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一念原罪 天涯 一念原罪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兄弟,我要你帮我,把小曦找出来!”

    一张地图缓缓铺展开来,那是一条路,一条从公安局通往法院的大路。

    这条路,分为三段,落日大道,残阳路,端阳大道。

    路上,标注着密密麻麻的红点,触目惊心。

    蓝衣眼睛急剧收缩,目光定在端阳路末端,那里的标注,最为醒目。

    他毛骨悚然,感觉到,一股肃杀之意,从地图上,扑面而来。

    那些红色的标注,仿若血液一般,染红了端阳路口。

    他仿若看到一场大战,一场世纪大战。

    因为那天,是八月八号!

    他收到消息,陈定海,八月八号,开庭审理!

    刚看到地图,蓝衣便知道怎么回事了。

    他何等人物,一眼就看出了吴志远的想法。

    “小雨,你大哥难得来,你去给我们烧几个好菜!”看着转过头来,捧着蓝雨的脸,柔声说道。

    “嗯!”蓝雨轻轻颔首。

    她何尝不明白,他们要商量大事了,蓝衣是让她避开。

    他不想让她卷进来。

    因为,这里涉及太多事,知道越多,越是危险。

    他是在保护她。

    “那我去了!”蓝雨展颜一笑,深深地看了吴志远一眼,转身而去。

    “我想救小曦,只有一个办法!”吴志远开口,眼睛死死盯着端阳大道,“劫了陈定海,用他来交换小曦!”

    “那天,会死很多人!”蓝衣神情凝重,“你答应过我的,不轻易杀了,更何况,是警察!而且,唐风,也是我兄弟,我不想你们火拼,谁出事了,我都不愿看到!”

    “放心!”吴志远抬起头头来,“我不会杀警察,更不会伤害唐风!”

    点燃一支烟,深吸一口,吴志远重新坐回沙发上,轻呼道:“那是唯一的机会了,我不能放弃,你也知道,项云飞不可能用陈定海去换小曦的,他们就算把欢儿抓了,只能一步步搜索小曦的线索,那时候,小曦……只能在黑暗中自生自灭……”

    吴志远沉声说道:“陈定海是欢儿最在乎的人,也只有劫住他,才能和欢儿对话,那天,我必去!”

    “你有没有想过,欢儿也会去?”蓝衣问道。

    “她必去!”吴志远说道,“陈定海如果判刑,必然死刑,那是她最后的机会,所以那天,必然有一场恶战!我不会轻易动手,我只能等他们拼过你死我活,我后发制人,我不急,但欢儿一定急,这次,我一定要成功!”

    “那你要我帮你做什么?”蓝衣问道。

    他不相信,志远会让他一起去劫持陈定海。

    作为兄弟,他怎会让自己去冒险?更何况,自己新婚,志远做不出来。

    “你人脉广,上至名流权贵,下至贩夫走卒,都和你打成一片!”顿了片刻,吴志远把香烟熄灭,一只手指,定在地图上,“这里,是龙腾小区,我发现,欢儿的车,停在这里,我猜测,她就在不远处,我想让你,利用你的资源,帮我监控这片区域!”

    “欢儿在这一片?”蓝衣皱眉道,“多大的范围?”

    “不会超过十分钟的路程!”吴志远寒声说道,“她现在藏起来了,想必也像我一样,等待那天的到来,到时候,她要用车,所以,不会太远!”

    “你等我一下!”蓝衣说着,转身从抽屉里,拿出一支笔,“十分钟的路程,我们以龙腾小区为原点……”

    “刷!”蓝衣在地图上,画了一个蓝色圆圈。

    “就是这片区域了!”

    蓝衣轻笑,抬起头来,“我喜欢蓝色!你用的红色,我不太喜欢!”

    “这个圈之内!”蓝衣继续说道,“龙腾小区以西,是新兴住宅区,这一带的楼房,是我蓝家一手承建,我了解这里!”

    “接着说!”吴志远说道。

    “如果我是欢儿,不会把陈曦关在这里,这里都是新住户,且这一带,没有地下室,地下仓库之内的密室,不太适合!不过,我会去查一番,他们买楼的时候,都留下住户的信息,很容易查!”

    “嗯!”吴志远点头!

    “以南,是婺江,也暂时可以排除!”蓝衣说道,“小曦可能就在这一带!要查起来,最为麻烦!”

    “龙腾小区以东,是金融中心,全是高楼大厦,地下仓库不计其数,要关一个人在这里太简单了,而且,这里大多是商巨头,不太好查!”

    “这一带……”吴志远思索片刻,说道,“其实也不难,这一带,虽然高楼大厦,密室众多,但如果欢儿要行动,不会窝在这里,这里小街小巷很少,更容易监控!”

    “说的是!”蓝衣眼睛一亮,“我和那些推板车卖水果的,各种小商贩,还有那些商铺的人的都熟,他们可以当我的眼睛,只有欢儿一行动,绝对逃不过我的眼睛!”

    “哈哈!”吴志远心情舒畅,蓝衣此人,当真是真豪杰。

    如此身份,还能和那些边缘人物打成一片,就凭这分气度,谁人能比?

    听小勇说,醉乡楼重新开张的那天,去了很多人,都是边缘人物,为了感谢蓝少而去。

    单凭这点,足以证明此人的不凡。

    “而且,那些大老板,我也可以去走访一番!”蓝衣说道。

    “不可!”吴志远摆手,“谁知道有没有人和欢儿勾结的,或者说,被她胁迫的,你可以暗中查访,但不要出面,一是安全,你刚结婚,我可不想让你你冒险,再者,这样做,怕打草惊蛇!”

    “也罢!”看着叹道,“暗中查访就是,回头我叫我父亲,办一个酒会,邀请那些人来,如果有人有反常,有问题,一探便知!”

    “嗯!”吴志远重重点头,大恩不言谢,这份情,他记在心里,以图后报。

    “最后,就是这片区域了!龙潭小区以东!”

    蓝衣指着地图,沉声说道,“最复杂的就是这片,这里算是城东老城区,也是城东人流最为复杂的一片区域,这里小街小巷不计其数,很多三教九流的人,都爱来这里浑水摸鱼!”

    蓝衣抬起头来,看着志远:“小曦,最有可能在这里……可惜啊,百事通对这片熟悉,他……哎!”

    “是我害了他!”吴志远低喃道。

    “放心,兄弟一场,我会帮你!”蓝衣走上前来,轻拍着吴志远的肩膀,“这片虽然复杂,好在不大,多花点钱而已!”

    “那些人啊,给钱什么都肯做!”蓝衣继续说道,“那什么摸包的,站街的,抢劫的,做小偷的,呵呵!这些人,我只要花点钱,洒下去,他们就会为我尽心尽力,只要这些人全部来到这里,欢儿有什么动作,也同样逃不过我的眼睛!”

    “兄弟,你说真的?”吴志远激动起来,扶着蓝衣的肩膀,“你能使唤这些人?”

    “有钱能使鬼推磨嘛!”蓝衣咧嘴一笑,“多花点钱而已!我答应老头子回去上班了,多少钱,我都拿得出来!你别小看这些人,他们都是吃这口饭的,大本事没有,但若是论眼色,盯点,警察都比不过他们!”

    “这些人,我担心有欢儿的人!”沉默半晌,吴志远皱眉道。

    “无妨!”蓝衣大笑,“欢儿一向心高气傲,走高端路线,看不上这些人,百事通你还不了解么?这么精明胆大的人,连欢儿的名字都没听说过,他们不会是欢儿的人,就算有那么一两个是,更是无妨,我的钱,是分散下去的,他们互不沟通,谁是谁都不知道!还有,你想想,欢儿现在是什么境地?不会轻易和外界联系,而就算有她的人在,也不会为她卖命!摆脱她都来不及呢!”

    “这么说,小曦有救了!”吴志远声音哽咽起来,心中起伏不定。

    自成都以来,两个多月了,他辗转南北,仓皇东西,他找她,找了很久很久了。

    一次次与她擦肩而过,一次次的失望,一次次的绝望,他在黑暗中倒下了,又一次次坚强站起来,他等这一天,太久太久了,此时此刻,他终于看到一点点曙光。

    尽管,这一点点曙光,很是微弱,但他终究看到了,在绝望中,他看到了希望。

    “有救了!”蓝衣轻轻点头,抓住吴志远的手,“我们是兄弟!”

    他能懂志远此时此刻的心情。

    还记得,他拿着她的相册,放在他手里的情景。

    这个冷酷无比,不苟言笑男儿,竟然哭了!

    他哭了,哭得很是伤心。

    是什么让如此顶天立地的男儿,这么失态?

    是爱!

    他的爱,太过深沉,以至于血债累累,他无怨无悔。

    他只想,那个困在黑暗深处的人儿,得到光明。

    他是在用他的罪恶,他的血,来为她平铺一条光明大道。

    “那天,欢儿必定会去端阳路!”

    蓝衣说道,“我看,你就别去了,把重点放在这边,我想,小曦第一个看到的人,是你!”

    “我必须得去!”吴志远摇头,“陈定海是一个重要的筹码,我势在必得,这样才能双管齐下,只要一边得手,我们大事可期,我不敢把赌注,只压在一边,再者,我们能想到欢儿会去,欢儿也会猜到我会去,她只有看到我了,她才放心,你这边,才有机会,我不但要去,还得露面,让她知道!”

    “这样你不是很危险?”蓝衣大惊。

    “经历这么风风雨雨,还怕什么危险!”

    吴志远耸耸肩,无所谓地说道,“只要小曦能够得救,我这条命,算得了什么!”

    “胡说八道!我不想你有事!”蓝衣大怒。

    “你不知道,我他妈的是个灾星,和我亲近的人,一个个都离我而去了!”

    重新点燃一只烟,随着烟雾缭绕,吴志远声音,也变得沙哑起来,“我真希望,那个受苦的人是我……有一段时间,我甚至不敢交朋友,可是……我见到小曦了,我爱她,我真的爱她,我第一眼就爱上她了,我忍不住亲近她!我对她说过了,我要守护她的,守护她一生一世,喜乐安康……”

    “哎,你这是何苦呢?”蓝衣轻叹一声,颓然坐到沙发上,有气无力。

    此时此刻,他不知如何劝导吴志远了。

    他想起一个人来,项云飞。

    还记得,项云飞初到婺城时,他们在一个酒会见过。

    那也是项云飞参加过唯一一次的酒会。

    那时候,项云飞对他说过一段话,他记忆犹新:

    “记得有一天,那时候,我还不是刑警!我接到一个电话,有个人要跳楼!”

    “那是一个年轻的女孩,怀孕了,却感染了艾滋病,她接受不了,她当时完全崩溃了,我要她从栏杆上下来,到我这边来,她当时问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我受过训练,我本来想和她说很多,她的梦想啊,牵挂的人啊……”

    “但我犹豫了一下,被她看到了,一时间,我想不出任何乐观的事情来开导她,最后,她毫不犹豫地跳了下去……”

    “从那之后,每当一遇到棘手的案子,我就头痛……那时候,我就发誓,无论何时何地,无论是什么人,谁犯罪,我抓谁,我不想悲剧再重演,不想等到受害者绝望的时候,再伸出苍白无力的手去营救,我,痛恨这种感觉!”

    蓝衣用力甩甩头,他很是无奈。

    某种角度上来说,项云飞和吴志远是一种人。

    “你开过宾利么?”忽然,蓝衣说道。

    “嗯?”吴志远一愣,不明所以。

    “看你的样子,就是没开过!”蓝衣哈哈大笑起来。

    “怎么突然说起这个了?”吴志远说道。

    这不是明知故问么?他最多算是一个穷书生,怎么买得起宾利?如果觉得气氛压郁,想转移话题,这也太明显了。

    “唐风那败类,以往总是开着一辆劳斯莱斯在我面前晃悠,玩废了一辆,又换一辆,我刚新婚,就去提了一辆宾利!看他以后怎么在我面前嘚瑟!”蓝衣说着,掏出一把钥匙,扔给吴志远,“拿去,车就停在车库里,吃完饭了,开去兜兜风!”

    “不需要!”吴志远摇头。

    “你知道开好车有什么好处吗?”

    蓝衣说道,“走到哪里,都没人轻易会查,这便宜你行事,你这段时间,需要她,别给我撞坏了,这油漆,还得从国外订!”

    “不行!”吴志远说道,“要是出事了,一旦查下来……”

    “哈哈,我会说,被偷走了!”蓝衣说道。

    “这……”吴志远迟疑不决,他还是怕牵连蓝衣。

    “收下吧,我希望找到小曦的时候,她也能看到你平平安安的!”蓝衣说道。

    “说什么呢?这么开心,吃饭啦!”

    正在这时,蓝雨端着两盘菜,走进餐厅里。

    “哈哈,吃饭!”蓝衣大笑,“小雨的手艺,你可得尝尝,今天,我们好好的喝上几杯!”

    ……

百度搜索 一念原罪 天涯 一念原罪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一念原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吴开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吴开阳并收藏一念原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