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一念原罪 天涯 一念原罪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梦然,我来看你了!”

    一个幽暗的房间,冰冷而寂寥,叶小雯抵喃着,一步步往前走去。

    她前方,躺着一个女人,很是安静去恬然,她躺在那里,仿若睡着了一般,像是在做一个美梦,绝美的脸上,还挂着甜美的笑容。

    叶小雯终于来到她身旁,她的手,轻轻触在她脸上,很冰,很凉。

    “你呀!永远都这么漂亮!”叶小雯笑了,她轻言细语,然而,她的眼泪,却在这时,夺眶而出。

    “在家的是时候呀,你一直是都安安静静的,与世无争,你总是一个人坐在湘江边,望着远方!”叶小雯低声说道,“我那时候问你,你在想什么,你说,你在祈祷,希望一家人好好的,幸福安康!是我害了你呀,不该叫你来婺城的,你不合适这里!”

    “梦然,还记得我们一起栽的那些桂花树吗?听小枫说,已经长高了呢,你看,还有两个月,就开花了,你要是在,多好啊!”

    叶小雯低喃着,眼泪不停地流,她把梦然的头发,认认真真地整理一遍,梦然还是那么美,那么安静,然而,她睡着了,再也醒不过来了。

    叶小雯松开手,颓然而无力,她的手,始终暖不了梦然早已经冰冷的脸庞。

    “摸包的,我等你追我呢,你怎么就这么死了啊!”这时,房间右侧,一道清冷的声音幽幽传来。

    叶小雯擦干眼泪,抬眼望去,看到一个女孩,高贵典雅,美艳绝伦。

    她站在另一边,看着一具男尸,如同叶小雯一般,喃喃自语。

    叶小雯不由得一愣,她进来时,目光一直放在梦然身上,一时间,竟然没有发现,还有别人在此。

    这个女孩,太美了,相比之下,叶小雯自惭形秽。

    她也如她一般悲伤。

    “你太不负责任了,你忽然闯进我的世界里,舍生忘死救了我,就这么离我而去?百事通,你给我醒来!”忽然,那道倩影,情绪失控了,不停地摇晃着那具男尸。

    “摸包的,你醒来啊,你的钱,我还没给你呢!”她不停地摇晃,来时大哭。

    “小蕾!”一道沙哑的声音传来,一道挺拔的身影,缓缓走了进来。

    少女抬头,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

    当她看清来人的模样时,所有的情绪,一瞬间爆发出来。

    “唐风哥!”倩影一闪,她扑到他怀里,紧紧地抱住他,“蓝衣不要我了,百事通又死了,呜呜呜!”

    “还有我,还有我!”唐风轻拍着徐蕾的后背,轻声安抚。

    他心里,特别不是滋味。

    一边是梦然,一边是百事通,却同时被一个人杀死,那个人,还是个警察。

    他没想到,徐蕾会来此。

    这丫头,虽然从小锦衣玉食,却很是懂事乖巧,长大后,还帮父亲打理生意,做得井井有条。

    然而,她一直顺风顺水,何曾遭受过如此大的变故?

    她订婚当天,当着全婺城很多名流富商的面,蓝衣选择弃婚而逃,好不容易,遇到一个为她出生入死的男人,却也死了,这对她来说,打击很大。

    唐风,蓝衣,徐蕾,三家都是婺城有名的地产商家族,几家时常有争斗,暗中较劲,然而,他们三人,感情一直很好。

    特别是唐风,他对徐蕾,一直像是对待亲妹妹一般,呵护备至。

    而徐蕾,对唐风也格外的依赖,很多人一直说唐风是败类,包括蓝衣,但,在她眼里,他不是大哥,胜似大哥,每当有人在背后编排唐风,她都会站出来,为唐风说话。

    蓝衣弃婚当天,唐风的人生,也遭遇重大转折,那天,楚灵死了。

    从此,唐风不知所踪,她一直没见过他。

    事过境迁,往事如烟,很多事,都淡去了,唯一不变的,是他们之间的感情。

    他见不得她受委屈。

    “哥,我该怎么办,呜呜呜!”徐蕾不停地哭着,身体在瑟瑟发抖,此时此刻,唐风,是这间冰冷的停尸房里,她唯一的依靠。

    “你是个坚强的丫头!”唐风把她扶起来,捧着她的脸,说道,“蓝衣是个混账东西,我早晚会收拾他,至于百事通,他已经走了,他也希望你开开心心的不是?”

    “哥,你说的是真的吗?”徐蕾还在抽泣。

    若是平时,她在人前,很是平静与淡然,只有在唐风面前,才会露出娇柔无助的一面。

    “从小到大,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你得开开心心的,知道吗?”唐风轻捏着她的鼻子,说道,“听说,百事通一直在暗中资助一对双胞胎孤儿……你可以帮他,完成他的遗愿!”

    “真的?”徐蕾眼睛一亮,破涕为笑。

    从小,她只要一哭,唐风哥就会第一时间上前哄她,只有蓝衣那个混账,站在一边,冷冰冰的,却不知道为什么,她会爱上他。

    后来,她发现,蓝衣会喝酒了,只爱喝酒,越是不搭理她了,她越是爱得着迷。

    现在想来,实在可笑幼稚,能为她挺身而出的,只有唐风哥。

    至于那个爱喝酒的混账,由他去吧,从此豪不相干。

    她要把百事通没做完的事,继续做下去。

    一时间,徐蕾的情绪,平复下来。

    她转过头来,往左边看去。

    “听说,她是和百事通死在一起的!”徐蕾低声说道。

    “嗯,我原本是和她一起来的!”唐风指着叶小雯说道。

    “哥,她是嫂子吗?”徐蕾问道。

    唐风摇头,不由得苦笑起来。

    叶小雯站在梦然身边,看着这两人,目光复杂。

    婺城双少,一个好酒,一个风流,早就传开了,她何尝不知?

    而唐风身边那个女孩,他又何尝不识?

    婺城绝代双骄,一个是雨蝶,一个是徐蕾,早已经如雷贯耳。

    叶小雯想不到的是,他们之间,竟然有这么多牵扯。

    低下头来,看着安安静静的梦然,叶小雯心里一痛。

    她一直与世无争,死得何其无辜。

    她成了这场权利的游戏争斗的牺牲品,她成了这场复仇与血腥交织的替罪羊。

    这是何等可悲!

    然而,当叶小雯看到柳梦然脸上的笑容,忽然觉得,其实,她比自己幸运多了,她虽然逝去了,但她爱的那个男人,同样对她呵护备至,疼爱有加。

    原来,可悲的是自己。

    “她好美!”正在这时,一道清脆的声音传开。

    徐蕾来到叶小雯身边,看着梦然,轻声说道。

    “她是我的好姊妹!”叶小雯说道,“我们的家,在湘江边上,那时候呀,数梦然最勤快,最漂亮了,村里的人,个个都喜欢她!多好的人啊,为什么好人不长命呢?我真希望,躺在这里的这个人是我!”

    “别胡思乱想!”唐风说道,“你还年轻,还有回头路,做人,当往前看!”

    “是么?”徐蕾嗤笑道,“你只会劝别人,刚才劝导你妹妹,现在又来劝导我,你自己呢?为了一个女人,弄得人不人鬼不鬼的,你敢面对你的曾经么?”

    “哥,她说什么呀!”徐蕾眨巴着通红的大眼睛,不解问道。

    “别听她乱说,我好着呢!”唐风耸耸肩说道。

    “是么?”叶小雯嗤笑,“为了一个女人,远走他乡,消失了半年,你的确很好!”

    “你!”唐风指着叶小雯,大怒。

    而后,看到安安静静的柳梦然,他也懒得争辩了,把头扭到一边,不再说话。

    “哥,我真的有嫂子了,嫂子呢?你消失这半年,是去找她么?她叫什么名字了,改天我去看看她!”徐蕾挽着唐风的手臂,不停问道。

    “她……”唐风情绪低落,“她和她一样……她走了半年了!哎!”

    “什么?你是说?”徐蕾心疼起来,“哥,你没事吧!”

    “放心,我没事!”唐风咧嘴一笑,“你只要好好的,我就放心了!”

    “徐小姐,你哥还没告诉你吧,他原来是警察呢!”叶小雯不合时宜地开口。

    “啊?”徐蕾一惊,打量着唐风,觉得不可思议。

    “我十八岁就考上警校了!”唐风无奈道,“当时老头子不高兴,我就没说了!”

    “哥,那你一定要帮我!”

    徐蕾说道,“帮我把杀害百事通的真凶查出来,那天杀害他们的那个人,我怀疑,只是被人买通了,凶手另有其人!”

    “这事,你就不用操心了!”唐风苦笑,把她的一缕秀发,别在耳后,“回家了,好好的休息几天,我过段时间去看你!”

    “哦!”徐蕾轻轻点头,很是乖巧。

    “梦然呀,我要走了!”

    叶小雯说道,“小枫快到了,到时候,他会把你带回家,回家了,就不会有人害你了,你就不用害怕了!我很快,也能回家了,到时候,我们姊妹在一起,像以前一样,你放心,我会帮你照顾好小枫的!”

    低下头来,叶小雯在柳梦然额头上,轻轻一吻,而后,转身离去。

    “我们也走吧!”唐风说道。

    “嗯!”徐蕾往百事通的方向看了一眼,挽着唐风的手,走出停尸房。

    ……

    今天,天阴沉沉的,没有阳光。

    停尸房对面,一栋大楼中,有两人,拿着望远镜,正朝这方望来。

    这是两个青年,一个微胖,没有一只耳朵。

    另一个人,剑眉星目,脸上有个疤。

    “徐蕾怎么会和唐风走在一起,举止这么亲密!”吴志远放下望远镜,皱眉道。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余多多含着一根雪茄,说道,“蓝衣,唐风,徐蕾,三人从小一起长大,亲密无间,我费了很多心思调查,才知道!”

    “你调查人家个什么劲?”吴志远摇头,这死胖子,有时候疯狂起来,简直不可理喻。

    “吴雨蝶那酒会,你还记得么?”余多多说道,“当时蓝衣去了,徐蕾也去了,我怎么知道他们和吴雨蝶有没有什么牵扯,知己知彼嘛!”

    “这叶小雯,以前倒是看错了她了!”吴志远说道,“没想到她会来看梦然。”

    “幸亏你昨晚没走,要是去她那里,绝对被唐风撞个正着!”余多多低喃道,“他现在,可是对你恨之入骨!”

    “你说什么?”吴志远眉头一挑。

    余多多的声音随低,他却听得清清楚楚。

    “没什么……没什么!”余多多欲盖弥彰。

    “说!”吴志远低喝,“我没招他没惹他,他为什么对我恨之入骨?难道因为我打断他的那那驻青莲?唐风不是小肚鸡肠的人!”

    “我杀了楚雄!”沉默半晌,余多多说道。

    “你说什么?”吴志远大脑转不过弯来,一时间,不明所以。

    “昨天晚上,我从你那离开后,的确是去找楚雄了,不过,我不是去找他商量事情,而是去杀他!”余多多看着吴志远,“他,是害死梦然的真凶之一,必死!这事,你早晚知道,我怕你下不了手,所以,我替你做了他!”

    吴志远闻言,默然,却不由自主地,握紧拳头。

    这个老狐狸,他一直有很深的顾忌,时时刻刻防备着,最终,还是被他算计了。

    梦然姐,是因他而死!

    吴志远自责不已,更是悔恨难当。

    “你也别想太多!”余多多掏出一根雪茄,点燃之后,递给志远,“梦然走了,但她的仇,还没报,我们不但要为她报仇,还要把陈曦找出来!”

    “你提过,项云飞可能会用替身,如果这样,陈定海的真身在哪?”深吸一口雪茄,吴志远木纳道。

    “简单!”余多多说道,“杨启发和孙宇在哪里,真的陈定海就在哪里,我们到时候见机行事!”

    “我们只有两个人,这事,不好办!”吴志远神色凝重起来,“我们会去,欢儿也会去,到时候,只怕免不了一番恶战了,最重要的事,陈曦怎么办!”

    吴志远抬起头来,盯着百事通,沉声说道:“万一,我们抓不到陈定海,反而被欢儿抢先了,陈曦就危险了,欢儿救了陈定海之后,婺城他们是待不下去了,到时候,陈曦已经没有价值,他们要跑路,陈曦反而成了累赘……”

    “所以,这次,我们只能成功,不能失败!”余多多说道。

    “还是不妥!”吴志远说道,“如果我们劫持的那个人,也不是陈定海的真身呢?百忙一场不说,陈曦怎么办?”

    “你是说……”余多多若有所思。

    “总之,鸡蛋不能全部放在一个蓝子!”

    吴志远一拳,定在墙上,“你去跟着孙宇和杨启发,我跟着端阳大道的车队,分头行事,陈定海,必定在一处!”

    “好!我们要等欢儿他们先动手,我就在见机行事,这样,才有把握!”余多多点头。

    “忘了一个人了!”

    吴志远望着窗外那道器宇轩昂的身影,“看到唐风,我倒是想起一个人来,他可以帮我!”

    “谁?”余多多一愣。

    “蓝衣!”吴志远轻笑道。

    “蓝衣?”余多多不解,“他能帮你什么?”

    “他有钱,有钱能办很多事情!”吴志远说道,“我们就两个人,人手不足,那天我们都去抓陈定海了,龙腾小区这边,没人监视!”

    “你是说……”

    余多多眼睛一亮,猛拍大腿,“你想让蓝衣帮你监控这一片,欢儿要是有所举动,他可能会有所发觉,而且,欢儿去救陈定海了,这边必然没人了,到时候,蓝衣,可以把小曦救出来!”

    “多了一个选择不是?”吴志远说道,“有人说过,有钱,不可怕,但如果一个人非常有人,就非常可怕了,蓝衣,恰恰很有钱,而且人脉很广,他能做到很多警察不能做的事情,警察有规则束缚,他没有!”

    “好,就这么定了!”余多多大笑起来。

    “我本来是想来看梦然姐的,那么多警察守着,进不去了!”

    吴志远苦笑,“走吧,我们去探探路,查探一下那边的实际情况,再商量怎样定计!”

    ……

百度搜索 一念原罪 天涯 一念原罪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一念原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吴开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吴开阳并收藏一念原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