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一念原罪 天涯 一念原罪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夜已深,人们已经安然入睡。

    合群路,鸿运宾馆,后花园。

    有一个池塘,有一株青莲,有一排杨柳,还有一盏灯。

    灯光下,那是一座亭子,亭中,有一张圆桌,桌上,有三杯茶水,还有一把枪。

    当然,还有三个人。

    吴志远的手,握着抢把,与张逸杰一起,盯着楚雄。

    他们需要一个解释!

    毫无疑问,刚才两人的纠缠争斗,甚至一举一动,都在楚雄的掌控之中,要不然,他怎么会这般及时出现?

    吴志远与张逸杰是何人?铁骨铮铮,傲气凌然!这种被人监视感觉,让他们感觉很不舒服。

    尽管这是在他的宾馆!

    然而,来到这里之后,楚雄竟然没有说过一句话,对于他们二人的目光,视若无睹。

    此时很静,静得可怕,特别是吴志远手中的那边枪,那枪口,幽暗而深邃,发出森森寒意,若有若无地对着楚雄。

    清风微微,池塘边的那排杨柳,随风而动,发出嗖嗖嗖的声音,如同一个柔美的少妇,在低吟,在哭泣。

    只有池中那株青莲,傲然孑然,巍然不动。

    过了许久,三人还是没有一句言语,亭中的气氛开始压郁起来。

    吴志远的手握着手枪,越来越紧,空气仿若凝结。

    正在这时,楚雄动了,轻笑一声,抬起茶杯,喝了一口,然后又轻轻放下。

    此时此刻,空气又开始流动起来。

    张逸杰转头过来,瞟了吴志远手里的枪一眼,皱起眉头,他终于开口:“能不能把你的枪收起来?”

    “嗯?”吴志远眉头一扬,“刚刚的事,你不服?”

    张逸杰摇摇头,说道:“你把枪一直握在手里,证明你心虚!一个人的强大,在于内心,你一直拿着枪,证明你没有安全感!”

    “没有枪,我也无惧于你!”吴志远冷哼一声,“你若不服,也可以把你的枪掏出来,比划比划!”

    “你当这是小孩子过家家么?”

    张逸杰拍案而起,“你知道不知道,你拿的是枪,犯法的!你拿枪干什么?是要杀人还是要放火?为什么你总是把错的当成对的?”

    “少他妈的跟我说教!”吴志远也站起来,怒火冲天,“我做什么还轮不到你来管!”

    “我是公安,你敢犯法,我就敢管!”

    刚刚还风平浪静,随着张逸杰的一句话,两人又开始争锋相对起来。

    其实,按理来说,他们都是非常冷静的人,不会这么激动。

    之前,他们还如同朋友一般,在婺江边上喝酒。

    然而今天,发生了许多事,加上被楚雄摆了一道,两人都憋了一肚子火。

    两人从渝城斗到婺城,虽然身份不同,却也算得上惺惺相惜,彼此了解。

    吴志远手里一直拿着枪,自然不是心虚,也不是要杀谁,而是为了恶心张逸杰,做给楚雄看。

    张逸杰摸进吴志远的房里,只是试探一下,并非一定要抓住吴志远,因为他手里,也没有吴志远的犯罪证据。

    两人像是仇人一般,一见面就眼红,要打生打死,他们自然是生气了,但并没有生对方的气,其实是在做给楚雄看,这只老狐狸,直到现在,还是一言不发。

    寒光一闪,吴志远拉响了枪栓,对准了张逸杰。

    “你当真以为,我不敢杀你不成?”

    正在这时,楚雄慢悠悠地站起来,摆摆手,无奈道:“两位!坐下来!有话好好说,何必动气呢?”

    “哼!”

    两人同时冷哼一声,重新坐下来,吴志远也顺势把枪收起。

    大家都是明白人,有做戏的,自然有看戏的,但戏演得过火了,看戏的人,会觉得无趣,自然会站出来制止。

    这一切,大家都心知肚明,心照不宣,自然会见好就收。

    看着还在横眉冷对的两人,楚雄叹了一声,悠悠说道:“志远兄弟,其实张队他现在已经辞职了,不再是公安局的人了!”

    “嗯?”

    “嗯?”

    他的话音刚落,吴志远与张逸杰二人,再次扭头,目光落在他身上。

    此人不开口则已,一开口,顿时就让人侧目。

    张逸杰看着他,眼神变冷,他是怎么知道自己辞职的事的?

    须知,他才从向云飞的办公室出来,他辞职,也是临时起意。

    他消息有这么灵通么?

    而吴志远想的却是,张逸杰为何辞职,他了解张逸杰,此人有时候刻板得很,但性格坚韧不拔,岂是轻易放弃的人?更何况,他老婆失踪了,如果有警方的力量作为后盾,岂不是更好?

    难道他是被人算计,不是主动辞职的?

    吴志远想着,目光落在张逸杰的身上:“你既然已经离职了,为什么还他妈的盯着我不放?”

    “嘴巴放干净点!”

    张逸杰低喝一声,每一次,吴志远跟他说话,都是这种口气,这次他是真的发怒了,“你做过什么你自己清楚,我就算不再是公安人员,你犯罪,我照样可以把你送到公安局去!”

    “你来试试看!能抓到我算你本事!”

    “我怕你不成?”

    两人再一次拍案而起,楚雄摇摇头,再次劝阻:“两位,你们都在找人,为什么不能心平气和的坐下来谈谈呢?”

    “这就是你的目的么?”吴志远转过头来,盯着楚雄。

    此时此刻,他的眼神,没有一丝感彩。

    “你们一起联手,有何不可?”

    楚雄神色坦然,对于吴志远的目光,视而不见。

    “不管我们联手也好,还是捉对厮杀也好,是我们的事,旁人,插手不得!我不喜欢被人耍得团团转!不管那个人是谁!”

    吴志远语气淡漠起来,说完再也不看楚雄一眼,抬起茶杯,如同饮酒一般,一口喝了个干净。

    “三更半夜的,楚老板故意弄这么一出,不会是真想约我们二人喝茶吧,如果是这样,我可得去睡觉了!”

    张逸杰坐了下来,他在等楚雄的一个解释,刚刚吴志远说的,何尝不是他想表达的?

    “张队长不要多心,我之所以知道你辞职的事情,是因为我的一个堂侄儿在公安局上班,你辞职的事,早就传开了!”

    楚雄神色镇定,继续说道:“至于你二人纠纷的事情,可不是我故意耍弄你们的,你们自己走上门来,我知道了也正常!”

    “来来来!喝茶!”看到两人沉默不语,他抬起茶杯,热情招呼道。

    “楚老板有话请直说,不需要拐弯抹角!”

    张逸杰沉声道,他不喜欢这种谈话方式,此人如同陈胜天一样,有时候阴阳怪气,有时候道貌岸然,他本能的排斥。

    “今天发生的事,哦!应该算是昨天了!想必大家都清楚了!”楚雄放下茶杯,“陈定海手下,四大分区负责人的死亡,虽然警方封锁了消息,但我还是知道了一点!”

    “我要说的是,你们既然要找人,为什么非得盯着欢儿不放呢?就算抓到她了,没有证据,也拿她无可奈何!”

    “什么意思?”张逸杰和吴志远同时问道。

    “据我所知,死在婺江上的那几个姑娘,在死前去参加过一场宴会,我女儿楚灵……”

    楚雄说着,目光变得黯然起来,“小女也是去参加了一场宴会,才惨遭横祸的,你们可以从这里着手!”

    张逸杰闻言,看了吴志远一眼,皱眉道:“据我了解,她们去参加什么宴会,是什么人邀请她们去的,宴会又在什么地方,根本无人知道,楚灵的案子我翻阅过,也是一样!”

    “宴会嘛,不会是一个人,有很多人那才叫宴会不是?可以根据那个时间点查嘛!什么地方常办宴会舞会,就去什么地方查呗!只要有心,总会查出点什么来的,张队现在是自由身份,也正好可以暗中摸查!”

    楚雄看下那株青莲,失神起来,“可怜我那丫头啊,走的时候还安慰我,要帮我把工厂拿回来呢!没想到,去了之后,就回不来了!”

    “美丽的故事一开始,悲伤就在倒计时!”

    吴志远抬起茶壶,给自己倒上一杯茶,他何尝不懂楚雄的心情。

    但楚灵死了,陈曦还活着,他不想等找到陈曦的时候,倒计时已经用完了,他不想找到的是一具尸体。

    空对着一株青莲缅怀亲人有什么用?他不想到时候也落得这样的一个结局。

    他已经没有时间去悲伤,他只能把心情放在心底。

    “既然你知道是宴会,想必也大概清楚是什么宴会吧!”吴志远喝了一口茶,继续说道。

    楚雄这种人他清楚,既然提出来了,想必他有他自己的用意,不会无的放矢。

    “道听途说,有一种高级私人会所,集聚各类权贵名流,他们会通过某种途径,找来一些年轻漂亮的女人,寻欢作乐!”

    楚雄沉声道:“在宴会厅里,有各种美酒美食,每个人都戴着一张面具,根据自己的直觉,自由挑选自己中意的人,这么做,一是渲染神秘的气氛,二是为了不泄露自己的身份!有些人,为了追求更加刺激的享受,直接在大厅里行欲,场面肮脏混乱至极!”

    楚雄说着,眼睛通红起来,毫无疑问,楚灵就是去参加这种所谓的名流宴会,一去不返的。

    想必是不甘受辱,最后才落得惨死的下场。

    从他眼睛里,就可以看得出来,这是真的!

    吴志远与张逸杰对视一眼,从对方的眼里,看到了彼此的震惊之色。

    他们的心里,已经掀起滔天巨浪!

    这是一场死亡盛宴!

    金都汇那几个死者,可能就是参加这种宴会,受不了这种场面想逃跑,最后被逼死于婺江之上的。

    他们两人更加不敢想象,要是陈曦和于静去参加这种宴会,会是怎样的下场。

    或许,她们此时,就在宴会之中。

    两人同时想到这里,再次对视一眼。

    他们的眼里,此时此刻,充满了恐惧……

    ……

    城东,婺江边上,有一栋公寓,公寓里,有一扇窗,窗台前,散发出昏黄的光。

    陈曦从噩梦中醒过来,苍白的脸上,渗满了汗珠。

    直到于静找来一块毛巾,帮她把汗珠擦干,她依然没有回神过来。

    她终于看清,梦里面,抓住她的那个人是谁了,是陈定海!

    都说梦与现实是相反的,然而她的梦,却印证了现实。

    她等的那个人,好不容易把她送到对岸,自己坠入了万丈深渊。

    而她自己,却落到了陈定海手里。

    陈曦和于静没有说话,两人怔怔地坐在床上,想着彼此的心事。

    此夜无眠!

    “咚咚咚!”

    正当她们出神之际,房门被敲响,把两人的思绪,拉回到了现实中。

    “陈曦小姐,欢儿小姐有请!麻烦你换好衣服,随我们走一趟!”

    “去哪里?”陈曦问道,她听得出来,此人的声音,不是看守她们的那两个青年。

    “去参加一场宴会!”

    ……

百度搜索 一念原罪 天涯 一念原罪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一念原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吴开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吴开阳并收藏一念原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