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一念原罪 天涯 一念原罪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风声徐徐,天上的乌云散去,渐渐地,晴空万里。

    烈日当空,万丈光芒铺洒在骛州大地上。

    城东,一辆红色的法拉利,从龙腾小区旁,一晃而过。

    最后,在一个路口停了下来。

    车窗玻璃缓缓而下,车里,露出一张冷艳无双的脸。

    “混账!”欢儿的目光,望着一条幽暗的小巷子,咬牙切齿。

    她的目光之下,那是大批警察,正押着一个黑衣女子从中走出来。

    毫无疑问,那是她手下,那个人,是她留守看着陈曦的人。

    她的隐藏点,被警方端了。

    欢儿的脸色,阴冷如冰,此时此刻,与湛蓝的天空,形成鲜明的对比。

    两头失利,今天,她输了,输得彻彻底底。

    但她中计了,那车里的人,根本不是她海叔,而是她最为痛恨与不齿的败类,唐风。

    此时此刻,她对唐风的恨,无以复加,甚至超过了吴志远。

    陈定海和吴雨蝶,就是栽在唐风手上的!

    尽管,她杀了余多多,但,这不足以解去她的心头之恨!

    直到现在,他何尝不明白,她的海叔,就在大队警车押送下,走端阳大道。

    而她的另一个手下,到现在,还没回来,想必已经凶多吉少。

    “咦?不对!”忽然,欢儿目光一闪。

    她发现,街对面,那条小巷,那些人中,只有她的手下,而不见陈曦和周恒远的妻儿。

    如果她的隐藏点被端了,陈曦和周恒远的妻儿,应该在其中。

    然而,她们不在。

    这说明一个问题,陈曦等人,提前被人救走了!

    “吴、志、远!”欢儿一掌拍在方向盘上,勃然大怒。

    今天,她没有看到吴志远。

    他根本不在现场,否则,看到她出现,他怎会不现身?

    那,只有一个可能,他来这里了。

    这十多天,他是故意出现在端阳路,引起自己的注意,趁自己这方空虚,把陈曦救出来。

    “啊!”欢儿怒吼。

    此时此刻,她成了孤家寡人了。

    她的海叔没救到,陈曦反而被吴志远救走了。

    她手上,已经没有筹码。

    陈定海,将面临判刑,且,必然是死刑!

    看着那个黑衣女子,在警方的押送中,在她眼里,渐行渐远,欢儿的脸色,阴晴不定,此时此刻,她很想拿着枪,冲出去,与那些人同归于尽。

    然而,她知道,她不能,这样冲上去,无异于送死。

    她很讨厌这种感觉,犹如当初在渝城一般,她芸姨,被自己的亲妹妹生生勒死,她知道原委后,却无可奈何。

    这种无力感,她很讨厌,非常讨厌。

    “海叔,就算你判刑了,我也要把你救出来!”

    欢儿握紧拳头,手指一动,车窗玻璃缓缓而上。

    “嗒!”正在这时,她的手机,传来一声震动。

    打开手机,欢儿看到一条短信:

    陈定海逃走,项云飞已死,无法联系你,只能通过以前你留的号码,给你发一条短信,我已经尽力,详情,你打开新闻便知晓,以后,互不相欠!

    “海叔逃走了?”欢儿惊喜,急忙打开收音机。

    “本台消息,今天早上八点,端阳路发生激烈枪战,死伤无数,凶徒化妆成警方人员,混进车队里,已被警方尽数击毙,主要犯罪嫌疑人陈定海,趁乱杀了公安局局长项云飞,已经逃走,现在警方全力搜捕中……”

    “海叔,你真的逃走了!”欢儿内心起伏不定,脸上的寒冰褪去,化为一抹红霞,美艳无双。

    油门一动,红色的法拉利,往端阳大道而去。

    ……

    端阳大道,一条昏暗小巷子中。

    这里,没有阳光。

    有一个魁梧的青年,缩在一个墙角里,在痛哭。

    还有两人,分别靠在墙两边,不停地抽烟,颓然无力。

    “局长,你怎么死了啊!呜呜呜!”孙宇不停地哭,伤心欲绝。

    这里,就是项云飞被杀的现场。

    此时此刻,他的尸体被抬走了,大批警察也走了,只有孙宇,张逸杰,唐风三人。

    除了孙宇的哭声,昏暗的小巷子中,死寂一片。

    “局长啊,你还没来得及去见你孩子呢,怎么舍得他们就走了,啊!天杀!陈定海,我要杀了你!”

    孙宇边哭边吼,他的哭吼声,与风声交织在一起,宛若一曲悲歌,凄凄切切。

    “你他妈的别哭了!”唐风一脚把香烟踩灭,猛扑过去,把孙宇提起来,“你再哭,老子揍死你!”

    “可是,局长死了!”孙宇任凭唐风提着,失魂落魄。

    “你!”唐风眼神一黯,颓然松开孙宇,坐在一边,重新点燃一支烟。

    “如果小秦和开车司机是内鬼,副局长和局长坐在后座,以局长的本事,怎么会被他们挟制住?”张逸杰走上前来,面无表情。

    “就算陈定海的人混进来,这方案,是局长亲自策划,除了我们几个,没人知道装甲车里的人是陈定海,更何况,他的人还混进装甲车里去了,以小秦和开车司机的权位和能力,是做不到这点的!”

    “你是说?”唐风抬起头来,盯着张逸杰。

    “这事,没那么简单,真正的内鬼,另有其人,而且位高权重!”张逸杰意有所指。

    “局长死了,谁得利最大?”唐风寒声说道。

    “还能有谁!”张逸杰苦笑,“有一个人,兢兢业业,威望很高,要不是项局长突然上任婺城,他就是局长了!”

    “风哥,杰哥!”

    孙宇擦干眼泪,突然说道,“局长生前对我说过一句话,他说,如果他死了,害死他的人,就是刘天峰!”

    “什么?”唐风和张逸杰对视一眼,大惊。

    “混账,你怎么不早说!”唐风大怒。

    “局长不让我说!”孙宇说道,“他说要给刘天峰一个机会,只是让我暗中调查他,不动声色,陈定海受审在即,他不想多生意外!”

    “啊!”唐风一脚踢在墙上,怒不可遏。

    “唐风,冷静!”

    张逸杰拉住唐风,“这只是我们的推测,不能证明什么,我想局长也是推测,才让孙宇暗中调查,要不然,刘天峰早被抓了!”

    “好得很,好得很!”唐风寒声道,“在人前装得大义凛然,还中了一枪,这很明显,和陈定海是同伙,除了他,谁能让那些亡命之徒混进车队里?”

    “难怪很多次行动,都以失败告终,对方像是未卜先知一般!”张逸杰脸色难看无比,“还记得那次行动么?我们人没抓住,包括黄韵寒在内的几大分区负责人,就先后自杀了!”

    “还有杨暮雪母女,她们的藏身地点,知道的人不多,还是被欢儿的人找到了,逼得杨暮雪先杀女,再自杀!”

    “杨暮雪母女没有死!”孙宇说道,“我知道她们在哪里,那天,是局长和她演的一出戏,就是为了麻痹欢儿!这样也才能保护她们母女!”

    “风哥,杰哥,我们该怎么办,呜呜呜!”孙宇说着,又哭了起来。

    “我承蒙老局长栽培赏识,才有今天,堂堂正正的做人!”唐风深吸一口烟,低沉说道,“我原本是做商业罪案调查的,直到,项局长来,我才接触凶杀案,贩毒案,人口贩卖案,局长对我很器重,有知遇之恩,他不但教我怎么破案,还教我怎么做人,这事,必须查下去!”

    “目前,有三条线!”张逸杰说道,“一是暗中调查刘天峰,这事,我会上报上去,不动声色去查,孙宇性格粗犷,刘天峰不会防范于他,他最为合适!

    “第二,务必尽快把欢儿和陈定海拘捕归案,这次他们很可能要逃跑,刻不容缓,这事也很棘手,如果刘天峰和陈定海有勾结,那我们将寸步难行,必须暗中进行!”

    “第三,找到吴志远,今天他没现身!也不知道在谋划什么,想必与陈曦有关,如果陈曦遇难了,婺城,恐怕永无宁日了!”

    ……

    “嘭!嘭!嘭!”

    正在这时,有沉重的脚步声接近。

    这是一个消瘦的青年,双目通红,阴沉着脸,来到张逸杰身边。

    “杨启发,情况怎么样了?”唐风问道。

    “刘副局长已经醒来!”杨启发说道,“他身上的子弹取出来了,和杀害项局长的子弹,是同一个口径,同一个型号,一模一样!”

    “嗯!”张逸杰和唐风对视一眼,并不意外。

    “还有两件事!”杨启发沉声说道,“一,在这条巷子的另一头,发现两具尸体,初步判断,是被人用狙击枪狙杀!照片我拿去给刘副局长辨认过,已经确定,就是开装甲车那两个人,也就是说,是协助陈定海逃走的那两个手下!”

    “你的意思是说,陈定海逃走的时候,他的手下,被人枪杀了?”唐风盯着杨启发,问道。

    “嗯!”杨启发点头。

    “吴志远!”张逸杰突然说道,“一定是他,难怪他一直没有出现,原来是想当黄雀,等大家拼得你死我活,他再出手,陈定海,很有可能,被他抓了!”

    “第二件事呢?”唐风问道。

    “华丰菜场,老城区,警方接到匿名报案,发现欢儿的隐藏点!”杨启发说道,“抓了一个兰花草的女人,此人已经交代,陈曦,还有周恒远老婆儿子,就关在那里!”

    “陈曦呢?”张逸杰紧张问道。

    “不知道!”

    杨启发摇头,“那女的交代,她被人打昏了,不知道是谁,她醒过来,公安局的人已经抓住她了,现在,神秘人不知道是谁,陈曦肯定在他那里,周恒远的老婆儿子,也不知去向!”

    “会不会是吴志远?”孙宇说道。

    “如果陈定海被吴志远抓了,他不可能出现在华丰菜场那边!”

    张逸杰说道,“以我对他的了解,他今天必然过来这边!”

    “欢儿的人,都受过训练,这个神秘人,一招能把她制服,连人都没看清是谁,如此身手,婺城有几个?”唐风摸着下巴,“这个神秘人会是谁?”

    “会不会是吴志远的兄弟,郑勇?这狗日的,身手极为了得!”孙宇问道。

    “不会!”杨启发接过话来,“已经确定,郑勇现在就在安城龙潭寨,准备申请办学呢,他又不是神仙,会分身术!”

    “欢儿做事如此隐秘,警方都没有发现她的踪迹!”唐风皱眉道,“谁有这么大的本事,能找到她!”

    “这个人,必然认识吴志远,而且,关系极深,就是冲着陈曦去的!”张逸杰肯定说道,“要不然,不花费点心思,怎么会找到欢儿的藏身点!”

    “听说,最近一段时间,很多小混混,摸包的,偷窃的,都涌往华丰菜场……”杨启发忽然想到了什么,说道,“会不会与这件事有关?”

    “这些人,一般都是各干个的,一群散沙,无利不起早,如果他们都聚拢在一起,只有一个原因,钱!很多钱!”

    唐风说着,目光一闪,“在婺城,又有钱,身手又好,而且,又和吴志远有关系的,还有谁?”

    “婺城第一少,蓝衣!”张逸杰脱口而出。

    杨启发和孙宇对视一眼,和张逸杰一同,目光齐齐落在唐风身上。

    婺城双少,一个好酒,一个风流,谁人不知?谁人不晓?而且,醉乡楼重新开张的那一夜,双少重逢,把酒言欢,他们是从小玩大的好兄弟,已经闹得沸沸扬扬。

    “没想到是这个疙瘩!”

    唐风蹙着眉头,而后大怒,“都看着你干什么?我连我老爸都抓,更何况兄弟?如果有足够的理由怀疑他,就动手!”

    “不必激动,蓝衣救人,这是好事,他没犯法!”张逸杰说道。

    “和吴志远合谋,还不犯法?”唐风反问道。

    “没有证据啊!”张逸杰苦笑,“再说,我们也是推测而已,就算能证明陈曦是他所救,也不能证明,他和吴志远合谋,两码事!我们的重点,还是欢儿和陈定海,还有吴志远!”

    “至于蓝衣那里,我们几个,到时候去走一趟,你不必动手,我来就是!”张逸杰说道。

    “吴志远,你会在哪呢?”

    ……

百度搜索 一念原罪 天涯 一念原罪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一念原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吴开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吴开阳并收藏一念原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