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一念原罪 天涯 一念原罪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今天,周恒远心情非常不好!

    其实,算起来,这段时间,他的心情就没好过。

    自从那晚,和谐大道的枪战开始,他就知道,要出大事。

    电视报告说,这一切,与张逸杰有关,是仇家上门复仇所致。

    但,实际上,他清楚,并非如此。

    他知道那五个被杀的黑衣女人,是什么人!

    因为,他见过她们!

    她们,是冷血的杀手!

    她们只属于一个人,陈定海!

    而,吴雨蝶,不过只是陈定海的一颗棋子。

    这几天,他一直在惶恐不安中度过。

    他知道得太多了!

    之前,他见过陈定海,知道他是什么人!

    这是一个魔鬼!

    他是做物流的,陆运,水运,甚至建立了属于自己的航运码头。

    他做得有声有色。

    但没想到,陈定海这个魔鬼,会突然找上他。

    他记得清清楚楚,那天晚上,那个人,他的身边,跟着一个冷傲五双的女人,那个女人,太美了,美得让他心生战栗!

    那是一个蛇蝎美人!

    她竟然用枪顶着自己的头,跟自己的谈生意。

    他不敢拒绝,因为,那个女人说,她要杀他全家。

    从此,他的物流公司,成了罪恶的代名词。

    他运的是人!女人!从全国各地!

    甚至,还有一些军火和毒品!

    他才知道,那个人,到底是什么人!

    这是一个人贩子,一个毒贩子。

    一个披着人皮的魔鬼!

    而他,成了魔鬼的代言人!

    刚开始,他很害怕,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得到丰厚的报酬,那个人,不但没有杀他,反而,对他越来越倚重。

    更重要的是,没有人查过他的物流公司!

    他很安全!

    尽管,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有一批毒品进来,但每一次,都平安无事。

    渐渐地,他的胆子也越来越大,他也放心了!

    他才知道,那个人的能量有多大!

    那个人,背后一定有人!

    他彻底放心了!

    不久后,有一个女人,一个娇媚万千的女人,出现在他的视线中。

    那个女人,叫吴雨蝶!

    原来,她和自己一样,也是魔鬼的代言人!

    他们一直暗中联系,没人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

    除了,陈定海!

    然而,今天,一大早,他就收到消息,消息说,他和吴雨蝶关系匪浅。

    他怕了!

    因为,昨晚,死了两个大人物,一个是法院院长,一个是副市长!

    他们,表面上,都和吴雨蝶走得很近。

    直觉告诉他,这两个人,要么仇家找上门,要么,就是那个人开始清理潜在威胁,杀人灭口!

    但无论如何,他都很危险。

    因为,他是威胁的其中一个。

    他要逃!

    实际上,他也这么做了!

    他安排妻儿去机场,到上海等他,汇合之后,然后,一起逃往国外。

    他昨晚,已经订了去往夏威夷的机票,且,从一开始,他的钱,早已经转移到国外。

    他一开始,就做好了准备!

    他不是没想过报警,投案自首,但是,他知道,这样,同样死路一条。

    王尚槐,黄韵寒等人,只是与那个人有点关联,都惨遭灭口。

    他不能去公安局!不能自首!

    他只有一条路,逃!逃得越远越好!

    天,灰蒙蒙的,犹如一张怒气冲冲的大脸,俯视着山川大地,芸芸众生。

    此时清晨,烦闷而压郁。

    周恒远一身夹克,穿着很是普通,背着一只行李,走出房门。

    他的脸,也是阴沉沉的。

    他走进一辆灰扑扑的面包车,丝毫不起眼。

    油门一动,往北而去。

    他要去杭州,随后,转车到上海。

    然而,车刚走两步,手机响起。

    他打开手机,原来,是老婆打来的,他按下了接听键。

    “周恒远,你听好了,你老婆儿子在我手上!”电话那头,传来冷漠的女声,“想见你老婆儿子,去恒运码头,那是你自己的公司,你应该,不会走错路吧!等你哟!”

    “你是谁!你到底是谁!”周恒远面色狰狞,然而,回应他的,只是嘟嘟嘟的声音。

    随后,他收到一条彩信,照片上,有一个女人和男孩,他们被捆绑,双眼和嘴巴,都被死死封住。

    “老婆,儿子!”周恒远怒砸方向盘,大声嘶吼,然而,他的声音,很快就淹没在风里。

    “报应啊!报应!”周恒远面色一狠,油门一动,继续往北前行。

    随着车慢慢往北行驶,周恒远的脸色越来越狰狞,风声潇潇,从他耳边掠过,他仿若听到了,老婆孩子的哭泣与呼喊!

    “嘎!”周恒远突然一脚急刹,猛地掉头,灰色的面包车,直奔恒运码头。

    恒运码头,位于婺江北段。

    此时此刻,码头上,看不见一个人影,只有层层叠叠集装箱,冷清而凄凉。

    江南,天亮太早,特别是夏天,不到五点,已然天光大亮。

    且,这里,已经停业好一段时间了。

    此时此刻,除了不远处无精打采的钟楼,它秒针懒洋洋地跳动着,只有一只杂毛狗,吐着长长的舌头,往下游而去。

    流浪狗的身影渐渐消失,一辆灰色的面包车,缓缓而来。

    周恒远来了,来得很快。

    他的车,停在一个车位上,这是他的专属车位,旁边,有零零散散的集装箱。

    他心急如焚,想马上见到老婆儿子,确定他们安然无恙。

    不管是什么人绑架他们,他路上一直想,多半,是那个人,陈定海。

    他应该有机会活下来,如果,他们要杀他的话,直接崩了他就好,何必大费周折绑了他妻儿,这不符合常理,因为,他妻儿什么都不知道。

    陈定海必定另有所图,既然如此,那他就有活下去的希望。

    周恒远深吸一口气,把车熄火,把车门推开。

    他准备走出车门。

    却在这时,一阵风吹过,周恒远忽然觉得有些冷,背脊发凉。

    他蓦然回首。

    这时,有一道黑影,从他眼前一闪而过。

    周恒远大惊!

    那是一个人,一个如同死神一般的青年,他脸上,有道疤!

    来人,正是吴志远!

    “咔?”周恒远还未来得及多想,就被一只大手,卡住喉咙。

    “砰砰砰!”接连三声闷响,他的头,撞在车门上,顿时头冒金星,昏头转向。

    “周恒远?”一道淡漠的声音传来。

    周恒远生声打了一个寒颤。

    他慢慢抬起头来,下一刻,他看到一双眼睛,那双眼睛,冰冷彻骨,盯着他,如同盯着一个死人!

    “兄弟,你揍我没关系,请放了我老婆儿子!你们要我做什么,我全听你们的!”周恒远定了定神,祈求道。

    “你老婆儿子?他们不是去机场了吗?还敢跟我装疯卖傻!”吴志远皱眉道。

    “兄弟,别开玩笑了!”周恒远焦急起来,“不是你们绑了我妻儿,叫我来这里见你们的么?”

    “什么?”吴志远脸色一变,突然想起什么来,推着周恒远,“走,先离开这里再说!”

    “走?问过我吗?”正在这时,一层集装箱里,突然走出一个人来,那个人,是一个胖子!

    他抱着一把狙击枪,对准吴志远,最后,在吴志远五米开外,停下了脚步,“志远,这个人,我要了!”

    “多多!快走,这是陷阱!”志远急忙喊道。

    “我知道有陷阱,我知道公安局的人一定会来!”余多多摇摇头,看看手表,说道,“但是,他们总是慢人一拍半拍的,他们的程序太多,集结警力需要时间,而且,现在快七点了,交通到了早高峰期,我……”

    “别他妈的废话了!快走!”吴志远提着周恒远,刚迈开脚步,这时,余多多竟然扣动了扳机,子弹定在吴志远脚外一公分之处。

    “我说,他,必须跟我走!”余多多笑着说道,“志远,别逼跟你翻脸!”

    “混账!”吴志远脸色铁青,冷冷地盯着余多多,“我不信,你会杀我!”

    “我是不会杀你!”余多多说道,枪口对准周恒远,“他,就难说了!”

    “你!”吴志远怒视着余多多,“你是猪吗?我说的不是警察!”

    “嗯?”余多多眉头一挑,再看瑟瑟发抖的周恒远一眼,一种不祥的预感油然而生。

    “他说的没错,这里,的确有陷进!”正在这时,一道英武非凡的身影,突然出现在余多多身后,举着枪,对着其后背,“余多多,你太高估你自己了!”

    “把枪放下!双手抱头,蹲在地上,余多多,吴志远,你们被捕了,今天,周恒远必须去公安局,你们一个也跑不了!”

    “张逸杰!你也来凑热闹了!不知道你的枪是项云飞给你的呢?还是自己在黑市上非法买的?当真是尽忠职守啊!”吴志远脸色阴沉,“今天,我们都输了!”

    “少废话,吴志远,我知道你想拔枪,但这次,你没我快!”张逸杰一步步地朝余多多走去。

    此时此刻,整个码头,只有他沉重的脚步声。

    “咚!”正在这时,钟声响起,张逸杰汗毛倒竖,突然回头。

    那是一颗子弹,从一个角落里飞出,在风中极速旋转,飞过张逸杰的眼前,最后,噗的一声,穿过周恒远的头颅。

    顿时,血花飞溅,空气仿若凝结。

    “砰!”周恒远死不瞑目,倒在血泊中。

    吴志远的手,僵在半空中。

    整个世界,突然安静了。

    “小心!”张逸杰一声大喝,往前一扑,把余多多推到,随后,在余多多惊怒的目光中,又一颗子弹,从张逸杰的后背,穿胸而过。

    于此同时,吴志远和余多多翻滚一圈,躲在一层集装箱后。

    “张逸杰!”余多多目眦欲裂,他看着张逸杰倒在地上,浑身抽搐,随后,双目一闭,人事不省。

    “啊!”余多多抱起,想冲出去,这时,吴志远拉住他的手,微微摇头。

    “冷静!”吴志远喝道,“你这样冲出去,是送死,他们可能早就埋伏在那里了!”

    “两百米外,十点钟方向有一个,一点钟方向有一个!”吴志远沉声说道,“我的手枪,打不了那么远,也打不准,你的是狙击枪,记住,要快!”

    “你要干什么!不!志远!”余多多大吼,已然来不及。

    在余多多惊恐的目光中,吴志远举着枪,冲了出去。

    “砰砰砰!”吴志远对着一个方向,连发三枪。

    却在下一刻,他听到了风的哀鸣,那是子弹与空气摩擦的声音。

    “噗噗!”两颗子弹,同时落在一个位置,从吴志远的胸膛穿过。

    “杀!”就在吴志远倒下的那一刻,余多多冲出来,对着两个方向,几乎同时,扣动扳机。

    “噗噗!”两百米外,传来两声闷响。

    余多多知道,那两个狙击手,被他击毙了。

    “不!志远!”

    余多多伏在吴志远身旁,他的血,还在流淌,染红一地,“醒醒,醒醒啊!你别死啊!”

    “张逸杰!呜呜呜!张逸杰!”余多多跑到张逸杰身边,撕开身上的衣服,想堵住他的伤口,很快,衣服被染红一片。

    “你们不要死啊!呜呜呜!”余多多在张逸杰和吴志远之间来回奔跑,想方设法为他们止血。

    然而,他们的脉搏,心脏,几乎停止跳动,很是微弱。

    “为什么啊!呜呜呜!你们别死啊!”余多多瘫坐在地上,放声大哭。

    这两个人,都是为了他!都是为了他!

    而现在,他们一个不抓自己了,一个不劝自己了,都安静地躺在地上,在风中,他们的血,慢慢风干,他们的身体,开始冰冷。

    “不!”余多多仰天长啸,“不能死,你们绝对不能说死?志远,你还没有找到陈曦呢!对不对?你不是说要带他回家吗?”

    百事通眼睛赤红,歇斯底里起来。

    “张逸杰,你不是要破案吗?不是要把所有罪犯一网打尽吗?你不是要维护正义吗?你醒来啊!呜呜呜!”

    “打急救,对!还来得及,还来得及!”余多多急忙掏出手机。

    “呜呜呜呜!”却在这时,有警报声响起。

    “项云飞来了!”余多多站起来,看了吴志远一眼,又看了张逸杰一眼,微微咬牙,“我不能被抓,不能!”

    “志远,如果,你死了,我帮你找到陈曦,张逸杰,等我找到陈曦和你老婆,我会自首!”

    余多多低喃着,他的身影,消失在风里。

    ……

百度搜索 一念原罪 天涯 一念原罪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一念原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吴开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吴开阳并收藏一念原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