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一念原罪 天涯 一念原罪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阿妈,我今天,要出门一趟,我要帮小勇,找到他阿妈!您教我的,做人,要重情重义!”

    志远立于堂屋中央,看着神坛上的照片,神色坚定。

    “咴……”正在这时,马声长嘶,传进志远耳中。

    志远转身,打开大门。

    天亮了!

    他背负长刀,站在门口!

    小院中,拴着一匹黑色骏马,在摇晃着尾巴。

    “小勇,走了!”志远迈开脚步,走下石梯,一跃而起,跳在马背上。

    “远哥!”郑勇从屋里跑出来,大声喊道。

    “小声点,别吵到奶奶!”志远低声说道,把郑勇拉上马。

    “走!”志远提住缰绳,双腿一夹,马蹄奔腾,狂奔而去。

    “这孩子,就是倔强!”这时,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脚步蹒跚,走到大门外,“得通知他爹了,看在安城边上能不能拦住他!希望别出什么大事才好,苗族人,不好惹啊!这孩子真是的!”

    ……

    龙潭寨,三面环山,山林遍布,林间,是层层叠叠的石板房,靠山而座。

    天蒙蒙亮,下着毛毛细雨,缥缈而朦胧!

    “嘶!”一声长鸣,划破长空,一匹黑色的骏马,从龙潭寨中冲出。

    “小勇,记住了,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

    志远勒马停住,手指寨中,认真说道。

    “我记住了!”郑勇用力点头。

    “哈哈!”志远大笑,“我今天,带你去找阿妈!”

    “驾!”

    风声萧萧,两个小男孩,意气风华,骑着马,迎着风,迎着漫天毛雨,在崇山峻岭中奔腾!

    “小勇,那是龙宫,那半山腰上,有个天池!”志远指着远处的一片山岭说道,“等找到你阿妈了,我带你去爬山,那里的水,是暖和的!”

    “远哥知道的真多!”郑勇羡慕道。

    “这是镇上,龙宫镇,离我们龙潭寨,也只有十里大路,派出所就在镇上!”志远说道,“我是准备来派出所问消息的,可今天大年初一,不知道开门没有,就算开门,春节也没有人愿意帮你找阿妈的!我们得靠自己!”

    “我知道了!”郑勇悄然握紧拳头。

    “翻过龙宫,再走二十多里地,就是安城了!安城往东十里左右,就是七眼桥,到时候,你就能见到阿妈了!”

    ……

    风继续吹,黑色的骏马,翻山越岭,来到一座城边!

    这是一座山城,

    此时,天光已然大亮,路面,已然风干。

    “到安城了!”志远下马,遥望前方,“老头子,你就是在这里鬼混么?阿妈不在了,你不回家,奶奶病了,你也不回家,过年了,你还是没回家,这里,到底有什么?”

    “远哥,怎么了?”小勇问道。

    “没什么!”志远咧嘴一笑,牵马而行,来到一条河边,“马也跑累了,我们歇一会儿,让它喝点水!”

    这时,一个老农,扛着犁耙,从旁而过。

    “大叔,请问,七眼桥怎么走?”志远走上前去,掏出一包烟,抽出一根,递给老农。

    “诺,贵阳方向,沿着那条路,大概走十多里路,你看到一座七孔桥,就是了!”老农指着一个方向说道。

    “谢谢大伯!”志远把香烟收起来,看着一条毛马路,目光炯炯。

    “远哥,你抽烟啊!”郑勇问道。

    “你懂个屁!”志远瞪了他一眼,“这是吴老三的,逢人要给烟,好说话,懂不?”

    “这样……”郑勇讪讪一笑。

    “小勇,你阿妈是苗族人吗?”志远突然问道。

    “不知道……”郑勇失落道,“妈妈没有提过,她总是说我是孽种,是罪犯的儿子,爸爸病死之后,她一直在笑,说她自由了,终于可以回家了!”

    “远哥……”郑勇低声说道,“其实,我只想问她一句话,问完了,我就走!”

    “无论如何,有我!”志远拍着郑勇的肩膀,“走吧!先找到她!”

    “嗯!”郑勇重重点头,拉着志远的手,跳上马背。

    “哇!远哥,这边好平啊!雨也停了!”郑勇兴奋地喊道。

    “这边压根没下雨!”

    志远大声道,“贵州,就贵阳到安城这段最平坦,你看,那条路,是去黄果树的,我们沿着贵黄公路,一个小时就到了!”

    志远策马而行,听着风声,安城的轮廓渐渐远去。

    两人刚走不久,刚刚喂马的那条河边,来了一个男子,三十出头,剑眉星目,高大威猛,他旁边,跟着一个女人,妩媚动人,其后,跟着两个青年。

    “大哥,请问你见过两个小孩吗?十来岁大,他们骑着一匹黑马!”男子对田里的老农说道。

    “见过啊,刚刚走了半个钟头!”老农大声说道,“他们向我打听七眼桥在哪里!”

    “混账东西!”男子脸色铁青,无比难看。

    “龙哥,那是你儿子么?虎父无犬子啊,才那么大点点,就敢出来闯!以后可以接你的班了!”身旁妩媚的女人说道。

    “闭嘴!”男子喝道,“我儿子是人中龙凤,以后是律师,是医生,是国家公务员,不是街上的小混混,岂是你能说三道四的?”

    女子闻言,脖子一缩,不敢说话。

    “龙哥,不好!”身后的青年脸色一变,上前一步,急忙说道,“七眼桥那边的苗族人,不太好说话,小开毕竟年龄太小,他过去,我怕……”

    “我儿子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踏平他们苗寨!走!”男子大手一挥,钻进一辆小车,往东而去。

    ……

    “小勇,你看!那就是七眼桥了!”

    一座山脚下,一条马路上,志远放马慢行,指着一座七孔石桥。

    石桥右侧,是一个寨子,鸡犬相闻。

    “那里,就是所谓的扁担山了!听说,这里的人,很凶!”志远沉声说道,“小勇,你怕吗?”

    “远哥在,我不怕!”郑勇低声说道。

    然而,志远何尝感觉不出来,他心里的忐忑不安。

    他的身体,在颤抖。

    可能要见到妈妈了,对于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来说,是何等的心情?

    他找他妈妈,已经一年了!

    “我们走,进寨子打听打听!”志远提着马绳,缓缓而行。

    “咦?远哥,你快看,有人走出来了!”郑勇指着那个大寨,大声喊道。

    “这是接亲?”志远一愣。

    他们目光所落之处,大寨中,有青年男女数十人,吹着芦笙,打着鼓,花枝招展,分成两排,从寨中走出来。

    他们身上,从头到脚,银光闪闪。

    其中,人群中央,抬着一顶花轿,有两个老人跟随。

    有一个青年,胸带红花,骑在一匹白马上。

    “全身上下,都戴银饰,不累吗?穿都要穿半天!”志远微微一笑,“还是我们布依家人的服装方便,简单!自然!”

    志远策马来到桥上,勒住缰绳!

    “等他们来了,问问他们!”志远轻声说道。

    却在这时,风起!

    在风中,那精致的花轿上,那五彩缤纷的帘布,被掀开一角。

    从中,露出一张精致动人的脸!

    花轿中,那是一个娇媚无双的女人,一身苗装,娇艳欲滴。

    “这新娘子,还真漂亮!”看着接亲的人群慢慢接近,开始踏上七孔桥,志远轻笑道。

    “咦?小勇,你怎么不说话了?”志远蓦然回首,才发现,郑勇脸色惨白,瑟瑟发抖。

    “怎么了?”志远紧张问道。

    “她……她……”郑勇指着那顶花轿,声音颤抖,说不出话来。

    “她怎么了?”志远眉头一皱。

    “她……是我妈妈!”郑勇说着,眼泪潸然落下。

    “什么?”志远睁大眼睛,不敢置信,“小勇,你确定,你没看错?”

    “她是我妈妈,我怎么会看错!”郑勇大声嘶吼。

    “好!我给你做主!”志远目光一凝,双腿一夹,策马奔到桥中央!

    “站住!通通给我站住!”志远放声大吼,恰好堵住接亲人群的去路。

    “轰!”人群中,哄笑声响起。

    “哪来的小屁孩,滚回家玩泥巴去,别在这里碍事!”

    “他妈的,天反了,敢来我扁担山闹事!你家爹妈没告诉你吗?别惹苗家人!一边玩去!”

    ……

    “阿姨,你儿子小勇来找你了!”志远对人群的嘲讽声毫不在意,大声嘶吼,“他找你找了一年了!”

    十数米之外,花轿中的女人,身体微微一颤,她轻咬下唇,伸出手,准备掀开帘布,犹豫片刻,又缩手回去,随后,一动不动,默不作声。

    “阿姨,你儿子千里迢迢,受尽千般磨难,你就不能出来见一面吗?”志远再次喊道。

    “小屁孩,吓嚷嚷什么,吃了雄心豹子胆了!滚回去!要不然,别怪老子们收拾你了!”

    人群中,有人开始不耐烦起来,其中,三五青年,提着扁担,气势汹汹,冲到志远面前。

    “雄心豹子胆我没吃过,但我老爹砍死过一只老虎,我喝过虎血!”志远微微一笑,回头,“小勇,看来好好的说话的是说不通了,你怕吗?”

    “不怕!”郑勇说道,“无论如何,我都要见她一面,不管她认不认我!”

    “小东西,还不让路?”几个青年提着扁担,指着志远。

    “哼!”志远目光一寒,从背上,把刀取出来,用力一扯,黑布灰飞!

    志远目光收敛,横刀立于马背上。

    “小勇,抱紧我!”志远一声大喝,手举长刀,骏马一声嘶鸣,前蹄扬起。

    “哗!”马声狂啸中,寒光一闪,数根扁担,被志远一刀劈成两段。

    在所有人的惊呼声,黑色的骏马越过翻倒一片的人群,灰尘扬起,直奔那顶花轿而去。

    白马上的青年,目眦欲裂,他现在才知道,那个十来岁的小孩,是何等的可怕!

    他想后退,已然来不及。

    此时此刻,志远已经从黑色的马背上,腾身而起,手举长刀,犹如大鹏展翅,凶狠而霸道,对着那个带红花的青年,一刀劈去!

    “噗!”顿时,鲜血四溅,那白色的骏马,它的头,被一刀砍落。

    马上的青年,翻过一圈,他的脸,被马血染红。

    志远手提长刀,立于死马前,环顾四周,杀气腾腾!

    整个世界,突然安静了,鸦雀无声。

    “哗……”那是志远拖着长刀的声音,血淋淋,他折道而返,重新牵着马绳,一步步走到花轿前。

    “阿姨,您儿子小勇,来看你了!”

百度搜索 一念原罪 天涯 一念原罪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一念原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吴开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吴开阳并收藏一念原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