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一念原罪 天涯 一念原罪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天很热,犹如此时此刻,吴志远的心,燥热难当。

    太阳渐渐偏西,渐渐地,他的心,也随之往下沉。

    犹如他手中沉甸甸的行李。

    那只行李包,原本,只装着一些工具,一把枪,现在,多了一堆钱!

    八十万!整整八十万!

    钱,对于吴志远来说,当然重要,有钱,能做很多事,但,更重要的是,陈曦,依然没有找着。

    他来此,重点不是为了那个跳楼的女孩,也不是为了浮尸于婺江之上那几个女孩,对此,他虽然很是同情,也深感惋惜,然而,人已经死了,他无能为力。

    这个世界,不平的事情太多,他也管不了那么多。

    他来此,是为吴雨蝶而来!

    她的目的,还是为了找到陈曦!

    吴雨蝶是关健人物,找到她,就能找到陈曦的线索!

    因为,她,才是欢儿和陈定海的代言人!

    魔鬼的代言人!

    然而,经此一行,吴志远才深切地感受到,事情有多棘手。

    欢儿和陈定海,远比他想象的还要可怕。

    很多人,不知其名,竟然就畏惧其三分,这是何等的荒谬?

    然而,却真真实实地发生了!

    恰如马兴邦,他知道吴雨蝶背后有人,却不知道是谁,但他知道,吴雨蝶背后的人,能随时随地,置他于死地,死,也许是最好的结果了,那些人,会有千百种方式,让他生不如死。

    不得其名,其威慑力已经让人恐惧万分,这就是欢儿和陈定海的最可怕之处。

    且,吴志远了解的,不过是冰山一角!

    可想而知,吴志远要从他们手中把陈曦救出来,是何等的艰难。

    吴志远站在凌天大厦门口,默然。

    凌天!凌天!

    他才发现,这栋大厦,犹如一把杀意凌然的利剑,贯穿苍穹。

    他仿若看到,有一个冷艳无双的女人,正挥着这把利剑,砍向那娇弱无助的彝家姑娘,她……犹如一朵开在悬崖边上的白莲花,在利剑的寒光下,摇摇欲坠!

    “小曦!”吴志远心里竭力嘶吼。

    炎炎夏日,他竟然生生打了一个寒蝉。

    此时此刻,他犹如一只迷失在繁华盛世的羔羊,站在大厦门口那威风凛凛的旗帜下,瑟瑟发抖。

    他怕了!真的怕了!

    怕她等不到他,怕他找到她时,她已然变成了一堆红粉枯骨!

    “你有没有想过,都过了这么久了,陈曦还活着吗?就算活着,她还是她吗?”吴志远想起早晨时,余多多说过的话。

    此时此刻,他的心,犹如被一块大石压住,让他喘不过气来。

    沉默许久,吴志远终于挪动踉跄的脚步,亦步亦趋地离开凌天大厦。

    他来到一个幽暗的角落,一个太阳照不到的地方。

    他怅然若失,看着阳光映照之处,那里,是高楼大厦,是钢筋混凝土筑成的森林,冷冰冰,森森然。

    吴志远的心,也越来越冰冷。

    他默然,一直坐着。

    不知过了多久,也许是一瞬间,也许,过了一个世纪。

    吴志远蓦地而起!

    不知怎的,他想起一个团体,一个在赛场上,越挫越勇,顽强拼搏的团体:中国女排!

    他想起女排的一句名言:“女排精神不是赢得冠军,而是有时候明知道不会赢,也竭尽全力。是你一路即使走得摇摇欲坠,但依然坚持站起来抖抖身上的尘土,眼中充满坚定!”

    “对!”

    吴志远目光坚定起来,他挺起胸膛,“一路上即使走得摇摇欲坠,依然要坚持站起来,抖抖身上的尘土,眼中充满坚定!”

    吴志远握紧拳头,目光越来越明亮。

    “我不能倒下,绝对不能!即使前面是刀山火海,是万丈深渊,小曦,我永远都不会放弃你!绝不!我一定要找到你,坚定不移!”

    吴志远提着行李包,那沉甸甸的行李,于此时此刻,仿若轻了。

    他迈开脚步,大步而去。

    ……

    “远哥,是你吗?是你吗?”

    这是婺江边上的一栋公寓,这是公寓中一个昏暗的房间,这里,与凌天大厦不过短短几条街的距离。

    房间里,一声呼喊,犹如挽风的哭泣,陈曦从床上一跃而起,跑到窗口,呼喊着,呼喊着。

    有风拂过她的脸,她的泪,犹如晶莹剔透的珍珠,顺着清丽的脸颊,滑落而下,落在尘埃中,落在被世人遗忘的角落里。

    残阳偏西,残辉照在波光粼粼的江面上,婺江江畔,人影绰绰,有人遛狗,有人打太极,跳广场舞的中老年妇女开始摆音响占地。

    婺江江畔,欢声笑语。

    陈曦站在风中,江风徐徐,吹乱了她的发,她在风中,娇弱而无助。

    “远哥……远哥……是你吗?”

    她呼喊着……呼喊着……然而,她的声音,很快就淹没在婺江江畔的欢声笑语之中。

    “小曦!怎么了?”于静来到陈曦身边,目露担忧之色。

    “姐!我听到了!我听到远哥在喊我!”陈曦摇晃着于静的肩膀,“他在找我,姐,他在找我!”

    “小曦,你……”余静眼睛里,闪过一抹悲痛之色。

    这丫头,连续好几次,想方设法逃走,可最终,都以失败而告终,看到她这番模样,余静心痛如刀搅,想说些安慰的话,可最终,什么也说不出来。

    她找不到乐观的理由安慰陈曦,一如安慰她自己。

    “我感觉到了,远哥就在附近!”陈曦低喊道,“我要回家,我要回家,远哥要来接我回家了!”

    “小曦,你别这样好吗?你的伤还没好……”余静哭了,这丫头,为什么这么命苦啊,老天无眼,为什么如此反复地折磨她!

    “你不信我?”陈曦松开余静的肩膀,惨笑一声,“你也不信我,你当我疯了么?我真的听到远哥喊我了,我能感觉得到!”

    “小曦,我信你!我信你!”余静大哭,“我相信,你很快能回家!很快!”

    “姐!”

    陈曦扑到余静的怀里,娇弱无助的身体,此时此刻,在瑟瑟发抖,“我好想远哥,我真的好想他,呜呜呜!”

    “小曦,不哭,有姐在!”余静轻拍着陈曦的后背,颤声说道。

    她才想起来,陈曦,才二十岁。

    她只是一个小姑娘!

    只是,平日的沉稳与坚强,掩盖了她的年龄。

    她本是花样年华的年纪,她本应该在一个安安静静的地方,那里,开满了鲜花,那里,有她的阿爸阿妈,有她的姑姑,有那个她朝思暮想的远哥。

    她本该与其他普通女孩一样,本该拿着书,在大学学堂,那里,有她的老师,有她的同学,四年之后,她本该与同学们,一起放飞白鸽,在欢声笑语中完成毕业典礼。

    她本该……

    曾经何时,她是一个背着背篓,在大凉山深处穿梭采药的丫头,梦想有一天,走出大山,走进成都的学堂。

    曾经何时,她担着扁担,摇晃着两只铁桶,来到一口老井旁边,她遥遥望着在数百公里之外的三峡水电站,她梦想着,有朝一日,为家乡修路搭桥,把自来水安到每家每户……

    而今,她只是一只被折断了翅膀的小鸟,被关在笼子里,想飞,却飞不出去。

    一场天灾,一场,一只罪恶的大手,生生抹杀本该属于她的一切,抹杀了她的理想,抹杀了她的希望,抹杀了她的最美的年华。

    此时此刻,她已经伤痕累累,从身体,但灵魂。

    而今,她现在,只想回家!

    可回家之路如此漫长,她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回家,也许,永远再也回不去了。

    “不哭!我不哭!”过了许久,陈曦从余静怀里钻出来,她擦干眼泪,“我不哭,远哥告诉我的,要坚强!”

    “小曦,以后有什么事,就跟我说吧,别闷在心里,苦!”余静抓着陈曦的手,很紧,很紧。

    “姐,我没事了!”陈曦嫣然一笑。

    “我坚信,某一天,远哥会牵着我的手,一起回家!”

    “以后有什么事,我们姊妹,一起走!”余静也擦干眼泪,“我们要坚持,坚持!”

    “嗯!”陈曦轻轻颔首。

    她回头,望着窗外。

    残阳如血,格外的红,犹如一张狰狞的笑脸,俯视着山川大地,芸芸众生。

    婺江江畔,嘈杂声不绝于耳,断断续续地传来。

    陈曦秀眉微蹙,把一缕秀发别在耳后。

    “这是黄昏的太阳,我们却把它当成了黎明的曙光!”

    ……

    “这是黄昏的太阳,我们却把它当成了黎明的曙光!”

    这是一个简约的客厅:一张干干净净的茶几,一张破旧的沙发。

    吴志远坐在沙发上,一只手夹着烟,一只手握着枪,看着幽远的群山,看着血红的太阳,喃喃自语。

    烟雾缭绕,从吴志远的指尖飘荡而出,如同迷路的孤魂野鬼,撞在天古板上,最后,消失在风里。

    那急剧燃烧的烟丝,冒出一点红光,随着吴志远的手,轻轻一按,随之熄灭。

    风,突然停了!

    吴志远凝神静气,坐直腰杆!

    他的目光,死死地盯着客厅那扇紧紧关闭着的大门!

    他在等一个人!

    一个位高权重的大人物!

    这是岑云山写在他手机里,名单上的其中一个!

    董清河!

    ……

百度搜索 一念原罪 天涯 一念原罪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一念原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吴开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吴开阳并收藏一念原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