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一念原罪 天涯 一念原罪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夜色苍茫,很多人带着恐惧,进入梦乡。

    此夜,寂凉。

    城东,这是一个幽暗的房间,很是空旷。

    这里,没有光,没有风,只有一首舒缓的曲子,在悠悠回荡。

    这是一台复读机,不停地在重复着一首歌。

    “是谁,在敲打我窗……是谁,在撩动琴弦……”

    “海叔……”一道清冷的声音响起,立马盖住音乐的声音。

    霎时间,音乐停了,整个房间,归于沉寂。

    这是一张沙发,正对着房门。

    沙发上,坐着一个女人,翘着腿,双目微闭,一只手握枪,一只手夹烟。

    忽然,她动了。

    她的左手,微微轻颤一下。

    一缕尘灰脱落,那纤手之上,有一点红光亮起。

    她抬起手来,深吸一口烟,霎时间,红光闪烁,照亮了她的半边脸,冷艳无双。

    “砰砰砰!”忽然,门口,有敲门声响起,震彻了她的耳膜。

    “谁?”她突然睁开眼睛,一道寒光,从她美眸中闪过。

    她抬起右手,举着枪,对准门口。

    “欢儿小姐,是我!”门外,传来一道女声。

    “进来!”欢儿松一口气,她的手,随之放下来,漫不经心地搭在沙发上。

    门开了,一个黑衣女人,走了进来,在欢儿面前,恭恭敬敬。

    “三点半了,你不在那边看好陈曦,过来干什么?”欢儿冷声问道。

    “欢儿小姐,出事了!”黑衣女子说道。

    “”嗯?”眉头一挑,欢儿坐直腰杆。

    “龙腾小区,我们那辆车,被发现了!”黑衣女子的声音越来越低,“不知道被谁发现了,公安局的人搜遍那个小区,现在,布置一些便衣警察,四处巡逻!”

    “哦!”欢儿瞥了黑衣女子一眼,长呼一口气,而后,又慵懒地靠在沙发上,“找到就找到吧,一辆车而已,我还以为什么大事呢!”

    “我的意思是……”黑衣女子目光闪烁,“我是想问你,我们要不要转移……毕竟,我们离龙腾小区不远,要是他们……”

    “转移?”欢儿大怒,“转移到哪里去?到处都是警察,哼!”

    突然,欢儿站起来,捏着黑衣女子的下巴,盯着她,目光锐利起来。

    “怎么?你怕了?”欢儿似笑非笑,声音却冷如寒冰,逼视着黑衣女子。

    “我的命,是老板捡回来的,早已经把生死置之度外了!”黑衣女子坚定地说道,“我是担心欢儿小姐,这里毕竟是地下仓库,他们要是查来,我们没地方可逃,你要是出事了,老板就没有指望了!”

    “你尽心做事就好,其他的,不用你来操心!”欢儿松开手,目光一寒,“项云飞真是步步紧逼啊,不给他一点颜色看看,他还以为,我之前说的话,是放屁了!”

    “小姐,你要干什么?”黑衣女子眼睛一缩。

    “干什么?咯咯咯!”扫了黑衣女子一眼,欢儿轻笑一声,来到那台复读机旁,墙上,挂着一把苗刀。

    欢儿把刀取下来,而后,径直走出房间。

    黑衣女子紧随其后,跟着欢儿,来到一个房间门口。

    这个房间,就在欢儿房间的左侧。

    “开门!”欢儿悠悠说道。

    黑衣女人不敢迟疑,掏出钥匙,把门打开。

    门开了,一股霉味扑鼻而来。

    这是一个杂乱的房间,一个角落里,有一个女人和小男孩,蓬头垢面,蜷缩在一起。

    他们身上,被绳子紧紧捆绑着,除了嘴巴,连眼睛,都被胶布封住。

    小男孩的头,正靠在女子的腿上,睡着了。

    看到这一幕,欢儿眉头一皱,提着刀,一步步走进去。

    那个女子,一瞬间,惊醒过来。

    “你们要什么!”她惊恐大叫,“别过来,你们要多少钱,可以打电话给我老公,他都可以给你们,求求你们,放过我们母子!”

    “你老公?”欢儿轻笑,“周恒远么?咯咯咯,他已经去阴曹地府了!”

    “什么?”女子大惊失色,听着欢儿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她的身体颤抖不停,“别过来,别过来,你们想干什么,别伤害我儿子!”

    “妈妈,妈妈!”小男孩惊醒,大哭!

    他想挣扎,却被绳子绑着,站不起来,在挣扎中,他的身子滚到另一边去,“妈妈,我要回家,我害怕……”

    “孩子,孩子,你在哪里!”女子不停大叫,她的声音,无助而凄凉,响彻整个房间。

    “太吵了!”

    欢儿话音刚落,身边的黑衣女人,上前一步,一掌将小男孩打昏。

    “刷!”就在这时,欢儿拔出苗刀,在女子背后,轻轻一挑。

    她的手,被松开了,还未等她有所动作,有一只脚,已经踩着她的手掌上。

    “别动,乖!”欢儿嫣然一笑,她的手,高高扬起。

    “你……你要干什么?”

    “刷!”霎时间,一道寒光闪过,一只手掌,不翼而飞,鲜血淋淋。

    “啊!”片刻之后,女子痛呼,撕心裂肺,她的手,被砍了!

    脸色一白,她痛昏过去。

    “想办法给她止血,把这里清理干净!别让她死了,否则,拿你是问!还有,我看到你刚才跃跃欲试,是不是想阻止我来着?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欢儿面无表情,捡起地上的手掌,走出房门。

    提着手掌,欢儿再次来到一个房间门口。

    这是她右侧的一个房间。

    这个房间,与之前的没有两样,杂乱无章,霉气冲天。

    只多了一个窗口,还有一只吱吱叫个不停的老鼠。

    欢儿走进去,第一眼,就看到绑被在椅子上,一个清丽脱俗的女人。

    看到欢儿走进来,她微微睁开眼睛。

    当她的目光,落在欢儿手中,那血淋淋的手掌上,精致无暇的脸,瞬间一白。

    刚才,那声惨叫,她听到了。

    看到那只手掌,她一下就明白发生什么事情了。

    “不好意思呀!”

    欢儿莲步姗姗,来到她的面前,打开白炽灯,把手掌,在她眼神,不停地晃动,“陈曦,实在不好意思呀,其实我是来这里找个盒子的,打扰你休息了啊!不过既然来了,让你看看我的杰作,一刀下去,干净利落,厉害吧!”

    “你又去害人了,有什么事,冲着我来!”陈曦冷声说道。

    “咯咯咯!”欢儿娇笑,“你又不分主次了,算了,我今天心情好,不跟你计较!”

    “你!”陈曦想说什么,最终,无言以对。

    这个女人,绝对疯了!

    她心情好?

    不,是心情极度不好!

    多说无益,她被绑在这里,不能做什么,她要是敢再说话,可能会招来杀身之祸。

    黎明前,无疑是最黑暗的,她唯有忍,只要忍过去,总有一天,总会看到曙光。

    她相信,这一天,不远了!

    欢儿如此动怒,恰恰证明,她已经无路可走!

    想到这里,陈曦闭上眼睛,不再言语。

    “不错,今天,你很乖!”欢儿笑个不停,轻拍着陈曦的脸,“其实,我知道,你在同情那个女人,你心地善良,我也能理解,不过,你同情错对象了,那女的,不是好东西,她老公利用物流公司,搞贩毒,贩卖人口,你见到的那些女孩,很多都是通过她家公司的邮轮运来的,她是活该,而且,我没杀她呢!”

    陈曦闻言,心里一颤,而后,默然。

    “你看,我又帮你报仇了不是?”欢儿转身,从杂物中,翻出一个比较崭新的盒子,把那只手掌,装了进去,“走了,不打扰你休息了,咯咯咯!”

    “咣当!”房门再次关上,陈曦睁开眼睛,眼前,黑暗茫茫。

    “远哥,你得快呀,我快坚持不住了!”陈曦望着那幽暗的小窗口,轻声呼喊着。

    很快,她的声音,消失在茫茫黑暗中。

    ……

    “欢儿小姐,这是?”门口,一个黑衣女人抱着欢儿交给她的盒子,颤声问道。

    她知道,这里面是什么。

    “你不是怕他们查过来吗?”欢儿的声音冷冽起来,“项云飞折腾了一夜,肚子一定饿了,我借花献佛,给他送夜宵去!”

    “可是……”黑衣女子目光一闪,“去哪里找他?这大半夜的!”

    “你看,你长得这么漂亮!”欢儿拖着黑衣女子的下巴,“去把衣服换掉,换成一个送外卖的,咯咯咯,这么漂亮的外卖女孩,公安局的门卫,怎么会怀疑你呀,项云飞,此时此刻,一定还在公安局!”

    “那我们以后怎么办?”黑衣女子问道。

    “等!”欢儿目光一凝,“先把项云飞稳住,让他不敢乱动,我们潜伏起来,等,等到海叔受审的那一天,八月八号,把他救出来!”

    “还不快去?”欢儿低喝一声,随后,走进自己的房间。

    她再次回到那张沙发坐下,一只手握枪,一只手夹着烟,一首舒缓的音乐,悠悠回荡。

    ……

    “好了,就到这里了,你先回去休息,明天,记着去看你父亲一眼!”

    公安局,一间办公室里,项云飞从窗前转身,轻拍着唐风的肩膀,说道。

    “好!”唐风点头,准备转身而去,却在这时,办公室的房门,被推开,孙宇抱着一个盒子,走了进来。

    “我不是让你去给叶小雯录口供么?你怎么还在这里?”项云飞皱眉。

    “嘿嘿!”

    孙宇端着盒子,将其放在桌子上,“我是准备去的,在门口,有个女人说你们叫了夜宵,我就亲自给你送来的,局长,辛苦了,我这就马上去!”

    “站住!”

    唐风喝道,来到办公桌旁,盯着桌上的盒子,“我们从没叫过夜宵,你见过什么女人?是不是黑衣女人?”

    “不是啊!”孙宇摸着后脑,“倒是挺漂亮的,她说是附近的餐厅外卖员,我们附近,不是有一家肯德基餐厅,二十四小时营业嘛,她就是那种打扮!”

    “糊涂!”项云飞脸色难看无比,“现在都快四点了,那家肯德基,离我们最起码五六公里,现在婺城人心惶惶,大半夜的,一个人怎么可能敢来?她人呢?”

    “走了啊!”孙宇不明所以。

    “兰花草!”项云飞和唐风对视一眼,异口同声地说道。

    “先看看欢儿给我们送什么来着!”项云飞说着,伸手准备打开盒子。

    “不可!”唐风抓住项云飞的手,“不知该里面是什么,会不会是炸……弹?”

    “不会!”孙宇上前,咧嘴一笑,“我打开检查过了,里面的确是吃的,嘿嘿,我还偷吃了一块炸鸡腿!味道不错!”

    “哦?”目光一闪,唐风打开盒子,当看到盒子里,全是吃的,“难道是我多疑了?是别的同事给我们叫的夜宵?”

    “嘿嘿,这么多吃的,我看你们也吃不完,我来帮你们消灭一点!”孙宇大大咧咧,把里面的东西,一层层地拿出来,“局长,你们看,这么多吃的,我也饿了!”

    下一刻,他的身体僵住了。

    他看到,唐风和项云飞的脸色,一下变得阴沉无比。

    不经意间,他往盒子里瞥了一眼。

    盒子底下,那是一只手掌,血淋淋地映入孙宇的眼帘。

    “哇!”孙宇顿觉得胃在翻腾,急忙跑到垃圾桶旁边,呕吐不停。

    “这个女疯子,她砍掉陈曦的手了!”唐风一字一顿地说道,拳头捏得咔咔响。

    “不对!”项云飞盯着那只手掌,“手指上有一只钻戒,这不是陈曦的手,陈曦没结婚,也买不起这种戒指!”

    “除了陈曦,欢儿手中,还有人质?”唐风的眉头皱得更深了。

    “她这是威胁我啊!”项云飞说道,“之前和她通过电话,她叫我放了陈定海,要不然,血流成河,她是告诉我,她不是开玩笑的,这只手掌,可能只是一个警告,下次,可能真的又要死人了!”

    “不!”唐风摇头,“她可能是被逼急了,这只手掌,早不送来,迟不送来,偏偏这个时候送来,这必然是临时起意,她,就在龙腾小区附近!”

    “这又能如何?”项云飞苦笑,“她手里有人质,我们再搜捕她,到时候,人质恐怕有生命危险,特别是陈曦,她要是出事了,吴志远再横插一脚进来,婺城,更乱了!”

    “我们先不动她!”唐风摸着下巴,“那片区域,多布置警力即可,她的目的,还是陈定海,先稳住她。”

    “也只能如此了!”项云飞苦笑,转过头来,看到孙宇还在不停地呕吐,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唐风刚刚收拾过你,还不吸取教训,好了没有,好了你马上出发!”

    “好了!好了!”孙宇喊道,抽出一张纸巾,不停地插嘴,“我的妈呀,以后不能乱吃东西了!”

    “我陪你去吧!反正也无处可去!”

    唐风走上前去,拍着孙宇的后背,嘴角上,荡起一抹若有若无的弧度,邪魅而凛然。

    “好久没见小雯了,不知她想我没有!”

    ……

百度搜索 一念原罪 天涯 一念原罪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一念原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吴开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吴开阳并收藏一念原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