的光线,韩成确定了它的颜色不是黄色。

    抓住小半把不知名的豆子,韩成快步走到半农部落这座低矮的房屋的门口处。

    光线亮了,韩成也终于看到了这种作物的真容。

    这是圆滚滚的东西是灰褐色的,比黄豆的个头小。

    不过能够确定,这是豆类的一种。

    韩成盯着手里的这种灰豆子,仔细的搜寻自己的记忆,这样过了一会儿,还真让他找到了一些和眼前的这些豆子相关的记忆。

    不出意外的话,自己手里的这种豆子,就是灰豌豆,在自己老家那里被叫做料豌豆。

    之所以被叫做料豌豆,是以为这种豌豆磨碎之后用来喂养牛马很是不错,适合用来给牛马贴膘和在农忙季节的时候,给牛马加餐。

    也算是一种不错的作物,但是因为之前对这种未知的作物期待过高,这时候得知真相,心里难免会有失望。

    不过韩成的这种失望持续了一段时间之后也就消失了。

    因为不管怎么说,自己部落都新得到了一种可以大面积种植的作物。

    而且这种豆子的名字虽然不太好听,但是除了用来喂养牛马之外,人也是可以吃的。

    放在陶罐里盖上盖子好好的闷上一阵儿,料豌豆会变面,吃起来味道还是不错的。

    这种吃法不是最令韩成心动的,最令韩成心动的是,把料豌豆用水泡了,而后用小花磨磨碎,得到的料豌豆粉。

    这东西可是能够做出凉粉这种消暑利器的!

    凉粉用刮子刮成条,放上香醋、芝麻酱、辣椒油、盐这些东西,再丢进去一小撮香菜,用筷子搅拌之后,一碗只需要想想一下就让韩成大咽口水的凉拌凉粉就已经出炉了。

    在没有冰的时代,这东西是妥妥的夏日消暑的好吃食。

    不仅仅是凉粉,料豌豆粉还可以用来下粉条。

    在后世,不仅仅红薯、土豆这样的高淀粉的作物会被用来下粉条,就连玉米这些也能被做成粉条。

    含粉量不低的料豌豆自然也能用来做粉条。

    但是因为产量远远低于红薯、土豆、玉米这些作物界的扛把子,用来下粉条成本实在是有些高,所有基本上很少能够遇到料豌豆粉条。

    一旦料豌豆转化为了粉条,那么吃法立刻就多了起来。

    煎的两面金黄的豆腐和鸡蛋剁碎,掺上切碎的粉条和韭菜,不论是用来包饺子还蒸包子亦或者是做煎水煎包,都是极好的。

    还有那一道论盆装的名菜猪肉炖粉条……

    当关于料豌豆的食用方法一个个的浮上心头之后,韩成的心情立刻就变得美妙了起来,再去看手里这些显得灰扑扑的豆子的时候,感觉也顿时就变得不一样了起来。

    “将这些统统的运回部落,一个子都不许剩下了!”

    被粉条还有凉粉刺激的大咽口水的韩成,豪气万千的吼叫着。

    在多出了三百多个入侵者之后,刚刚经历过一场战争的半农部落,不仅仅没有变得萧条,反而还变得更加热闹了。

    众多羊部落的人,被捆绑起来,一堆一堆的在院落里,看着这些凶残的侵略者,在自己部落的房屋里进进出出。

    这些人大多面色发白,浑身发抖,一部分是被吓得,另外一部分是因为冻饿。

    毕竟从进入冬天开始,他们在智慧的女祭祀的号召下,就一直采取节省食物的策略。

    今天早上还没有来得及吃饭,就先来了这样的一场事情,一番亡命的奔逃之下,早已经是饿的不成了。

    院落之内,有食物的香味飘散,这是青雀联军的人在这里用大缸熬煮食物。

    不远处有人拖着战死的半农部落的人的尸体往外面拉,七扭八歪的堆做一堆。

    一边清理尸体,一边有人在做饭,神经大条的众人,居然没有哪个觉得不妥的。

    这些抱着孩子的半农部落的女原始人,一个个惊恐极了,因为在那个领头的恶魔的命令下,她们这些人连同孩子,全都被拉了起来,被推着往房屋里走。

    被拉的脱离队伍的她们,恐惧而又无助的不住往回看,想要向自己的族人求助。

    然而迎上的只有被捆住手脚的族人,同样惊恐无助的目光。

    惊恐到不行的这些半农部落的女原始人,来到生着火的房间之后,变得惊疑不定了起来。

    因为这些不久之前凶残无比的人,没有杀死她们,也没有杀死她们的孩子,反而是将她们被绑在前面的手解开了。

    看着饿的哇哇直哭的孩子,她们顾不得太多,赶紧掏出孩子的饭碗来喂他们……

    浑身都疼的半农部落女祭祀整个人都处在一种失魂落魄之中,自己的部落的就这样完了。

    首领死了,其余的人一个都没有跑出去……

    虽然处在这样的呆滞里,但是再看到这些邪恶的人开始拉扯着自己部落抱着孩子的人往屋子里去的时候,她还是变得激动起来。

    因为她从以前的祭祀那里得知,有的部落会将攻打下来的部落的婴孩杀死,更有甚者,会直接被吃掉!

    眼前这个凶残的部落……半农部落的女祭祀不敢再往下想了。

    她、还有其余看到这一幕的半农部落的人,变得极为恐惧,恐惧之中又带着一种更深层次的怨恨。

    这样的情绪持续了一阵儿之后,戛然止住。

    因为那个看起是这些恶魔领头的恶魔,正亲手盛出热气腾腾的食物,让人一碗碗的往房间里面端。

    而这个房间,正是不久之前,自己部落的女人还有她们的婴孩被关押进去的房间。

    他们在干吗?

    看起来不是要杀人的样子。

    如果要是杀人的话,不可能会给她们端食物这种宝贵的东西,尤其是现在是冬天,食物愈发显得珍贵。

    自己部落的这些人,确实要多吃一些食物了,因为吃的不好,nai水都不怎么多了。

    半农部落的女祭祀心里这样想着,随后心里变得更加怪异和不解起来。

    因为她发现自己完全看不懂那个人这样做是什么意思。

    就跟之前自己没有想到这个人居然卑鄙无耻的在那里安排了人一样。

    自从遇到了这个部落之后,她引以为傲的智慧,总是显得不够用。

    整个人经常会有一种被人按在地上摩擦的感觉。

    她不知道韩成此举的用意,韩成自己却明白。

    一方面是因为不想让这些婴孩在这样的天气里冻饿而死。

    相对于半农部落的成年人而言,他们是最无辜的。

    这时候有这种感情看起来有些婊,但韩成心里这种感觉却是确确实实存在的。

    不过虽然会为在自己的领导下造成的死伤,升起一些宝贵的负罪感,但是如果让韩成重新选择一次的话,韩成还是会毫不犹豫的这样做。

    没有办法,成年人的世界里,没有容易这两个字,作为一个带领着部落进行发展的成年人,更是如此。

    另外一方面,就是用这样的行为,去安抚这些人,去慢慢的收买他们的人心。

    刚刚在这里制造了一场杀戮,韩成自然不会想着,立刻就让他们对自己感激涕零之类,那不现实。

    不过这样做了,确确实实会有上一些用途。

    类似的事情做的多了,他们对自己部落的感觉就会慢慢的改变。

    这些人不久之后虽然是要收做奴隶来用的,但韩成还是尽量的想要让他们变成对部落没有什么怨言的奴隶,就比如腾蛇部落众人那样的。

    韩成的这一手,效果还是很显著。

    惶惶不可终日半农部落的俘虏们,再见到这样的事情之后,虽然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不过有一点却是清楚的,那就是这些凶残的的人,暂时是不会杀死她们了……

    当这些凶残的人都吃过食物,一碗碗的热汤极其意外的出现在她们面前的时候,这些惊疑不定的人,心中更为安定了一些。

    半农部落的女祭祀觉得自己脑袋懵懵的,一方面是因为寒冷和饥饿,另外一方面则是因为这些人老是出乎她意料之外的行为。

    不过她的脑子懵是懵,手上的绳子被解开之后,在那些恶魔持着武器的人的看守下,她吃起食物来,却没有丝毫的犹豫,因为她想活下去,她想要看看这些人想要做什么,她想要看看这个部落之所以能够这样强大的秘密……

    再半农部落的女祭祀飞快的吃着食物的时候,坐在房屋里的韩成,正在打量着这个显得有些老的原始人。

    通过那几个被解救出来的羊部落的奴隶,他知道了这个女原始人的身份。

    这女原始人的身份倒是跟巫很般配。

    这是明白了这个女原始人在半农部落里的身份之后,出现在韩成脑海里的念头。

    巫年纪大了,一个人生活,缺少一个暖炕的,看着也挺凄苦。

    这个女原始人看起来要比巫小上不上,将她送到巫被窝里去暖床,虽然算不上一枝梨花压海棠,但一句老牛吃嫩草还是担得起的。

    而且,因为这个女人在半农部落里身份特殊,基本上她的吃食是不会亏欠的,所以身上的肉不少。

    从巫之前几次给自己找媳妇的审美上来看,应该能够入巫的法眼……

    韩成越盘算越是觉得这件事情可行起来,毕竟最美不过夕阳红嘛。

    “你看那女的美不美?”

    韩成指指狼吞虎咽的吃着食物的半农部落女祭祀问站在一旁的大师兄。

    大师兄闻言认认真真的看了一会儿,点点头道:“美。”

    说完之后,忽然看向韩成,露出了一些古怪的神色。

    这神情看的韩成浑身发冷,不由得打了寒颤。

    脑门上有黑线浮现的韩成,赶紧摆手澄清这个吓人的误会:“给巫找的,给巫找的……”

    明白了韩成意思的大师兄,认认真真的思索了一会儿,眼中忽然露出了亮光来,接着便是大点其头……

    “阿嚏~!”

    青雀部落大门口处,穿着很是霸气的虎皮衣服,一个劲的朝部落东面望去的巫,忽然间狠狠的打了一个喷嚏,鼻涕泡都吹出来的那种。

    擦掉鼻涕的巫不敢在这里多呆了,因为神子跟他说过,人受凉之后,就容易打喷嚏。

    巫现在一点都不想死,看着部落一日日好似一日,这样令人陶醉的景色,他是怎么都看不够。

    所以回到房屋中之后,他赶紧给自己倒了一杯热气腾腾的茶,双手捧着坐在热炕上,把自己喝出了一头汗这才算是罢休。

    也不知道神子他们现在有没有到那个部落,有没有攻打下来那个部落,有没有受伤……

    被巫念叨着的韩成等人,如今正在收拾东西,准备返回部落。

    半农部落的人数很多,除去随着半农部落的首领战死,以及在逃跑的途中被杀死的共四十三人之外,连大人带小孩,剩下的还有两百二十三人!

    这样的人数,差不多已经是韩成才到青雀部落时,部落人口的五倍了!

    这些人里面成年人有一百三十一个之多,其中男性成年人有三十六个,女性成年人九十五个。

    未成年人有九十二个。

    再加上五个羊部落的顺服者,还有四个一直不曾投降的羊部落的人,这样算来,这次共计得到人口两百三十二人!

    而青雀联军这里,只不过是损失了一个人而已。

    这个死掉的人是才加入到青雀部落的羊部落的人。

    在东侧口处杀半农部落的人的时候,被撞倒了,然后被活生生的踩死了……

    。顶点

百度搜索 我是一个原始人 天涯 我是一个原始人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我是一个原始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墨守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守白并收藏我是一个原始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