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一念原罪 天涯 一念原罪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夜色苍凉。

    医院,街对面,有一道身影,立于昏黄的街灯之下,孑然而傲然。

    抬眼望去,张逸杰目光收缩,这个人,他何尝不识得?

    从渝城开始,一直到婺城,他的轨迹,一直与此人相互纠缠,相互影响。

    本能地,张逸杰伸手,从兜里,拿出一部手机,他想叫人,抓住街对面的那个人。

    却在这时,他的手机响了,是一个陌生来电。

    抬起头来,他看到,街对面的那道身影,同样拿起手机,贴在耳边。

    沉吟片刻,张逸杰按下接听键。

    “吴志远,你想怎么样,说!”电话刚接通,张逸杰便低声吼道。

    “嫂子,她还好吗?”电话里,吴志远的声音传来,低沉而沙哑。

    “不太好!”张逸杰心生感动,且无论立场如何,这个时候,有人能问起于静,这很难得,特别是,此人是冒着被他抓捕的危险而来,足以说明,他的诚意。

    “背脊中了一枪,还没醒过来……”张逸杰看着街对面那道身影,他忽然觉得,此人变了,孤独而落寞,“抱歉,小静和陈曦被关在一起,我们没有把陈曦救出来!对于梦然,我也说声抱歉,我们内部,有败类!”

    “这事,就不提了!”吴志远说道,“其实我以为嫂子醒来了,想问她一声,小曦还好吗?”

    “吴志远,自首吧!”

    想了想,张逸杰说道,“这样下去,注定是不归路!”

    “别乱动!”街对面,吴志远忽然掏出一把枪,对着过路的人群,“我知道,你想抓我,但陈曦没找着,我不能被你抓住,我信不过警察,梦然走了,我心死如灰!”

    “你到底想怎样?”张逸杰吼道,惋惜而无力。

    “都说了,我是来看嫂子的!”吴志远说道,把枪收起来,转身而去,“喝一杯?”

    “地点!”张逸杰目光一凝。

    “老地方,你知道的!一个人来!我不想参杂其他东西,诚如你所说,我没朋友了,想找个人说说话!”吴志远挂了电话,他的背影,惶惶而萧瑟,渐渐地,消失在张逸杰眼中。

    “老地方?”张逸杰目光一闪。

    还记得,当初于静失踪,就是他,拿起两壶酒,在婺江边上等自己。

    他只想找自己喝酒,仅此而已。

    从某个角度来说,他是自己的知音,却因为立场不同,成了死敌。

    他的确想去,因为,在婺城,他也没有朋友了。

    于静重伤,迟迟没有醒过来,他心里何尝好受?

    但留于静一个人在医院,他始终不放心。

    因为,她和陈曦住在一起,是指证欢儿和陈定海的重要证人。

    想了片刻,他拨通孙宇的电话。

    而后,跟着那道萧瑟的背影,他的身影,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

    婺江,浩浩荡荡,奔流不息,流向不知其未来的远方。

    江风徐徐,从江畔上拂过。

    百花街,一条长椅上,一个人,一壶酒,吴志远独自痛饮。

    夜深了,江畔上,独他一人。

    “小曦……”猛灌一口酒,吴志远不停地喃喃细语。

    这时,有脚步声接近,打破了夜的沉寂。

    张逸杰来了,在吴志远旁边十米开外的一张椅子坐下。

    “用得着随时把枪拿在手中么?”张逸杰皱眉道,“我要抓你,也是堂堂正正,我不是小人!”

    “好!”吴志远轻笑,把枪收起来,单手一扬,有一只酒壶,往张逸杰的方向飞去。

    “嘭!”张逸杰稳稳接住酒壶,微微一愣。

    此情此景,多熟悉,仿若那时那刻一般,别无二致。

    不疑有它,张逸杰打开壶盖,仰头猛灌一口,他的动作,几乎和吴志远,如出一辙。

    “我听说,七年前,你从东北回家后,整整三年,你没有和任何一个人,说过一句话!”张逸杰闷声说道,“包括你最好的兄弟郑勇,包括视你为己出的六婶……”

    “嗯?”吴志远瞥了张逸杰一眼,眉头一挑。

    “来婺城之前,我去过龙潭寨!”张逸杰随口说道,“我是带着小静去的,她立马就喜欢上那里,还说那里是人间净土,人杰地灵,要在龙潭寨定居呢!”

    “你去过我家?”吴志远不由得一愣。

    此人,真是为了抓自己,煞费苦心了。

    当时,他已经辞去渝城的职务,还没来婺城走马上任,就开始费劲心思去查自己。

    “想要抓你,自然要多了解你了!”

    张逸杰坦言道,“杨倩梅在家,还有那个乖巧的小女孩,也在家!你们寨里的人都说,你脾气很怪,虽然不爱说话,但寨中一有事情,你第一个就站出来,而且,你是龙潭寨,第一个走出去的大学生,到目前也是唯一的一个,都说,你是英雄!”

    “连以前的老所长,都对你赞不绝口,说你是潜龙!那里,真是好地方啊,不但山清水秀,人杰地灵!更重要的是,那里的人很淳朴,尽管知道我是去调查你的,还热情招待,我还是第一次吃到腊肉呢,还真别说,你梅姨的手艺真好,哈哈!”

    “那是你去的时间不对!”吴志远笑道,“要是你六月六去的话,保证稀泥巴打不死你!”

    “哈哈!”张逸杰大笑,“问你个事!”

    “什么?”吴志远眉头皱起,不明所以。

    “龙潭峡那些毒贩,真是你一个人端的?那时你才十二三岁啊!”张逸杰转过头来,盯着吴志远,目光炯炯。

    “有问题?”吴志远不悦,有这么怀疑人的么?这有什么大不了的。

    “那时,我在云南!”张逸杰叹道,“我也和你做同样的事情,我当时还在服役,特种部队!”

    “厉害!”吴志远赞道。

    “那年,我刚满十八岁!”张逸杰说着,胸膛挺起来,“那是人生中最完美的成人礼,我一个人,端了一伙毒窝,可惜,逃了几个人,听说这几人,逃到东北,躲躲藏藏,待了不到两年,被人打跑了,最后,跑到黔中的荒山野岭去……”

    “你是说……”吴志远目光闪动,“你是说,我们端的,是同一帮人?”

    “哈哈!”

    张逸杰扬起酒壶,仰头畅饮,“我们其实都在坐同一件事,对付的也是同一帮人,以前是,现在也是!”

    “这么巧!”吴志远低喃,他想起一个人来,一个豪迈不羁的男人,那是他此一生中,唯一的结拜大哥。

    他叫,顾长风!

    “两年之后,也不知什么原因,我被部队辞退,最后,回到北京,在一个派出所,做了所长,按理来说,我的资历远远不够的,到现在还想不通……”张逸杰说道。

    “是不是零一年?”吴志远心里一动,他想到一件事,一零年,他过北京时,听说,有个人,是少年英雄,年纪轻轻,才二十左右,他已经是那一片区域派出所的所长,这个人还说过,想见自己,可自己行色匆匆,始终不得见着。

    难道,此人,便是张逸杰么?

    “想起来了?”张逸杰站起来,提着酒壶,一步步地走来,自然而然,坐在吴志远旁边,“我也想起你来了!”

    “只是当时的你,和现在反差太大,我没想到……”张逸杰说道,从兜里,拿出两张照片,递给吴志远。

    “这是……”吴志远结过照片,他的手,在颤抖。

    第一张照片上,有一个女孩,头上,扎着辫子,皮衣牛仔裤,她背着一把马丁吉他,巧笑倩兮。

    “秦枫姐!”吴志远眼睛发红,他,已经整整七年,没有见过她了。

    北京一别,他再没见过她。

    他去找过她,可她已经不在电影学院了。

    最后,他把他的马丁留下,交给她的同学。

    照片上,她背上的吉他,不正是他的么?

    吴志远翻赖第二张照片,目光更是颤动起来。

    那是一个少年,同样,背着一把吉他,消失在北京的一个街头里。

    这张照片,很旧了,没有第一张那般崭新,但他依然认得出来,照片里的人,是谁。

    这是他的背影!

    “秦枫,现在已经是个知名歌手了,她一直在找你,你不知道?”张逸杰看着吴志远,很是诧异。

    张逸杰在想,吴志远也算是搞音乐的,为什么会不知道?更何况,秦枫可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之一。

    吴志远苦笑,微微摇头,这些年,他一直封闭自己,对外界的事情,很少关注。

    上海四年,他也是如此。

    交了一个女朋友,最终,女朋友觉得他无趣,甚至以为他很穷,分道扬镳。

    没想到,学业没完成,父亲便杀人坐牢,他匆匆回家。

    刚处理好家中事务,又遭遇大地震,而后,一直颠沛流离至今。

    他哪里有闲暇,去关注娱乐圈的事情。

    “这可是秦枫的签名照,不能给你!”趁吴志远失神片刻,张逸杰一把将志远手中的照片抢过来,急忙放进兜里。

    “你!”吴志远指着张逸杰,大怒,“那是我姐!”

    “想要啊,去找秦枫啊,她现在就在成都!听说,过段时间,她准备开演唱会了!”张逸杰说道,得意忘形。

    他很少这样,但看到吴志远怒气冲冲,他就忍不住高兴。

    “你什么时候见过她的?”吴志远问道。

    “去渝城之前!”张逸杰说道,“他在打听你的消息,她和七年前一样,没有变!”

    “是么?”吴志远低声喃喃。

    “你的那张照片,是七年前,她借我们一个警员的手机拍的,可惜,你只留下一个背影!”

    张逸杰叹道,“今晚,我陪着于静,无意中才翻出这两张照片,我才想起来,原来,你就是七年前,老所长口中的那个少年英雄!”

    “这便是命么?”吴志远说道,“仿若一个轮回,我们永远逃不过命运的枷锁,无论怎么努力,都挣脱不开来!”

    吴志远情绪低落,一路走来,他的一生,都伴随着死亡。

    阿妈,奶奶,大哥,小芳姐,黄丽姐,梦然姐……和他关系亲密的人,都逐一离他而去。

    还有小曦,现在黑暗中苦苦挣扎,受尽折磨,他却依然没有找到他。

    吴志远握紧拳头。

    他看着张逸杰,冥冥之中,好像,有一条命运之线,把他与张逸杰纠缠在一起。

    “你说,你还能回得去么?”张逸杰忽然问道。

    “什么意思?”吴志远眉头再是一挑。

    “龙潭寨……”张逸杰说道,“或者说,回到过去……”

    “不知道……”吴志远神情苦涩,他还能回头么?这个问题,他找不到答案。

    此时,他必须心无旁骛,把陈曦救出来,其他的,他不愿多想。

    “祝你好运!”张逸杰轻拍着吴志远的肩膀,站起身来,“走了!”

    “你不抓我?”吴志远问道。

    “你会让我抓么?”张逸杰顿住脚步,反问道,“我现在没有绝对的把握抓你,不想和你拼个两败俱伤,让某些人躲在一个阴沟暗角偷笑,不过,你放心,总有一天,我会亲手抓住你!”

    “出来的时间不短了,我也该回去陪小静了,谢谢你的酒!好自为之!”

    深深地看了吴志远一眼,张逸杰灌了一口酒,转身而去。

    婺江边上,又只剩吴志远一个人。

    抬起酒壶,吴志远将壶中酒,一饮而尽。

    一道弧线在夜空中滑过,砰的一声,酒壶落在婺江上,随着滔滔江水,流向不知其未来的远方。

    “你去陪你老婆,我又该去哪里呢?”

    吴志远站起身来,点燃一支烟,红光闪烁,照亮了他的半边脸,他脸上的疤,在红光之下,格外沧桑。

    茫然四顾,一时之间,他竟然不知何去何从。

    回到城北么?

    他不敢回去,要不然,何至于来找张逸杰喝酒?

    那里,是伤心之地。

    梦然不在了,那里,空空如也,冰冷寂寥,那里不再是家。

    一想到那温润如玉的笑脸,吴志远更是痛苦难当。

    他应该,果决一点,一如七年前那样,对任何人都置之不理,也许这样,梦然也不会遭此大难了。

    他想去停尸房看她一眼,他去过,来这里之前,他去过那里,然而,那里有重重警卫,他见不着她。

    孤魂野鬼,他又成了一只孤魂野鬼。

    “罢了,罢了!去城东,看能不能打听到一点消息!”

    一根烟熄灭,志远迈开脚步,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

百度搜索 一念原罪 天涯 一念原罪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一念原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吴开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吴开阳并收藏一念原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