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一念原罪 天涯 一念原罪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夜幕降临,一轮明月缓缓升起,银光点点,挥洒在黔中大地。

    安城,西郊,一面平湖。

    它,犹如一面镜子,在月光的映照下,朦胧而缥缈。

    湖畔上,有一株老柳树,也披上了银装,枝条随风舞动,犹如风韵犹存的女人,长发飘飘,在等着在远方的丈夫归来。

    安城的夜,清冷而迷离。

    半山腰上,一个房间里,有一双睫毛在轻轻颤动,陈曦,突然睁开眼睛。

    却在这时,一缕月光,透光窗,挥洒在她清丽无暇的脸上,那双眼睛,仿若,容纳了亿万星辰一半,熠熠生辉,整个房间,忽然之间,亮了起来。

    “天黑了么?”陈曦低声喃喃。

    她感觉,有些冷。

    这是七月份,没想到,安城的温差如此之大。

    她起身,走到窗口,刷的一声,把窗帘拉开。

    那一面平湖,尽收眼底。

    陈曦一愣。

    她从在见过如此景色。

    太美了。

    那面湖水,恰在群山的环绕之中,点点灯光的包裹之下,它不复白天的喧嚣,格外平静,静若处子,宛如一个风华绝代的女人,孤芳自赏。

    这里,宛如人间仙境,却有些凄,有些凉。

    实在是,白天和晚上的反差太大了。

    她还记得,白天,湖畔上,热闹非凡。

    一觉醒来,却恍如隔世。

    “醒了!”正在这时,一道清冷的声音,传入陈曦的耳朵。

    许清站在门口,望着陈曦的背影。

    “老师,我睡过头了!”陈曦面色通红,羞涩难当。

    “你第一次出远门,定是在火车上熬了一夜没睡,太困了!”许清摇头,“饭菜你做好了,房间里有新牙刷和毛巾,你洗漱好,自己吃饭,我出去一趟!”

    “老师,你去哪?”陈曦一惊。

    “去医院!”许清轻叹一声,转身而去。

    “医院?”陈曦大惊,迈身追上去,“老师,我和你一起去!”

    ……

    两人下山,有一辆出租车,已然停在湖畔上,早已经恭候多时。

    “老师,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陈曦问道。

    “小芳的事情……”许清情绪低落,苦涩道。

    “她的才华,不亚于你呀!,可惜可叹!”

    两人上车,一阵轰鸣响起,出租车往市区而去。

    湖畔上,冷冷清清,只留一地烟尘,随风而散。

    ……

    安城,东区,同样有一池湖水,与西水湖相互辉映,犹如两颗明珠,镶嵌在黔中大地上。

    这,便是安城最为有名的虹山湖。

    与西水湖不同的的是,那里冷清,这里却格外的热闹。

    安城的天气,格外凉爽,此时此刻,湖畔上,人影绰绰,有人在散步,有人在遛狗,湖中人工岛屿上,更有一对情侣,相拥而吻,极度张扬。

    虹山湖东侧,有一片建筑群,气势恢宏,灯火辉煌。

    它,格外夺目刺眼,立于湖边,与周围的郁郁葱葱,格格不入。

    从远处望去,其中,最高的一栋楼中,立着一行红色的大字:安城第一人民医院!

    有一辆出租车极速而来,停在医院门口。

    从中,走出两道倩影,纤瘦而苗条,直奔住院部而去。

    许清来了,在陈曦的陪同下,匆忙而来。

    此时此刻,她愁容满面。

    “老师,没事的!”陈曦说道。

    “嗯!”许清点头,心里悲凉。

    陈小芳,已经没有什么亲人了!

    陈小芳,是她的挚友,两人的感情甚好。

    她们是在一家琴行认识,说起来,也有三年之余了。

    许清还记得,那家琴行,名为天艺,在安城,最为有名。

    而陈小芳,便是琴行的店主。

    她们很是投缘,第一次见,却视对方为知音。

    最后,许清才得知,小芳也曾念过一中,以才华和美貌,轰动一时。

    不曾想,刚大学二年,便认识一个男子,匆匆结婚,才一年时间,便分道扬镳。

    而后,她便独自经营一家琴行。

    小芳非音乐专业,对音乐,却天赋超群,对音乐的触感很深。

    说起来,许清与她,亦师亦友。

    许清教了她很多东西,还特别为她引入很多西方音乐理念,比如苏格兰民谣,比如美国乡村音乐。

    而这些理念,她们二人,又教给陈曦和那个远走于东北的孤傲少年。

    陈曦如果知道这一切,定然会大吃一惊。

    多年后,她遇到那个少年,将她从鬼门关拉回来。

    而他们,有着相同喜欢的歌,那首经典民谣,ride?-on,便是苏格兰民谣。

    在沉默中,许清在陈曦的陪同下,来到住院部六楼。

    一个病房门口,有一个男子,三十出头,文质彬彬,却是愁云惨淡,坐在一张椅子上,垂头丧气。

    当他看到许清到来,立马起身。

    “老师,他是谁?”陈曦问道。

    “还有谁!”许清苦笑,“小芳的前夫!”

    “小芳怎么样了?”来到病房门口,许清问道。

    “啊!”没等男子没有回答,病房里,一道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传来。

    许清闻声,心里一痛。

    这不是小芳的声音么?

    此时此刻,她到底在承受着怎样的痛苦?

    “老师……”不由得地,陈曦抓紧许清的手。

    那个男子,此时已然蹲下身来,揪着自己的头发,瑟瑟发抖。

    “她在化疗……”男子痛苦地说道,“今天早上,她送那个少年走后,回家一直在喝酒……癌细胞又扩散了,她没有几天时间了……”

    “为什么,为什么老天这么折磨她……”男子低喃着,痛哭起来。

    许清的脸色,在一瞬间,变得惨白无比。

    痛苦的惨叫声不断传来,不绝于耳,犹如惊涛骇浪一般,在冲击着她的心海。

    “小芳……”许清踉跄几步,颓然坐到椅子上。

    椅子很冰,很凉,在昏暗的走廊上,黯淡无光。

    陈曦的心,此时此刻,也沉入谷底。

    她听着惨叫声,在煎熬中渡过。

    他们三人,再无人说话,一时之间,整条走廊,压郁而窒息。

    时间缓缓而逝,很是漫长,犹如,过去了一个世纪。

    许清反抓着陈曦的手,都出汗了。

    直到,病房里,再没有声音传来。

    许久,许久,房门打开。

    两个医生,从中走出来。

    “可以去看她了,记住,别让她偷偷跑出去了,别让她再喝酒了,再这样下去,我们也无力回天!”

    一个医生说道,拂袖而去。

    陈曦心里一颤,她看到,那个医生,淡漠入水的眼睛。

    她咬牙,悲愤交加。

    这两个医生,全然,把病房里的那个人,当成死人了!

    这还是她映像中白衣天使么?陈曦自问。

    却在这时,许清和那个男子,已然推开房门,冲进房里。

    陈曦跟在身后。

    第一眼,陈曦便看到,一个绝代佳人,坐在病床上。

    她优雅大方,此时此刻,她一脸笑意,正拿着一把小刀,在给自己削苹果。

    这是一个知性的女人,一举一动间,风情万种,让人着迷。

    尽管,此时此刻,她头发有些凌乱,她脸色有些苍白,就连她的双手,还有些颤抖。

    但,她的优雅,天生俱来,她的病情,并不能掩盖她的绝代芳华。

    “小芳,你这是……”许清坐到床边,焦急问道。

    “我渴了!”陈小芳嫣然一笑。

    “我来!”许清心里揪痛万分。

    看到小芳的笑容,许清能想象,刚才,小芳在经历怎样的痛苦。

    “我又没死!还能动!”陈小芳摇头,自顾自地削苹果。

    那个男子,站在一边,却是一言不发。

    不多时,苹果削好了,小芳轻咬一口。

    “真甜!”陈小芳笑道,随后,凤目一转,她看到站在门口的陈曦。

    “呀!曦丫头,你来啦!”陈小芳把苹果放下,向陈曦招手,“过来,让我好好的看你!”

    “小芳姐!”鼻子一酸,陈曦走上前去。

    “真漂亮!”陈小芳拉着陈曦的手,轻笑道,“和我上中学一样,是个美人,咯咯咯!今天呀,我有事,没来得及招待你,你不会怪我吧!”

    “不怪,不怪!”陈曦想哭。

    这个女子,是她第二次见,对她却格外亲密。

    这种感觉,说不清,道不明。

    但看到她,陈曦仿若看到自己一般。

    她的痛苦,陈曦能身同感受。

    陈曦能感受得到,她笑容之下,隐藏的落寞和心酸。

    “小芳,你又喝酒了……”许清叹道。

    “清姐不会以为我是自暴自弃吧!”陈小芳瞥了沉默在旁的男子一眼,“我只是想喝,仅此而已!与其他无关的!”

    “可是,你的病情……”许清欲言又止。

    “小曦,听说,你的家,在大凉山,对吗?”

    陈小芳没有回答许清,转过头来,看着陈曦,“清姐一直说,她有个学生,天资聪慧,是个天之骄女,今天我终于见到了!”

    “见到姐姐,才是我的荣幸!”陈曦说道,“希望姐姐早些好起来,小曦还想让你教我呢!”

    “你身边,已经有个最好的老师了!”

    看了许清一眼,陈小芳说道,“丫头,希望你好好的,健康快乐!”

    “我会的!”陈曦轻轻点头,“姐姐也要好好的!”

    “好!”陈小芳微微一笑,强撑着身子,却准备下床。

    “小芳,你干什么?”那个男子,急忙上前,准备扶着小芳,却被她一手推开。

    “滚!”陈小芳声音很低,却有力无比。

    “你又跟踪我,是吧!”陈小芳低喝道,“在火车站,我看见你了!”

    “我……我只是担心你!”男子颤声道。

    “你看到了,我有男人了!”陈小芳说道,“昨晚,他和我在一起,懂吗?我和他,上床了!”

    男子的身影,僵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

    “你这是何苦呢?”许清上前,想扶着小芳,却还是被推开。

    “不苦,那个人,一直在想我!我就算死了,他也会永远记得我,我有什么苦的?”陈小芳说道,“姐,我想回家了!”

    “啊?”许清大惊失色。

    刚刚化疗,她便要回家?

    “这个鬼地方,我不想待下去了,我要回家!”陈小芳语气坚定,“我再也不会做任何治疗,我要回家,等他的电话!”

    陈小芳说着,踉踉跄跄,往门口走去。

    “小芳,你!”许清呼喊。

    “他很快就到北京了,我怕他打电话来,他找不到我会担心的!”到门口,陈小芳回头,“我爱他,而不是这个男人!他年纪虽小,但顶天立地,这样的人,才配做我的男人,我无悔!”

    “可是,医生说……”

    “医生说?呵呵!”

    陈小芳冷笑,“他们是吃人不吐骨头的,他们拿我的钱,喝我的血,懂吗?他们根本治不了我,与其这样受他们折磨,还不如回家,安安心心,过完余生!我可不想在这里等死!”

    “别再找我,除了那个人,我谁都不会见了!”

    陈小芳的声音传来,她的身影,却已然消失在幽暗的走廊中。

    ……

百度搜索 一念原罪 天涯 一念原罪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一念原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吴开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吴开阳并收藏一念原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