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一念原罪 天涯 一念原罪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以爱之名,我在寻找冬天里盛开的桃花!”

    “为什么呀!冬天里有桃花开么?”

    “这样才难能可贵,如果有幸寻到一朵,那将是万中无一,这一定是世界上最娇艳的花。”

    “为何不在春天里寻找呢?春天可是百花齐放呢!”

    “春天虽然姹紫嫣红,但都是胭脂俗粉。而我,只需要一朵,用一生心血去呵护足矣!”

    “咯咯咯!小男人,那你说,姐姐我是什么花呀!”

    “黄丽姐是一朵玫瑰花,火红而娇媚,芬芳而高雅,是个男人都会为你着迷。但玫瑰娇柔,经不起风吹雨打,一碰就碎,需要倍加怜惜!”

    今晨的风,很轻柔,它吹过千家万户,终于,在一扇窗前停留了下来。过了半晌,它似乎找到了方向,掀开那尘封已久的窗帘,这时,它惊喜交加,因为窗前,站着一个女人,她端着一只红酒杯,眼神迷离,望着前方。

    她着一身黑色长裙,戴着一对银色耳坠,秀发披肩。一缕晨风缓缓而来,浮动她的三千青丝,她的脸色,一片潮红。

    “起风了!小男人,你会怪我吗?”

    黄丽站在窗前,在想着吴志远的话。

    “你说我是一朵玫瑰,需要有人怜惜,可你走了,谁来疼惜我?你寻找的是桃花,我知道你不会在我这里停留,你只是闻到了玫瑰芬芳,暂时迷路了,你终究还是离去了,头也不回!我从未想过成为你的羁绊,更从未想过要害你,然而不知何时起,我已经彻爱上你!”

    黄丽抬起酒杯,杯中酒如同她的唇,鲜红而诱人,她一饮而尽!

    “咚咚咚!”

    恰在此时,有人敲门,打断了黄丽的思绪。

    黄丽沉吟片刻,想了想,最终把门打开。出现在她面前的,是一个魁梧的青年,他的身后,跟着两个男子。

    “黄丽小姐,你好!我叫张一,我们老板有请!”张一彬彬有礼,语气却不容置疑。

    “你们老板?你们老板是谁?你们不会找错人了吧!”黄丽皱着眉头道。

    “我们老板是谁黄小姐心知肚明,就不必装糊涂了,别逼我们无礼!”张一笑着说道,他身后的两人却上前一步,咄咄逼人。

    “好!我跟你们走!”黄丽点头道,“不过既然要见你们老板,我需要梳妆打扮,你们请回避一下!”

    张一摇摇头,依然微笑的看着她。

    “既然这样,走吧!”黄丽深吸一口气,随张一走出了酒店,她纤瘦的身影在三个魁梧的男人的簇拥下,显得单薄而无力,她上了一辆黑色的商务车,消失在酒店门口。

    黄丽再出现时,已经在一栋豪宅之中。抬眼望去,在游泳池旁边,此时陈胜天正靠在一张软椅上,怡然自得地品茶。

    “老板,人带来了!”张一把黄丽带到陈胜天身边,轻声道。

    “来了啊!坐!”陈胜天似乎刚刚察觉,热情招呼黄丽坐下。

    “不知陈总叫我过来,有什么事?”黄丽一坐下便开口,她感觉很不安。

    “哦!没什么事,就是想请你来叙叙旧!”陈胜天给自己倒一杯茶,漫不经心说道。

    “有什么事还请陈总告知。”黄丽咬着下唇道,“不知道陈总什么时候放了我的嫂子,你们吩咐的事情,我已经照做了!”

    “哎!你看,我本来说没事,你却要没事找事,既然这样,那我们就事论事!”陈胜天喝了一口茶,叹声道。

    “其实我这个人一向很讲道理的!”陈胜天笑眯眯的说道,“在成都,我发现你不但人长得美,歌更是唱得好,想提拔你,让你来渝城发展,以我的财力捧你,你一定能红遍半边天,可你就是不听,要守着那倒死不活的破酒吧,非得逼我把你嫂子请来,你才肯来,你说,你这不是犯贱么?”

    “陈总……”

    “我的话还没说完呢,记住,我讨厌说话被别人打断!”

    陈胜天依旧笑眯眯的,继续说道:“来到渝城以后呢?你好好的唱歌也就罢了,你好过我也好过,你偏偏去勾搭小白脸,勾搭也就罢了,偏偏勾搭上的男人却是我一直在找的人!你说,你是不是贱到骨髓里去了?这么耐不住寂寞?”

    “其实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你勾搭谁跟我没关系,只要你能帮我赚钱,其他的一切都好说!”陈胜天说着,点燃一支烟,吸了一口,慢悠悠说道。

    “可你还是接着犯贱,不老老实实的唱歌,还想方设法的要把你嫂子救出来,你说,你这是救她么?我好吃好喝的供给她,还一心一意的栽培你,我哪里错了?”

    陈胜天说着,声音越来越冷。

    “其实,当我听到你说你有吴志远的消息的时候,我心里真的很高兴!我还考虑该怎么奖赏你呢!”陈胜天的脸色越来越阴沉,说到最后,直接大怒,“可你他妈的给我的却是假消息,吴志远的影子都没看见,差点害死我的干女儿,你说,如何交代?”

    “我交代?”黄丽冷笑道,“一开始,我在成都经营我的酒吧好好的,碍你什么事了?你一来,就打伤我客人,毁了我的酒吧,用我嫂子来要挟我,你这是栽培我?我找男人,那是我的自由,碍着你什么事了?我提供给你的消息,千真万确,你的人没本事,想伤人反被人所伤,怎么算到我头上来了?有本事你自己去对付他,拿我一个女的来出气,算什么人物?”

    “好!好!好!有道理!”陈胜天忽然大笑起来,“之前有个姑娘也说过几乎相同的话,不过你不是她,你没有与我叫嚣的资本!”

    黄丽咬着牙,没有说话。

    陈胜天扫了黄丽一眼,微微摇摇头,说道:“很多人说你唱歌好听,我在想,你的叫喊声一定更加美妙无比!”

    “你……你要干什么?”黄丽惊恐起来。

    “我干什么?”陈胜天慢悠悠的站起来,走到她身边,捏着她的下巴,笑眯眯的说道,“既然你这么想男人,那我成全你好了!

    陈胜天说完,大手一挥,两个男子走过来,一人提着她的一只胳膊,把她拖到不远处,那里有一张桌子。

    “不!”黄丽在竭力的叫喊着,然而回应她的,是一只大手,直接把她按在桌子上。刷刷!她身上的衣裙应声而碎,两个男子直接扑上去,把她压在身下。

    “不!不要!”黄丽的叫喊声慢慢变为哭喊声……

    “唱歌的就是嗓子好,声音果然美妙无比!”

    陈胜天听着黄丽的哭喊声,慢慢的走回那张软椅上,舒舒服服的躺下,抬起那只精美的茶杯,轻轻的呡了一口茶,随即闭上眼睛,说道:“果然是好茶!”

    张一站在旁边,拳头握得紧紧的,过了很久,又徒然松开……

    时间缓缓过去,仿如过了一个世纪,黄丽的哭喊声终于停止。

    陈胜天放下茶杯,随意朝那边扫了一眼。黄丽衣衫不整的蜷缩在那张罪恶的桌子下,浑身发抖,她雪白的肌肤上青一块紫一块,那双平时明媚动人的眼睛,此时黯淡无光。她面如死灰,下唇已经咬破,一滴血滴滑落而下,落在那肮脏的橡木地板上。

    “我说过,如果不听话,你那点微不足道的尊严会被践踏得体无完肤!”陈胜天挥挥手,一脸嫌弃道,“拖下去,带回她住的那间酒店,有她在,吴志远总会出现的……”

    黄丽双眼无神,如同木偶一般,被拖了出去,只余下那一滴落在地板上的鲜血,于此时此刻,刺目无比……

    吴志远今天起得很早,实际上他一整夜没睡,天一亮,他就给郑勇换药包扎,之后一直站在阳台上,对着浩浩荡荡的长江发呆。

    他很少这样,但一整夜他都感到心神不宁,当一缕江风拂过,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他走进卧室,看着郑勇正有气无力的躺在床上抽烟,气不打一处来。

    “伤成这样了,还抽!”吴志远走过去,直接给他把烟灭掉。

    “不带这样的啊!远哥,没烟抽很难过的!”郑勇无奈道。

    “哼!”吴志远扫了他一眼,“我出去一趟,你自己小心点,把枪放在顺手的地方,如果有人来,除了房东外,直接击毙!”

    “不搬家么?”郑勇重新把一根烟含在嘴里,但不敢点燃。

    吴志远摇摇头:“他们一时半会儿找不到这里的,这段时间风声紧,不好找房,你自己当心点就是,我去去就回来。不要做大动作,伤口裂开自己吃痛就怨不得人了!”

    吴志远说完,便消失在房间里。

    吴志远出现时,已经在黄丽所住的酒店。毫无疑问,他对黄丽有好感,正如他所说,黄丽是一朵娇艳的玫瑰花,他不忍伤害她,但他不想对她心有芥蒂,不论什么事,只要说出来了,心里也坦坦荡荡。

    沉吟半晌,吴志远不急不缓地走向黄丽的房间。刚到门口,邓丽君婉约而悠然的歌声便传到耳朵里:绿草苍苍,白雾茫茫。有位佳人,在水一方……

    吴志远轻吸了口气,他敲响了房门,然而,屋里没有任何动静。吴志远手按在锁上,轻轻一扭,门没锁,开了。

    吴志远走进房里,房间里一片漆黑,偶尔有风拂过,掀开窗帘,才会透出一点光亮,咔的一声,他打开了灯。

    “别过来!别过来!”

    吴志远顺声望去,只见一个女人披头散发,头埋在胸口,蜷缩在床上,簌簌发抖。

    吴志远心里咯噔一下,心里原本的想法早就抛到九霄云外,他闪身过去,站在床边。终于看清,她的身上,伤痕累累。听到动静,她的身体颤抖得更厉害了,口中不断喃喃:“别过来!别过来!”

    “黄丽姐,是我,志远!”吴志远柔声道,此时此刻,他的心,痛如刀搅。

    “小男人?”黄丽闻声,身体更加剧烈地颤抖着,过了一会儿,她才缓缓抬起头来。吴志远看到,这是一张惨白毫无血色的脸,一双已经失去光彩的眼睛。

    “黄丽姐……”

    吴志远伸手过去,黄丽刚开始,准备扑过来,然而身子顿了一下,又缩回去。

    “别过来!我脏!我脏!”她边说着边往后退。

    吴志远一咬牙,直接扑过去,把她紧紧的抱在怀里,黄丽用力挣扎,双手不断捶打着吴志远,慢慢地,过了很久,黄丽的情绪平缓下来,只是还不时地抽泣。

    “砰!”

    突然,一声枪响,子弹划出一条直线,直射吴志远的眉心而来,吴志远想做任何动作,已经来不及,子弹在他的瞳孔中,越放越大。

    正在这时,一道黑影挡住了他的视线,黄丽不知何时站了起来,用力一推,把他推倒在床上!噗!子弹从她的后背,直接穿胸而过,带着一串血痕,钉在床沿上。吴志远趁此机会,拔出枪来,砰砰!对着悄然而至的两人连发两枪,子弹直接穿过他们的头颅,两人倒在血泊中。

    “不!黄丽姐!”吴志远抱着黄丽,他能感觉到,她的生命,在渐渐流逝。

    “小男人,姐现在不欠你的了!”黄丽嫣然一笑,焕发出昔日的荣光,眼睛一直看着吴志远的脸。

    “黄丽姐别说话,我们去医院,我们去医院……”

    “不!”黄丽摇摇头,抚摸着吴志远的脸,“看来小男人真的在乎我,你说姐是一朵玫瑰花,经不起风吹雨打,现在花折了。不过能死在你怀中,这样你就可以记住我了,值了。”

    “小男人,姐没想过害你呢,姐一开始就喜欢你喜欢得紧,尽管他们用我嫂子来威胁我,我不得已,最终还是一直舍不得伤害你……我……我只是引他们去……找你兄弟,我……”

    “我知道,我知道……”吴志远都没发觉,他的声音在颤抖。

    “小男人,抱紧我,我……好冷……”

    黄丽断断续续的说着,忽然,她的手一松,从吴志远的脸上滑下来,垂在他的胸口上。她死了,死在吴志远怀里,她脸上还挂着凄艳的笑容,如同落日的余晖,柔情似水的看着吴志远。

    “陈胜天,我要将你碎尸万段!”吴志远抱着黄丽,握紧了拳头。

    风继续拍打着窗,撩动着窗帘,只是怀中佳人,身体渐渐冰冷。邓丽君的歌反复不停地在房间里回荡,他们第一次见面时,也是这首歌:绿草苍苍,白雾茫茫,有位佳人,在水一方……

百度搜索 一念原罪 天涯 一念原罪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一念原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吴开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吴开阳并收藏一念原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