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男子可是横跨了一个世界的存在,江湖阅历不知道比薛少白恐怖到了什么程度,以男子的见识,轻而易举的便清楚了薛少白这么和自己交流的意思,不过就是想要从自己口中知道那真灵气如何修炼到的极致。

    说实话,对男子来说,这个秘密并非不可以告诉那薛少白,反正在蛮荒世界,人人都知道应该如何提升自己真灵气,倒是在这尘埃世界,因为这股力量很是罕见等厝,导致根本就没有几人知道究竟应该如何提升真灵气。

    在男子看来,这个世界的驱魔师,就算知道如何提升真灵气,也肯定是用最传统的方法,而最传统的方法不外乎就是催动法力去炼化天地间的灵气。

    说实话,这种办法在尘埃世界倒是很流行,但子啊蛮荒世界,却根本不可能有人用这个方法来提升自己体内的真灵气,原因很简单,用灵气虽然可以提升真灵气,但速度非常缓慢,缓慢到了几乎让人不敢相信的地步。

    是以,在蛮荒世界,人们早就已经放弃了用这种方法来提升自己的真灵气。

    而且,那蛮荒世界的真气远远要比地球上的灵气精纯,但是,哪怕是蛮荒世界的灵气,也根本不可能让真灵气有丝毫提升,因为这一点,如今已经不知道也多少驱魔师放弃了用自己的灵气来提升那真灵气的办法。

    当然,对男子来说已经不是什么秘密的办法,对薛少白来说,自然是一个当之无愧的秘密,毕竟那薛少白从来也没有接触过什么真灵气,这是他第一次接触真灵气,放眼地球,自己也是绝无仅有的第一人。

    虽然蛮荒世界已经有无数存在已经掌握了这股力量,但是,如今在这地球上,因为只有自己一个人掌握的关系,那真灵气根本就无法和人交流,在这种情况下,导致自己如今若是想要提升那真灵气的威力的话,只有依靠自己的力量。

    但是,在自己摸索的情况下,根本不可能清楚那真灵气的各种变化,在这种情况下,想要将真灵气修炼到极致,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这其中的猫腻,那薛少白也多少知道一点,因此,如今虽然他掌握了一点真灵气,却根本不认为自己可以将真灵气的威力发挥到极致,在这种情况下,便看到薛少白目光闪烁的说道:“若是前辈知道的话,能得到前辈的指点,自然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

    “我倒是可以指点你,但是,你能有什么好处给我?你应该知道,若是没有好处的话,你想要我指点你,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虽然提升真灵气的办法在蛮荒世界根本就不是秘密,但是,如今你根本就不可能去蛮荒世界,在这种情况下,你又怎么可能知道真灵气的秘密?”男子微笑着说道。

    他很清楚,对蛮荒世界的驱魔师来说根本算不上什么秘密的提升办法,对眼前这家伙来说,肯定是一个秘密,毕竟此人根本就不可能踏入那蛮荒世界,既然根本就无法进入蛮荒世界,想要知道提升的办法,那自然是不可能的事情。

    听到男子的话,薛少白楞了一下,他知道,这男子并没有和自己开玩笑,那蛮荒世界毕竟是一个完凌驾在自己这个世界之上的世界,既然如此,那蛮荒世界的一切肯定都是自己无法想象的,虽然在地球上没有人知道如何提升那真灵气,但是,对蛮荒世界的人来说,这一切根本就不是秘密。

    而对从蛮荒世界的男子来说,要说出这个秘密,其实没有任何困难,但是,考虑到薛少白现在和自己只是萍水相逢,在和此人根本没有丝毫感情的情况下,哪里可能随便将这个秘密告诉自己。

    是以,就算男子没有开口,薛少白也意识到,这家伙肯定想要好处,不然的话,根本不可能将自己知道的秘密说出来。

    然而,要此人对自己敞开心扉,将知道的秘密告诉自己,一般的宝物这家伙怎么看得上?然而,想到此人毕竟是从那蛮荒世界来的,见识和经历肯定远超自己,在这种情况下,自己想要得到这小子的青睐,献上让此人满意的宝物,那几乎是没有可能的事情。

    既然自己献出的东西根本不可能让此人满意,此人又怎么可能将秘密告诉自己。

    然而,若是自己不知道那真灵气如何提升的话,对自己来说,掌握这真灵气根本就没有任何意义,须知这真灵气的威力虽然强大,但现在自己施展起来,还是有一定的上限,那真灵气的威力并不能被自己无限的发挥,在这种情况下,即便是面对那些没有掌握真灵气的驱魔师,因为后者的力量已经超过了自己真灵气的力量,在这种情况下,自己想要在这些人手中占到便宜,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想到这里,便看到薛少白脸色明显阴沉了几分,暗道:“若是自己可以去蛮荒世界的话,根本就不用请教此人,但是,以自己现在的修为,永远也不可能进入蛮荒世界,既然根本就无法进入,想要知道那蛮荒世界的修炼常识,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而眼前此人既然是从蛮荒世界来的,那此人肯定清楚如何提升真灵气的威力,但是,这家伙如今貌似是想从自己身上得到什么好处,所以才卖起了关子,哼,自己只是一个四级驱魔师,和此人的差距何其之大,还有让此人看上的东西?我想肯定是没有,那家伙现在之所以想要和自己作对,难道是想要我的自由?我给这家伙免费打个几百年的苦工,让这家伙高兴一番,此人若是可以高兴一番的话,想必直接就会告诉自己如何将那真灵气的威力提升上去。”

    “但是,若是失去了自由的话,就算我知道了如何提升真灵气的威力又有什么意思?如今我最看重也是自由,之所以如今疯狂提升自己的修为,目的就是想要自由,不想任何人压在自己头上,但是,如今这家伙的出现,却让我不得不被人压着,这种情况,我怎么可能接受?”薛少白面无表情的想到。

    此时,看到那男子似乎是想和自己谈条件的时候,薛少白立刻便想到了此人肯定是想用这个威胁来和自己签订什么给此人做奴隶的契约,既然如今根本就没有办法让此人看重自己手中的宝物,在薛少白看来,自己身上唯一有价值的,可能也就是自己的自由,若是这个东西的话,那男子肯定不会拒绝。

    遗憾的是,那薛少白如今之所以要疯狂修炼,目的就在于想要疯狂提升自己修为的同时,能够让自己拥有无限的自由。

    但是,如今为了提升自己的修为,却要不得不失去自由,这样一来,就算修为提升了,对自己来说,又有什么意义?与其如此,自己还不如不要此人手中的真灵气提升之法。

    想到这里,便看到薛少白目光一变,说道:“我知道你现在打的是什么主意,不过就是想要在我的修为提升之后,能够让我为你效力,给你卖命,但是,你要清楚,我之所以要疯狂提升自己的修为,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不委屈自己,不用委屈自己的方式来巴结任何人,我只想要自由,但是,如今你却有想要剥夺我自由的关系,所以,若是你想用我用自己的自由来交换你心中的秘密的话,我只能遗憾的告诉你,不论你告诉我的办法有多么轻松,我如今也不可能用自己的自由来交换。”

    听到薛少白的话,男子的目光顿时就是一闪,说道:“想不到你这家伙居然这么有种,好,本来我还真的打算让你臣服我多少年,起码在我还在尘埃世界的时候,你小子要臣服我,但是,如今看你的样子,似乎根本就不想臣服任何人。”

    “这也难怪,毕竟是驱魔师,放眼修炼界,哪个驱魔师又不是心高气傲的存在,既然如今你根本不打算臣服我,那我也就不逼你了,如今你只需要答应我一件事,那就是等到将来时机成熟了,你要帮我对付一个人!”说到最后,男子的脸色忽然变得凝重了起来,似乎这件事对男子来说非常重要的样子。

    看到男子的反应,薛少白的眉头顿时就是一挑,他根本没有想到,眼前这男子居然还真的打过这个主意,不过,貌似在自己告诉此人自己的底线之后,此人也就放弃了这个打算,不过,虽然那男子放弃了之前的打算,但后面说出来的这个打算,却让薛少白更加头疼。

    原因很简单,眼前这家伙已经是何等境界的驱魔师?对这样的存在来说,应该说任何一个驱魔师对他来说都没有任何威胁,而此人想要干掉的人,要么是比他棘手的人,要么是比他棘手好几倍的驱魔师,在这种情况下,以自己现在的修为,怎么可能是那家伙的对手?

    连此人都无法摆平的存在,自己还想去摆平?简直就是做梦,除非自己现在将修为也提升到可以和男子媲美的程度,不然的话,根本就不可能对此人的仇人形成丝毫的威胁。

    这一点,已经不知道在江湖上混了多少的男子,怎么可能不知道?

    是以,听到男子的话之后,薛少白顿时便苦笑了起来,说道:“前辈,你也太看得起晚辈了,难道前辈没有看出来吗?晚辈只是一个无足轻重的四级驱魔师,这种修为,在你们这种大神面前,根本连蚂蚁都不是,既然前辈要我去帮忙对付一个人,那就说明此人的实力,可能还在前辈之上,如今我连前辈都不能威胁到丝毫,还想去怼前辈的仇人?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说到这里,便看到薛少白目光闪烁之中,无奈的苦笑起来。

章节目录

我当鬼侦探那些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语时侦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时侦探并收藏我当鬼侦探那些年最新章节