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一念原罪 天涯 一念原罪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吴志远走在街上,心情五味杂陈,有些焦虑,有些茫然,有些自责。他要是早回来两天,或许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了。偌大的成都城,茫茫人海,他竟然不知道要去何处寻找陈曦,他更不敢想象,陈曦现在是怎样的遭遇!想到陈曦,吴志远更是心如刀绞。他与陈曦相处尽管只有短短十余天的时间,但从在废墟中看到她第一眼起,他就深深爱上了这个彝家姑娘,她的一言一行,一颦一笑已经铭刻在吴志远的心里!那时起,他就在心里发誓,要守护她一生一世。可刚刚分开不到一个月,他在前方忙着救人,背后却有人在搞是非。那个清丽脱俗的姑娘,刚刚爬出地狱,又将被人推入万丈深渊中。吴志远握紧了拳头,目光变得坚韧起来:不论天涯海角,我要找到你!

    吴志远的脚步在一家报刊亭停了下来。

    “老板,有电话卡么?”吴志远问道。

    “有!”

    “我要的是不用实名登记的。”

    “有!一百块一张!有一百块话费,要么?”

    “我给你1000,要五张,帮我激活下!”

    “要得!”

    正在此时,吴志远收到一条短信,苏小颖发来的,上面有个地址和电话号码。

    吴志远找间旅馆,放下了行李包,换上一身黑衣,戴着帽子,匆匆出门。

    他出现在城东老城区的一个门口,除了门卫的灯还亮着,小区内的灯都熄灭了,四处一片漆黑。吴志远如同一个幽灵,轻松一跃,翻过围墙,转了几个弯,站在一栋只有六层的楼房面前。这是旧城区,楼房显得很破旧,没有电梯,只有一条狭窄的楼梯间曲折而上。吴志远换上新手机卡,拨通了一个号码。

    三楼有灯亮起,吴志远挂了电话,沿着楼梯间,出现在三楼。

    “防盗门?切!”吴志远嗤之以鼻,掏出一根细小的铁丝,咔嚓一声,门应声而开!

    吴志远走到了还亮着灯的卧室门口……

    卧室里,一个少女来回踱步,神色惶恐不安。她其实没有睡,今晚发生的事情,一直在她的脑海中盘旋,如同做着醒着的恶梦,挥之不去。忽然电话声响起,她心里颤了一下,开了灯,可还没等她接听,电话就挂断了。她跑到窗前,伸出头去,看了窗外一眼,似乎是在确定什么,可外面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到,她莫名地感到害怕,把头缩了回来,拍拍胸口,呼了一口气。她没发现,她的额头上已经满是汗珠。

    咚!咚!咚!正在此时,敲门声响起。她刚放松的神经又绷紧了起来。

    “妈,是你吗?”她犹豫片刻,开口道。回应她的是一片寂静,不由得感到悚然起来。

    咚!咚!咚!敲门声又响起来,声音同样的不急不缓。

    少女来回不停走着,她走到床头柜前,把一包鼓胀的黄色信封袋装进柜子里,然后一咬牙,她打开了房门……

    出现在她眼前的,是一个身着黑衣的青年,他戴着一顶黑色的帽子,左脸上有个狭长的疤痕!最让她心颤的,是他的眼睛,不带一丝感情的色彩,很冷,冷如冰窖!她感到一股刺骨的寒意,她仿若坠入地狱中。

    她本能地想惊叫起来,可却发不出声音,一双大手已经卡住了她的脖子。

    “夏琪是吧!你可以喊出来,但你想想后果!”吴志远单手一摔,把她摔在床上,还没等她反应过来,便被一具身体压在她身上,有一双眼睛,近在咫尺,冷冷的盯着她。他伸出手,在她弹指可破的脸颊上触摸着,她感到恐惧无比,身体不停地颤抖起来。

    不一会儿,吴志远起身,坐在她床沿上,在她脸上扫了一眼,像是自言自语:“生得这么漂亮,心里怎么这么恶毒呢?可惜了!”

    “你……你是谁?”夏琪颤声问道。

    “我是谁不重要!”吴志远站起来,“重要的是陈曦现在哪里?”

    “你……你说什么?”她终于知道吴志远所为何来了。

    “我不想问第二遍,说!”吴志远声音很轻,但传到夏琪的耳中,却重如千钧。

    “我,我不知道啊!她在哪里我怎么知道呢?可能是回家了,可能是在同学家,哦!对了,她和我们一个同学感情很好,叫苏小颖,可能在她家。”夏琪看到吴志远一时半会儿没把她怎么样,她强制镇定,心思开始活跃起来。

    “嗯?”吴志远回头,扫了她一眼。

    “我说真的,她们一直形影不离……”她低着头,声音却越来越小,因为那双可怕的眼睛,又盯着她了,像是能看穿她的灵魂。

    “我给你说实话的机会,我没有动你,不是因为你是女人而怜香惜玉,只是因为你是陈曦的同学,我不想做绝了,别逼我!”吴志远上前一步,声音很淡,但夏琪听着,脸色越来越发白。她蜷缩着身子,看都不敢看吴志远一眼。

    “我……”她的模样,要是别人看到,楚楚可怜,像是受到了很大的委屈。

    “你以为来的是警察吧,已经想好了措辞应对了吧!最好想清楚再说,不要随意敷衍我,说错了就没机会了。”吴志远不再看她,背负着双手,走到窗外,神情淡漠。

    “不错!是我!那样怎样?”夏琪惊吓过度,歇斯底里起来,“我只想上大学而已,呜呜呜!”

    “我爸烂赌,把家里都掏空了,最后丢下我们母女二人,我妈五十多岁,下岗了,我要上大学,做一番成就给他看,我要证明没有他,我们也能活得好好的。凭什么,凭什么陈曦一来,所有人都围着她转?苏小颖,王正友,所有同学,老师都喜欢她,却不看我一眼?我和他一样努力,学习一样用功,我长得比她漂亮,凭什么?凭什么!”夏琪说着说着,癫狂了起来。

    “不错,是我!今天晚上,是我引她去卫生间的,早就有人在那里等着她。她很信任我呢,丝毫没有半点防范,可能到现在都……”

    “厚颜无耻,一个人为自己的理想奋斗,没错!但你不该害她,你们可是同学啊!自己不招待见,不好好检讨自己,把责任推到陈曦身上,你家境不好,可她呢?你怎么能下得了手?”还能等她说完,吴志远就扑到她身前。

    “我没时间听废话!说,她在哪里??”吴志远沉声问道。

    夏琪似乎豁出去了,迎着吴志远的目光,道:“我只负责引她上钩,她被绑到哪里我怎么知道?”

    “你可以不知道,也可以什么都不说,想想你母亲吧!”吴志远不想耗着了!冷声道。

    “你……”夏琪心底发寒,她不知道吴志远什么意思,是想伤害她母亲?想到母亲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她不寒而栗!就算不伤害她,这些事母亲知道后,她会何等失望?要是这些事捅了出去,她老人家怎么做人?

    “今天下午,我接到一个陌生电话,我不知道他是谁,只知道是个男人,他叫我组织一场同学会,给我两万块钱。恰好,这事我们班上的同学老早就商议好的,约在今晚。我约苏小颖来参加聚会,当然,陈曦是他的目标。在宴会厅,我本想下药把她迷晕的,但陈曦滴酒不沾,甚至饮料都不喝一口,我只好把她引到卫生间,她被谁带走了我不知道,我出卫生间已经不见她了。我不想害她的,不想的!但我没钱,就无法上大学了,呜呜呜!”夏琪说着,哭了起来。

    “你见过带她走的那些人的模样没有?”吴志远的脸色越来越阴沉。

    “没有!”夏琪说着,想起了什么,“不过,我在卫生间里隐隐约约听到,他们要把陈曦交给什么人,然后回到什么酒店继续寻欢作乐!”

    “什么酒店?”吴志远眼锐利起来。

    “东,东方酒店!”夏琪想了想,“没错!东方酒店!”

    “你肯定?”吴志远盯着她。

    “我肯定!”夏琪认真想了一会儿,说道。

    “如果,陈曦有什么事,你罪大恶极!”吴志远声音在她耳边响起,震耳欲聋,当她抬头时,已经不见吴志远的踪影。

    “我罪大恶极,罪大恶极……”夏琪惨笑着,像是丢了魂魄,瘫坐在床上。忽然,想起了什么,她起身,打开抽屉,把那个发黄的信封袋打开,里面有两沓钱。她把钱拿出来,装进一个黑色塑料袋里,走出房间,推开母亲的房门。

    看着母亲还在熟睡,她笑了。她把钱放在母亲的枕头边上,然后回到自己的房间。

    “我罪大恶极么?我的罪,不让母亲来背!”她笑着,从抽屉拿出一瓶药,全部倒进口中,然后沉沉睡去……

    陈曦悠悠醒来,缓缓睁开眼睛,发现手被绑着,嘴巴也被封住,她环顾四周,自己在一辆车中,有一个满是纹身的男人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她本能地挣扎了一下,却没有丝毫力气,挣脱不开来。

    “美女,醒了?”身侧的男人戏谑问道。

    陈曦心里惊慌起来,眼睛不停转动,她想起了吴志远,随即镇定起来。

    “美女,不用担心,不会把你怎么着的,嘿嘿!你也别想逃,逃不掉的,有人专门要你,你还是乖乖的配合下,要不然有你好受的,这么水灵灵的,我也不忍心伤你!”男子把烟点燃,深吸一口,把烟雾吐到陈曦的脸上,陈曦感到一阵恶心,头晕目眩。

    “哈哈!”看着陈曦难受的样子,他大笑起来,“真可惜了,能看不能吃。看到你这模样,我才知道我以前玩的全是他妈的胭脂俗粉!”

    陈曦心里感到很悲哀,她想起了夏琪,她为什么这么做?看着车子极速奔驰在茫茫黑夜中,不知道去向哪里,她不知道未来等待她的是什么,她不由得感到一阵恐惧!她又想起了吴志远,神色坚定了起来,她相信,他一定会找到她的,这也是她仅存的希望了。

    “老大,到了!”驾驶室有声音传来。

    面包车停了下来,车灯划破黑夜,陈曦抬眼望去,可以看到,这是一处荒山野岭,寂静得可怕。前方有一辆黑色的越野车,有一男个人站在车旁。看到面包车停下来,他迎了上来。

    “人呢?”他问道。

    “在这里!”纹身男子把陈曦拖出来,交给他。

    “做得不错,这是你们的!走吧!”他掏出一沓钱来,扔给纹身男子。

    “走!”纹身男子上车,面包车疾驰而去!

    茫茫夜空下,有一个纤瘦的少女,她双手被绑着,茫然四顾,她很想逃,可四处一片漆黑,她不知道逃向哪里。她站在一个陌生的地方,伸手不见五指,风不断的拍打这她的脸颊,从她耳边划过,发出呜呜呜的声音,像是在低声哭泣。此时此刻,她很无助!

    一个男人慢慢走近她,她四处张望,不由得后退了几步。

    “姑娘,莫慌!我没有恶意,我是怕你做出极端的事情来,才不得已而为之,抱歉了!来!我给你松绑!”他带着微笑,给陈曦松绑,把她嘴上的胶布撕下来。陈曦呼了一口气,直定定地看着他,在她看来,他的微笑与恶魔没有区别。

    “姑娘请上车,有人在车上等你。”他不由分说,把陈曦推上车。

    陈曦坐到车上,立时发现里面坐着一个中年男人,正带着微笑,看着她。

    “果然长得好看!你好!我叫王文……”

    他话音刚落,车身一阵晃动,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东方酒店,一间套房内,有一个二十七八岁的青年,身上遍布纹身,正坐在沙发,阴沉着脸,他一只手夹着烟,一只手在把玩着打火机,火机在他指间来回不停地转动,看不出他在想什么。有两个青年,站在他的不远处,神情有些不满。

    “老大,就这么点钱!这也太少了!”其中一个人抱怨道。

    “那我有什么办法?那帮人,我们惹不起!”纹身男子冷哼一声。

    “早知道这样,我们在车上应该把那妞给办了,这不是白干了吗?”另一个人也吵嚷着。

    “你懂个屁!哼!他们以为我不知道他们是谁,走着瞧!一万块就想打发我们兄弟,还没有那女学生的多,把我惹毛了,大不了一拍两散!”他说着,把打火机用力砸在茶几上。

    “老大,我们该怎么做?”

    咚!咚!咚!他话音刚落,敲门声响起。

    “嘿嘿嘿!妹儿来了,今晚一身晦气,得好好的玩玩!”其中一人淫笑着,打开了房门。

    “嗨!妞儿……”

    还没等他说完,一道黑影闪过,他感觉有什么东西划过喉咙,有点痒,随即剧痛起来。本能伸手摸去,才发现,手上满是血。血很红,似乎是刺痛了他的眼睛,他双眼顿时凸起,看着鲜红的手掌,还没等叫出声来,便一头栽倒了下去。

    “什么事?”纹身男子站起身来,可他惊恐的发现,刚刚还站在身边的手下,已经倒在血泊中了,其胸前,有个不大不小的血洞,血不断从里面流出来。他手脚慌乱,伸手陶向腰间,却发现,寒光一闪,有一把小刀,上面沾满了血,已经抵在他的喉咙上,有一双眼睛,正盯着他!那眼神,如同从地狱里释放出来,能刺穿他的灵魂!

    “说!陈曦在哪里?”

百度搜索 一念原罪 天涯 一念原罪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一念原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吴开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吴开阳并收藏一念原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