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一念原罪 天涯 一念原罪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远哥!远哥!”

    陈曦轻声地呼喊着,她的眼泪,脱眶而出,滴落在精美的沙发上。

    很久了,很久了,她没有见他,已经很久很久了!

    仿若,过去了一万年!

    尽管,现在还隔着屏,但她终究是见着他了。

    这是他们之间相距最近的一次!

    他依然没有变,他的身姿依然雄伟挺拔,还是那张冷酷的脸,还是那个狰狞的疤。

    他依然还在找她!

    他真的没放弃她!

    她知足了!

    尽管,她知道,他就在她楼下,然而,隔着一块屏幕,近在咫尺,却远在天涯,她依然够不着他。

    触不可及!

    她呼喊着!

    她好希望,他能听到她的呼喊声!

    “哼!你果然没有死心!”

    这时,一只大手捏住她的下巴,那是一张阴沉沉的脸。

    “这王八蛋连杀我五个人,你以为这样,他就能逃得出去?”陈定海盯着陈曦,冷笑道,“我之所以还留着张逸杰和余家这个孽种的命,就是要把吴志远引出来,今天,没有谁逃得掉!”

    陈曦把头扭到一边,她的神色,却在转瞬之间,平静下来。

    “死,可怕吗?”

    她在心底问自己,很快,她得出答案,“死有什么可怕的!人间地狱,不外如是,有时候,活着比死更加需要勇气!”

    “我不怕的!”她盯着屏幕中,那道挺拔的身影。

    “你要是死了,我决不独活!”

    她坚定了自己的想法,死死地看着那块大屏幕,目光再也离不开了。

    “既然你爱看,那,我就让你看个够,你就睁大眼睛好好的看着,看着他是怎么死的!”陈定海冷哼一声,松开手掌,点燃一支雪茄。

    陈曦瞟了他一眼,突然笑了。

    陈定海眉头一皱:“这个时候,你还笑得出来?”

    “你,不是他对手!”陈曦迎着他的目光,不闪不避,她的声音很轻,落入他耳中,他的脸色,变幻不停。

    “你说什么?”陈定海冷声说道。

    “我原本以为你是个人物的!”陈曦捋一捋秀发,顿了一下,“一只只会躲在阴沟暗角的老鼠,任他在黑暗中如何呼风唤雨,但老鼠永远都只是老鼠,永远见不得光!永远成不了大事!”

    “你说我是老鼠?”陈定海脸色铁青,直接捏住她的脖子,“你再说一遍!”

    “你欺负我一个小女人,算什么本事?”陈曦神色平静,“有本事,你出去和远哥真刀真枪的来啊!”

    她的嘴角微微翘起,“可惜,你不敢!”

    “哈哈!我知道了!”陈定海突然大笑起来,“你是怕他死,你明说嘛,求我啊,把我伺候舒服了,我也许会留他一条狗命!”

    “你杀不了他!”陈曦摇头,目光再次落在那块巨大的屏幕上。

    “那我们拭目以待!让你看看,他是怎么死的!”

    ……

    苍穹之上,那一弯残月,格外的红。

    和谐大道,有一道身影,随着两个黑衣女人的倒下,慢慢显现出来。

    风继续吹,他立于风中,傲然而孑然,他的手中,有一柄小刀,发出森森寒意,猩红的月光下,有一滴血,从刀叶上,滴落而下,消失在黑暗中。

    “到这边来,我掩护你们!”吴志远大喝一声,举起枪,对着气势汹汹而来的五个女人,连发三枪。

    霎时间,火花四溅。

    张逸杰和余多多两人,趁此机会,左突右闪,狂奔到吴志远面前。

    “走!”三人往南奔逃。

    后面的五个女人,紧追不舍,月光下,她的衣服上的那株兰花草,格外的红。

    “砰砰砰砰!”枪声四起,从三人耳边飞过。

    “你还击啊!给我一把枪,我毙掉她们!”余多多怒吼。

    “六发子弹,全打光了!”吴志远声音沙哑,他今晚来,原本是打算悄无声息地把吴雨蝶绑了,逼问欢儿的下落,所以,只带一支枪!

    他没想到,吴雨蝶弄一个什么鸟酒会,其实是自己为饵,把他们全部引出来。

    陈定海知道他要来!

    “那只有跑了!妈的,太憋屈了!”

    余多多怒吼,一直是他算计别人,没想到,他被别人算计了。

    他想到刚才,后面紧追着的那几个女人,为什么不马上杀他和张逸杰了,她们是在等吴志远现身,一并收拾了。

    “走!”张逸杰咬牙,这种情况,他何曾遇到过?

    三人化成一阵风,向南奔逃。

    月光下,他们的身影,狼狈不已。

    风继续吹,枪声不断,三人继续往南奔逃。

    突然,他们三人停住了脚步!

    他们正前方,忽然蹿出来一道道黑影,全是女人,举着枪,一步步朝他们逼来。

    “这次,真的完了!”余多多双目赤红。

    前有堵截,后有追兵,且,这条大街,空旷无比,他们无物可依,他们已经成了瓮中之鳖,无处可逃!

    “张逸杰,我就不信你来之前没有通知项云飞,难道他是想看到我们被打死了,他才出手么?”

    看着两头的黑衣女人一步步逼近,余多多烦躁无比,“就算陈定海和欢儿不出现,这个兰花草组织,也是大鱼了!”

    “我也不知道……”张逸杰苦笑,“你怎么看?”

    “杀出去!”吴志远冷声说道。

    “怎么杀?她们每个人都有枪,我们没有靠近,就被打死了!”

    三人背靠背,看着一道道黑影逼迫而来,越来越近……忽然,枪声停住了,只有轻快的脚步声,此夜,突然安静了,如同他们的心,沉寂入水。

    ……

    城东。

    公安大楼,灯火通明,威严二气势磅礴。

    广场上,有大队人马在集结,严阵以待!

    “出发!”项云飞负手而立,他的身侧,站着两个青年,一个消瘦,一个魁梧,正是杨启发和孙宇二人。

    他一马当先,走进一辆车。

    顿时,红蓝灯闪烁,警笛长鸣,警车一辆接一辆,如同猛虎出闸,气势汹汹,奔入落日大道。

    落日大道,宽而长,长五六余里,一头是公安局,一头是婺江。

    有一座桥,气势恢宏,灯光闪烁,连通落日大道与城西之间,其名曰,婺江大桥。

    成群结队的警车狂奔而来,只要跨过这座桥,便可以一马平川,从城西往南而去。

    只要到达市中心,那个所谓的兰花草组织,就可以一网打尽,包括,陈定海!

    此时此刻,那边,正在激烈交火!

    项云飞坐在车里,他握紧拳头,他等这一刻,很久了!

    “轰轰轰!”

    突然,三声巨响,震破苍穹!

    霎时间,火光冲天,黑夜瞬间变为白昼,那座宏伟壮观的婺江大桥,只听咔嚓一声,断了!

    所有的警车,如同一条长龙,骤然停下。

    项云飞目呲欲裂,他从车里钻出来,他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无比。

    “完了!”他低喃一声,他能感受到得到,自己的声音,在颤抖。

    从这里去城南市中心,必须得过这座桥,如果绕道,最起码得花半个小时的时间,等到那时,张逸杰可能已经……

    已经死了!

    正在这时,落日大道对面,那时一栋残破的大楼,有一道红火的身影,她手里,握有一把狙击枪,她的手掌,从枪管上抚过,她如同在抚摸一个乖巧的孩子,枪管上,还有点点温热。

    “警察?”

    她的嘴脸上,荡起一丝若有若无的弧度,红色的身影一闪,消失在茫茫黑暗中。

    ……

    残月如血,辉光点点,如同一张面纱,铺洒在婺城大地上。

    落日大道,一片混乱,而有一个地方,却是安静无比。

    陈曦盯着大屏幕,轻咬着下唇,看着那三个背靠背的男人,心死如灰。

    她也知道,他们无路可逃了!

    她深知吴志远的性格,他不会屈服,那么,他只有一条路可走,死!

    “怎么,心痛了?”陈定海来到她身边,轻抚着她的脸,很是温柔。

    感觉到一条毒蛇从脸上爬过,陈曦仿若未觉,她依然看着屏幕里,那三个背靠背的男人。

    “他们就算死了,也是真男人!”陈曦轻语。

    “男人?我让你看看,什么才是真男人!”陈定海冷哼一声,直接把陈曦压在身下。

    “远哥!”陈曦痛苦地闭上眼睛。

    “嗯?”

    正在这时,陈定海停住了动作,他看着大屏幕,目光一凝!

    夜风萧萧,和谐大道上,三道挺拔的身影背靠背,漠然地看着,那举着枪,向他们包夹而来的人群。

    “吴志远,张逸杰,余多多,你们三个,已经死路一条!跪下,我给你们活路!”

    人群中,一个风华绝代的身影走出来,她的声音,媚如骨髓,她看着吴志远三人,她的头颅,高高昂起,此时此刻,她如同一个黑暗中的女王,高贵而妩媚。

    “吴雨蝶!”张逸杰一字一顿,“你敢在你的酒店门口,设局伏杀我们,你别忘了,你邀请来你酒会的是什么人?你以为你逃得掉?”

    “咯咯咯!”吴志远掩面一笑,“张大队长呀,他们只是看见我被你拖出来,而且我还中了一枪,其他的,他们什么都没看到!明天新闻报纸会说什么呢?他们会说,两帮黑势力团伙火并,某某某人横尸街头!这与我无关,我只是一个受害者!”

    “无耻!”吴志远冷声道。

    “我无耻,咯咯咯!”吴雨蝶笑得花枝招展,“你们三个,哪一个不是想绑了我?当真以为我不知道?自己没本事,还怪别人了?吴志远,你的大名,我早就听闻了,我原本以为你是个人物,没想到你真么天真,真可怜!”

    话锋一转,吴雨蝶的声音瞬间变得冰冷起来,“立马,给我跪下,听话了,我也许会让你们一条狗命!”

    “生当豪杰,死亦鬼雄!”张逸杰挺起胸膛,“死?何惧之有!”

    “有句话,是这样说的,如果你斗不过你的敌人,最好和他做朋友!别不识抬举!”吴雨蝶踏着莲步,拉响枪栓,一步步靠近他们。

    “要杀就杀,哪来那么多废话!”余多多不耐烦道。

    随后,他的声音传进吴志远和张逸杰的耳朵里:“一会儿,吴雨蝶靠近我们的时候,我为你们做掩护,凭你们的身手,趁其不备,一定可以将她一举拿下!”

    “你!”吴志远和张逸杰目光一寒,所有的枪口,都对着他们,他怎么掩护?

    无非是用他的身体给他们挡子弹而已!

    “就这么说定了!”余多多胸膛一挺,突然转身,把吴志远和张逸杰死死地护在身后。

    “来啊!”他撑开双臂,此时此刻,他那微胖的身躯,傲然而挺拔!

    “死胖子!你找死!”吴雨蝶举起枪,对准余多多的胸膛。

    “砰!”

    一声枪响,划破长空,有一颗子弹飞旋而来,直接穿过吴雨蝶的手腕,带走一串血花,她的枪,掉在地上。

    “砰砰砰!”

    连续几声枪响,人群中,有人应声倒地。

    有两束白光闪过,炽烈而耀眼,那是一辆面包车,冲过吴雨蝶身后的人群,气势汹汹,直奔吴雨蝶而来。

    吴雨蝶动作很快,纵身一跃,翻滚一圈,躲避过去。

    此时,面包车已经停在吴志远三人面前。

    “上车!”车里传来一声发个,那是一个中年男子,仙风道骨。

    吴志远三人毫不迟疑,一跃而起,跳进车里。

    车身极速旋转一圈,在一片枪火中,冲处人群,往南而去……

    “混账!”海天酒店,一个豪华的房间里,陈定海腾身而起,一拳击在茶几上。

    陈曦闭着睁开,面无表情,心里却不由自主地松了一口气。

    “我费尽心机布置,才把这三个人聚拢在一起,没想到,半路杀出只野鬼来!你是谁?”陈定海看着那辆面包车消失在在茫茫夜空里,目光一闪,“还有三条杂鱼!哼!”

    ……

    和谐大道,北面,有三道人影在极速奔跑,一个绝代佳人,一个痞子,一个乞丐。

    “我说,好奇心害死猫,你躲在酒店里,屁事没有,你干嘛跑出来?”

    百事通拖着徐蕾,一脸不忿。

    “那你就别管我好了,松开我!”徐蕾想扯开他的手,然而,他手拉着她,紧紧的,她甩不开。

    “这个时候了,还耍什么大小姐脾气,要不是你答应给我的钱还没给我!哼!我才懒得管你,认识你我就没遇到好事过!”

    百事通死死地拖着她往前跑,他的眼睛,却不停地转动。

    “都这个时候了,还吵个什么劲,你们没听到那边枪战吗?”林枫跟在身后,忽然,他感觉不对劲起来,“奇怪了,怎么这么安静?”

    林枫的话音刚落,大街上,突然出现三个人影,血红的月光下,她们心口上的那株兰花草,无比刺目!

    “死乞丐,你带徐大小姐逃走,她们的目标是我!我引开她们!”百世通转身,他松开徐蕾的手,不管其他,一把将她推到林枫面前。

    “摸包的,你小心点!”林枫深深地看了百事通一眼,拉着徐蕾,往回跑。

    “放心,我是谁?我会没事……”

    “噗!”

    百事通话音未落,有一颗子弹,从他的后背,穿胸而过,他的笑容,僵在脸上,嘭的一声,他倒在血泊中。

    “不!”徐蕾挣脱林枫的手,转身而回。

    “走啊!再不走我们一个都走不掉!”林枫吼道。

    “还能逃到哪里去?路都被堵死了!”徐蕾惨笑一声,看着百事通脸色惨白,她心死如灰。

    正在这时,两道白光闪过,如同晨曦划破黎明。

    那是一辆破旧的白色现代车,直接撞翻那三道黑影,霎时间,停在徐蕾三人面前。

    “蓝少?”林枫目光一闪,与徐蕾一起,把百事通抬上车。

    “走!”蓝衣踩死有门,白色的现代车,往北而去……

百度搜索 一念原罪 天涯 一念原罪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一念原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吴开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吴开阳并收藏一念原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