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一念原罪 天涯 一念原罪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秦枫姐,一路顺风!”

    一处半山腰上,两个少女,紧紧相拥,许久,许久,两人依依不舍,松开双手。

    看着秦枫,陈曦满眼羡慕。

    她不是羡慕秦枫的家境,而是羡慕秦枫能做自己喜欢做的事,背着吉他,追寻自己的梦想。

    在大山里长大的她,无时无刻,都想走出去看看。

    然而,她还有很多事情,就连安城一次旅行,也是来去匆匆。

    此时此刻,她唯一能做的,只是对秦枫说一声珍重。

    “小曦,我们永远是好姊妹!”秦枫郑重说道。

    实际上,她心里也很是不舍。

    在陈曦家住了几天,她对陈曦,算是有个很深的了解。

    这段时间,她跟着陈曦,挑水,上山采『药』,甚至帮助陈曦的母亲打草鞋,时间总是安排的满满的,稍微得闲,两人便在,弹琴。

    她喜欢这样的生活,虽然辛苦,却充实。

    在这里,与世无争,没有勾心斗角,这种感觉,真的很好。

    这几天,陈曦一直是笑呵呵的,从不抱怨生活,反而觉得,这是恩赐。

    这种心态,是她没有的。

    她看到的陈曦,不但乐观,坚强,还有善良。

    这个天生丽质的女孩,有一颗纯净无暇的心。

    难怪,所有人都喜欢她,甚至,包括山上的那只大老虎。

    “小曦,你一定要好好的!”怔怔地看着陈曦,许久。

    秦枫蓦然转身,背着吉他,钻进一辆小车里。

    就在她坐上车的一刹那,她再也忍不住,她的眼泪,夺眶而出。

    “秦枫姐,你也要好好的!我会努力,总有一天,我到北京找你!”陈曦不停地挥手,那辆小车,却渐渐远去,余下的,只有一地灰尘。

    凤凰,终究要展翅高飞了。

    秦枫的天空,在北京,凉山太小,承载不了她的满腹才华。

    她们不知道的是,此一别,是永别,她们姊妹,终其一生,没有再见。

    陈曦转身,伴随着一声虎啸,她的身影,消失在茫茫群山中。

    ……

    光阴似箭,三年,匆匆而过。

    陈曦已然亭亭玉立,头发已然齐腰,此时的她,像是一株绽放的蓝莲花,圣洁而高雅,清丽而无暇。

    三年来,她收到三封信。

    一封,从安城而来。

    许清告知,陈小芳已经离开了世界,就葬在西水湖畔。

    那个传奇少年,回来了,在陈小芳坟前,坐了一整夜,之后,三年无话。

    一封,从北京而来。

    秦枫说,她不在电影学院了,转学音乐,且,会选择这条路,一直走下去,秦枫还说,她那个小弟,送了她一把马丁吉他,但却未曾见面。

    第三封,从北川而来。

    姑姑的丈夫去世了,被活埋于一个小煤窑中,赔了不少钱,不过,姑姑不愿再续,只想安心教书,还告知陈曦,她很好,不用担心。

    三封信,贯穿了陈曦整整三年的光阴,三年间,除了学习,就是练琴,日复一日。

    而那个梦,那个遥不可及的梦,渐渐地,被她藏在心底,从未对任何人说起。

    再过一个多月,就中考了。

    她,已经快十七岁。

    她没有多余的心思,去考虑其他。

    她要去成都,从那里开始,走向世界。

    今天是周末,又是回家的日子了。

    每个礼拜,她都回家,陪陪父母,这是她最开心的日子。

    这不,太阳刚刚升起,她已经收拾好行李,走出校门。

    却在这时,一辆红『色』的路虎车,骤然而至,突然停在陈曦面前。

    “嗯?”陈曦秀眉一皱。

    这时,那辆路虎车里,走出一个人。

    这是一个女人,年轻貌美,雍容华贵。

    “小曦!”刚走出车来,她便欢呼雀跃,向陈曦跑来。

    “钟玲姐?”陈曦一愣,还没来得及多想,那道倩影,已然紧紧抱住她。

    片刻后,两人分开,相互看着对方,细细打量。

    “小曦,你长高了,越来越漂亮了!”

    钟玲摇晃着陈曦,不停地说道,“咯咯咯,再过几年,就可以嫁人了!”

    “你真是钟玲姐?”陈曦惊疑不定地问道。

    这是她在学校里,最好的朋友。

    还记得,许老师的未婚夫袁老师为了救一个学生,不幸遇难时,陈曦想去守灵,就是钟玲一直陪着她。

    所有人都走了,钟玲却缩在门角睡着了。

    她虽然害怕,却依然陪着陈曦。

    两人经常,一起练琴。

    三年前,钟玲复读,再一次中考,那时,陈曦刚小学毕业。

    听说,她考上成都七中了,陈曦还为她高兴。

    从此以后,钟玲杳无音讯,陈曦再也没见过她。

    没想到,今天,她突然来了。

    而且,现在的钟玲,与那时相比,判若两人。

    她不再是那个胆子有点小,在人多时,沉默寡言的少女了。

    此时,她俨然成为一个自信而大方的女人。

    她开的是名车,全身上下,穿的都是名牌,就连她手上戴的那块表,最起码,也值几十万。

    现在的钟玲,陈曦的感觉,既陌生,又熟悉。

    这三年来,到底发生什么事了?让她有如此大的转变?

    她对自己,还是像以前那般亲昵,仿若什么都没有变,又仿若什么都变了。

    这种感觉,陈曦说不上来。

    “钟玲姐,你没去成都上学?”陈曦再次问道。

    “没……”钟玲摇头,拉着陈曦的手,几乎是拖着她,走进豪华的路虎车里。

    “这车不错吧!”握着方向盘,钟玲说道,“也就两百多万!”

    “这……”陈曦哑口无言,一时间,不知说什么好了。

    “听说,伯母身体不太好,找个时间,送她去成都看看,一切消费,我来!”钟玲继续说道。

    陈曦默然。

    能给母亲看病是好事,但,她不想接受这种无缘无故的施舍。

    再者,母亲不只一次去医院了,终不见效果,只能靠中草『药』慢慢调理。

    “真羡慕你,你一直没变,一直在做自己!”钟玲苦笑。

    “姐,这三年,你还好吗?既然没有上学,怎么不来看我……”陈曦轻声问道。

    “对不起,小曦!”钟玲说道,“我骗你了,我根本没考上七中,读了两年初三,还是没考上,家里负担不起学费,只能选择放弃了!”

    “那你……”

    “我嫁人了!”钟玲笑道,“那天我们分开后,我就嫁人了,我老公,直接开车来学校接我!”

    “啊?”陈曦一惊。

    “要不然,你以为,这些东西,从哪里开的?”钟玲说道,“嫁个有钱老公,就这样了!”

    “可是,你当时才……”陈曦欲言又止。

    “才十七岁是吧!”钟玲娇笑起来,“人家十五六岁嫁人的比比皆是,我这算什么,再说,我现在已经满二十了,上个月刚刚领证,这不?一得闲,就来找你了,开心吧!”

    “嗯!”陈曦轻轻点头,不再多言。

    每个人的路不同,也许,这是好事。

    只是,她觉得有些不对劲,具体是什么,她又说不上来。

    “走,早餐去!”钟玲发动油门,“以前天天蹭你的生活费,现在,我请你,老地方!”

    红『色』的路虎车,在一声娇笑中,缓缓而动,没多久,在一家小餐厅门口停下来。

    “这里,什么都没变,只是,我们都变了!”

    走下车来,钟玲喃喃自语,而后,脸上立即『露』出甜美的笑容,“老板,开两根油条,两碗稀饭,两个茶叶蛋!”

    陈曦一言不发,默然跟在钟玲身后,找了个位置坐下。

    “嗯,不错,还是原来的味道!”早点上桌,钟玲便迫不及待,拿起筷子,吃得津津有味。

    陈曦看着她,眼神复杂。

    她,始终没有动筷子。

    在一阵沉默中,钟玲吃好了,微微一笑。

    也不管陈曦的神情如何,她自顾自地说道:“还记得我们以前经常唱的那首歌吗?”

    钟玲说着,不在乎所有人的目光,拿起筷子,轻轻地敲打着桌子,开始轻唱起来:

    “春天的花开,秋天的风,以及冬天的落阳。

    忧郁的青春,年少的我,曾经无知的这么想。

    光阴它带走四季的歌里,我轻轻的悠唱。

    风花雪月的诗句里,我在年年的成长。

    流水它带走光阴的故事,改变了一个人,就在那多愁善感而初次等待的青春……

    遥远的路程,昨日的梦,以及远去的笑声。

    再次的见面,我们又历经了多少的路程。

    不再是旧日熟悉的你,有着旧日狂热的梦。

    也不是旧日熟悉的我,有着依然的笑容。

    流水它带走光阴的故事,改变了我们,就在那多愁善感而初次回忆的青春……”

    “光阴的故事!”随着钟玲的声音缓缓落下,陈曦喃喃自语,惆怅万千。

    此时此刻,她终于知道,是什么变了。

    “小曦,你刚才不是问我,三年了,我为什么不来看你么?”钟玲忽然说道,她撸起了袖子。

    “姐!”陈曦惊呼,她的眼睛,一瞬间红了。

    她看到什么?

    钟玲手臂上,满是伤痕,淤青一块块,触目惊心。

    “这就是所谓豪门,一群变态!我身上都是呢!”

    钟玲放下袖子,幽幽说道,“我父亲把我卖了,像货物一样卖掉,三年来,我天天挨打挨骂,父亲从来没有为我说过一句话,每次来看我,从不问我的死活,像一条狗一样,在那家人面前摇尾乞怜,他是来要钱,得钱后,就乐呵呵地走了!”

    “姐!”陈曦哭了,心痛如刀搅。

    “姐没事!”

    钟玲伸出手来,擦去陈曦的眼泪,“你知道吗?老天是公道的,他老妈,一年前病死了,而他,上个月刚刚和我领证,你猜怎么着?他在阳台上晾衣服,一不注意,踩滑,摔死了!现在,这家里,只有我一个人,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的了,房子,车子,公司,都是我的了,所以,第一时间,我就来看你,你是我唯一的亲人……”

    “你!”陈曦睁大眼睛,不敢置信。

    看着钟玲,她不由得『毛』骨悚然。

    她终于知道,是哪里不对劲了。

    “我想接你去我家住!”钟玲说道,“我们是好姊妹,我的就是你的,你那么有才华,以后,家里的公司,我交给你打理,分一半股份给你,你不用辛辛苦苦的上山采『药』了,更不用担心伯母的病,成都治不好,就去北京上海治,不行,去国外……”

    “不!”陈曦低吼,不由得地,后退几步。

    “小曦,你……”钟玲身子一僵,而后,脸『色』忽然变得煞白起来,惨笑道,“小曦,你也不理我了吗?我们可是好姐妹呀!”

    陈曦咬牙,一言不发。

    “罢了,罢了!”钟玲用力甩甩头,深深地看了陈曦一眼,转身而去。

    “我的电话,留在桌子上了,有什么需要,说一声!”

    话音刚落,钟玲已然钻进车里,油门一动,红『色』路虎车,消失在陈曦眼中。

    “姐,你婆婆,你丈夫,是你谋杀的,对么?”

    陈曦抱着头,痛苦万分,“从你的眼睛里,我看到的是满满的仇恨,你叫我怎么能跟你走?”

    ……

百度搜索 一念原罪 天涯 一念原罪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一念原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吴开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吴开阳并收藏一念原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