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一念原罪 天涯 一念原罪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https:///最快更新!无广告!

    “吴志远,你在哪里?”

    婺城市公安局,一间办公室中。

    张逸杰站在窗口,喃喃低语。

    外面,乌云密布,黑压压的一片。

    一如此时此刻,他的心,沉重无比。

    欢儿死了,死在荒郊野外,一个人,一把苗刀。

    当初在渝城,香儿也是这般,孤零零,死在荒野之中。

    她们的死,何其相似。

    不同的是,欢儿死于高傲,香儿死于执着。

    这对双胞胎姐妹,可谓是绝代芳华,最后落得如此下场,可恨,可悲,可怜,可叹!

    这一切,皆因一个人,吴志远。

    他依然在逃。

    此时此刻,张逸杰彻底放弃了吴志远会投案自首的念想。

    那个人,何等桀骜不驯,怎会自首?

    他曾相信过一个人,项云飞。

    那一次,是他唯一一次有投案自首的意愿,然而,陈曦没有救出来,从此之后,自首这个词,在他心里,已经不复存在。

    此时,张逸杰深深明白,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不可取。

    想让吴志远伏法,唯一的办法,抓捕他!

    只要吴志远落网,这一系列的案子,也将彻底结案。

    然而,一夜过去,他始终找不到吴志远的去向。

    全城搜捕了一夜,无果。

    审了蓝衣夫妇一夜,无果。

    他也苦思了一整夜,同样无果。

    “咚!咚!咚!”张逸杰眉头紧锁,本能地,轻敲着玻璃。

    他的心,越来越是烦躁。

    忽然之间,他像是发现了什么。

    刷的一声,他把窗户拉开。

    一时间,狂风肆掠,掠过他的脸。

    “原来是没有开窗!”

    张逸杰深吸一口气,他缓缓抬起头来,他才发现,那黑压压的乌云,已然渐渐散去。

    “张队!”正在这时,有人推门而入。

    这是一个消瘦的青年,一如既往地阴沉着脸。

    他是杨启发。

    “说……”张逸杰回头,低声说道。

    “好消息!”

    杨启发走进办公室,倒上一杯水,一饮而尽,“我们接到报案,昨晚凌晨一点左右,城北发生一宗车辆抢劫案,根据报案者的描述,这个案犯与吴志远的样貌,体特特征吻合!”

    “你确定?”张逸杰激动,抓住杨启发的肩膀。

    “两个小时前,孙宇已经交代天网的兄弟们追踪这辆车的去向了,在丽州世纪路发现这辆车!”

    杨启发说道,“我专门查过那附近租房记录,从一年前的查起,没有发现异常!我怀疑,吴志远是故意把车停在那里,他实际不住那里,那一带是丽州市中心,租客很多,品流复杂,这样做,他可以分散我们的警力,借此脱身……”

    “那租房记录在哪里?我看看!”张逸杰说道。

    杨启发将一个本子递给张逸杰。

    “这么多?”张逸杰眉头一挑。

    “十页,几百租户!”杨启发点头。

    张逸杰坐下身来,打开本子。

    他目不转睛,盯着每一行记录,目光闪动间,不知不觉,本子翻了大半。

    渐渐地,张逸杰开始失望起来。

    正当他准备放下本子,忽然间,像是想起了什么,心潮起伏中,他重新翻来本子。

    突然,他目光一凝,落在一个名字上。

    “世纪路132号,三楼,两室一厅……朱荣,电话号码……身份证号……2018年10月10日!”

    张逸杰低吼起来,“查,马上查,这个朱荣,是不是东北那个房地产商朱荣,是不是朱小雅的兄弟,是不是顾长风的那个小舅子!”

    杨启发闻声,大吃一惊,急忙打开电脑。

    他惊呼起来:“是他,张队,真是他,身份证号吻合!”

    “租房时间是一年前了!两年的租约!”

    张逸杰沉声道,“吴志远当初住在龙泉山的时候,被欢儿追杀,也不曾去过这里,他已经算计好,总有一天,会回来!”

    “张队,下命令吧!”杨启发喊道。

    “那边是丽州的管辖范围,我们要是通知他们,手续程序都要走半天,再加上出警,也要半天……”张逸杰摸着下巴,顿了片刻,道,“通知孙宇,让天网的兄弟们严密监控那套房子,我们这就过去!”

    “好!”杨启发拿出手机。

    “等下!”张逸杰喊道,“你先通知杨子然上来!”

    “啊?”杨启发一愣。

    “我们边走边说!你快点!”张逸杰摆摆手,率先走出房门。

    两人一前一后,急匆匆,走下公安大楼。

    此时此刻,广场上,一道靓丽的身影,正从一辆黑色的桑塔纳里走出来。

    她二十出头,眉清目秀,短发齐肩,一举一动间,精明而干练。

    “子然!”张逸杰扬手呼喊。

    “张大哥?”杨子然眼睛一亮,举步如风,很快,来到张逸杰面前。

    “叫张队!”杨启发板着脸说道。

    “哦!”杨子然瞥了杨启发一眼,竟然有些害怕。

    实在是,杨启发平日里,总是板着一张脸,阴沉沉的,她很不适应。

    “别理会他!”张逸杰笑道,“子然啊,听说你是方程式冠军?”

    “是呀!”杨启发眨巴着大眼睛,嘟着嘴巴,“十六岁就拿了冠军了,没意思!所以我才考警校,这不?和张队在一个部门,你可要多多关照我呀,我初来乍到什么都不懂!”

    “按理说,你是秋梦的门生,和我也算有缘,但我们公安人员,公私分明!”

    张逸杰说道,“我现在给你一个立功的机会,但很危险,你愿意去做吗?毕竟你刚来……”

    “子然服从安排!”杨子然昂首挺胸,行了一个军礼。

    “哟,这是要办什么案子呢?”正在这时,有大笑声传来。

    这是一个中年男子,温文尔雅,意气风华。

    “刘天峰……”张逸杰眼睛里,闪过一道精光,随即消失于无形。

    欢儿死后,他原本计划抓捕刘天峰,但上头命令按兵不动,因为,他们现在计划,抓捕幕后那位谋杀项云飞的罪魁祸首。

    那才是真老虎。

    很显然,他们不想因为这边而打草惊蛇。

    只要将那位抓捕归案,刘天峰插翅难逃。

    “以为欢儿死了,你就高枕无忧了?等着吧,你的好日子到头了!”心里冷哼一声,张逸杰面露笑容,迎了上去。

    “准备去抓捕一个人,已经锁定了他的位置,刘局要一起前去吗?”张逸杰说道。

    “谁?”刘天峰问道。

    张逸杰笑而不语,做了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而后,迈开脚步。

    “子然,从婺城到丽州,一般来说,要四十分钟左右!”张逸杰说道,“你是玩车高手,最快你要多少时间?”

    “这车……”

    杨子然看着黑色的桑塔纳,不禁摇头,“我刚才检查过这别性能了,还行,但……”

    “有话直说!”张逸杰笑道。

    “十五分钟,最快,十三分钟!”杨子然说道。

    “好,上车!”张逸杰大笑一声,拉开车门,钻进副驾驶中,直接系上安全带。

    刘天峰与杨启发对视一眼,也先后走进车门。

    “刘局,张队,杨哥,你们坐好了!”

    杨子然深吸一口气,驱动离合器,而后,轰的一声,黑色的桑塔纳,化成一阵疾风,往东而去。

    ……

    风声萧萧。

    婺城郊区,荒芜的铁路边,有两道身影,相依而行。

    “小曦,你快看!”一声轻呼,他指着数里之外,一处雄伟的建筑物,目光炯炯,“那是婺城高铁站了,我们快到了!”

    “远哥,真的要去吗?真的安全吗?”陈曦很是担忧。

    她望着志远手指的方向,心里忑忑不定。

    一路西来,他们走走停停,小心谨慎,天没亮,他们就出发了,现在已经是下午。

    越是接近,她的心里越是不安。

    那种焦虑感,又一次笼罩在她的心头。

    那雄伟的建筑物,她看上去很是恐怖,那里,仿若有无数的猛兽大虫,张着森森大口,等着她钻进去。

    “没事的!”吴志远笑道,“他们怎么着也想不到我们坐会高铁!”

    “可是,这是实名制的……”陈曦还是不安。

    “那么多人,他们怎么会注意!”吴志远抓住陈曦的手,轻拍着她的手背,“等他们发现,我们已经出骛州地界了!”

    “嗯!”陈曦稍微心安。

    她唯有相信他。

    其实,她何尝不明白,他们没有选择。

    自从决定返回婺州后,他们注定寸步难行。

    她只是害怕,害怕失去他。

    “歇一会儿!”吴志远扭开一瓶水,递给陈曦,“你放心,到高铁站后,我会注意环境的,如果有刑警,我们马上撤离!”

    “真的?”陈曦欣喜,抓住志远的手臂,“远哥,你不是故意来这里的?你不是要计划自首的,对吗?你不会离开我,对吗?”

    “傻丫头!”吴志远抚着陈曦的长发,柔声道,“我怎么会自首,没人能抓我,唐风不能,张逸杰更不能!”

    “好!”陈曦笑了,展颜之间,绝代芳华。

    她卷起一缕秀发,别在耳后,这时,才想起喝水。

    只要远哥不是计划自首,而是和张逸杰周旋,计划逃离,那她就安心多了,对于远哥,她有信心。

    “到高铁站后,如果确定安全,我马上手机买票!”

    吴志远说道,“小曦,你知道吗,现在手机能上网了,买好票后,直接去售票机取票,而且,这高铁,检票的时候,也是机器检票,不是人工……我们只要安全上车,就能逃离骛州……

    到时候,我们就可以回家了,回我们的家!”

    “回家?”陈曦意动。

    “现在我也想明白了,回到黔中,那里毕竟是我成长的地方,我们同样可以找个没人知道的地方安居下来……我还记得,小时候,我在一片山岭中,种了好多桂花树,那里有最干净的山泉水,你要是用那股水洗眼睛,最好了,我喜欢你的眼睛总是亮堂堂的……”

    “真好!”陈曦依偎到志远怀里,抚着自己有些凸起的肚子,“那里,才是我们真正的家!我们的孩子也会在那里出生,成长……”

    “嗯!”吴志远点头。

    他抱着她,两人的目光,一齐往西南方向望去,那里,山清水秀,峰峦雄伟,那里,是家的方向。

    ……

    “砰!”

    丽州,张逸杰带人崩开一道房门。

    里面,人去楼空。

    “混账!”一时间,张逸杰脸色铁青。

    他检查每个房间,最后,从卧室里,提着一把吉他出来。

    “被子是新的,但明显有人睡过,是他!”张逸杰叹道,有气无力,坐到沙发上。

    杨子然面面相觑。

    直到现在,她还云里雾里,不知所以。

    “你确定是他么?”刘天峰走到张逸杰身边,问道。

    “这是他的琴!”张逸杰咬牙道,“我在内蒙古见过,不会认错!又一次让他跑了!”

    “张队……”

    正在这时,一个魁梧的青年走进来,直接跑到张逸杰身边,在他耳边低语,“天网的兄弟报告,吴志远和陈曦,出现在高铁站!”

    “什么?”张逸杰大惊,蓦然起身。

    简直是不敢置信!

    吴志远会蠢到去坐高铁?就算他蠢,陈曦可是聪慧无比,怎么可能?

    “孙宇,你确定?”张逸杰问道。

    “千真万确!”孙宇说道,他也还在震惊之中。

    “他在婺城高铁站!”张逸杰转过头来,对刘天峰说道,“刘局,麻烦你通知婺城警方,严密监视,不可贸然行动,等我们到了再说!”

    “好!”刘天峰凝重点头,“我知道,你怕他走极端,出现伤亡!”

    “不!”张逸杰摇头,率先走出房门。

    五人一起,匆匆下楼,再次钻进黑色的桑塔纳中。

    “子然,给你二十分钟,一定要赶到高铁站!”车里,张逸杰说道。

    “好!”油门一动,杨子然握紧方向盘。

    黑色的桑塔纳,冲出丽州城,往婺城方向狂奔而去。

    这时,遥远的群山上空,一缕阳光冲出云层。

    那是一轮斜阳。

    渐渐地,乌云散去,天边仿若燃烧起来,血红一片。

    “开快点!”张逸杰说道,握紧拳头。

    此时此刻,他心里闷得慌。

    “小张,放心,他跑不了!”刘天峰轻拍张逸杰的肩膀。

    “刘局……”张逸杰回头,深深地看了刘天峰一眼,他的目光,我坚定起来,“你说的没错,只要犯罪,谁都逃不过法律的制裁,谁都跑不掉!”

    “嗯?”刘天峰蹙眉,眼睛里,寒光一闪,却没有多言。

    “张队,我第一次跟你们行动,这次是抓捕什么人呀!”杨子然问道。

    “吴志远,贵州布依族人,一年前,来到浙江……”张逸杰娓娓道来。

    “是他!”杨子然心里一震,“果然是他,梦老师一直惦记着的那个他!”

    “听说,他身边有个姑娘!”杨子然轻声问道。

    “哎……”张逸杰轻叹一声,怅然若失。

    “还有五分钟就到了……”

    杨子然低声说道,不由得地,她加快了车速。

    黑色的桑塔纳飞驰而过,路上,一地烟尘。

    ……

    “远哥,你快看,好美!”

    婺城高铁站,站台。

    陈曦伏在吴志远的背上,指天边的夕阳,欢呼起来。

    “它在向我们告别呢!”

    “断送一生憔悴,只销几个黄昏……”吴志远眼神一黯。

    方才检票时,他已经注意到了,有刑警。

    这次,无处可逃了!

    他原本也没想逃,他累了!

    上天能给他一年时间,和她在一起,他知足了。

    她应该回家,做自己喜欢的事,而不是和自己亡命天涯。

    轻轻地,他将陈曦放下来,捧着她的脸,柔声说道:“夕阳再美,也及不上你的一个笑容……”

    陈曦嫣然一笑,很柔,很美。

    正在这时,一声长啸,划破长空。

    列车缓缓而来,夕阳的余晖下,车头那“和谐号”三个大字,格外耀眼。

    “走,我们回家!”陈曦挽着志远的手,一瘸一拐,往车门走去。

    “小曦……”

    吴志远停下脚步,为陈曦整理好她的蓝色礼貌,拿出耳机,为她带上。

    他低下头来,在她额头上,轻轻一吻。

    “小曦,上车吧!”吴志远声音沙哑起来,“你不是喜欢听民谣吗?我给你下载了好多苏格兰民谣,全是你最喜欢的歌……

    你听着啊,听着听着就到了,你到下一站就下车,有人在那里等你,你不用害怕,那是我的好兄弟,你见过他……”

    “不是说好了,一起玩走吗?”

    陈曦不断摇头,咬着牙,眼泪悄然而下,滴在站台上,落在尘埃中。

    “有人不让我走啊!”吴志远摇头,“你记住,无论有多困难,你要活下去,坚强的活下去!”

    “远哥……”陈曦痛哭。

    她的幻想破灭了!

    远哥压根没想逃亡!

    她不想走,这一走,就意味着永诀!

    “没有你,我怎么活啊!”

    “我一直在这里,不是吗?”

    他指着她的心口,“答应我,要活下去,把我们的孩子养大,别让她像我一样!”

    “上车!”一声嘶吼,吴志远掰开陈曦的手,将她推进车门。

    “不!”陈曦大喊。

    随即一声长啸,淹没了她的呼喊声,她一直拍打着车门,拍打着,拍打着……

    那道挺拔的身影,伴随着夕阳西下,在她眼里,越来越远,越来越模糊,直至消失不见。

    “二号线的列车也快到了吧!”吴志远低喃。

    “吴志远!”正在这时,一道大喝声传来。

    数十米开外,张逸杰匆匆赶到。

    “双手抱头,蹲在地上,你被捕了!”

    “哈哈!”吴志远大笑,“张逸杰,半年不见,别来无恙啊!”

    恰在这时,二号线上的列车极速而来,强烈的灯光照在站台上,一如此时此刻,吴志远的脸。

    他动了,宛若一阵清风,往那气势汹汹的列车,狂奔而去。

    “砰!”枪声响起,在风中穿行,从吴志远的耳边飞过。

    他受伤了,却仿若未觉,一直跑,一直跑……

    “谁开的枪!”张逸杰大怒,而后,目光落在刘天峰冒烟的枪口。

    冷哼一声,他缓缓转头。

    “不!”

    霎时间,张逸杰嘶吼,目眦欲裂。

    所有人的目光中,那道狂奔的身影,一跃而起……

    “嘭!”

    一声巨响,伴随着人群的尖叫声,吴志远的身体砸在车头上,一瞬间不见踪影。

    列车呼啸而过,车头上,只留下一滩血,洒落在和谐号三个大字上,格外的红,格外的刺眼,刺在张逸杰的眼中,刺在所有人的心上。

    ……

百度搜索 一念原罪 天涯 一念原罪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一念原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吴开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吴开阳并收藏一念原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