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眠者的技术在高文看来一向是很有价值的,只是需要改造一番而已。

    目前领地上建立的魔网通讯网络中已经用到了一部分的永眠者技术,但高文想要的,远不止这么点东西。

    对他而言,永眠者在神经外科和大脑浸入式技术领域所取得的成就同样令人着迷。

    丹尼尔是高文能找到的最资深的永眠者技术人员,他成为永眠者教徒长达十几年,对相关技术了若指掌,而且更宝贵的是他出身法师,这个“前职业”赋予了他优秀的研究功力:虽然高文经常说传统法师迂腐落后,但那是指的他们这个群体本身,就个人而言,只要是能成为高级施法者的,在数理、逻辑和单纯的智力领域就不可能差劲。

    果然,丹尼尔露出了自豪的模样:“吾主,这方面的研究有很大进展。我参考了您之前交给我的那个‘头冠’装置的图纸,在尽可能保留其功能的情况下设计了一套能供普通人使用的连接装置,其中包括模拟神经索的连接器以及脑波放大阵列。理论上,它可以实现跟那个头冠一样的效果……”

    不过说到这老法师停顿了一下,语气中带着一丝歉意和紧张:“只是目前它还很不完善,最大的问题是体积很大,完全不可能携带,其次是耗能也很大……”

    高文不动声色地听着,心中微微松了口气:如他所料的那样,把这个任务交给丹尼尔是正确的。

    老法师所提到的“头冠装置”不是别的,正是帕蒂入睡时所使用的那件魔法道具,它是一件复杂且昂贵的永眠者法器,是目前高文所见到的、唯一一件可以让普通人连接进心灵网络的装置,魔网通讯器中的一部分符文就是参考那个头冠设计出来的。

    但帕蒂的头冠也有很大的缺陷:就如这个时代所有的传统魔法道具一样,它过于复杂、精密而且成本高昂,完全不可能用于量产。

    所以高文就把头冠的资料交给了丹尼尔,让这个老法师根据他自己的人造神经索和放阵,再结合头冠里的符文,重新设计一套“心灵网络连接器”出来。

    现在他终于等到成果了,虽然还是不完善的成果。

    “把你目前的研究资料和蓝图给我,”高文对老法师微微颔首,“我会继续完善它。”

    老法师赶紧点头,把自己记忆中的资料通过速记魔法在这个虚拟空间中复现出来,而看着老法师的动作,高文心中也慢慢浮现出了一些念头:

    时机似乎差不多了……

    丹尼尔已经经受了长时间的观察和考验,这处隐藏起来的虚拟空间的安全性也通过了验证,或许……他可以考虑把这里的事情告诉自己身边值得信任的人了。

    如果丹尼尔的连接装置奏效,那他就可以把领地上的技术人员接入这个虚拟空间,利用这里的模拟环境,领地上的很多研究项目都可以加快速度……

    让丹尼尔和卡迈尔他们接触,领地上的研究人员对永眠者技术的解析也将变得更加容易,效率也会提高。

    高文之前一直没有把自己能够连接心灵网络的事情告诉身边人,考虑的主要问题就是安全,他不想让永眠者知道他们的心灵网络出了漏洞,不想让他们知道自己已经潜入他们的网络,不过在丹尼尔成功成为永眠者的一名主教之后,高文终于借他之手在心灵网络中建立起了一套原始的ip体系和安全系统,利用这些东西,他已经确认了至少在塞西尔主城以及周边地区都没有永眠者的网络节点——所以只要保证接入网络的人忠诚可靠,那就不用担心消息外泄。

    在思索中,丹尼尔已经完成了资料的复现,老法师毕恭毕敬地把那些写满符号和文字的图纸推到高文面前:“吾主,这就是全部的资料了。”

    “很好,”高文接下了那些资料,随口说道,“你应该知道我在安苏建立的势力吧。”

    老法师低下头:“是的,您忠诚的仆人对此有所耳闻。”

    “我在考虑让你和我在安苏的部下们接触,”高文一边说着一边注意着丹尼尔的表情变化,“你可有意见?”

    丹尼尔愣了一下,随后露出激动欣喜的模样:“这是我莫大的荣幸!”

    很显然,老法师把这当成了他的忠诚终于得到高文认可的证明。

    高文能猜到这个老头心里在想什么,他也没说破,只是貌似随意地提醒对方:“我在安苏的身份,是开国公爵高文?塞西尔,而不是什么域外游荡者,这一点你要牢牢记住。”

    丹尼尔迅速反应过来,赶紧低头:“是,谨遵您的意志……”

    “很好,”高文满意地点点头,随后上下审视着眼前的老法师,“我给你的那些花纹,效果如何?”

    提起这个,丹尼尔顿时露出谦卑而感激的模样:“它们有着不可思议的力量!”

    随后他便把那些神奇花纹所具备的力量,以及它们在自己身上的效果一股脑地说了出来,尤其提到了自己在精神安定之后的各种益处:“……在神经系统慢慢痊愈的过程中,我感觉自己的头脑也比以往清醒了许多,思维能力仿佛回到了年轻时的鼎盛状态……我能这么快就完成您交待的任务,设计出新的脑波连接方案,也是因为这一点……”

    高文嗯了一声:“有不良反应么?”

    “并没有——虽然我确实遇到了您提起的‘盲目愉快’状态,但似乎只要保持抵抗之心,就能挣脱出来,这也是它最不可思议的地方:它的迷醉效果比我所知的任何一种心灵幻术都要强,但它同时也能让接触之人保持最大程度的清醒,我认为只要不是主动想要放弃心智的人,应该都不会彻底被它控制……”

    说到这丹尼尔顿了一下,有些谨慎地说道:“不过我并没有让自己的学徒去尝试……我对他们的心志……并不是很放心。”

    高文淡淡地看了老法师一眼:“应该是你担心一旦他们接触到了那种轻松愉悦的状态,就会立刻毫不犹豫地抛弃痛苦的现实吧。”

    丹尼尔脸上顿时露出一丝尴尬与懊恼:“这些年……我的精神时常失去控制。一直以来只有在心灵网络中我才是完全清醒的,在外面的现实世界,我已经快要变成一个扭曲的怪物了,我的学徒对此感到恐惧是正常的。”

    眼前的老法师在现实世界中是一个精神接近失常、喜怒不定、暴虐成性的人,这一点是当初高文检索了丹尼尔的浅层记忆之后便知道的事实。

    由于过度沉溺于永眠者的邪术,再加上自身在魔法道路上的长期挫败以及神经外科手术留下的后遗症,这个老法师的精神在过去的十几年里不断失控,到最后已经恶化到了只有在心灵网络里才能维持相对理智的程度,他在高文面前显得谦卑恭顺而且思维敏捷,那完全是因为心灵网络补全了他的精神,一旦脱离这个网络,他表现的并不比一个疯子强多少。

    但丹尼尔的精神状态并非没救。

    高文曾经把魔网相关的知识和先进的数理资料教给他,在这个过程中,高文发现学习新知识以及在研究项目上取得进步时所产生的积极情绪大幅度缓解了丹尼尔的精神失控现象,而在确认了这个变化之后,他便做了个尝试:

    他拓印了海妖提尔在海魔形态下触须上的花纹,并把花纹给了丹尼尔。

    他想看看丹尼尔的精神状态在接触到那些诡异的花纹之后会有什么变化。

    提尔的海魔形态曾经给高文留下相当深刻的印象,那庞大的躯体,蜿蜒生长的无数触须,诡异妖艳的形态,第一次颠覆了高文对那个“懒得要死而且有神经病的咸鱼精”的固有印象,而海魔提尔所拥有的那几根特殊的触须则是最令高文记忆深刻的事物。

    不可名状的花纹,极强的精神侵染能力,直接改写凡人心智的属性,可以这么说,如果不是那些花纹的效果过于正面而且搞笑的话,高文绝对第一时间把提尔的海魔触须当成是邪神的特征之一。

    而即便提尔由于身上的花纹效果过于搞笑以至于完全不像个邪神,高文也还是忍不住把那东西跟神明联系到了一起,因为他听提尔提起过——最初的海妖是没有那种海魔形态的,她们的海魔形态是模仿了深海里的“大鱿鱼”。

    虽然不明白为什么那帮咸鱼精模仿深海邪神的结果就是硬生生把自己模仿成了深海谐神,但毕竟是可能跟神有关的东西,高文不得不对其谨慎对待,他想要测试那些花纹在离体之后是否还有效果,想要测试它们的效果有多大,却没有在领地上找到合适的测试目标,直到在某次给丹尼尔布置单元测验的时候,他才灵光一闪地想到了这个老法师的精神状态。

    没有比丹尼尔更合适的测试者了——本身实力强大,不用太担心出事故;是个永眠者教徒,精神抗性很高;更重要的是他精神已经相当不正常,在脱离心灵网络的情况下跟残障人士只有一线之隔,相当需要治疗……

    不过毕竟是自己好不容易培养起来的双效间谍,高文也担心这个老法师在接触到那些疑似邪神产物的花纹之后失去控制,所以提前做了很多警示,他说明了那些花纹的危险和可能出现的异常反应,并嘱咐丹尼尔每次接触花纹时间不得超过半小时,而且一旦心中出现诡异滑稽的念头(比如想要去挖大鱿鱼)就必须立刻终止……

    现在看来,这个老法师确实是严格按照他的吩咐办了。

    高文仔细听着丹尼尔汇报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变化,到最后长长地舒了口气——

    在接触到那些神经病的花纹之后,老法师看起来整个人都精神多了。

    “你回去继续测试那些花纹吧,条件成熟的情况下可以让你的学徒接触,但要注意安全。另外最好不要让你和你的学徒之外的人发现那些花纹,以防止不必要的麻烦,”高文站起身来,身影在虚拟空间中渐渐变淡,“我会再联系你的。”

    丹尼尔同样起身,并深深弯下腰去:“是,吾主。”

    心灵网络的连接断开了,短暂的眩晕和失重错觉之后,现实世界的景象重新出现在高文的视野中。

    他看到赫蒂正坐在书桌对面,只不过已经趴在桌上沉沉睡去,正发出轻微均匀的呼吸声。

    高文没有惊醒正在安睡的大孙女——他知道赫蒂最近真的是太累了,她需要休息。

    提丰啊……

    “人人都在发展,”高文忍不住轻声咕哝了一句,“没有人会停下……”

章节目录

黎明之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远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远瞳并收藏黎明之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