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一念原罪 天涯 一念原罪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来来来,我刚好沏了一壶功夫茶,现在茶凉了,刚好去火!”项云飞拉着刘天峰,很是亲密与客气,两人隔着一张桌子,相对而坐。

    “哎呀,你说,这婺城怎么这么热啊,人心浮躁啊!”项云飞倒上一杯茶,递到刘天峰面前,“老刘,请!”

    “谢谢局长!”刘天峰接过茶杯,轻呡一口。

    “如何?”项云飞笑眯眯地说道。

    “有点苦,还有点涩!”刘天峰不卑不亢。

    “先苦后甜嘛!哎,你看呀,最近罪案频发,我们哥俩都没有好好聚聚!”

    项云飞抬起茶杯,一饮而尽,“老刘啊,你说,我刚来婺城没多久,资历尚浅,一来就是局长,你心里不会有什么想法吧!”

    “不敢!”刘天峰眼睛一眯,一闪而过,急忙站起来,“天峰服从上级安排,丝毫不敢有其他想法,更何况,局长年轻有为,理所当然,最近犯罪分子猖獗,天峰愿倾力协助局长,一举攻破此案,将犯罪分子尽数绳之以法!”

    “好!副局长不愧是我楷模!”项云飞大笑,抓住刘天峰的手,“老刘,和我说话,不必这么严肃紧张,来来来,喝茶!”

    “局长客气了!”刘天峰恭恭敬敬地坐下。

    “都说了,不用这么紧张,我记得我刚来婺城的时候,你可不是这样的!”

    项云飞摆摆手,走到窗前,刷的一声,把窗帘拉开。

    “呀!今天什么日子,月亮这么亮?只是有点奇怪,一会儿红,一会儿白的!”项云飞站在窗前,负手而立。

    “今天六月十七,公历七月十九号了!”刘天峰来到项云飞身边,说道。

    “十九号了啊!”

    项云飞望着窗外,目光深邃起来,“再过几天,就是大暑了,再过十一天,就是建军节,再八天,就是奥运会了……”

    “局长,你想说什么?”刘天峰问道。

    “多好的江南,多好的地方啊!”项云飞叹道,目光锐利起来,“可惜了,被一帮人渣搞得乌烟瘴气,奥运之前,此案,必破!”

    “局长豪情壮志,是我局的荣幸!此案,必破!”刘天峰说道。

    “那我们,拭目以待?”项云飞回过头来,他的笑容更甚了。

    “拭目以待!”刘天峰木纳说道,“局长有什么差遣,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哈哈!好说!”项云飞意味深长地说道,“我们就在这里喝茶,忙里偷闲一会儿,待会儿,有得忙的了!”

    “哦?”刘天峰眉头一挑。

    “哈哈!都说了,拭目以待,喝茶!喝茶!”

    ……

    夜,寂寥。

    苍穹之上,星光暗淡,只有一轮残月,辉光点点,它如同一个脱光了的天使,圣洁而冷漠,俯视着婺城大地,月光时而血红,时而洁白,如同一面缥缈的轻纱,铺落在,海天大酒店的广场上。

    广场对面,是一个三岔路口,有两条大道,横竖垂直相交,形成一个拉长了的t字。

    横着的一条,名曰和谐,贯穿南北,竖着的一条,名曰安康,往西而去。

    两条路的交汇处,其正东面,正是海天大酒店。

    此时此刻,和谐安康大道周围,没有灯光,也没有一个人影,甚至,没有风。

    很静,死一般的寂静。

    那楼层之间,有数不清的小巷,黑暗而幽远,一股肃杀之意扑面而来。

    朦胧的月光下,一条小巷子中,有三道黑影蹿出,一闪而过。

    却在这时,风起了,很凶,很猛。

    一只白色的垃圾袋,在风中,狂飞乱舞。

    那三道黑影,犹如幽灵一般,瞬间消失不见。

    吴雨蝶回来了,回到属于她的办公室。

    她身后,陈定海和唐风,都没有说话。

    直到,办公室的门打开,前面的倩影闪身进去,她回头,嫣然一笑。

    “你把东西藏在这里?”陈定海皱眉。

    “是呀!”雨蝶来到办公桌旁,她的手,从桌子上抚过,很轻,很柔。

    这里,没有变,但似乎,什么都变了。

    她看着陈定海,怅然若失,这是他给她的,现在可以还他了,从此以后,谁也不欠谁。

    “这里被警方查封了,和谐大道,现在都有警车守着,监视这里!”唐风开口道,“你这间办公室,绝对是他们搜查的重点,如果有东西,他们会查不到?”

    “咯咯咯!”雨蝶娇笑,白了唐风一眼,眼眸闪动间,风情万种。

    “那辆警车一直守在那里,说不定,里面警察还在打瞌睡呢,我们前不久住过这里几天,他们也没发觉,现在更不会想到我们去而复返!”

    顿了片刻,雨蝶俯下身来,她的手,从那张软椅上滑过,“他们,找我这么大的活人都找不到,更何况,一件小小的东西呢?”

    “嗯?”陈定海和唐风对视一眼,从彼此的眼睛里,看到惊异之色。

    “咯咯咯!”雨蝶手中,忽然出现一把小刀,她的手,轻轻一划,那软椅真皮上,被划开一道缝隙。

    “他们更想不到,这小东西,一直被我藏在这里!”雨蝶浅笑吟吟,从软椅中,拿出一张晶片。

    “这是?”陈定海激动起来,走到雨蝶身前。

    “就是你要的东西喽?”雨蝶说道,“我把兰花草,甚至各个夜场管理员的名单,都存在上面了,你和那几个毒枭,人贩的交易纪录,我都记下来了,每一笔账,每个人,每个过程,时间地点,我都记得清清楚楚,有数据,甚至,有现场录制的视频!”

    雨蝶看着陈定海,柔情似水,把一缕秀发,别在耳后。

    她继续说道:“刚开始,我的确想纪录点东西来保我性命,后来,我才发现,我爱你,越来越深,每当我看到你和那些人交易时的从容不迫,风淡云轻,我就很着迷,所以,我偷偷录一些视屏,一个人孤独的时候,拿来看看,那时候,我会对自己说,呀,你看,这是我男人,多霸气呀!”

    “以前的事情,过去了,我以后会补偿你!”

    陈定海伸出手来,“给我!”

    “咯咯咯!”雨蝶看着她,犹如一朵绽放的玫瑰,她的笑容,越来越迷人,刹那间,展露绝代芳华。

    她后退一步,没有把晶片给他。

    “小蝶,给我!”陈定海上前一步,脸色沉了下来,与她的笑容,形成鲜明的对比。

    “怎么,哄不动我,就想抢呀!”

    雨蝶笑得花枝招展,“你一向做事,总是这么霸道,可惜,今非昔比,你现在只是一个人,没有欢儿在,你,能耐我何?”

    “你要怎样,说!”陈定海沉声说道。

    “我真的好爱你呀,舍不得让你受到一点点伤害,一直都护着你!”雨蝶的声音,温润如玉,变得温柔起来,“我说了,你想要什么,我都会给你的,现在,我想问你一句话,你回答我,我就把东西给你!”

    “你,爱过我吗?”雨蝶痴痴问道,“我要听真心话!”

    “爱过!直到现在,我都还忍不住喜欢你,舍不得你!”陈定海说道。

    “真的?”雨蝶的眼睛,一下子,亮了。

    “真的!”陈定海正色道,“欢儿对你很不满,但我一直都希望你安然无恙,我一直在护着你,你知道的,这东西,关系到我们的生死,必须毁掉,你先给我!”

    “有你这句话,就够了!我给你,从此以后,我们,再无关系!”

    雨蝶把晶片拿出来,上前一步,准备交给陈定海。

    “呼!”却在这时,有一道黑影,从他们之间穿过。

    她的手,霎时间,空空如也。

    “唐风,你干什么!”雨蝶大怒。

    她没想到,这个时候,唐风会突然发难。

    “咔嚓!”唐风拉响枪栓,对准陈定海。

    “砰!”在雨蝶惊恐的目光中,唐风一抢把,砸在陈定海头上。

    陈定海应声倒地,头上,鲜血直流。

    “混账!”陈定海怒吼,准备从地上爬起来。

    “砰!”唐风再是一脚,将陈定海踢翻。

    下一刻,一只大脚,踩在他胸膛。

    “住手!”雨蝶终于回神过来,看着在唐风脚下的陈定海,目眦欲裂。

    实在是唐风发难太快,太过突然。

    而她,太在乎陈定海了,以至于方寸大乱,措手不及。

    她看着唐风,发现他,俨然变了一个人。

    她从他眼睛里,看到的,只有一个颜色,灰色!

    他的眼睛里,全是漠然,哪里还有一丝爱恋之意?

    她的手,不直觉地,伸向腰间。

    “你最好别乱动,我知道你有枪,但,你没我快!”唐风冷声说道,将陈定海提起来,用枪顶着他的后脑,顺势,从他身上,搜出一把手枪。

    “陈定海,你也有今天,你栽了!”唐风悠悠说道,他眼睛,变得赤红起来。

    这一天,这一刻,他等很久了!

    “为什么?”雨蝶咬牙切齿,到现在,她何尝不清楚,她被唐风耍了。

    “到现在,你还不明白吗?”陈定海目光阴寒,这种感觉,很不舒服,从来没有人敢对他这样,这简直是奇耻大辱。

    “这个吃里扒外的狗东西,是故意接近你讨好你!”

    “多少钱?”雨蝶盯着唐风,悠悠说道。

    “钱?哈哈!”唐风一愣,随后大笑起来。

    “你以为,你是为钱而来?笑话!”提着陈定海的头发,“我,是为了这个人渣而来!”

    “松手!”雨蝶喝道,“放开他,你要怎样,我随你!”

    “对不起,我是警察!你们,被捕了!”唐风漠然道。

    “什么?”

    “什么?”

    吴雨蝶和陈定海同时惊呼,不敢置信。

    堂堂邪少,竟然是警察?

    这简直是天方夜谭,唐风平时的所作所为,哪里像警察了?

    雨蝶曾经怀疑过,但随后打消了念头,唐风的一举一动,实在是跟警察的言语举止,格格不入。

    “你们还记得一个人吗?”唐风声音沙哑起来,“一个女孩,才二十出头,半年前,她去参加一个该死的宴会,一去不返,最后,死于一家大酒店的床上……而那家酒店,叫……海天酒店!她,叫楚灵,就是被你们这群人渣败类,害死的!”

    “我等这一刻,很久,很久了!”唐风一字一顿,他的手,在急剧颤抖。

    想起那个如白莲花一般的女孩,想到她的笑容,此时此刻,他恨不得,一枪杀了此人。

    “嘿嘿!我想起来了!”陈定海阴测测地说道,“那个姑娘,水灵灵的,听说,她爹是做工贸的,破产了,这丫头倒是天真,竟然来找到欢儿帮忙,可是,这个世界,哪有白吃的午餐,自然要付出代价了!可这丫头不依,非得说,那家工厂是我们抢她爹的,最后,我只有找几个精壮的男子,伺候她了,不过你放心,那些人,我已经处理掉了,帮那个丫头报仇了!”

    “你他妈的闭嘴!”唐风大怒,扬起抢,一抢把将陈定海砸倒在地。

    正在这时,欢儿动了。

    她掏出枪,对准唐风……

    “砰!”一声枪响,震彻整个房间,那是一颗子弹,穿过雨蝶手腕,血花点点,她手里的枪掉落而下。

    “我说了,你没我快!”唐风寒声说道,对着陈定海的腿,连射两枪,“你要是再敢乱动,我一枪崩掉他的脑袋!”

    “哈哈!”陈定海狂笑起来,“你敢杀我么?别忘了,你是警察!”

    “她要是敢乱动,我就有正当理由,一枪干掉你,你以为,我会像张逸杰一样,受那些条条款款的约束?”唐风漠然道。

    “这么说,你那天救我,也是一场戏了?”雨蝶惨笑,“你说爱我,也是抓捕他,是吗?”

    “我没说过爱你,我只是说,我会保护你,不让你受到某些人的伤害!”唐风面无表情,语气淡漠。

    “都是假的,一切都是假的!”雨蝶嘶吼起来,“我原本打算,跟你走的!你却背叛我,甜言蜜语哄我,恶心!”

    “我恶心?”唐风寒声说道,“你搞那个宴会,那么一堆人,在一个大厅里,不恶心?你张口闭口对我说远走高飞,却当着我的面,和这个人渣搂搂抱抱,不恶心?你知不知道,你们害死了多少人?那些姑娘,哪个不是好人家的孩子,她们也跟你一样啊,你问过你的良心了么?”

    “既然这样,你动手吧!”雨蝶看着陈定海,目光柔和起来,“生不能在一起,死在一起,我也知足了!你不是说等这天很久了吗?杀了我们,为楚灵报仇,这样,你我也得偿所愿了!”

    “我,是人民公安,不会无故杀人!”唐风说道,“公安局的人,也要来了,你们就等着法律的制裁吧!”

    “你就这么有把握?”沉默许久,雨蝶突然问道。

    “嗯?”唐风眉头一皱。

    “你有没有想过,那张晶片,什么都没有?”

    ……

百度搜索 一念原罪 天涯 一念原罪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一念原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吴开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吴开阳并收藏一念原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