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一念原罪 天涯 一念原罪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吴志远走出有酒吧时,已经十点多了,夜已深沉。街上的行人很少,依稀有几辆车从他身旁一晃而过。

    这段时间发生很多事,吴志远略感疲惫,但想到陈曦,那个娴静典雅的女孩,吴志远露出了笑容,顿时精神抖擞起来。

    肩上那个足有七八十斤重的行李包,他已经背了整整一天了,但对于吴志远来说毫不费力,他虎步生风,举重若轻,如同一只独行的野狼,在大街上漫无目的游荡。

    或许因为潜意识,吴志远走到苏小颖家小区门口,然而苏小颖房间里的灯却没有亮起,想来都累了,应该睡了吧。吴志远驻足一会儿,想了想,还是走开了。

    他又来到一栋房子面前,隔着一个花园,眼睛直盯着房里那个还亮着灯的房间,有风拂过,如同一只黑暗的手,掀起窗帘,透过窗,可以看到房里坐着两个人,似乎是在交谈着什么。

    这是王正友的家!一栋别致的三层小楼,其周围有花园,有池塘,水中还有几株青莲,池塘旁边有一个亭子,既可以休息,也可以赏莲。

    而亮着灯的房间,是一间书房。书房的位置正好对着池塘的那几株青莲。书房摆设也很简单,靠着墙有一张书架,都摆满了书。书架前面有一张书桌,上面也堆满了密密麻麻的各种文件,还有几张椅子,整齐的并列在书桌的周围。

    除此之外,在无其他。由此可见,这间书房的主人,应该是一个廉洁高雅的人物。

    房间里坐着两人,正是王正友与其父王林。从表面上看,这是一个一身正气的中年男人。他们面对面的坐着,王林目不转睛地盯着王正友,此时此刻,王正友低着头,没有说话。

    “这是你要的那个人的资料,我托公安部的人查的。”王林说着把一沓资料扔在王正友面前。

    王正友随意翻了翻,不由抬头,震惊地看着父亲。然后又仔细地看了几遍,脸色变了变。过了一会儿,他终于仔细看完。又抬头看了自己的父亲一眼,似乎是向其确定,王林点点头。

    “吴志远,男,贵州安城龙潭村人。七岁丧母,由于父亲常年不归家,与年过七旬的奶奶相依为命。此子性格孤僻,坚韧不拔,从小就在丛林中采药打猎,维持家用。”

    “传说,十二岁时,单刀砍下了一只豹子的头颅,从此邻里相亲的人对他又敬又畏,敬如英雄,畏之如虎。好在其为人和善,不好勇斗狠,不欺压良善。十五岁时,奶奶过世,从此性情大变,离家出走,做过什么没人知道,只知道一年回来,发愤图强,最后以高分考入了上海一所知名大学,且品学兼优。前不久,其父吴邦龙因犯杀人罪,他返回安城,呆了两个月,之后就不知所踪……”

    王林指着那资料简单说道。

    “这些资料统计得很全面,但杂乱无章,我简单的梳理过。你看这处。”

    王正友顺着父亲的指点,看可他手指的地方,“十三岁时,两个警察冲到吴志远家里,准备逮捕其父,却扑了个空,其中一人一气之下,将其奶奶推倒下楼梯,吴志远狂怒,两拳,就撂倒了两人,还缴了他们的枪,最后把两人捆绑起来,送往当地派出所。连警察都敢打,儿子啊,你惹错人了。”

    “你看这里,十四岁时,吴志远与郑勇两人,和别人群殴,两人对十八人,全部把对方打趴下,除了吴志远脸上被划了两刀,他们自己其他一点事没有,最后去派出所,两人一个小时就放出来了,其他人全部被拘留。”王林瞟了儿子一眼,自顾地说道。

    “十五岁,计生办的人说抓计划生育,找不到人,把他们村里的一家人的房子给拆了,吴志远气不过,单人拿着一把刀,拦住去路,硬是逼着计生办的十几人把那家的房屋修好才放其离去,据说,当时他们报警了,但派出所的人过去之后毫无办法,只能帮忙修补房子。”

    王林深深的看了王正友一眼,“还有呢,你自己看!”

    “这个人桀骜不驯,你最好别去招惹他了,惹了他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的。好在这种人你不惹他,他也不会招惹你,况且现在什么时局?少给我添乱。你以后出息了,什么样女人没有?”王林叮嘱道。

    “可是……”王正友心有不甘的说道。

    “可是什么?放不下那姑娘吗?那去争啊!凭自己的本事,用心打动人家,我想那吴志远也不会多说什么,你难道还怕争不过一个山野匹夫?”

    “别用那些的手段,以前我能护着你,现在局势很敏感,很多人被双规,很多人被抓,别给我惹一大堆不必要的麻烦!陈胜天刚刚还打电话来,说起此事,还说了明天请我吃饭,你最好收敛点。”王林警告道。

    “你和那姑娘毕竟是同学,她刚失去亲人,情绪低落,需要安抚,坦坦荡荡地去道个歉,她也不会为难你的,至于那吴志远,别与他正面冲突,怕你吃亏,等过段时间,我再想办法制他,哼!欺人太甚!都欺到我王林头上来了!”

    王林站起身来,刚走到门口:“哦!对了,你小叔明天从渝城过来,我事多,没时间,你替我好好招待他,别怠慢了!”

    王林说完不再理会王正友,直奔卧室去了。王正友一言不发地坐着,只是把握着拳头紧紧的,已经通红。他们不知道,有一个青年,已经站在门口不远处,如同一道幽灵,一直盯着书房,关注着他们父子的一举一动,直至王林卧室的灯亮起,又像一阵风悄悄地离开。

    吴志远看着那栋别致的三层小楼,全都息了灯,他也离开了。他与王正友谈不到一块去,正想来找王林谈谈,但终究没有踏进他家门半步。

    一是王林何等身份,会与他好好谈谈?恐怕不能;二是从这房子的地段,格局和周围的环境来看,这是一般人能住的地方?王林怕是没那么好说话;三是他看到书房的一幕,尽管不知道他们父子在谈什么,但吴志远敢肯定,与他有关,且谈了那么久,想来也不是什么好事。

    吴志远背着包,甩了甩头,随他吧,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而已,只要小曦安好就行。

    吴志远又漫不经心地走在街上,这个时候,行人更少了,只有个别醉醺醺的汉子大吼大叫着,一身酒气,与他擦身而过。路边的某些黑暗地方,还可以看到有人蜷缩着身子蹲在一个角落。

    对此,有人说他们是肮脏的乞丐,也有人说他们只是无家可归的可怜人,但无论怎么说,他们都是每个城市必不可缺的风景,尽管很多人认为他们会影响市容,会破坏和谐,但,他们的确存在,只是在你不常看到的地方。

    吴志远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好听的声音从电话中传来,如同百灵鸟,但此刻话语中有些焦急。

    “喂!是小远吗?你现在哪呀!还好吗?没事吧!”一连串焦急的询问声,让吴志远不由得苦笑,她是杨倩梅。

    “梅姨!是我,我在成都,我没事!”

    吴志远声音有点沙哑,他怕有人对他好,而自己又无以为报,辜负他人的期望。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那边大地震呢,一个星期了,一直打不通你的电话,我都急死了。”杨倩梅听到吴志远没事,松了口气。

    “梅姨!我这些天一直在灾区,刚回……”

    “啊!你去灾区了?那里情况如何?我看电视了,死伤好多人呢,你真的没事吗?”还没等吴志远话还没说完,杨倩梅就惊道。

    “我今天回成都了,你放心,我真的没事!梅姨,我认识一个姑娘!”吴志远又想起了陈曦,刚刚还崩着的脸,顿时化开来,露出一丝笑意。

    “呀!真的吗?是哪儿的姑娘呀!赶快带回家来呀,我给你斟酌斟酌!”杨倩梅很惊喜的问道。

    “她叫陈曦,是彝家人呢!只是现在不能带她回去,她刚失去亲人,等她的情绪安稳下来,高考结束了,我会带她一起回去看你的!”吴志远说着说着,情绪有些低落。

    “小远,你可要好好的对人家,知道吗?不准欺负人,多可怜姑娘呀!”杨倩梅严肃的说道。

    “我会的!梅姨,你还好吗?”吴志远问道。

    “我很好呀!原本有点担心你,现在听到你没事了,我也放心了,我能有什么事。”

    杨倩梅顿了顿,继续说道:“小远,我昨天去看你老爸了,可看不着人,需要直系亲属的证明,我没有上家里的户口,原本你爸早就想帮我办的,早落户早好,我一直等你回来,可没想到发生这档事情。”

    吴志远一阵沉默,他知道这个女人承受了很多,她一直想等吴志远回去,征得他的认可,堂堂正正的进这个家门,然而这个家已经支离破碎了。

    “梅姨!你别胡思乱想,等我回去之后我们一起去看望他,你,我和小曦,我们一家人去看他。”吴志远想了想说道。

    “嗯!”杨倩梅听到吴志远这么说,两行清泪滑落而下。她知道吴志远早就认可她了,只是这么明确的开口,还是头一回。

    “梅姨!时间不早了,你早点休息,不能太过熬夜。我在街上呢,也得去找地方住了。”吴志远听到她声音有些哽咽,想安慰,却不知从何说起,只能劝她早作休息。

    “你在外面呀!那姑娘呢?没和你在一起吗?”杨倩梅擦干眼泪,担忧的说道。

    “嗯!她在同学家,不用担心!”面对如此感性的女人,吴志远再次苦笑。

    “那你要注意安全,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好吗?”

    “好!那我挂了!”吴志远挂了电话,定睛一看,手机快没电了。随即编辑了一条短信,发给了苏小颖:“小颖,明天你们起床之后,叫小曦给我打个电话,晚安!”

    吴志远收起手机,随意找一家酒店住下。连日来的颠簸辗转,让他感到有些疲惫。

    他走进洗浴间,把水龙头开到最大,水哗啦啦的响,水很凉,冲洗着他身上的每一寸皮肤,似乎也想把他灵魂上的那层尘垢也冲洗掉。

    吴志远冲洗完,走出洗浴间,神清气爽!他懒散地躺在床上,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他做了一个梦,梦见他和陈曦,还有杨倩梅在一起,围着一张园桌,其乐融融的吃饭,桌子中间,有一个“家”字!只是随着桌上的那块玻璃转动,那个“家”字一阵模糊,渐渐扭曲,分成两半来……

百度搜索 一念原罪 天涯 一念原罪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一念原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吴开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吴开阳并收藏一念原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