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一念原罪 天涯 一念原罪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混蛋,王八蛋!”

    渝城南郊,高尔夫球场,一片草地上,欢儿从陈定海身上爬起来,一脸寒霜。

    “你这是怎么了?”陈定海起身,收拾衣服,欢儿性情喜怒无常,但很少见她如此暴躁。

    欢儿咬牙切齿,把卫星电话扔到一边,把白衫穿上,此时此刻,白色的衣服,格外刺眼。

    “我们……死了很多人!”欢儿眼中,满是红光,“被项云飞算计了,全军覆灭!还有两个,无意中发现那个摸包的踪迹,把他给绑了,她们却私自做主,把他绑到城北的那间废弃工厂,想打算套出一点消息来我面前邀功,反被那个摸包的杀了!”

    “一个摸包的小瘪三,有这本事?”

    陈定海眉头皱起,他生气了,不仅是手底下死了很多人,更重要的是,手底下的人不听话。

    私自做主,毫无疑问,这已经犯了他的大忌。

    蝼蚁虽小,可以决堤,有一者,必有二者效仿跟随。

    这点,不得不妨!

    “她们的负责人是谁,杀了,以儆效尤!”陈定海沉声说道,“我看以后,谁还敢自作聪明!”

    欢儿把衣服穿好,来到遮阳伞下,倒上一杯红酒,一饮而尽。

    她的脸色,越来越阴沉。

    “还有事?”陈定海眉头一挑。

    “吴志远还有个兄弟,叫郑勇!”欢儿说着,直接把杯子砸在草地上,“就在我车间上班,今天要不是公安局的人把他堵在海天工贸门口,我都还蒙在鼓里!”

    “什么?”陈定海脸色一变,他想到一件可怕的事情,要是欢儿去海天工贸,那个郑勇要是图谋不轨,她防不胜防!

    “我们派人去安城查过吴志远的底细,没查出这个有郑勇……”

    “那是因为,这个郑勇,是吴志远捡到的流浪儿,他很少出现在安城,大多数时间,一直待在家里,他也没有上吴家的户口,我们的人在安城,当然查不到!”

    欢儿狠狠地说道,“前不久,吴志远的继母杨倩梅,回老家龙潭寨过六月六,我们的人跟去了,差点被人打死,那个寨子的人,简直是刁民,打完之后,送去派去所,昨天她们被放出来了,被龙潭寨的人堵住,又打了一顿,今天她们才传来消息……”

    “我不是说不要去招惹杨倩梅吗?那里不是我们的地盘,吴邦龙进去了,他还有几个兄弟!”陈定海无奈道,“你就是不听!”

    “我恨他,我恨他!我对他恨之入骨!”欢儿嘶吼起来,“我恨吴志远这个杂碎,他杀了我父亲,杀了我妹妹,我要杀光他所有亲人,一个陈曦,不够!远远不够!我要让他痛不欲生!”

    “没事,有我!”陈定海抱住欢儿,伏在他耳边,轻声细语,“放心,伤害大哥和香儿的人,一个都逃不掉,我在黄鹤楼上,对你保证过的,我们一步步的来!”

    “哼!”欢儿冷哼一声,推开陈定海,往球场外走去。

    “你去哪?”陈定海喊道。

    “吴志远离死不远了,就算他侥幸活过来,注定被抓,他无路可逃!”欢儿寒声说道,“陈曦和于静,已经没用了,我去杀了她们,既然手下的人没用,处处失手,那我亲自动手,把吴志远的那个兄弟,把余家那个孽种,全部揪出来,一并杀之!”

    “什么?”陈定海一愣,随后反应过来,往前追去,“欢儿,你别乱来,警方已经盯上你了,那天才杨慕雪家的事情,我还在想办法销毁证据,等这段时间的风声过了再说!”

    “哼,别装得你很在乎似的,你一直护着陈曦那个贱丫头,以为我不知道?”欢儿的身影没有停留,继续往前走,“我说过了,你不能碰陈曦和吴雨蝶,我讨厌她们!”

    “你给我你站住!”陈定海怒吼,“我的话你也不听了?给我拦住她!”

    随着陈定海话音刚落,两道黑影,挡在欢儿面前。

    “给老娘让开!”欢儿娇喝一声,前面两个黑衣女人,目光露出惊惧之色,急忙让开。

    “欢儿,欢儿……还愣着干嘛,给我追!”陈定海放声大吼,然而,欢儿的身影,已经钻进一辆红色的宾利,往城东而去。

    城东,一栋公寓,一扇窗口,这里,阳光照不进来。

    陈曦一袭白衫,立于窗前,犹如一株开在悬崖边上的白莲花,在风中,瑟瑟发抖。

    “远哥……远哥!”看着婺江边上来来往往的人群,她好渴望,渴望那其中一人,就是她的远哥。

    她现在,不希望他来了,只希望他平平安安的就好。

    昨晚,她做了一个梦,她梦到,她在悬崖边上,看到远哥满身是血,坠入万丈深渊。

    她好想抓住他,然而,他的身影越来越远,她快看不见他了,她想跳下去,这时,一只大手,把她娇弱的身体抓住,露出一张狰狞而扭曲的脸。

    陈定海!

    她醒来,来到窗前,一直站着,她想在人群中找到那个人,然而,一上午过去,除了凄厉的风声,除了触摸不到的阳光,她什么,也没看到,她要找的人,始终没有找着。

    她心里越来越不安,她感觉,那个人,离她越来越远,随着时间的慢慢流逝,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

    她在恐惧中度过,当初,成都,她被王文抓了,她没有这样恐惧过,当初,渝城,她了解到,原来真正害她的人,是陈胜天,她看到血红的地板,她没有这样恐惧过……

    在杏花村,她逃跑,脚被人打断,她没有这样恐惧过,在这间公寓,客厅里那张沙发上,她被陈胜天反复侮辱,她也没有这样恐惧过……

    她,仿若失去了他一般,永远。

    这种感觉,犹如我五月十二日那天的北川,她失去了父母和姑姑。

    而现在,她仅有的亲人,只有远哥一个了。

    她感觉,他没了,他正往另一个世界走去,他不要她了。

    “远哥……远哥,你不能丢下我啊!”

    陈曦呼喊着,呼喊着,很快,她的声音,被淹没在风里。

    婺江边上,欢声笑语,其乐融融,随着太阳渐渐升高,遛狗的人回家了,打太极的人回家了,一张椅子上,那一对柔情蜜意的情侣,也正往一家宾馆走去……

    没有人能听到她的呼喊声。

    风继续吹,她的三千青丝随风而起,两行清泪,顺着她的脸颊,滑落而下,她的脸,越来越惨白。

    她孤零零地,站在风中,彷徨而无助。

    “小曦……小曦!你怎么了?”于静从洗浴间奔出,扶住她娇弱的身躯。

    “远哥,远哥出事了!呜呜呜!”终于忍不住,陈曦扑到于静怀里,放声大哭,“远哥不要我了!他不要我了!”

    “小曦,别怕,”于静轻拍着陈曦的肩膀,“一场梦而已!你还有我!”

    “是吗?”陈曦从于静怀里钻出来,满眼通红,“静姐,你说的是真的吗?”

    “她哄你的,你看不出来吗?没想到这么坚强的丫头,一想到吴志远,就变得柔弱了!欢儿小姐说的没错,想男人,会让自己变得懦弱!感情,是女人的负累!”正在这时,一道冷漠的声音传来。

    房门打开。

    那是一直守在客厅的黑衣女子,她端着一杯红酒,施施然走进来。

    “你什么意思!”陈曦擦干眼泪,漠然说道。

    黑衣女子轻呡一口酒,不咸不淡地说道:“吴志远和张逸杰同时中了我们的埋伏,他们现在躺在医院里,生死不知!”

    “你说什么?”陈曦脸色巨变,颓然倒在地上,此时此刻,就连身旁的于静也慌了神色。

    她的感觉没错,远哥,真的出事了!

    “我之所以告诉你,是让你认清局势,你是个好丫头,别执迷不悟了,你这样下去,自讨苦吃!”黑衣女人瞥了陈曦一眼,转身而去。

    “砰砰砰!”恰在这时,客厅外,有人拍门。

    “谁?”黑衣女子掏出枪来,放在背后,走到门前,问道。

    “是我!”门口,一道不耐烦的声音传来。

    “欢儿小姐!”黑衣女子脸色一变,急忙放下红酒杯,掏出钥匙,把门打开。

    “你们守在这里!”欢儿冷哼一声,对身后的两个黑衣女人吩咐道,径直走进客厅,当她看到桌子上的那杯红酒时,冷冷地瞥了黑衣女子一眼,“日子过得真舒坦啊!”

    “谢谢欢儿姐夸赞!”黑衣女子话音刚落,却看见,欢儿已经走进陈曦的房间,她急忙追了上去。

    “哟!这是闹哪出啊,要自杀么?”

    欢儿冷笑,把倒在地上的陈曦提起来,随手就是一记耳光。

    陈曦漠然,仿若感觉不到脸上的疼痛,与欢儿对视,不闪不避。

    “哟!什么眼神,想死吗?我成全你!”

    欢儿直接掏出枪来,上了消音器,顶在陈曦头上。

    她拉响枪栓。

    “欢儿小姐,不要!”一道焦急的声音传来,欢儿眼前,那个黑衣女子,把陈曦拉到身后,挡在陈曦面前。

    “欢儿小姐,她这段时间很乖的,你……你就别为难她了!”黑衣女子车颤声道,她为陈曦求情。

    此时此刻,于静终于回神过来,跑到陈曦身边:“求你,求求你别伤害小曦了,你要杀,就杀我!”

    “好!好,你们感情真好啊!”欢儿咬牙切齿,面色铁青,“好大的胆子!”

    “噗!”欢儿扣动扳机,子弹从黑衣女人眉心穿过,血花点点,溅到陈曦脸上。

    整个房间,忽然之间,死一般的沉寂。

    “我终于可以……做人了!”黑衣女子低喃,随后,砰的一声,倒在陈曦面前。

    “啊!小媚姐!你别死啊!呜呜呜!”陈曦摇晃着黑衣女子的尸体,放声痛哭。

    此时此际,窗外,阳光炽烈,房内,犹如腊月寒冬。

    任凭陈曦大声呼喊,那个黑衣女子,已经死了,没有人回应她。

    “她有什么错,她有什么错!为什么你这么狠毒,她是你手下啊,你为什么要杀她!”陈曦嘶吼,看着欢儿,眼睛里,一片赤红。

    “她和你说话,她就是罪人!”

    欢儿的枪口,再一次,指向陈曦,“现在,该你了!”

百度搜索 一念原罪 天涯 一念原罪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一念原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吴开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吴开阳并收藏一念原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