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一念原罪 天涯 一念原罪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在每一天我在流连,这心漂泊每朝每夜……多么想找到愿意相随同伴,使这心莫再漂泊……

    愿那一天你来临时,轻轻给我你的接受……给我知道眼眸里的,承诺的一切永没改变……

    多少期望多少梦,皆因心里多孤寂……即使期望多飘渺,期望已能令我跨进未来……

    没有得到我愿寻求,得到的怎么不接受,尽管想拥有但却只能期待,始终只醉在心里……

    丝丝期望渐飘渺,编织千寸心里梦……即使希望似梦幻,人渐醉在梦里海市蜃楼……

    让我编织海市蜃楼,一天一天浅醉一生……”

    城北,一栋孤楼中,有一扇窗,灯光点点,窗口,有陆陆续续的琴声从中传来,此夜,迷离而凄婉。

    风,徐徐,伴随着低沉而沙哑的吟唱声,那无精打采的窗帘,动了,露出了深邃的一角。

    房中,吴志远轻叹一声,缓缓放下吉他。

    “浅醉一声,叶倩文的歌……”柳梦然一身白衫,空灵而典雅,犹如一个午夜的精灵,此时此刻,她托着下巴,痴痴地望着吴志远,精致的脸庞上,已然满是泪花。

    “这是电影喋血双雄的主题曲,可惜这里没有钢琴……”

    吴志远低声说道,“当时,我们都被困住了,外面有两个狙击手,张逸杰倒地不起,我只能用身体给多多做掩护,当子弹穿过我胸口的那一刻,我以为,我真的死了!”

    “是么?”柳梦然低语,眼泪却始终止不住,她能想象当时是何等的凶险。

    然而,此时此刻,她从他的琴声,歌声中,听到的,是另一番感受。

    他,在品味孤独!

    他在想那个人,那个人,她叫陈曦,他无时无刻地想着她。

    而自己,在他身边,却始终走不进他的心里。

    罢了,罢了,只要待在他身边,只要他平平安安就好。

    “时间不早了,你早点休息!”柳梦然站起来,擦干眼泪。

    “姐,我……”吴志远拉住她的手,想说什么,最终,却什么都说不出口。

    “其实,我还是喜欢你写的那首现代孔乙己,至少,那是送我的歌!”柳梦然嫣然一笑,“我没事啦,明天,我还要起早来给你做早餐,怕你在外面吃不惯,我睡啦!”

    “你这是何苦呢?我吴志远何德何能,不值得你这样!”看着房间的门轻轻关上,吴志远长叹一声,点燃一支烟,他知道,梦然姐必定是跑到房间里,偷偷哭了。

    然而,他什么都不能做,甚至,连一句安慰的话都不知道怎么说。

    他什么都不能给她,连一句承诺都没有!

    “不知道小勇他们怎么样了,走了没有!”吴志远把香烟熄灭,拿出一本沉甸甸的相册,抱着怀里,缓缓闭上眼睛。

    ……

    夜色寂寥。

    合群路,有一辆长城越野车,停在街边。

    车里,是一对青年男女,男子魁梧结实,虎背熊腰,女子高挑苗条,精明干练。

    “雨幽,你的那辆车,处理好没有!”郑勇握着方向盘,问道。

    “放心好啦,卖了三十多万,可以给龙潭寨,多盖一层教学楼了!”雨幽浅笑道,侧头,看了路边一栋楼房一眼,“这次走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哈哈!放心,我们龙潭寨,你绝对会喜欢的!”郑勇拍着胸脯,大笑。

    “你不是说,大哥已经把房子卖了吗?为了给叔叔打官司,我们回去,要住哪里?”

    雨幽白了郑勇一眼,随后,娇笑起来,“咯咯咯,听说贵州山洞多,先说好,我不会陪你睡山洞!”

    “放心啦!”郑勇说道,“远哥那套房子,是叔叔买给他的,老家的房子还在呢,我那房间,有人帮我打扫干干净净的,更何况,梅姨也在家的,到时候,我叫梅姨做饭等我们,她可是开餐厅的,嘿嘿!”

    “好呀,你嫌弃我不会烧菜了是吧!”雨幽伸出手,在郑勇的软肉上猛掐一把,“以后,你要在家做饭烧菜,洗衣拖地,哼!就这么定了,我主外,你主内!哼!”

    “什么?”郑勇睁大眼睛,不敢置信,“你叫我一个大老爷们在家洗衣做饭?我会被寨中的人笑话的,特别是那个吴老三!”

    “你愿不愿意!”雨幽双目一瞪,随后,语气忽然温柔起来,“大不了,在外面,你说全都是我做的得了,我给足你面子就是啦!”

    “好吧!”郑勇认真说道,“可你千万不能说出去,要不然,我一世英名,可不能让龙潭寨那些人小兔崽子们笑话我,说我怕老婆!”

    “谁是你老婆?我还没答应嫁给你呢!”雨幽脸色一红,眼珠一转,不解道,“大哥说我们这些钱不够,找梅姨要,这么说,梅姨一定很有钱了,既然这样,他为什么还要卖房子啊!”

    “远哥那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郑勇无奈道,“他之前没见过梅姨,叔叔出事了,他们才见过几面,之前远哥并不认可她,她心里又自责,不好出面解决事情,当时,远哥只有那套房子,又是老头子买给他的,他一直在上海,从来没住过,卖了也不可惜!”

    郑勇继续说道:“现在不一样了,梅姨上了吴家的户口,是一家人了,跟她要钱,没什么,再说,她的钱,也是叔叔给她做生意的!”

    “梅姨那个人怎样?”雨幽忐忑起来,担忧问道,“大哥是她继子,你也算她半个儿子了,她会不会……”

    “放心啦,梅姨人很好的,她一定喜欢你的!”郑勇笑道,“不过有一点你要习惯,她很年轻,很漂亮,比远哥才大几岁,她一直跟着叔叔,还有几分江湖之气,非常豪爽!”

    “什么?比大哥才大几岁?”雨幽大吃一惊,“那……叔叔为什么会……他不怕大哥反对吗?”

    “梅姨也是布依家人,远哥的阿妈也是布依家人!”郑勇说着,俯在雨幽耳边,“梅姨和远哥的阿妈,很像……我说的是气质,这才是根本原因!”

    郑勇继续说道:“所以远哥才认可她,才叫我们找她要钱,而且啊,梅姨的餐厅,在安城有好几家连锁店,她最起码也拿得出好几百万来,加上我们手里的,够了!最麻烦的是,怎么申办学校,教育局那帮人,是一帮老古板,叔叔和梅姨,曾经有过……黑道背景,这就看你了!”

    “我知道你这个人心直口快,我这些话,你知道就好了,别说出来,要不然怕梅姨有想法,她年纪轻轻的,叔叔就进去了,无论如何,她现在是家里唯一长辈,我们不能委屈她!”

    “这还用你说?我有那么不懂事吗?”

    雨幽白了他一眼,“走吧,我们尽快回去,你开车慢一点儿,我睡一会儿,我们换换手,一千五百公里呢!”

    “好嘞!”郑勇咧嘴一笑,油门一动,越野车发出一阵轰鸣,往西而去。

    ……

    夜色微凉,合群路,瞬时间变得空空荡荡。

    恰在这时,风起了。

    一张废报纸腾空而起,在风里,犹如一个肥胖的女人,翩翩起舞。

    “汪汪汪!”三声狗吠,有一只杂毛狗,从一个黑暗的角落里蹿出来,这时,那张报纸,兴许是累了,恰好落在流浪的身上。

    它不停地摇晃着尾巴,吐着长长的舌头,来到一个十字路口,双眼不停地转动着,最后,往北而去。

    流浪狗的身影刚刚消失,合群路南面,两束灯光划破长空,由远而至。

    那是警车,一辆接一辆,气势汹汹,陆续冲进合群路。

    “就是那栋楼,三楼!”

    有两个青年,一个消瘦,一个魁梧,两人率先下车。

    杨启发指着合群路一条分道边上的一栋楼,目光阴沉:“就是那栋楼,我们分为三队,一队,把守附近各个交通要道,一队,把守各个小街小巷,一队人跟我走,今天,我要让他们兄弟,插翅难逃!”

    “走!嫌疑人穷凶极恶,手里可能有重武器,大家务必要小心!”孙宇大手一挥,带着一队人,跟着杨启发,直接冲上三楼。

    一时间,空气压郁起来。

    武装人员,埋伏于门两边,凝神静气。

    “咚咚咚!”杨启发深吸一口气,敲响房门。

    然而,房里没有任何动静。

    他再敲响房门,房里,依然没有应答。

    如此反复再三,房里,一片沉寂。

    杨启发和孙宇对视一眼,单手一挥。

    “砰!”一个武装人员,一脚蹦开房门。

    “给我搜!”杨启发和孙宇冲进进客厅,房里,空无一人。

    “报告!卧室没有发现嫌疑人!”

    “报告,厨房没有发现嫌疑人!”

    陆续有武装人员上前报告,杨启发的脸,越来越阴沉。

    “都搜过了吗?卫生间呢?”杨启发冷声说道,他不会忘记,醉香楼,余多多仅凭一只鞋,把他耍得团团转。

    “报告,都搜过了,卫生间没有发现嫌疑人!”孙宇走上前来,脸色铁青。

    杨启发的目光扫视四周,来到餐桌前,他打开电饭锅,伸出手来,压在米饭上。

    “还温热!”杨启发大喝道,“他们走得不远,给我追!”

    “不必了!”正在这时,一个中年男子走进来,“你追到郑勇也没用,他一直和秦雨幽在一起,没有作案嫌疑,我们的目标,是吴志远!要有耐心,别人会逃,他不是不会离开婺城的,只要他还在婺城一天,他早晚落网,别中了人家的调虎离山之计了!”

    “刘副局长,你怎么来了?”杨启发皱眉问道。

    “你这小子!”刘天峰笑骂道,“我年纪大了点,就不能来了啊,身为国家公务人员,当以身作则,你们能,我怎么不能,三更半夜的又怎么了?破案要紧啊!局长都对媒体说了,一个月之内破案,我们得争分夺秒啊!”

    “是么?”杨启发目光闪动,他想起张逸杰对他说过的话,张逸杰说,越是表现得信誓旦旦,一副正义凛然的人,越是要防备。

    当初,有个公安局副局长,就是最好的样本。

    “刘副局长说的对,辛苦了!”杨启发露出笑容,随后转身,吩咐道,“都给我查清楚了,把现场可疑的东西,都带回去做鉴定!”

    ……

    “噶!”

    夜色茫茫,一条高速路上,一辆长城越野车,突然急刹,滑翔几米远,才停下来。

    “怎么了?”秦雨幽醒来,迷迷糊糊。

    “遭了!忘记小黑了!”郑勇拍着方向盘。

    “大哥的那条狗?”雨幽问道。

    “是啊!”郑勇拍着头,“不管了,它本就是流浪狗,我们缘分已尽,有缘它会找到远哥的!”

    “什么话嘛!”雨幽白了他一眼,“到什么地界了?”

    “快进江西了!走,回家!”

    ……

百度搜索 一念原罪 天涯 一念原罪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一念原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吴开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吴开阳并收藏一念原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